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1) 高华]
拈花时评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5)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6)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7)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终)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2)
·拈花一周微
·49年至76年间自杀现象之剖析-终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2)
·红朝末政-隐山(3)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终)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1)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3)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4)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5)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
·能发文吗?试试。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1) 高华

211
   化人的最大鼓励,是他们的作品的发表」,因此,「应该用一切方法在精神上,物质上保
   障文化人写作的必要条件」,「应该在实际上保证他们写作的充分自由」。张闻天进而提
   出,为了「保证文化人有充分研究的自由与写作时间」,「(文化)团体内容不必要很严
   格的组织生活与很多的会议」。至于对作家的批评,「应采取严正的、批判的、但又是宽

   大的立场,力戒以政治口号与偏狭的公式去非难作者,尤其不应出以讥笑怒骂的态度」。
   ① 张闻天的上述较为开明的意见,源于五四新文化运动对他的影响,以及三十年代初在
   上海领导左翼文化运动时的经验。相比较于毛泽东,张闻天更熟悉五四以后新文化运动
   发展的历史。尽管张闻天不能彻底摆脱中共党内长期存在的反智主义传统的影响,但是
   在对待知识分子的态度上,张闻天以及博古等人却比毛泽东多了一分宽容,而少了许多
   农民式的狭隘。②1943 年,正是由于张闻天和博古的保护,才使1941 年11 月投奔延安
   的五四时期的著名诗人高长虹免遭中央社会部的逮捕。③而张闻天在有关党的文艺政策
   及对知识分子政策方面的所有意见,在整风运动期间,都被毛泽东斥之为「自由主义」
   而遭到严厉的指责。④
   如果说1941 年前,毛泽东因忙于应付内外形势和巩固自己的政治地位尚无暇顾及
   文艺问题,对张闻天的一些与己不同的看法还能容忍的话,那么到了1942 年当毛已腾
   出手时,他就再也不能允许张闻天就文艺问题说三道四了。
   于是,王实味事件的爆发,就成了毛泽东整肃延安文艺界的最佳突破口,毛泽东
   决心利用这一「反面典型」,扩大战线,一并收拾延安所有的文化人,以求一劳永逸地
   解决文化界的所有问题,最终确立自己作为文艺界大法师的至高无上的地位。
   五 延安文艺座谈会与毛泽东「党文化」观的形成
   在中共党内,毛泽东是得到全党公认的首屈一指的学问大家。毛具有党内无人企
   及的极其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知识,他不仅极其熟悉并爱好唐诗宋词、《昭明文选》、
   红楼、水浒、三国、野史稗记一类古典文学,同时也嗜读鲁迅杂文,然而毛对鲁迅之外
   的五四以来的新文学作品却很少涉猎,一是兴趣不大,二是长年深居军中无机会阅读。
   毛对外国文学作品就知之更少。
   毛泽东的「无产阶级文艺理论」有两个来源,一是他的助手为他准备的列宁、斯
   大林有关文艺问题的部分论述,第二是他在周扬、胡乔木等向他提供的三十年代中共领
   导上海左翼文艺活动的背景资料基础上所作的总结。
   ①《张闻天选集》,页290-93。
   ②据在延安《解放日报》与博古同过事的丁玲、舒群等人的回忆,博古对待下属亲切随和,在《解放日报》文艺副刊遭到来自杨家岭
   方面的指责时,博古一般都率先承担责任,从不对下属横加指责。1942 年4 月初,当丁玲在毛泽东主持召开的批判王实味的高干座谈会上,
   遭到贺龙、曹轶欧等人猛烈攻击时,博古悄悄坐到了丁玲身旁,宽语安慰了丁玲。事隔四十年后,当丁玲回忆起当时情景时,还禁不住写
   下她对博古深深的感激。博古也保护过《解放日报》副刊编辑陈企霞。参见丁玲:《延安文艺座谈会的前前后后》,载艾克思编:《延安文艺
   回忆录》,页62。另参见陈恭怀:《陈企霞传略》,载《新文学史料》,1989 年第3 期,页181。
   ③言行:《高长虹传略》,载《新文学史料》,1990 年第4 期,页198。
   ④《关于延安对文化人的工作的经验介绍》(1943 年4 月22 日党务广播),载《新文学史料》,1991 年第2 期,页188、138。
   @@@
   
   212
   毛泽东在文艺方面的主要顾问是周扬和胡乔木这两个新朋友,而不是昔日的熟人
   冯雪峰。和张闻天、博古、杨尚昆等人完全不同,毛在1937 年以前与上海左翼文艺界
   几乎毫无联系。1933 年底,与鲁迅关系密切、曾任中共中央宣传部文化工作委员会书
   记的冯雪峰从上海到达江西瑞金,毛泽东曾约见冯雪峰,两人进行过一番有关鲁迅的著
   名谈话。①但是,1933 年底到1934 年10 月,正是毛泽东在政治上最为失意的时候,毛
   除了向冯雪峰打听鲁迅的情况,对上海左翼作家的活动并无很大兴趣。毛与担任马克思
   共产主义大学副校长的冯雪峰也很少接触,更谈不上彼此间已建立了良好的个人关系。
   在这个时期,中共文艺工作的元老、担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教育部长的瞿秋白虽和毛泽
   东偶有接触,但彼此都是被冷落的人物,心境不佳,加之双方性格并不投合,因而也无
   雅兴讨论文艺问题。遵义会议后,面对繁重的军务与急剧变化的形势,毛泽东更是无暇
   顾及文艺问题。
   长征结束后,毛泽东、张闻天等决定启用冯雪峰,让其秘密赴沪执行一项特殊任
   务,此时中共生存乃是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文艺工作一时还排不上主要议事日程。1936
   年4 月上旬,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指派冯雪峰携电台和活动经费秘密返回上海,临
   行前,周恩来、张闻天向冯雪峰交待的任务是,在上海建立电台,与沉钧儒等上海救国
   会领袖取得联系,重新恢复中共在上海的组织和情报系统。「附带管一管」左翼文化活
   动。 ②1936 年一月25 日,冯雪峰抵沪,遵照张闻天的吩咐,第二天即移居鲁迅家中。
   出于特殊的谨慎,冯雪峰返沪后,没有立即与以周扬、胡乔木为首的中共文委系统取得
   联系(冯雪峰相信陕北有关中共在沪地下组织已全部被国民党破坏的说法),4 月27 日
   冯雪峰与鲁迅、胡风商议提出了「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的口号,随即以鲁迅为一
   方,和以周扬为另一方的「两个口号」的论争正式爆发。
   冯雪峰乃是一文化人。他虽衔重大使命来沪,但是冯的兴趣仍在他过去领导过的
   左翼文化方面。在他于1936 年12 月领导、组织了中共上海临时工作委员会后,冯雪峰
   就将有关中共组织与情报工作交由潘汉年等承担,他自己则将主要精力集中于文化界。
   1937 年1 月冯雪峰返陕北向毛泽东等汇报后又折回上海,遵延安命将中共上海临时委
   员会全盘工作向刘晓作了移交。至此,冯雪峰的「中央代表」的身分即告结束。然而由
   于冯雪峰曾疏远周扬而与鲁迅、胡风关系密切。已触犯了周扬等人,激起了周扬等的极
   度不满,周扬等产生了被抛弃、冷落的深深不平感,并拒绝与冯雪峰见面。③
   七七事变爆发后,周扬、艾思奇、何干之、王学文被指名调往延安,不久周扬被
   任命为边区教育厅长,旋又被任命为鲁迅艺术文学院副院长,实际主持鲁艺的工作(鲁
   艺院长为吴玉章,但他并不到院主事),这样就和毛泽东建立起工作上的联系。恰在这
   ①冯夏熊(冯雪峰之子):《冯雪峰——一位坚韧不拔的作家》,载《回忆雪峰》(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1986 年),页12-13。
   ②有关这段历史事实有两项已得到互相证实的资料来源,一是冯雪峰在文革期间所写的「交待材料」:《有关1936 年周扬等人的行动以
   及鲁迅提出「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口号的经过》,另一为张闻天的《1943 年延安整风笔记》,参见《雪峰文集》,第4 卷(北京:人民
   文学出版社,1985 年),页506-507;另参见程中原:《张闻天论稿》,页492-93。
   ③对于1936 年4 月下旬,冯雪峰衔中共中央命来沪,没有先找周扬接头,而是住进鲁迅家一事,周扬其至在1979 年还为此耿耿于怀。
   参见《周扬关于现代文学的一次谈话》。载《新文学史料》,1990 年第1 期,页125。上海中共临时文委另一领导人夏衍在事隔五十年后也
   仍对冯雪峰当年的这一行动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参见夏衍:《懒寻旧梦录》,页313-15。
   @@@
   
   213
   时,冯雪峰因与中共驻南京代表团负责人博古发生严重争执,一气之下,竟向潘汉年请
   长假,于1937 年12 月返回家乡浙江义乌,脱离中共组织关系长达两年之久,至1939
   年下半年才由中共中央东南局恢复了组织关系。冯雪峰此举带来严重后果,毛泽东从此
   埋下了对其反感、厌恶的种子,而周扬则在延安与毛的关系日益接近,周扬的才干逐渐
   引起毛的注意。
   周扬原名周起应,最早是以俄苏文学翻译家于三十年代中期在上海左翼文化界崭
   露头角的。自1933 年上海左翼文化运动的领导人瞿秋白、冯雪峰相继进入江西中央根
   据地后,周扬就成了左联和中共文委的领导人。1935 年2 月,周扬躲过了国民党对中
   共上海中央局的毁灭性大逮捕,与夏衍、胡乔木等组织了中共临时文委,团结了一百馀
   名文化界的中共党员。但此时周扬领导的中共临时文委实际上已和长征中的中共中央毫
   无组织联系。在「左联」前期,周扬曾译过几本介绍苏联文学、音乐的读物,编译了《高
   尔基创作四十周年纪念论文集》,和周立波合译过一本介绍苏联大学生生活的长篇小说,
   但基本上没有自已创作的文学作品问世,因而曾被鲁迅讽刺为「空头文学家」。但是,
   周扬却因政治倾向的因素和对俄苏文学的爱好,对俄国十九世纪别林斯基、杜勃罗留波
   夫和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文学理论,以及苏联共产党文艺政策及日共文艺理论十分熟悉。
   1937 年周扬在上海生活书店出版了他最著名的译着《安娜?卡列尼娜》,加上他曾撰写
   过一些介绍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艺理论的文章,因此当周扬赴延安时,除了翻译家
   的头衔外,他已获有「文艺理论家」的声誉。
   周扬的「文艺理论家」的身分,在延安得到重视。在1937 年后前往延安的文化人
   中间,尽管作家、诗人、艺术家比比皆是,但是「文艺理论家」却寥如晨星,尤其周扬
   还有前中共上海临时文委领导人的政治身分,所以周扬很快被委以重任。1937—1940
   年,周扬紧密配合毛泽东对文艺工作的有关指示,经常在《解放》周刊、《新中华报》
   发表阐释文章。①由于周扬善于引述列宁、车尔尼雪夫斯基的言论为毛的论点作注脚,
   周扬逐渐赢得毛的信任,在1942 年以前,就成了毛在文艺方面的首席代言人。
   在周扬为确立自己在毛泽东那里的地位而努力奋斗时,周扬昔日的朋友胡乔木发
   挥了重要的作用。1935—1937 年,胡乔木在沪活动期间,是躲在「左联」和「左翼社
   联」幕后活动的一个不十分引人注目的角色,虽然胡乔木并没有写出有较大影响的作品,
   但他却是1935 年以后以周扬为首的中共上海临时文委的主要成员,与周扬有着密切的
   关系。1936—1937 年,胡乔木经历了周扬与冯雪峰等的对立与冲突。是属于周扬派的
   主要成员,但胡乔木在「两个口号」论争中较少出头露面,因而没有引起外界的注意。
   1937 年7 月,胡乔木虽较周扬早几个月进入陕北,但长期被留置在安吴堡青训班,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