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匣子说话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郭国汀 发表于 4/28/2012 21:58
   共产党犹如强盗匪帮抢劫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盗匪帮抢劫》


   
    黑匣子主义认为,归纳起来,马克思主义即共产主义的主要特点或曰主要罪行有如下列:
   
    ——共产主义是最邪恶的专制主义,故称之为“共产专制主义”。共产专制主义为将一己之私力发挥到极致,却要假“共产”之名消灭全天下所有人的私力,严重破坏人类社会乃至生物圈私力的相对平衡,且居然又将这种罪恶勾当标榜为“革命”。
   
    ——共产主义是最阴毒的独裁主义,故称之为“共产独裁主义”。共产独裁主义为实现争霸天下之个人野心,而要垄断或曰独占全天下所有的物力、财力、人力乃至人的肉体、思想及灵魂,却居然披着“为人民服务”、“解放全人类”之类冠冕堂皇的面纱。
   
    ——共产主义是最反动的分裂主义,故称之为“共产分裂主义”。共产分裂主义否认人的共性,强调人的阶级性,恶意地、硬性地、人为地将人类划分为“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两个相互敌对、你死我活、不共戴天的阶级,甚至还将人民划分为“人民内部”与“人民外部”,又将人民内部划分为“左派”、“中间派”及“右派”,以分裂人群,分裂社会,分裂国家,分裂世界,以煽动血腥的阶级斗争,派别斗争,种族斗争,民族斗争等,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共产主义是最血腥的恐怖主义,故称之为“共产恐怖主义”。共产恐怖主义也就是马列斯毛们沾沾自衒的所谓“红色恐怖主义”或所谓“革命恐怖主义”,即为血腥篡夺与维护其共产独裁专制主义极权统治,不顾一切、不择手段且有组织地滥杀无辜,篡权时主要以恐怖袭击的方式杀人,篡权后则以有计划按比例分期分批的方式杀人,什么“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什么“暴力革命,武装斗争”,什么“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什么“杀他20万,可换来20年的稳定”,什么“打一场核大战让世界人口死掉一半再来重建”等等,都是其实施共产恐怖主义的理论依据,他们有时候还不无得意地高呼“红色恐怖万岁”呢!
   
    ——共产主义是最邪魔的违心主义,故称之为“共产违心主义”。共产违心主义乃马克思们原创的绝无仅有的一种荒谬绝伦且反动透顶的违心主义。共产违心主义者所违反的恰恰是万物之灵的人类作为思维器官的大脑,亦即是人心,是人性,是人的私性,是人的本性,是人的共性,是人的天性,乃至于全人类。
   
    ——共产主义是最残忍的忍心主义,故称之为“共产忍心主义”。共产忍心主义者马列斯毛们为实现其争霸天下之个人野心,在冠冕堂皇、光怪陆离的幌子下,干绝了安忍残贼、放辟邪侈、丧尽天良、惨绝人寰的罪恶勾当,乃至无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都干得出来。他们先梦呓乃至恶意捏造一个“将来的、无限光明、无限美妙的最高理想”,即没有私有制的、没有阶级的所谓“共产天国”,充作墙上画饼处处帖,或海市蜃景时时晃;后又臆造一个毫无私性的、但又无所不能的所谓“无产阶级”,作为“图腾”让世人顶礼膜拜,强迫全都“无产阶级化”,并且还要充当“无产阶级革命”与“无产阶级专政”的领导阶级,于是他们自己便当之无愧地当上了自己所臆造的这个领导阶级的最高领导,终于都成了“大救星”、“红太阳”、“活菩萨”之类最高级最伟大的“图腾”或曰“偶像”;同时,为配合与完善其梦幻与臆造,为贯彻其惨无人道的“阶级灭绝”政策,还不得不矢口否认“人性”,也就是坚决不承认人类有共同的本质属性即“共性”,而只承认所谓的“阶级性”,于是,他们所从事的“阶级灭绝”便是合理合法的了,因为被他们所灭绝的都不是“人”,而只是那个他们臆造出来作为“图腾”的“无产阶级”的“异己阶级”而已,而又正因为这个被作为“图腾”的“无产阶级”是臆造出来的,所以任何人(包括其“同志”、“亲密战友”)稍有不慎都有落入陷阱成其“异己阶级”的可能。他们可以一边高唱着“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的《国际歌》,一边又高唱那“中国出了个……大救星”的《东方红》。既然这样了,可他们居然还有脸公然宣称自己是“唯物主义”的“无神论”者,且又堂而皇之当上了“异端裁判所”的裁判官,残酷迫害和屠杀“唯心主义”的“有神论”者,乃至于出现了诸如共产魔教主义组织毛共匪帮居然将准宗教组织法轮功裁判为邪教组织而予以血腥镇压,以及毛共匪帮竟然可以组织并领导罗马公教爱“共”教会,和主持测签发现并栽培班禅喇嘛转世灵童之类许许多多的荒唐事。
   
    ——共产主义是最凶恶的法西斯主义,故称之为“共产法西斯主义”。马列斯毛们为实现其争霸天下之个人野心,采用种种手段,人为地、硬性地、恶意地分裂社会,煽风点火,挑动仇恨,蛊惑人心,把水搅混,然后亲一派疏一派贬一派,拉一派压一派打一派,终至坐收渔翁之利,全数成了其盘中餐,且其中最凶恶最邪魔的手段便是阶级主义的阶级灭绝。而这种共产魔教主义的阶级主义阶级灭绝,较之于法西斯主义的种族主义种族灭绝,还要凶恶不知多少倍。
   
    ——共产主义是最狂妄的帝国主义,故称之为“共产帝国主义”。马列斯毛们为争霸世界而大搞其所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到处煽风点火,输出共产主义魔教,满以为凭着一张“画饼”、一个“图腾”、一套“阶级主义邪魔外道”和“红色恐怖主义”,便足以将共产主义推向全世界,赤化全球,奴役乃至毁灭全人类。所以“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共产主义是最彻底的蒙昧主义,故称之为“共产蒙昧主义”。马列斯毛们为谋求和维护其无法无天、为所欲为的极权统治,居然凭借共产魔教主义这一种人类有史以来最邪魔的唯心主义所编造出来的一系列谎言及诡辩,来麻痹、蒙蔽、腐蚀、禁锢、控制及统一人们的思想,展开全面的持久的残酷的洗脑运动,即其所谓的思想改造,大搞特搞愚民运动与神秘主义,反对人性,反对一切人类文明与进步文化,如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尊严、公正、平等、博爱等,强制人们回复到原始氏族社会的蒙昧状态。
   
    ——共产主义是最野蛮的强盗主义,故称之为“共产强盗主义”。马列斯毛们先是不遗余力连篇累牍地撰文诅咒私有制,诅咒资本及资本主义,诅咒人性,梦呓“共产天国”,张扬魔性及共产魔教主义,颂扬毫无私性的“无产阶级”,诅咒阶级剥削与阶级压迫,煽动阶级仇恨,鼓吹仇恨犯罪,为其血腥“打砸抢抄抓斗批关管杀”的强盗行径制造舆论或曰提供理论依据,以至于,西魔马克思把血腥抢夺资本家的资本,说成为“把资本变为属于社会全体成员的公共财产,这并不是把个人财产变为社会财产。这里所改变的只是财产的社会性质。它将失掉它的阶级性质。”东魔毛泽东则把血腥抢夺地主富农的土地,说成是“土地还老家,合理又合法。”但紧接着又把血腥抢夺所有农奴的土地,说成为“农业社会主义改造。”再紧接着,又把血腥抢夺所谓民族资本主义工商业者(包括小业主、小店主)的资产,称之为“资本主义工商业全行业公私合营”,或曰“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也。反正,或月黑风高,或明火执仗,或豪夺,或巧取,谋财害命,杀人越货,无所不为,最终将天下一切财富一切资源统统据为一帮、一党甚至一己之私有。而这血淋淋的私产或帮产,广大民众不要说谁之与共,即便窥视一下吧,也非提着脑袋去不可的。
   
    ——共产主义是最残暴的奴役主义,故称之为“共产奴役主义”。马列斯毛们非常清楚,物权与人权之间的关系有如皮与毛之间的关系,而他们凭借共产强盗主义垄断与独占天下资财,广大民众便成了被扒光了皮的青蛙,那么,“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不得不附在“无产阶级”或曰“共产主义”这张唯一的皮上,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做他们的奴隶,或做“夹紧尾巴”之狗,生杀予夺,悉听尊便。而与此同时,马列斯毛们不仅是扒其皮,还要抽其筋,摄取其灵魂,即用共产魔教主义与共产蒙昧主义对付其奴隶,要让他有口不能说,有目不能视,有耳不能听,有鼻不能嗅,有脚不能走,有手不能挥,有笔不能写,有教不能信,有脑袋但不能有思想,狠不得将其奴隶一个个都变成以乳代目、以脐代口的刑天。诚然,他们也是非常需要周恩来那样的驯服工具、郭沫若那样的捧哏文化大师以及雷锋那样的标准件螺丝钉之类万劫不复的奴才的。
   
    ——共产主义是最卑鄙的流氓主义,故称之为“共产流氓主义”。须知,无论古今中外,凡是以非法的手段将他人的财产据为己有,破坏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的行为及行为人,不管采用的是什么形式和方法,都是不会受欢迎的,都要受到道德的谴责,或法律的制裁,并且根据其形式、方法或行为对象的不同,分别斥之为小偷、窃贼、强盗、土匪、流氓、无赖、骗子、恶棍……而且都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这个道理连呀呀学舌的小孩都懂,甚至看门狗都懂,而且动物社会也似乎都兴这理儿。马克思们这般共产专制主义者将自己争霸天下之个人野心隐藏起来,而公然把“消灭私有观念”、“消灭私有制”、“共产强盗主义”等邪门歪道说成是“革命无罪”,说成为“造反有理”,这种惊世骇俗的流氓理论,也只有他们这般政治流氓才能杜撰得出来。
   
    ——共产主义是最黑恶的黑社会主义,故称之为“共产黑社会主义”。马列斯毛们本质上是反对人性的,这就决定了他们的一切(如目的、手段、组织、方针、政策等)都是不可告人的,是见不得阳光的,只有打入地下,钻进阴沟,组成黑社会组织,从事黑社会活动,月黑杀人,风高放火,打家劫舍,无恶不作,没有原则,没有理性,不讲人道,不讲尊严,不讲法律。即如现在的毛共匪帮,虽然随着环境条件的变化,虽然从阴沟里或黑窑中钻出来了,表面上看似乎有所好转,但本质上还是一个黑社会组织,与执政之前完全一样的,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打着冠冕堂皇的牌子,仍然可以干出为高智晟律师、陈光成律师、郭飞雄律师等这样有良知的年轻的维权律师们所想象不到的黑暗罪恶来。
   
    ——共产主义是最腐朽的民粹主义,故称之为“共产民粹主义”。马列斯毛之类的政治流氓们以子虚乌有之“无产阶级”作为人民的精粹,以无何有之乡的“共产天国”作为奋斗的最终最高的目标,然后他们便以无产阶级的总代表自居,到民间去,到农村去,扎根串联,访贫问苦,传播共产心魔,发动和组织“旧社会最下层中消极的腐化的部分”(马语)即人性畸形,理性缺失,愚妄无知,寡廉鲜耻,本身无任何人格尊严可言,且根本不知道人格尊严为何物,一生只求不劳而获,一心只为不义之财,“甘心于被人收买,去干反动的勾当”的社会渣滓,即如流氓、强盗、地痞、土匪、恶棍、骗子、巫婆、神汉、乞丐、无赖、强告化者流的流氓无产者大搞恐怖活动,大搞阶级斗争,大搞其无产阶级革命。因为“无产阶级,现今社会的最下层,如果不炸毁构成官方社会的整个上层,就不能抬起头来,挺起胸来。”所以直搞得时空逆转,地覆天翻,腥风血雨,十室九空,民不聊生,而最后他们自己却个个都登上了神坛,成为“红太阳”、“大救星”,在生则予取予夺,为所欲为,不轨不物,无法无天,死后却还要钻进水晶棺材里,以求“永垂不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