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6) 高华]
拈花时评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6) 高华

255
   挨户征求意见。①中央党校一学员先后征求了所在支部三十多人对他的意见。②集体帮助
   的形式也有两种,一种是温情式,另一种为斗争式,在更多的情况下,两种方式交替使
   用。一般而言,领导同志和整风小组的骨干分子会不厌其烦、亲自登门,苦口婆心地启
   发、引导当事者反省自己的思想和历史问题,其态度之热情、诚恳。往往使当事者为之

   感动,于是将自己的「坏思想」和盘托出。如果当事者仍然冥顽不化,拒绝深刻反省,
   基于「治病救人」的目的,党组织立即采取下一步行动,布置小组批评会,让所有的同
   志,包括与当事者有同乡、同学关系的人,对你展开面对面的揭发和「同志式的斗争」。
   首先「帮助」你端正态度,继而批评你的「错误言行」,众口铄金,千夫所指,使你孤
   立无援,有口难辩,直至当事者彻底「向无产阶级缴械投降」。
   在自我压力与集体压力的双重重压下,个人的灵魂受到强烈的震撼和撞击,犹如历
   经一次漫长的心理炼狱的过程。在整风审干期间,干部们普遍食不甘味,夜不能寐。许
   多人因思虑用度,「头痛、失眠、减少饭量,面色发黄」,以至「旧病复发」。③ 更有个
   别人因神伤气虚,心情极度焦虑、紧张,以致「午睡遗精」。④ 为了使自己的反省获得
   组织的首肯,绝大多数干部都竭尽全力,反复撰写有关材料,惟恐对自己的挖掘、批判
   不够深入而难于过关。中央党校有个学员检讨自己的「小广播」,竟写出八百多条交组
   织上审查。⑤ 中央党校二部学员的反省材料一般都「修改了三五遍」,有的学员的材料
   「修改了八次才完成」,少数人甚至「修改了十三遍」。⑥ 与工农干部相比,知识分子
   干部所承受的精神压力更大,中央党校三部学员刘白羽自陈,「在那些难熬的日日夜夜
   里」,他「惶恐不安,彻夜难眠」,「产生过种种幻灭之感」,后来在党校三部副主任张如
   心的具体指导下,竟写下「数十万字之多」的自传资料。刘白羽回忆道:
   我受到审干运动的冲击,才从孤悬万丈高空,落到真正平实的地面。在这个
   基础上,使我受益最深切,真正从精神领域进行一场自我革命的,是用整风文件
   精神对照重新写自传,这是使知识分子客观地认识世界,对症下药良好的方法。
   当时张如心同志是党校三部的副主任,由他负责对我进行了审查。我详详细细从
   诞生之日起一点一点严格剖析自己,对自己进行再认识。我写了一稿,自以为不
   错,谁知张如心同志看了却不以为然,一方面严正地指出不正确之处,一方面推
   心置腹耐心交谈,于是我又从头到尾写了第二稿,还是不能通过,最后写了第三
   遍稿,张如心同志才点头认可。⑦
   刘白羽的回忆为人们提供了一幅精神炼狱的逼真画面,尽管他没有说明为什么他的
   两稿自传都没被通过的原因,也没有具体描述张如心是如何指导他抛弃「旧我」的,但
   ①抗战期间驻陕甘宁边区八路军各部队皆有代号,如「团结」部,「澳洲」部等。参见《延安整风运动纪事》,页352。
   ②《延安中央党校的整风学习》,第1 集,页101。
   ③〈中央党校二部学风学习总结〉(1944 年9 月17 日),载《延安中央党校的整风学习》,第2 集(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9
   年),页278-79。
   ④〈中央党校二部学风学习总结〉(1944 年9 月17 日),载《延安中央党校的整风学习》,第2 集(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9
   年),页278-79。
   ⑤ 《延安中央党校的整风学习》,第2 集,页140。
   ⑥〈中央党校二部学风学习总结〉(1944 年9 月17 日),载《延安中央党校的整风学习》,第2 集(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9
   年),页278-79。
   ⑦刘白羽:〈我的人生转折点〉,载《延安中央党校的整风学习》;第1 集,页134-36。
   @@@
   
   256
   我们仍可以从上述文字中窥见当年审干严厉之一斑。问题是,如此酷烈的灵魂搏杀,能
   否产生毛泽东所预期的效果,答案是肯定的。据刘白羽称,他就是经由审干的洗礼,「在
   党的热切关怀,强大威力推动之下」,才犹如一只小船,「终于漂向真理的彼岸」。①
   和刘白羽的情况相类似,丁玲也经历了这种思想转变的过程。丁玲在整风运动中一
   度是延安文抗机关整风领导小组的组长,也曾写下两本学习心得:一本名为〈脱胎换骨〉,
   另一本叫〈革面洗心〉。1950 年,丁玲曾含蓄地描述了当年她的那段心路历程:
   在陕北我曾经历过很多的自我战斗的痛苦,我在这里开始来认识自己,正
   视自己,纠正自己,改造自己。……我在这里又曾获得了许多愉快,……我完
   全是从无知到有些明白,从感情冲动到沉静,从不稳到安定,从脆弱到刚强,
   从沉重到轻松……走过来这一条路,是不容易的……凡走过同样道路的人是懂
   得这条道路的崎岖和平坦的……。 ②
   不言而喻,不管是刘白羽,还是丁玲,要想「得救」,到达「真理的彼岸」,都是「不
   容易的」。这必须付出代价,这个代价就是「将一切对不住党的事通通讲出来」,③ 向党
   献上一颗赤诚的心,最后彻底埋葬「旧我」,走向新生。
   七「得救」:「新人」的诞生
   对于已在组织内的一般中共党员和干部,能否「得救」,即获得党组织的真正信任
   和被组织完全接受,首先取决于党员个人对党组织的态度,而判断其态度的重要标志,
   是看他(她)是否向党敞开心扉,将自己的一切向党和盘托出。换言之,一个普通党员
   若想从孤立、苦闷、绝望的困境中摆脱出来,唯一的出路就是向党忏悔。对于个人而言,
   寻求「得救」一旦成为内心的强烈冲动,就使原本带有强迫性质的坦白反省挟有了一丝
   愉悦的快意,许多干部为了赢得组织的好感,忽然变得异常积极、主动,甚至不惜以精
   神自虐的方式渲泄个人的隐秘。一时间,延安出现了群体性的自我悔过的热潮,在坦白
   内容的广泛性和自我鞭挞的严厉性方面,都达到了空前的程度。
   我们以中央党校三部女学员朱明的反省为例。④
   朱明原先是一个「出身于剥削阶级」的学生,1938 年到延安后参加了中共,被分
   配在文化单位工作,以后进入王明担任校长的延安中国女子大学学习,继而调入中央研
   究院,最后被送入审干、肃奸重点单位——中央党校第三部「学习」。
   朱明反省的最大特点是她的坦率性、深刻性和广泛性。
   —、首先,朱明直言不讳地坦承自己在一系列重大政治问题的看法上与党的观点相
   左,承认自己同情蒋介石和国民党,仇视新生阶级,仇视共产党,怀疑毛主席。朱明说:
   回忆北伐前,我们住在安徽,当时在军阀统治下,不仅财产要受勒索,就连
   ①刘白羽:〈我的人生转折点〉,载《延安中央党校的整风学习》;第1 集,页134-36。
   ②丁玲的这两本整风笔记以后佚失,参见陈明:〈丁玲在延安——她不是主张暴露黑暗派的代表人物〉,载《新文学史料》,1993 年第2
   期,页35-36。
   ③见毛泽东1943 年6 月6 日致彭德怀电,载《文献和研究》,1984 年第8 期。
   ④ 朱明:〈从原来的阶级中解放出来〉,载《延安中央党校的整风学习》,第1 集,页255-81。
   @@@
   
   257
   精神也受威胁,尤其是太太小姐们,不敢抛头露面,总是坐在家里。……当时蒋
   介石军队到南京后,我们可高兴了,因为我们现有的资财不仅有了保障,就连安
   徽的财产也被蒋介石解放了。……精神上的成胁,同时也被解除了。
   接春朱明反省了自己对十年内战的看法:
   十年内战究竟是谁打谁,对这个问题我也怀疑。书里说蒋介石要坚决消灭共
   产党,可是我在外面听说共产党「捣乱」,想要得天下,不让蒋介石统一国家,复
   兴民族,所以才打。当时我认为应该打,因为共产党不安份守己,不让蒋介石统
   一国家,国不统——,民族焉能复兴?所以应该打。
   朱明其至坦白了自己原先对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领袖的怀疑:
   「毛泽东同志是中国人民的领袖,开始我听这句话,也是怀疑的。因为在我
   思想中一贯认为蒋介石是中国人民的「领袖」。他统治中国,他领导抗日,共产党
   也是在他领导下抗日的,为什么要说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领袖呢?说他是边区人
   民的领袖还差不多,因为只有这样大的一块地方,大后方的人民,我想还是承认
   蒋介石是领袖吧。
   对于中共所宣称的蒋介石是「假抗日」之说,朱明也表示了强烈的反感:
   到底为了什么东西大家都说蒋介石抗日是为了消灭异己,不是为了中华民
   族?在这种气氛中,我口里也不得不跟看大家一样说,可是心里却想蒋介石抗日
   虽然是要消灭异己,但也是为了中华民族。记得「八一三」我在上海的时候,亲
   眼看见中国飞机和日本飞机战斗。晚上也听到中国飞机去轰炸日本军舰。我也看
   到过前线运下来的伤兵。能说蒋介石不是抗日?……过去我一听到说共产党代表
   中华民族,我就反感。我想共产党是国际主义者,那里代表什么民族,代表民族
   的是蒋介石,他要复兴民族。
   二、朱明反省的另一特点是她将自己作为反面典型,执意以自己的错误来证明王明
   「右倾投降主义」与知识分子劣根性存在着密切关系。
   朱明来延安后曾入中国女子大学学习,受校长王明的影响,女大较注意对学生进行
   统一战线与国共合作的教育,对此,朱明专门结合自己的思想进行了反省。朱明一方面
   检讨自己对毛泽东的态度,另一方面不指名地批评了女大的「负责同志」:
   几年前读毛主席〈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面有一句:「土豪劣绅的小姐
   少奶奶的牙床上,也可以踏上去滚一滚。我很反感,我想你们要打土豪分田地就
   打就分好了,为什么要去糟踏那些小姐少奶奶们呢?从这里可以看出我的阶级立
   场,警惕性很高。
   ……我对毛主席的文件,是这样反感。但是,我对蒋介石的东西怎样呢?在
   这里我附带地反省在女大时的投降主义。当每年「七?七」的时候,蒋介石发表
   的宣言,女大总是配合看时事来讨论的。有时候负责同志还帮助我们指出宣言里
   哪些是比较进步的:「譬如说团结吧,虽然提到,但还不具体,所以他的进步还不
   够」,我呢,总是希望在宣言中找出一些「进步」的东西,因为我不希望国共关系
   @@@
   
   258
   不好,负责同志有时还说:「我们党在抗战中是发展了,可是国民党呢?只要他和
   我们合作抗日,也是有前途的。有些工作他做不好,我们还可帮助它。譬如保卫
   大武汉,我们还帮助他动员哩。」我听了这些话,就很能接受,我总是希望共产党
   能帮助国民党,这样两党不会分裂,统一战线也才能持久。因为我有一个中心思
   想,当我想革命的时候,我又怕吃苦,我总想过资产阶级生活,但又要无产阶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