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0) 高华]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6)
·蒋中正文集(167)
·蒋中正文集(16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9)
·蒋中正文集(17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71)
·蒋中正文集(172)
·蒋中正文集(全文终)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
·阴阳陌路-严正学(2)
·阴阳陌路-严正学(3)
·阴阳陌路-严正学(4)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5)
·阴阳陌路-严正学(6)
·阴阳陌路-严正学(7)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1)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3)
·阴阳陌路-严正学(14)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5)
·阴阳陌路-严正学(16)
·阴阳陌路-严正学(17)
·阴阳陌路-严正学(18)
·阴阳陌路-严正学(19)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0)
·阴阳陌路-严正学(21)
·阴阳陌路-严正学(22)
·阴阳陌路-严正学(23)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4)
·阴阳陌路-严正学(终)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1)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2)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3)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4)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5)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6)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7)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终)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2)
·拈花一周微
·49年至76年间自杀现象之剖析-终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2)
·红朝末政-隐山(3)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终)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1)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3)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4)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0) 高华

202
   办公桌上的报纸」,厉声问道,「这是王实味挂帅,还是马克思挂帅」?毛当即给《解放
   日报》打电话,「要求报纸作出深刻检查」。① 毛泽东感到情况不妙;担心运动将失去控
   制,迅速改变原先制定的利用「自由主义」打击教条主义的策略;在亲自前往看过在《矢
   与的》壁报后,毛召集高干会议,决定抛出王实味作为靶子,先行将「自由化」打压下

   去。②
   1942 年3 月31 日,毛泽东在《解放日报》改版座谈会上放出「反击」的气球,他
   抓住「立场」、「绝对平均观念」和「冷嘲暗箭」三个问题,向延安青年知识分子发出严
   厉警告:
   有些人是从不正确的立场说话的,这就是绝对平均的观念和冷嘲暗箭的办法。
   近来颇有些求绝对平均,但这是一种幻想,不能实现的。我们工作制度中确有许多
   缺点,应加改革,但如果要求绝对平均,则不但现在,将来也是办不到的。小资产
   阶级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我们应该拒绝。…冷嘲暗箭,则是一种销蚀剂,是对团
   结不利的。 ③
   毛泽东的上述警告赫然刊登在4 月2 日《解放日报》的头版,但是在1942 年春天,
   延安大多数青年干部还未练就从报纸上观察政治风向的本领,竟然将毛的警告置之脑
   后,继续我行我素,「鼓噪」民主。延安青年知识分子对毛泽东发出的政治信号熟视无
   睹,这并不是第一次,早在中央研究院3 月18日召开动员整风大会的前夕,《解放日报》
   就分别刊登罗迈、张如心文章,④已从侧面传达了毛对他们的保护态度,只是在当时,
   王实味和中研院的绝大多数干部根本没有把这当成一回事。如果说上次的疏忽碰巧与毛
   泽东「放火烧荒」的意图相吻合,毛也并非不愿看到罗迈这个昔日的政敌被群众「火烧」
   一下,那么当毛已改变主意,将王实味视为首要敌人之后,中研院再「炮轰」罗迈,就
   属犯上作乱的行为了,只能增添毛剿灭自由主义的决心。
   1942 年4 月3 日,也就是《解放日报》刊登毛泽东警告的第二天,中宣部正式发
   出有名的「四三决定」(即《关于在延安讨论中央决定及毛泽东同志整顿三风报告的决
   定》),这个决定是「在毛泽东直接领导下」,⑤针对中研院整风出现的「自由化」倾向,
   特为「纠偏」而制定的。《决定》明确申明:整风必须在各部门的领导机关负责人领导
   下进行,不得以群众选举的方式,组织领导整风的检查委员会;在检查工作时,不仅只
   检查领导方面的,而且要检查下面的和各个侧面的;每人都必须反省自己的全部历史。
   ⑥「四三决定」的颁布不仅结束了短暂的延安之春,而且标志着自1941 年10 月就秘密
   ①参见《胡乔木回忆毛泽东》,页449。
   ②这次由毛泽东主持的高干会议召开于1942 年4 月初,代表文艺界参加的只有周扬和丁玲两人。会议的议题是批判王实味的《野百合
   花》,曹轶欧(康生妻子)、贺龙等在发言中都严厉指责了丁玲。毛在会议总结中将丁玲与王实味区分了开来,声称丁玲同王实味不一样,
   丁玲的文章有建议,虽说也有批评,而王实味则是托派。参见丁玲:《延安文艺座谈会的前前后后》,载艾克恩编:《延安文艺回忆录》(北
   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 年),页62;另据戴晴称,1943 年贺龙曾在大会上「把《三八节有感》的作者骂为『臭婊子』」,参见戴睛:
   《梁漱溟、王实味、储安平》,页102。
   ③毛泽东:《在〈解放日报〉改版座谈会上的讲话》,载《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页91。
   ④ 1942 年3 月16 日《解放日报》刊登罗迈影射攻击张闻天的文章《要清算干部教育中的教条主义》,3 月17 日又刊登张如心不指名
   攻击王明、博古的《清算德波林主义,开展反主观主义的斗争》一文。
   ⑤李维汉语,参见李维汉:《回忆与研究》,下,页486。
   ⑥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41 一1942),第13 册,页364-66。
   @@@
   
   203
   酝酿的干部审查运动即将拉开帷幕(当时成立了以康生为首的「党与非党干部审查委员
   会」),整风不久将转人严酷的审干肃反阶段。
   4 月5 日,《解放日报》刊登胡乔木起草的《整顿三风必须正确进行》的社论,胡
   乔木在社论中指斥整风已出现了「不正确的方法」,再次重复毛泽东3 月31 日发出的警
   告,不指名地抨击王实味是「从不正确的立场来说话」,谴责王实味等的「错误的观念,
   错误的办法,不但对于整顿三风毫无补益,而且是有害的」。 ① 4 月13 日,延安壁报的
   始祖,创刊于I941 年4 月的中央青委《轻骑队》壁报编委会在《解放日报》上作出初
   步检讨,与胡乔木关系密切的中央青委的几个青年已从胡乔木处获知运动将转向的信
   息。《轻骑队》编委会的这份检讨正好与毛泽东的目标相一致。毛很清楚,延安的青年
   知识分子普遍同情王实味而他却不能将他们全部打成反革命——毛只求杀一儆百,从此
   封住他们的嘴,继而改造他们的思想,使其心悦诚服,老实就范即可。因此毛乐意让《轻
   骑队》壁报在认错后过关,这也算是给中央青委书记陈云的一个「面子」。4 月23 日。
   《解放日报》果真发表了《轻骑队》编委会的《我们的自我批评》,他们在此文中申明
   自己是「一群政治上幼稚的青年同志」,承认自己的言论「助长了同志间的离心倾向」,
   「产生了涣散组织的恶果」②《轻骑队》获得了解脱。 ③
   王实味此时并不知风向已变,仍在中研院振振有词,继续发表情绪激昂的演说,
   殊不知他已被毛泽东选中,即将被当作活祭推上燃烧看的火台,成为警吓众「猴」的一
   只待宰之「鸡」!
   1942 年4 月7 日,在前一阶段因遭到巨大的批评压力,暂时退避一旁的罗迈遵循
   毛泽东的「反击」部署,从容跃入前台。具有丰富的党内斗争经验且十分熟悉毛泽东个
   性的罗迈,为了向毛显示自己的忠心,先将中研院出现的「自由化」与王明、张闻天挂
   起钩来,④再有条不紊、胸有成竹地部署中研院的反王实味斗争。很快,中研院原先支
   持、同情王实味的干部,被骤然降临的风暴吓得不知所措,随即为求自保,纷纷反戈一
   击,或痛哭流涕检讨自己立场不稳,上当受骗;或义愤填膺,控诉王实味一贯「反党」、
   「反领导」。一些人甚至作出与王实味「势不两立」的模样,要求组织上严惩王实味。
   在这种群体性歇斯底里的疯狂状态中,王实味被控的罪名也不断升级,到了1942 年6
   月,王实味的头上已有三项「铁帽子」:反党分子(不久又升格为「反党集团头目」)、
   托匪、国民党特务(又称「国民党探子」)。在持续的精神恐惧中,6 月初,王实味突发
   书呆子「异想」,宣布退出中共,以为就此可以摆脱一切。但是,王实味又大错特错了,
   ①《整顿三风必须正确进行》,《解放日报》社论,1942 年4 月5 日。载《胡乔木文集》,第1 卷。页57。
   ②《轻骑队》编委会:《我们的自我批评》,载《延安文萃》,上,页57。
   ③据当年参加《轻骑队》壁报的李锐称,《轻骑队》没有编委会,在闻知胡乔木对《轻骑队》的意见后(胡责成《轻骑队》成员童大林
   对编辑方针的错误作出检查),许立群对《轻骑队》的「错误」作了长篇检查,胡乔木让童大林对原文作了压缩,将《轻骑队》的检查送给
   毛泽东过目,毛给文章加上《我们的自我批评》的标题,发表于1942 年4月23 日的《解放日报》。参见宋晓梦:〈李锐与延安《轻骑队》〉,
   载广州《岭南文化时报》,1998 年9 月10 日。虽然《轻骑队》检讨文章称,「我们决心把第二年的《轻骑队》来一个彻底的改造」,但事实
   上《轻骑队》已寿终正寝,再没复刊。
   ④罗迈在1942 年4 月6 日毛泽东主持召开的中央高级组会议上发言,将中央研究院整风中出现的「偏向」归咎于「过去教条主义的教
   育」,参见李维汉:《回忆与研究》,下,页486。一年后,张闻天对王实味问题也作了检讨,他在《整风笔记》中写道:由于「放松了对各
   种错误思想的斗争,以致如王实味一类的反动思想在整风开始后,得以取得全院绝大多数人的同情」,「我曾经想在马列学院内创造一种新
   的学风,新的党风,而结果却发展了教条主义,自由主义与党八股。这种学风,党风与文风,正是为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以及特务分子所
   欢迎的」。引自唐天然:《有关延安文艺运动的「党务广播」稿》,载《新文学史料》,1991 年第2 期,页187。
   @@@
   
   204
   罗迈等绝不会允许王实味退党,而是要将其开除出党。他承认或不承认「错误」,更是
   无关紧要,他的归宿早已由「上级」作了安排,作为一个难得的「坏人」标本,等待他
   的将是被捕人狱,即使王实味痛哭流悌,收回退党声明,承认自己的言论犯了弥天大罪,
   跪在中央组织部磕头求饶,也丝毫无济于事。①1942 年11 月后,王实味已处于隔离状
   态,失去了人身自由,1943 年4 月1 日,王实味被康生下令逮捕,次日被关押进中社
   部监狱,②从此成了活死人,除了偶而被带出来向来延安的外国或国统区记者发表一番
   自唾自弃的说辞外,③王实味的日常「工作」就是写交待材料,直到1947 年7 月1 日在
   山西兴县被康生下令砍了头。
   从毛泽东的角度看,整肃王实味,并下令在延安展开批王斗争乃是箭在弦上,不
   得不发。1942 年6 月初,在批王斗争达到高潮时,一位与王实味友善又与萧军相熟的
   作家李又然,请求与毛关系较熟的萧军向毛代为说项,然而当萧军向毛陈述后,却遭到
   了毛的断然拒绝;毛并警告萧军不要插手。④
   1942 年春,王实味这头从魔瓶中跑出的「魔鬼」使毛泽东大为震惊,毛本指望大
   大小小的王实味们可以把一把大火烧到王明、博古一类的「大尾巴」上,谁知王实味等
   乱燃野火,横扫一切,竟敢把矛头指向了新秩序的基石——等级差序制度,真可谓犯上
   作乱,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时,毛方体会到等级差序制度的「甜露」还不很久,毛愈
   来愈相信,等级差序制度是建立新秩序的重要保障。在唤起农民「觉悟」,组成浩浩荡
   荡的「打天下」队伍时,一个「阶级斗争」,一个「论功行赏」,无疑是壮大和凝聚革命
   力量的两个最有效的武器,只不过「阶级斗争」是公开亮出的旗号,另一个则是在内部
   实行的方法。王实味向等级差序制度挑战,影射、讽刺这是旧中国的「污秽」,涣散人
   心,居心叵测,只能使青年知识分子顿生革命的「无意义感」,无疑是企图摧毁革命。
   正是基于这种认识,毛泽东才勃然变脸,全然不顾自己曾抨击过延安「首长至上」的现
   象,以及大力鼓励青年知识分子「割大尾巴」的事实,厉声谴责起王实味的「绝对平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