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匣子说话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此乃我们,黑匣子主义者,针对马克思《共产党宣言》的宣言——应战书。
    “讨”——讨伐、征讨、批判、反击、清算、铲除、终结或埋葬之谓也;

    “讨马”——讨伐自外于人类者西魔马克思发明的既悖逆天理又违反天性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
    “讨毛”——讨伐自外于人类者东魔毛泽东发展到顶峰了的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或曰“毛泽东主义”,或曰“毛泽东思想”;
    “讨共”——讨伐死抱着西魔马克思及东魔毛泽东之腐朽政治僵尸不放而负隅顽抗、垂死挣扎、苟延残喘至今的,以邪恶轴心没毛之毛共匪帮为代表的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集团。
    “讨马”、“讨毛”、“讨共”——三者之间,相互交织,互为条件,互为因果,紧密相连,不可分割,亦且是解放整个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关键或前提所在。譬如说,现如今整个中国亟待解放,而要“解放全中国”,则应该而且必须从“埋葬毛泽东”(即埋葬毛僵尸)开始,亦即从“讨毛”开始;而要“彻底埋葬毛泽东”,则又应该而且必须从“讨马”开始,亦即从讨伐、征讨、批判、反击、清算、铲除、终结或埋葬西魔马克思发明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开始;而要“彻底讨马”,亦即彻底铲除以邪恶轴心没毛之毛共匪帮为代表的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集团赖以负隅顽抗、垂死挣扎、苟延残喘的根基,挖掘其祖坟,则又应该而且必须从“讨共”开始,亦即从讨伐死抱着西魔马克思及东魔毛泽东之腐朽政治僵尸不放而负隅顽抗、垂死挣扎、苟延残喘至今的以邪恶轴心没毛之毛共匪帮为代表的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集团开始。反之亦然。(对不起,这个倒真有点绕口令似的。)
    如所周知,近一个多世纪以来,马克思主义究竟应该算是什么玩意儿呢?诸如:是真理还是谬论?是革命还是反革命?是人道主义还是反人道主义?是民主自由主义还是独裁专制主义?是世界革命还是世界大战?是解放全世界还是奴役全世界?是拯救全人类还是毁灭全人类?……至今依然还是一个或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或微妙神玄莫可究诘,乃至深不可测悬而未解的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矣。
    却原来,自1848年西魔马克思《共产党宣言》出笼以来,本星球上竟然冒出了一个幽灵,共产魔教主义的幽灵,似魑魅,如饕餮,若魔妖,又像是海洛因,或致癌物质,或艾滋病毒……反正,它是要吃人的,它是要害人的,绝非什么善类。
    而且,它野心勃发,胃脘极大,曾夸诞狂言,欲鲸吞天下,囊括四海,赤化世界,血染地球,席卷全人类而去,以实现其所谓“英特纳雄耐尔”,亦即国际共产魔教主义也。
    所以近一百多年以来,举凡共产魔教主义幽灵有组织仇恨犯罪肆暴肆虐所到之处,无不 腥风血雨,天昏地暗,时空逆转,地覆天翻,人妖颠倒,是非混淆,极权专制,铁血统治,红色恐怖,黑道横行,民主缺失,自由殆尽,个性根绝,人性扭曲,理性泯灭,道德沉沦,法度凌夷,文明扫地,尊严无存,世风日下,思想钳制,言论禁锢,精神奴役,舆论一律,罢黜百家,独尊魔教,谎言弥天,诡辩匝地,悖论惑众,政治强奸,指鹿为马,三人成虎,文字成狱,偶语弃市,情书弃野,入主出奴,仇富尚贫,抑贵犯贱,弃智倡愚,阶级歧视,阶级仇视,阶级清洗,阶级灭绝,劣胜优汰,恶盈善退,强盗当道,流氓升天,魔党纵横,党恶朋奸,贿赂公行,正义不存,公道难觅,剥民刮地,敲骨吸髓,嫖毒赌贪,假冒伪劣,坑蒙拐骗,敲诈勒索,谋材害命,打砸抢抄,斗批管关,豪夺巧取,滥杀无辜,冤狱丛集,杀人如麻,尸横遍地,血流成河,生灵涂炭,环境恶化,资源枯竭,经济萧条,民不聊生,饥馑交集,灾连祸接,怨声载道,哀鸿遍野,饿殍枕藉,创巨痛深……总之,罪恶累累,不可胜计,惨状空前,不忍睹闻。并且,越是贫穷落后的地方,共产魔教主义幽灵有组织仇恨犯罪之危害往往也越惨烈越深重。
    共产魔教主义幽灵本源起于西欧,为一个自外于人类者叫卡尔·马克思的超级巫师用魔教符咒呼唤而出,并培育而成的,且被其信徒们奉之为“马克思主义”也。而且,超级巫师、魔教教主、精神领袖卡尔·马克思的本意则是,其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共产魔教主义是专为“拯救”那所谓“发展到最高阶段即帝国主义阶段的资本主义社会”,以妄图复辟中世纪独裁专制主义,乃至最终退回到其所谓“原始公社”时期的原始共产主义,而被招唤来的怪力乱神。所以,自十九世纪中叶起,它曾先后在英、法、德、意等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亦即民主自由主义国家,徘徊游弋、左支右绌、狼奔豕突达半个世纪之久,却无奈那些国家业已经过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与启蒙运动,人民大众的私有观念、自由精神、民主意识及尊严需求等普世价值观基本到位,理性水平较高,民主政治体制坚实牢靠,对怪力乱神的抵御能力及免疫能力均较强,压根儿就不买它的账,致使它无以施其伎,无法售其奸,唯有徒唤奈何,望洋哀叹,趑趄不前。尽管其于1871年3月至5月也曾一度在法国巴黎设过坛、作过法、捣过乱、吃过人,但为期却非常之短,被马大胡子吹得天花乱坠的,并作为其复辟“原始公社”时期的原始共产主义之样板的所谓“巴黎公社”,也只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甚至还连累那准备作为其怪力乱神向全世界渗透扩张发动世界大战的共产魔教主义基地组织即所谓“第一国际”(亦即“国际工人协会”,相当于当今本·拉登的伊斯兰恐怖主义基地组织)也一蹶不振,无疾而终,不欢而散。而自外于人类者马大胡子超级巫师本人也落了个身败名裂、东躲西藏、穷愁潦倒、众叛亲离、孤苦伶仃、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可悲下场,惟有独自儿一个人悄悄地坐在大英博物馆自己的“安乐椅”上忧郁而亡、无疾而终、拂袖而去,直奔西天极乐世界寻求自个儿的“安乐”去也。试想,马巫师数十年如一日,呕心沥血,茹苦含辛,舍生忘死地以魔教符咒呼唤着、培育着一个共产魔教主义幽灵,到头来却徒然心劳日拙,种下的据说是“龙种”,但仅仅收获了诸如威廉·李卜克内西、蒲鲁东及伯恩施坦之类的一堆“跳蚤”而已,岂有不心灰意冷、绝望之极、嗟悔无及之理呢?乃至于,他“圆寂”之前不得不早早地在1876年下令解散了自己一手经营起来的且早已破产了的共产魔教主义基地组织——“第一国际”,并曾于1880年公然宣称:“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最后,就连他本打算留作传世之魔经的《资本论》也懒得继续写下去了,只好中途撂下挑子,以不了了之而又一了百了地偷偷地走了。那么,这也就清楚地表明,自外于人类者马克思自己用他自己的悄然死亡,恰如其分地宣告了他的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共产魔教主义即所谓马克思主义的终结与灭亡。
    嗣后,已然成为闲神野鬼的共产魔教主义幽灵,在自外于人类者超级巫师卡尔·马克思之助理即捧哏大师弗·恩格斯的招呼和关照下,妄图卷土重来,死灰复燃,于1889年7月又在巴黎组建共产魔教主义第二个基地组织——“第二国际”,但究竟也成不了什么气候。并且1895年恩格斯死后,内部矛盾复杂,派别林立,争权夺利,勾心斗角,直闹得那所谓的共产魔教主义连马克思的徒子徒孙们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已经面目全非,竟至于“沦为社会沙文主义”(列宁语)了。所以其结局比“第一国际”更惨,最终且很快就彻底破产了事。
    再度沦落为闲神野鬼,已然走投无路的共产魔教主义幽灵,唯有掉头向东,夺路而逃,中途被一个自外于人类者原名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笔名列宁的特级巫师所召唤,急急忙忙来到被其称之为“帝国主义阵线最薄弱环节的一个国家”(列宁语)——沙俄帝国。并且,果不其然,终于得其所哉!就在这个欧洲最专制、最反动、最黑暗、最贫穷、最落后且已老迈垂危,但资本主义刚刚起步的封建专制主义帝国,而并非马克思那所谓“发展到最高阶段即帝国主义阶段的资本主义国家”,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共产魔教主义幽灵却有如枯木逢春、涸鱼得水、饿狼傅翼,借封建沙文主义之尸,还共产沙文主义之魂,二者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一拍即合。趁着那所谓“第一次世界大战”之乱局,肆暴肆虐,左萦右拂,于1917年11月7日(俄历10月25日)所谓“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一举颠覆了数月前推翻罗曼诺夫王朝以后才建立起来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临时政府,承袭了沙皇衣钵,复辟了沙俄帝国,并血腥地虐杀了罗曼诺夫老沙皇乃至于夷其族。似这样,既为那位自外于人类者、一心想“取沙皇而代之也”早已想秃了头顶的特级巫师列宁实现了其夙愿,成功地当上了新沙皇;又为新沙皇列宁的亲兄即那位以“革命的恐怖主义者”自诩专走个人恐怖斗争道路且曾妄图以“荆轲刺秦皇”之手法“取沙皇而代之也”终因行动失败而反被老沙皇送上了绞刑架的乌里杨诺夫(时年21岁)报了仇、雪了恨,完成了其未竟之夙愿。与此同时,还将沙俄方兴未艾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扼杀于襁褓之中,消灭了新兴的民主自由主义势力。接着,又于1919年3月还在莫斯科召开了据说有30个国家的代表参加的所谓“世界各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宣告成立共产魔教主义第三个基地组织——“第三国际”,亦即后来通常简称的“共产国际”。其下设57个支部,散布于世界各地,从而开始了其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共产魔教主义向全世界的渗透扩张,强行推行国际共产魔教主义即共产沙文主义,或曰共产帝国主义,妄图掀起世界大战,开启了以共产魔教主义暴力反革命征服、奴役乃至毁灭全人类的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之罪恶历程。
    于是乎,吃饱了人肉,喝足了人血,从头顶到脚跟儿几乎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淌着油的共产魔教主义幽灵,精神抖擞、踌躇满志、得意忘形、神气活现、魔性大作、邪劲大发起来,在业已当上了新沙皇的特级巫师列宁及其高级助理斯大林的招呼、教唆、指挥与掌控之下,打着“国际共产”或曰“世界革命”的幌子,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很快便完成了沙俄从封建集权专制到共产魔教极权专制的过渡,把偌大一个国家整个儿地变成了“古拉格群岛”;与此同时,又以此“古拉格群岛”为基地,以莫斯科为圣地,以“共产国际”之名义,将其别动队即所谓“共产国际”支部派往周边国家乃至世界各国,进行侵略、扩张、渗透和颠覆,并凭借坦克大炮强行把一大批国家直接并入其版图,于1922年12月30日成立了所谓“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简称“苏俄”或“苏联”。下同),又把另一大批国家间接变为其附庸国,从而建立了一个以莫斯科为基地,以列宁、斯大林为核心人物,以苏俄共产党即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为骨干力量的“国际共产魔教主义神圣同盟”,很快便完成了从沙俄封建帝国主义向苏俄共产帝国主义的过渡与转化,直接间接地奴役了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还多,轻而易举地实现了沙俄老沙皇几个世纪以来梦寐以求而又根本实现不了的霸业。那么,很显然,这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共产魔教主义,一旦与封建专制主义联姻结合或借尸还魂,其邪劲之可怕,其魔力之广大,其危害之深重,由此可见一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