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姜维平文集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应当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
·周永康家人判刑不上诉的原因
·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唐福珍绊倒了周永康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张越的赌局骗局与结局
·张越被抓,打开通向曾庆红的大门
·從王健民到林榮基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由《炎黃春秋》想到
·大外宣與中央專案組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劉曉波獄中種菜
·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岐山玩了
·性变态杀人案告破的启示
·辽宁省人大代表禁出境
·基辛格明知故问,李克强故作高深
·李剑铭为黄奇帆两肋插刀
·精心设计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李鸿忠高升,李铁映乐了
·嘲讽薄熙来的重庆方洪死因成谜
·诚实,川普打败希拉里的武器
·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川普骚扰女人的指控不可信
·“习核心”的中国能发生军事政变吗?
·黄奇帆坐牢前的哀鸣
·从朴瑾惠到希拉里,都是“闺蜜”闯得祸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党羽
·重庆回头看,黄奇帆傻眼
·老兵包围习核心,各地诸侯设得局
·特朗普骂媒体,骂到疼处
·中纪委回头看,黄奇帆玩完
·辽宁最短命的落马市长姜周
·重庆巡回法庭将审理薄熙来治下的冤案
·请特朗普关注美国公民王健民案
·雷洋案:警察国家怕警察
·黄奇帆调离,重庆变局在即
·钱锋力阻冤案平反,习近平下令调离
·陈雍空降重庆,来者不善
·张铁生:“白卷先生”要走人
·检察官空降重庆,能平反冤假错案吗?
·薄熙来乐了:彭治民案26日再审宣判
·请向街头艺术家伸出援助之手
·川普的誓言与邓小平的承诺
·习近平参加达沃斯,周强何以亮剑
·彭治民案再审宣判,令重庆冤民失望
·特朗普同意恪守“一中政策”,意义深远
·黄奇帆的儿子胆肥,巴西挥霍公款20亿
·中美开战,没有赢家
·平息众疑,我给川普支一招
·有关郭文贵,致韦石的一封信
·暗斗王歧山,重庆薄王余党示威
·西南证券被调查,黄奇帆踩进雷区
·李克强摸袋鼠,摸错了地方
·律师王万琼呼吁,为“黑老大”龚刚模平反
·老兵包围中纪委,疑似刘云山在捣鬼
·习特会,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
·法警枪杀华人,应循法律途径追责
·重庆断网,薄王余党猖狂反扑
·重庆何挺被双规,终于没能挺太久
·志愿军烈士后代扫墓,撩起历史的尘埃
·重庆李嘉诚,你给我站住!
·美联行强制带离乘客,应处天价赔偿
·检察官幺宁辞职,是对律师界的羞辱
·冯崇义虚惊一场,背后涉权斗
·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大连肃清薄熙来余毒
·三任公安局长前“腐”后继,重庆何挺真傻
·郭文贵网红热度,能持续多久?
·万达债股雪崩,也许王健林要完?
·王健林捐助茂县灾区2000万,赞!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盗用我的照片
·看youtbube网站,薄熙来卷土重来?
·范冰冰,郭文贵,王歧山
·开封法院审理郭文贵案背后的权斗阴影
·清除薄王余毒,愿陈敏尔走活棋局
·大连肃清薄王余毒,方兴未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姜维平
   不论是中纪委的专案组,还是海内外新闻媒体,不论是“拥胡派”,还是“保薄派”,都关心这一敏感问题:海伍德究竟是怎么死的?
   无疑地,人死了不能复生,也不能开口讲话,更何况尸体已在去年11月的希尔顿酒店发现,并越过例行的尸检程序而从速火化,但凡是发生的一切都会留下痕迹,多多少少而已,王立军是老公安,敢于夜闯美领馆,为求自保,也手里必有证据的利器,因此,我倾向于这样的观点:对薄熙来谷开来夫妇涉嫌谋杀与贪腐的定性和处理,不仅仅是证据的问题,而是中南海高层统一思想认识的问题,尽管温家宝已经明言“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但还得小心翼翼地走党纪程序,这可能要在十八大上才能终见分晓。
   然而,对我来说,可以比对以前大连发生的一些类似事件的处理办法,窥视薄熙来的思想性格,大体推断海伍德的死因,找到此案下一步发展的轮廓和方向。无疑地,并非政治内斗的需要和设计,而是多年来政治体制缺乏必要的监督,而宠坏了薄熙来和谷开来夫妇,使他们徇私枉法而无所顾忌,以致达到他的同僚不得不抛弃他的地步。

   一个突出的事例发生在1999年,有一个湖南来的民工在街道两旁的电柱上涂写小广告,这种情况在广东省各城市显而易见,多如牛毛,不会有谁太认真,但大连不同,薄熙来曾下令“对野广告的涂鸦人要狠狠地整,出了事我顶着,”为了整顿市容市貌,薄熙来推举彭永毅任站前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他是一个脾气暴烈,无法无天的官员,虽然其设在西岗区宝莲酒店附近的办公室,是市政府下属部门,也应受制于国家的法律,但他谁也不在乎,只听命于薄市长一个人,他纠集一批戴大盖帽,如狼似虎的人,等同于“黑社会”,在大连火车站前对摆摊卖货,私下出租的摩托车,在电柱和墙上乱写滥画的人,等等,都驱赶和关押,常常大打出手,伤人和死人的事时有发生,而上述的湖南民工之死就是突出的一例,他被彭永毅手下的四个人带到大连天主教堂,当着圣母玛利亚的面,殴打了整整十几个小时,凌晨令其毙命,这种事在薄熙来搞城建“扒小房”的年代,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所以,动手行凶的绰号叫“九子”的人根本不在乎,他说,俺彭哥与薄市长是铁哥们,死个人算啥?他整俺,以后谁再给他卖命!。。。。。。但麻烦的是,死者家属找到湖南电视台的记者,中央电台驻大连记者李朝奋也有点正义感,他们先后赶到现场要报道,这给大连市政府造成相当大的压力,没办法,市公安局拘捕了九子等3人,象征性地判了几年的有期徒刑,不久之后都释放了,又给了死者家属150万,堵住了湖南人的嘴巴,签署了文字协议,薄熙来亲自处理此事,深受政府官员的拥护,有很多职权部门的人对我说,跟薄市长干活,就大胆地干吧,出了事也有人做主。
   从金县到大连,我印象里类似事件不是一两起,是很多起,我认为薄熙来的个人行事风格独特,不同于一般的草根出身的官员,他来自宫廷,公子哥的思维定势是,只要手里有权,就不在乎国家的法律条文,也不必拘于公检法的程序设置,更不在乎别人如何议论,打死和打伤普通老百姓,像大象踩死蚂蚁,不算什么大事,关键是看对维护自己的仕途和利益有没有用?有,就放开手去干,出了人命就花钱摆平,于是,每一次都会有薄熙来的死党出面,对被害人的家属软硬兼施地说:反正人已经死了,你与政府合作可以得到一大笔钱,否则,人财两空,还可以下令把你们抓起来,所以,擦去眼泪,愤怒的死者家人思虑再三,也就投降了。
   在薄熙来任职的范围内,这种事太多了,多得写不完,久而久之,他把小民百姓的生命看得如同蝼蚁,如意外死亡是可以利用金钱封口的,他及其死党大都不需要负任何领导责任,实际上,这也的确有效,所以,2007年以后,他独揽重庆市的大权,就有了“乌小青案”,一个堂堂的法官,能吊死在国家一级看守所里,而看守所的监控设备还能有死角,房间的铁栅栏门上还能有挂钩,嫌犯还能有自杀的腰带,等等,就像一个名叫李庄的律师去给别人辩护,自己却坐了牢一样,都是挑战人类常识的谎言,而徇私枉法的总跟子来自于薄一波儿子薄熙来的上述思维定势:大胆地整吧,死了人就用金钱摆平,没有钱就“黑打”地去抢,就这样,乌小青的家人也被政府官员软硬兼施地摆平了。
   我的分析是这样的,乌小青是重庆高级人民法院的执行庭长,据官方发布的消息称,2009年11月28日中午12点31分,他趁同监舍被羁押人员熟睡时,避开重庆市第二看守所第五监舍的监控摄像头,用一条棉毛裤裤腰带结束了57岁的生命。他生前涉嫌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疑在执行局长任上利用手中权力,在一宗拍卖案中与涉黑组织勾结牟取利益,于同年7月被重庆市第一检察院批准逮捕。重庆检方曾称:1998年到2008年,乌小青先后索取、收受多人贿赂共计人民币357.5万元、港币10万元,涉嫌受贿犯罪;同时还查明,另有518万元人民币不能说明合法来源,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我想,不论其死亡的原因是什么,按照法律规定,犯罪嫌疑人在终审判决前死亡,其法律追究就停止了,薄熙来的死党可以对乌小青的家人说,你如果不闹,上述这些已抄家没收的钱就归还你,反之,一分钱也不给,连你们也得整,同时,再利用媒体故意放出有关乌小青和情妇胡燕瑜的故事,据报道,全国知名律师周立太透露,“胡燕瑜的许多案源都是乌小青利用自己的关系和权力介绍的。”一名司法界人士介绍:“某银行在重庆高级法院执行局申请执行一个案件,标的数亿元。乌小青人为设置障碍,久拖不执行,目的是强迫银行更换律师。当胡燕瑜作为该执行案的代理律师后,乌便积极组织展开工作,在一个月内成功执行。”据称,仅此一案,胡燕瑜就得到律师代理费4000万元。
   试想,乌小青的爱人听了这事,还能继续为先生鸣冤吗?所以,薄熙来及其打手吴文康,车克民等人,都是炉火纯青地处理类似死人案件的高手,至今乌小青的家人拒绝媒体的采访,忍气吞声,也就不奇怪了。
   正因为如此,薄熙来谷开来夫妇胆子越来越大,当他们怀疑海伍德背叛了自己的家族,由过去的帮手成为了软肋,并有可能损害薄熙来的仕途,这时必将其毫不犹豫地灭口,要知道,海伍德的太太是大连人,已在政府的监控之下,而辽宁省的领导与薄熙来不同道,可想而知,他们夫妇有必要铤而走险,至于杀死他的细节还有待于调查核实,据我所知,他们一惯徇私枉法,是可能做出这种事的,这就是为什么良心未泯的得力干将王立军向其建议回避命案,随后被薄熙来下令解职的原因,显然,让王立军刑讯逼供打死一个中国人,他可能不在乎,但让他直接参与对外籍人士的灭口或毁迹,可能心有余悸,中国经济强大了,但许多国人还有点内外有别,王立军最终跑到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去避难也和这种思想意识有关。
   但英国人与中国人也有类似之处,首先信息不畅通,她的决策和认识会受限,海伍德死在重庆,而不是伦敦,而重庆地方媒体操控在中国政府官员的手里,海伍德去年11月死时,重庆媒体没有一点报道,海外也鲜为人知,如果不是2月6日,王立军叛逃,3月15日,薄熙来被免去市委书记一职,没有谁敢于捅开这一个惊天命案的马蜂窝,而当海外舆论聚焦英国人海伍德死亡一案时,他的母亲却在媒体上信誓旦旦地说,他儿子是死于心脏病。这也不难理解。
   其实,谷开来很容易这样做:以请客吃饭为名,在酒水里放点高科技的粉末,等海伍德闭上了眼睛,谷开来的抑郁症就大为好转,王立军奉命兵分两路,一路飞抵伦敦,给死者家人一份假的病因鉴定书,说不定还有李昌钰的签字呢,再送上5000万美元的大单,作为善后救济金,你说,英国老太太能不闭嘴吗?另一路人马火速地封闭了死者现场,警告所有知情者,这是涉外的“国家机密”,谁透露出去就得坐牢,于是,焚尸灭迹,再给海伍德妈咪一个证书,上面写道,伟大的国际主义者,不远万里来到红都,为了革命事业,任劳任怨地牺牲在工作岗位上,应当地政府的深情挽留,把坟墓和骨灰都留在了革命圣地,这样,海伍德的亲友能不深受感动和安慰吗?薄熙来承诺,他们以后来中国祭奠扫墓,往返路费实报实销,所以,海伍德的家人如何能不高调挺薄?
   但是,中共官场的诡异之处在于:人与人之间表面上亲如兄弟,同心协力,背地里却各有小九九,留上一手,何况“王飙子”这样的异类,当2008年他空降重庆时,就留了一条后路,偷录了足以证实薄熙来罪行的电话或谈话内容,以备日后紧急之需,如果薄熙来上位了,他装作忠心耿耿,鸡犬升天,如果反之,就拿出来逼迫主子不要丢卒保帅,他是口香糖,在嘴里还是脚上,全看中南海风云如何变幻,而海伍德的故事不过是一幕大戏中的小片段,有人惊奇疑虑是因为他们不了解中共官场。
   因此,现在,不是谷开来谋杀与否的问题,而是环绕着他们的上层利益集团内部的一班人,思想还有没有统一的麻烦,在我看来,中国不会乱,哪个当官的出了事,老百姓都会一片欢呼,因为体制没变,舆论易于误导,统治者很容易叫你闭嘴,就像上述的湖南人,乌小青亲友和海伍德的妈咪一样。何况,薄熙来搞“二次文革”,唱红打黑,完全是拉历史车轮倒退的行为,老百姓知道了真相,就会全力拥护政府,不过,要想超越海伍德之死,根除草菅人命的枉法行为,还得靠政治体制改革。
   但既然此案已涉及到了美英两个国家,搞得沸沸扬扬,影响恶劣,薄熙来官复原职是不可能的,此后,七中全会或十八大上对其“双开”再移送司法机关惩处,是预料中的事,薄熙来谷开来夫妇都会被判重刑,而王立军有重大立功表现,会比较轻一点,但他们都已身败名裂。“名裂”是从上个世纪开始的,现在,不过是必然的结局收尾。但愿政府能借助此案,举一反三,力推中国前进。
   2012年4月9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2012年4月10日首发}
   敬告读者:
   你想知道“慕马大案”的真相吗?你想知道薄熙来和闻世震,于学祥,曹伯纯,高姿等人的内斗经过吗?你想知道薄熙来怎样和江泽民,李鹏,李铁映,陈云后人,王震后人等拉关系的经过吗?你想知道大连国安局堕落成内斗工具的原因吗?你想知道贪官刘克田在大连南关岭监狱的生活实情吗?你想知道薄熙来在大连搞得十几起冤假错案的经过吗?你想知道2002年大连“五七空难”的内幕吗?你想知道薄熙来和他的情妇的秘闻吗?你想知道黑龙江省官场内斗,田凤山下台的实情吗?你想知道原吉林省省长高严出逃的内幕吗?你想知道中共监狱的奴隶制吗?你想知道死刑犯“上墙”的详细经过吗?你想知道一个书生怎样与牢头狱霸斗智斗勇吗?你想知道监狱里的同性恋和性饥渴的状况吗?你想知道一个记者为了六篇文章,而坐牢五年多,他有两位亲人含恨离世的经过吗?你想知道朱胜文之死的内情吗?你想知道薄熙来枉法追诉一条龙的运作程序吗?你想知道军队看守所,大连区级,市级看守所的实情吗?你想知道一个走出牢笼的记者的心路历程吗?你想知道铁窗生涯的人生感悟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