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撑起稻草人韩寒的骆驼们之鄢烈山篇]
石三生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再谈“刘志军倒下无所谓”
·这些年,那些事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小鸟与郭文贵
·西诺与文贵
·郭文贵与“发不会”
·特朗普、郭文贵及最赚钱的生意
·郭文贵事件之假想
·美国的月亮是真的圆
·刘大湿与十三省
·紫禁城月下放人 郭文贵初战告捷
·马云避实就虚 刘刚连遭辟谣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二)
·刘刚与郭文贵
·郭文贵真情流露 夏业良随狼起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撑起稻草人韩寒的骆驼们之鄢烈山篇

   撑起稻草人韩寒的骆驼们之鄢烈山篇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阿拉伯人相信,总有最后的一根稻草可以压倒一头骆驼。可这世界好像至今未曾听说是否也有一根稻草,能够压倒一群骆驼。
   

   韩寒不堪忍受这一波凶猛的倒韩大潮、闭博又复出,固然是由于其天然超厚实的脸皮。可仔细琢磨,有何尝不是仗了王蒙、铁凝们的默许,易中天、方方、鄢烈山以及南方报系们无怨无悔有奶便是娘的一味死撑呢?
   
   当假货的一切都暴露无遗,随便一个智商在准脑残以上、良知尚未丧尽的人都不得不面对事实时,韩寒能依旧不倒。除了他占尽天时与十里洋场的地利,难道就不是因为他还占据着迄今都无法消褪的“人和”吗?一头骆驼也许会被压倒,一群骆驼又哪里会轻易被压趴下呢?
   
   故此,石三生决定从今日起,尽己所能,逐一点批稻草人韩寒身后的那一群骆驼们(见《强烈推荐韩寒角逐诺贝尔奥斯卡奖》一文四中人物表)。也很希望众骆驼们能不至于耳聋目瞎、硬撑什么小鸡偏大度不理会对自己的非议。正所谓忠言逆耳、激流才知石重,当真是个挺韩寒的君子,就不妨放马出来,一较道德伦理之高下。
   
   好,闲言叙过,进入今天的撑起稻草人韩寒的骆驼们之南周五十中国公共知识分子鄢烈山篇。
   
   鄢烈山先生的大名,虽闻之日久,其实不曾敢多看过他的作品。今为了一个竖子韩寒,不但细细拜读了他发在博客中国的《中国人喜欢搭便车 不敢当出头鸟》一文,还用百度搜了他专评韩寒的《率性的韩寒》与《这回我是韩寒的粉丝》。
   
   在中国人喜欢搭便车一文中,最令我读罢其文后感慨的,是他开篇的那句:“人不能轻视自己,自信者强,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这是从先贤那里得到的教训。”依了此论看鄢烈山先生,真不失浩然君子之风骨。再加上他那句:“我不想做帝王师,不会说什么中央领导接见我了,我去中南海给谁讲课了,我的什么政策被中央吸收了就洋洋得意,这种人我是瞧不起的。”鄢烈山先生的品德之高尚,真叫人几乎仰着眼都看不到顶的高大了。
   
   以鄢先生之人物,当然是不会说自己喜欢人前卖弄他其实是想做帝王师、很得意于自己也被中央领导接见过、去中南海讲过课了。但以中国人传统中本就虚伪的个性,都会读明白鄢先生的话外音。真不在乎,也就不会绕这么大的弯、更不会在某文中说自己82年的时候,也曾经在中南海参观过毛泽东的卧室了。倒不如顾晓军先生爽快,在文中直言自己曾经在北戴河与国家级领导一起吃过御膳。鄢先生既然号称是个杂文家、还特别专注于时政,所写文章当真连点儿对中央领导们执政的建设性意见都没有,于国家来说还不是一些垃圾文字?总不会写时政就是为了博取愚民们的叫好、赚愚民们的银子吧?
   
   鄢先生自称是湖南籍、楚国后裔。喜欢将“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豪迈气概挂在嘴边。其实那战国争雄时代,楚虽三户,也未必都是什么好东西;秦固万恶,不也有一诺千金的信义吗?较比秦始皇,楚霸王杀人更是如草、如麻,又哪里只能因为他是反抗暴秦而不敢正视其歹毒呢?太史公论史,人家虽然被皇帝割了蛋,但也只能是站在天朝的队伍中来说话的。你鄢烈山先生既然声称自己是个不屑于中央领导青睐的“民意”领袖,又怎么能学太史公为人呢?鄢先生难道不知道中国的文明史大多都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吗?以此观鄢先生读史,也是满脑子糨糊也。
   
   鄢烈山读史如此,也就难怪他评今也常常忘记了自己的做人原则了。
   
   在《这回我是韩寒的粉丝》中,鄢烈山一面装出洞察世事的样子,说:“一百多年的中国近现代史,教我算定抵制“家乐福”之类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闹;在“帝修反华大合唱”的敌情中长大 的我辈,又哪在乎CNN的个别主持人出言不逊?大可权当臭屁一风吹。”
   
   既然抵制家乐福事件是如此“大可权当臭屁”的事儿。鄢烈山一见韩寒出头替政府灭火时,怎么就赶紧颠颠儿大赞韩寒是:“有一种‘虽千 万人吾往矣’的勇敢果决。”呢?怎么就赶紧为了如此屁大的一点儿小事,就声称自己成了韩寒的粉丝呢?人家都是慕名而去,鄢烈山却是闻屁而狂。其做人行文,又岂止是荒唐?
   
   要说评韩寒反抵制家乐福事件的“你是否像鞭炮一样一点就着?一点就着的下场就是炮灰。”还得算顾晓军先生一语中的:“这是胡说八道!你是利用你的名气,忽悠比你还蠢的社会群体--80后。”
   
   在文后,鄢烈山评韩寒说:“韩寒没有上过大学,他说中国古典小说“四大名著”他也没看过,并理直气壮地反问,为什么非看不可。是呀,书读得多不一定就聪明,真有人越读越蠢的。孔夫子 读10车子竹简其实也没几本书;六祖大和尚还是个大文盲。有真性情,不随人俯仰,再加一点悟性,就够我们过正常人的日子了。”
   
   依照鄢先生的说法,好像他也是知道“刘项原来不读书”的典故。鄢烈山既然是闻屁而动,自然是不问是非、只喜欢那股子如同王致和的青方一般散发出来的气味的。孔夫子当然没读过什么书,因为那时节还是古汉语、讲的是微言大义。不见老美女于丹为了解释孔夫子的一句话都不惜写成几十万字的一本书才罢休吗?至于说那“六祖大和尚还是个大文盲”。鄢先生的看法实在是荒唐、俗人的很。佛法修行,又不是岳麓书院、要教人识文断字。佛原本就是一种心性、悟性。君不见那《封神演义》、《西游记》中,连鸟儿、阿猫阿狗甚至一根灯芯儿都可以成佛封神的吗?心若正时,不读书也是好人;意本歪了,写的妙笔生花,那也是个混蛋不是!
   
   更何况,鄢烈山既然做了人家的粉丝,怎么还会生出韩寒不会读书的奇思妙想来呢?石三生瞧虽不起韩寒,但翻看人家的一篇《读人的末日》一文后还是不能不佩服到牙疼!/狗/日/的只为了谈一个“死”字,只是明确标识出处的就有《人的末日》、《论死亡》、沈君烈的《祭震女文》、中国文学史上的“四 大祭文”、《死亡心理学》、霍班的《克莱因蔡特》、英国颓废主义代表劳伦斯的《伊特拉斯坎人的住所》、乌特拿比希蒂姆的《基尔加姆史诗》、卢梭的《新爱洛绮丝》、埃斯库罗斯的《尼俄伯》、Z.赫尔伯特的《卡吉达先生思索地狱》、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麦柯尔•开宁的剧本《死吻》、地摊杂志上读到一篇题为《新婚夜,新郎吻死新娘》、阿尔维莱兹的《野性的上帝》、《圣经•所罗门之歌》、《新约全书•启示录》。
   请问鄢烈山鄢先生,韩寒为写一篇狗屁不通的文章就引用了这么多的书名,这还是跟孔老二、慧能祖师一样是个大文盲吗?以上书名,您敢说自己全都读过?
   
   草!石三生原本还以为自己是个读过些书、尤其是外国文学的人。读了人家韩寒这一篇短文,吓得几乎要相信他不是骗子了!
   
   人哪,有时还真是不可救药,尤其是那些自以为是的精英主义者。鄢烈山是一回湿了身、也就不会再在乎礼义廉耻了。他在随后的一篇《率性的韩寒》中,再接再厉,将竖子韩寒又捧到更高的神坛上—“赤子韩寒”。
   
   此文之恶、之臭,令吾直想掩耳闭目,继续评说,犹恐脏了某这不才也不会生花的笔。就随便摘录一段,为那等不愿翻查旧文的人们品鉴吧。鄢烈山写道:“作为有匡时济世之志的“公共知识分子”,朱执信不满20岁就做了同盟会机关报《民 报》的主要撰稿人,像韩寒这么大时已助理粤政;梁启超23岁参与组织“公车上书”,次年办《时务报》任总编述,26岁在日本主编《清议报》,声震寰宇。虽 然环境是此一时彼一时,人生总有可比性,信息时代的今人本应超迈前人的。在余“含泪”做了官标大师、张“英雄”俨然国家形象化妆师、赵“卖拐”成了亿万级 大明星的当代中国,韩寒不要说在同辈青年中是“异数”,在当今各色人等中也是“木秀于林”的。”
   
   吾不喜欢孔庆东,但以鄢烈山评韩寒论之,他评南方报系的“汉奸”论,当不无道理。鄢烈山其人其文奴颜婢膝,活脱脱的一副老奸巨猾之相也!
(2012/04/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