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4) 高华]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4) 高华

237
   二排队摸底:命令写反省笔记
   毛泽东密切注视着延安干部的「二十二个文件」的学习活动,尤其关心高级干部和
   知识分于对文件学习的反应。为了及时掌握延安各级干部的思想动态,1942 年春夏之
   际,毛泽东作出决定,命令所有参加整风的干部必须写出具有自我批判性质的反省笔记,

   并且建立起抽阅干部反省笔记的制度。
   用检查私人笔记的方法,来了解干部的「活思想」,这也是毛泽东的独创,这说明
   毛泽东对全党能否真正在思想上接受自己的主张并不十分乐观。毛很清楚地知道,由于
   他不能用准确无误的语言来表示自己的真实想法,全党在思想上极有可能造成大的混
   乱。毛的最大困难在于,他不可以公开批评斯大林和共产国际,相反必须对斯大林、共
   产国际持完全肯定的态度。毛暂时也不能将党内上层斗争的真相完全公开,用明确的语
   言直接批判王明、博古等,从而暴露出党的核心层的分歧,相反,毛必须维护党的核心
   层表面上的团结一致。面对如此复杂的局面,毛泽东只能小心行事,而决不可对延安干
   部草率处之以粗暴手段,可供选择的最佳方法就是「文攻」——不战而屈人之兵,要求
   干部写出反省笔记和建立抽阅反省笔记的制度就是实现「文攻」的有效途径之一。
   对于毛泽东而言,建立抽阅干部反省笔记制度至少有两大好处:第一,可以就此观
   察全党接受自己新概念的程度如何,以因势利导。
   第二,在干部反省笔记中搜寻异端,择其典型打击之,以起警戒之效,用大棒配之
   以胡萝卜可纠「和风细雨」思想改造之弊,使全党对新权威顿起敬畏之心。
   提倡干部进行思想反省,并写出带有自我批评性质的反省笔记。对于延安的广大干
   部固然是一种压力,但是这还不至于超出他们的心理承受范围。因为全党对于「反省」
   一词并不陌生,刘少奇更在1939 年作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报告中借孔子「吾日三
   省吾身」之说,鼓吹共产党员应加强「党性锻炼」,事实上,许多共产党员已经按照刘
   少奇所要求的那样去做了。中共元老吴玉章自述:他「恍然觉得我们现在的整风工作,
   就是中国古圣先贤所谓『克己复礼』『正心诚意』的修养」,「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
   也』(《中庸》),虽然旧思想是唯心的,但他的严于自己省察,行为不苟,是可宝贵的。」
   ① 由于列宁主义的「新人」概念与中国哲学中的「内省」、「修身」并无明显矛盾,因此
   对于中共广大党员,接受这种兼顾新旧、融合列宁主义与中国传统的思想改造方法并不
   十分困难。
   毛泽东的方针已定,下一步的问题就是如何将文件学习与反省思想加以结合并用来
   指导眼下的运动。1942 年3 月9 日,经毛泽东精心修改,由胡乔木撰写的社论〈教条
   和裤子〉在《解放日报》正式发表。胡乔木在这篇社论中第一次提出「脱裤子,割尾巴」
   ——在全党进行思想反省的问题,社论要求每个党员对照毛的讲话,勇敢地解剖自己,
   与旧我告别。继之,中宣部的「四三决定」进一步明确提出,参加整风的干部「每人都
   ①《吴玉章文集》,上(重庆:重庆出版社,1987 年),页240。
   @@@
   
   238
   要深思熟虑,反省自己的工作及思想」。4 月18 日,康生在中央直属机关和军委直属机
   关联合举行的整风学习动员大会上重申必须「运用文件反省自己」,并具体指导写反省
   笔记的方法:「内容要多写自己阅读(文件)后的心得,自己的反省」。康生并且首次宣
   布:「学习委员会有权临时调阅每个同志的笔记」。①
   两天后,为了给秉承自己意志的康生撑腰,毛泽东亲自出马,在中央学习组召开的
   高干会议上,动员全党自上而下「写笔记」。毛泽东以十分强硬的口吻说道:
   中宣部那个决定上说要写笔记,党员有服从党的决定的义务,决定规定要写
   笔记,就得写笔记。你说我不写笔记,那可不行,身为党员,铁的纪律就非执行
   不可。孙行者头上套的箍是金的,列宁论共产党的纪律是铁的,比孙行者的金箍
   还厉害,还硬,这是上了书的,……我们的「紧箍咒」里面有一句叫做「写笔记」,
   我们大家都要写,我也要写一点……不管文化人也好,「武化人」也好,男人也好,
   女人也好,新干部也好,老干部也好,学校也好,机关也好,都要写笔记。首先
   首长要写,班长、小组长也要写,一定要写,还要检查笔记……现在一些犯过错
   误的同志在写笔记,这是是很好的现象,犯了错误还要装老大爷,那就不行。过
   去有功劳的也要写笔记……也许有人说,我功劳甚大,写什么笔记。那不行,功
   劳再大也得写笔记。②
   在4 月20 日中央学习组的会议上,毛泽东甚至引述康生两天前在中直和军属机关
   动员大会上的讲话。毛说:
   康生同志在前天动员大会上讲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批评是批评别人,自我
   批评是批评自己。批评是整个的,但自我批评就是说领导者对自己的批评是主
   要的。③
   毛泽东表示自己也要「写一点」笔记,但事实上,他只是以此作一个幌子。毛所谓
   「要反复研究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历史,自己现在的工作,好好地反省一下」,④ 完全是
   针对其它领导人和一般党员干部的。果不其然,5月1日,中央党校在制定学习二十二
   个文件的计划中作出规定,参加整风学习的学员必须「联系反省个人思想及与本身有关
   工作」明确宣布中央党校的各级领导机构均有权「随时检查笔记、记录」。
   经过约一个月的试点准备,到了1942 年5 月下旬,毛泽东认为,将学习二十二个
   文件转入对照文件进行思想反省的时机已经成熟。5月23 日,《解放日报》发表社论〈一
   定要写反省笔记〉,至此,整风进入到思想反省的阶段,调阅干部反省笔记的制度随之
   在各机关、学校迅速推广开来。
   从现象上看,动员干部写反省笔记和建立抽阅反省笔记的制度,并没有遭到来自任
   何方面的抵制和反抗,然而毛泽东并没有就此放松警觉。他完全明白,联系个人的思想
   与历史进行自我反省决不同于一般的阅读文件,许多干部往往会避重就轻,不愿进行彻
   ①《延安整风运动纪事》,页107。
   ②毛泽东:〈关于整顿三风〉(1942 年4 月20 日),载《党的文献》,1992 年第2 期。
   ③毛泽东:〈关于整顿三风〉(1942 年4 月20 日),载《党的文献》,1992 年第2 期。
   ④毛泽东:〈关于整顿三风〉(1942 年4 月20 日),载《党的文献》,1992 年第2 期。
   @@@
   
   239
   底的自我否定。为了引导干部作出比较深刻的自我批判,必须及时推出一些有代表性的
   反省标本,作为引导全党进行反省的示范。1942年6月后,《解放日报》陆续刊出一批
   反省文章,这些文章大致包括四种类型。
   一、犯有「经验主义」错误的中央领导干部政治表态性的反省。所谓「经验主义」,
   是毛泽东在整风运动期间给周恩来、彭德怀等中共领袖贴上的政治标签。「经验主义者」
   因在政治上曾经支持留苏派,或虽朱明确表示支持留苏派,但曾一度与毛泽东的意见相
   左,因而也与「教条主义」同列,是毛整肃的对象。但是,「经验主义者」大多有较长
   的革命历史,在党内的基础也较深厚,所以只是处在被整肃的第二层,而毛对「经验主
   义者」的策略是分化他们与王明、博古等的关系,将他们争取到自己的一边。「经验主
   义者」只要能公开承认自己的「错误」,而不管这种「承认」及「反省」是否表面化,
   毛泽东一般均放他们过关。中共元老王若飞的反省即提供了经验主义领导干部自我反省
   的范例。
   1942 年6 月27 日,中共中央副秘书长王若飞在《解放日报》上发表〈「粗枝大叶
   自以为是的工作作风是党性不纯的第一个表现」〉的文章,王若飞在该文中以毛泽东的
   立论为依据,对照检查自己:
   是多少带有陶渊明所说的某些气质,「好读书不求甚解」,「性嗜酒造饮辄醉」,
   这种粗疏狂放的作风,每每不能深思熟虑,谨慎其事处理问题,即令自己过去曾
   是时时紧张的埋头工作,也常陷于没有方向的事务主义,以致工作无形中受到很
   多损失。严格的说,这是缺少一个共产党员对革命认真负责实事求是的态度。①
   王若飞的上述反省,严格的说,并不「深刻」。他不仅没有对自己的过去历史作
   出严厉的自我批判,更没有将批评的矛头对准王明、博古等留苏派,与此相反,王若飞
   甚至在作「自我批评」时也没忘了为自己评功摆好,例如,王若飞反省道:
   过去我对党性的认识,只注重从组织方面去看,认为党是有组织的整体、个
   人与党的关系,是个人一切言行,应当无条件的服从党组织的决定,只要自己埋
   头为党工作,不闹名誉,不闹地位,不出风头,不把个人利益与党的利益对立,
   便是党性,并以此泰然自安。②
   人们从这些话中实在难于判断王若飞「对党性的认识」,究竟是属于缺点,还是属
   于优点。尽管王若飞的反省只是检查自己「粗枝大叶自以为是」的工作方法,但是仍然
   受到毛泽东的欢迎。王若飞属党的元老,因在1926至1927年担任中共中央秘书长期间
   与陈独秀关系密切,长期遭受莫斯科与国际派的排挤。王若飞与周恩来的关系也不紧密。
   抗战后王若飞获毛泽东容纳,成为毛泽东核心圈外第二层的重要干部。王若飞平时对毛
   的态度十分恭敬,现在又在报上进行自我反省,在政治上公开表示对毛的支持和效忠,
   对于这样一位在党内享有较高声望的老同志的政治表态,毛泽东又如何可以求全责备?
   此时此地,毛泽东所要求于中央领导层干部的就是像王若飞这样在政治上表明态度。更
   ①《解放日报》,1942 年6 月27 日。
   ②《解放日报》,1942 年6 月27 日。
   @@@
   
   240
   重要的是,王若飞身为中央领导干部,带头响应毛的号召进行自我反省,其影响不可谓
   不大,其它干部焉能不从?
   二、犯有「教条主义」错误的高级文职干部的反省。
   对于一批有留苏或留日、留欧美背景,在中央宣传部、中央研究院等文宣系统工作
   的党的高级文职干部来说,理解延安整风的真正意图并不困难。当传达了毛泽东的几篇
   演说和《解放日报》的〈教条和裤子〉社论发表后,他们很快就知道了自己是这场运动
   首当其冲的目标。摆在他们面前的道路只有两条:或拒绝反省,最终被他们寄托于生命
   全部意义的党所抛弃;或遵循党的要求,彻底与过去告别,脱胎换骨,用毛的概念取代
   过去被他们视为神圣的俄式马列的概念。习惯于听从上级指示的文职干部几乎不加思索
   地就选择了第二条道路。然而这条道路并不平坦,首先,他们必须对自己罪孽深重的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