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我检讨:批茅于轼错了!]
石三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检讨:批茅于轼错了!

   我检讨:批茅于轼错了!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看到网友SRS在顾晓军先生《与政右经左都没有关系》一文的跟贴:“茅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是否《择优分配原理》,山西小额贷款公司及相关经济理论可作为证据呢? 而且茅老对中国的思考,包括现在很多人对中国的思考,结果大多也和您说的政右经左一样。 我有点疑问,您对茅的了解是否足够?”又查阅了些资料,我得承认自己果然是有些错了!毕竟,顾先生此文是因为自己而起。
   

   说承认错,是因为明白即便是大象身上也难免会有虱子大小的斑点。世上既然没有十全十美,又哪里来的十恶无善呢?就是那杀人如麻、史上少见的昏君朱太祖,也一样会为义感动:不但撤了沧州的围城大军,还将粮食白送给围城中的居民。茅于轼老先生权难比朱温、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儿善行呢?
   
   只是有点不明白网友将“山西小额贷款”与《择优分配原理》并列在一起是啥意思?难道是说这小额贷款就是茅于轼用来解决实际问题的理论应用吗?若此,SRS网友是否知道这小额贷款根本就是别人的发明,而且在很多国家都得到了很成功的应用呢?你看茅老先生,如果认为这小额借贷符合他的择优分配原理,怎么还能把人家成功的经验拿了来搞的不三不四很不成功了呢?这是茅于轼理论的错误?还是小额信贷不服水土?
   
   小额信贷搞得最成功的,应该属2006年诺贝尔奖得主尤努斯了。他在1976年将27美元借给农村妇女用于生产,从而帮助她们摆脱了赤贫。以后逐步建立起了孟加拉国乡村银行---格莱珉银行。到2006年,就已经帮助了超过一亿人。
   
   再来看看茅于轼先生的小额借贷。据山西青年报2010年的报道,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茅于轼先生从“1993年9月,山西临县湍水头镇龙水头村开始发放小额贷款,这是茅于轼和经济学家汤敏以500元人民币开始的农村信贷实验,也算中国最早的小额贷款项目 之一。直至目前,该项目已累计放贷600多万元。 其后,从2006年开始,北京富平又开始在山西永济进行小额贷款项目的试点。”此后,茅于轼先生还陷入了非法集资的丑闻当中。
   
   17年累计放贷600万元,茅先生此举到底能帮助了多少人摆脱贫困?这就是他的“为穷人办事”?相比他的“为富人说话”:粮食、土地限制了城镇化的速度以及抬高了房价论。随便一个见于报道的乡镇强拆血征案,涉案金额都不会低于600万元吧?只看那温州乐清钱云会老家,100个600万都不止吧?
   
   给穷人办事17年都不过是蝇头小利、为富人说话转眼就是千万金。这比例该如何计算?能计算出来吗?估计连茅于轼老先生自己都不好意思说他到底帮助过多少穷人,又为权贵掠夺做过多少帮凶吧?
   
   所谓的经济学理论,如果只是做恶时灵验、行善时就百无一用。这样的理论还是好的理论吗?
(2012/04/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