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74.南京大屠杀 ]
郭国汀律师专栏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1998)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程序与证据规则(1995)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规约
·起诉严重侵犯国际人道法责任人的国际(前南斯拉夫)法庭规约(1991)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1981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取缔教育歧视公约
·关于就业及职业歧视的公约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选择性议定书2000
·联合国防止和惩罚种族灭绝罪的公约(1951)
·联合国有关难民身份的国际公约1954
·儿童权利国际公约1990
·起诉和惩罚欧洲轴心国主要战争罪犯的国际军事法庭协议(纽伦堡宪章)
***区域性国际人权法律文件
·1996年欧洲反破坏性异端决议及其邪教定义
·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公约(1981)
·美洲人的权利与义务宣言(1948)
·美洲人权公约(1969)
·美洲防止和禁罚酷刑的公约
·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欧洲公约1989
·欧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公约(1950)
·欧洲社会宪章1961
·建设新欧洲的巴黎宪章1990
(B)***美国人权法律文件
·美国1620年“五月花号”公约(The Mayflower Compact)
·美国1786年弗吉尼亚宗教自由法令
·美国1776年弗吉尼亚权利法案
·美国1862年解放黑奴宣言
·美国1777年邦联条款
·美国1776年维吉尼亚权利法案
(C)***英国人权法律文件
·英国1998年人权法案
·英国1676年人身保护令
·英国1689年权利法案
·英国1628年权利请愿书
·英国1215年自由大宪章
***(52)郭国汀论法官与律师
·悼念前最高法院大法官冯立奇教授逝世四周年
·法官律师与政党 郭国汀
·尊敬的法官大人你值得尊敬吗?!
·郭国汀与中国律师网友论法官
·法官的良心与良知/南郭
·法官!这是我法律生涯的终极目标! 郭国汀
·律师与法官之间究竟应如何摆正关系?
·从 “中国律师人”说开去
·唯有科班出身者才能当律师?!答王靓华高论/南郭
·律师的责任——再答李洪东/南郭
·中国律师朋友们幸福不会从天降!/南郭
·我为北京16位律师喝彩!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与网上警官的交锋
·我是中国律师我怕谁?!
·郭国汀 好律师与称职的律师
·温柔抗议对郭律师的ID第二次查封
·第五次强烈抗议中国律师网无理非法封杀郭律师的IP
·中国律师网为何封杀中国律师?
·中律网封杀删除最受网友们欢迎的郭国汀律师
·最受欢迎的写手却被中共彻底封杀
·我为何暂时告别中国律师网?
·南郭:律师的文学功底
·中国最需要什么样的律师?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
·将律师协会办成真正的民间自治组织
·强烈挽留郭国汀律师/小C
·the open letter to Mr.Hu Jintao from Lawyers' Rights Watch Canada for Gao Zhisheng
·自宫与被阉割的中国律师网 /南郭
·做律师首先应当做个堂堂正正的人——南郭与王靓华的论战/南郭
·呵!吉大,我心中永远的痛!
·再答小C君/南郭
·凡跟郭国汀贴者一律入选黑名单!
·历史不容患改!历史专家不敢当,吾喜读中国历史是实
·思想自由的益处答迷风先生
·答迷风先生
·答经纬仪之民族败类之指责,汝不妨教教吾辈汝之哲学呀?
·南郭曾是"天才"但一夜之间被厄杀成蠢才,如今不过是个笨蛋耳!
·答时代精英,
·长歌独行至郭国汀律师公开函
***(53)大学生\知识分子与爱国愤青研究
·春寒料峭,公民兀立(南郭强烈推荐大中学生及留学生和所有关心中国前途的国人精读)
·大中学生及留学生必读:胡锦涛崇尚的古巴政治是什么玩意?!
·是否应彻底否定中华传统文
·向留学生及大中学生推荐一篇好文
·向留学生大学生强烈推荐杰作驳中共政权威权化的谬论
·强烈谴责中共党控教育祸国殃民的罪孽!--闻贺卫方教授失业有感
·學術腐敗是一個國家腐敗病入膏肓的明證
·中共专制暴政长期推行党化奴化教育罪孽深重
·教育国民化、私有化而非政治化党化是改革教育最佳途径之一
·论当代中国大学生和爱国愤青的未来
·给中国大学生留学生及爱国愤青们开书单
·中国知识分子死了!
·强烈推荐大学生与爱国愤青必读最佳论文
·敬请爱国愤青们关注爱国民族英雄郑贻春教授
·敬请海内外爱国愤青兄弟姐妹们关注爱国留学生英雄清水君
·敬请海内外爱国愤青们关注爱国留学生英雄冯正虎
·爱国愤青主要是因为无知
***(54)《郭国汀妙语妙言》郭国汀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74.南京大屠杀

   《民族英雄蒋介石》74.南京大屠杀

   

   郭国汀

   

   南京沦陷后发生了六个星期恐怖的抢劫、屠杀和强奸,其野蛮、残忍、变态、丧心病狂,毫无人性令人发指。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超过30万,甚至更多。日本政府迄今否认大屠杀及其性质。但Iris Chang 1997年出书列举出的证据无法反驳[1].

   

   南京沦陷首日,一个日本师屠杀了超过24000名中国战俘和逃亡的士兵.在河码头,苦力们在自已被杀害之前,抛了20000余具死尸入长江,外国安全区的保护证明相当弱,由于难民集中,亦成为日本杀手的目标,凡是中国青壮男人均成为屠杀的目标,人们被用绳索捆绑脖子绑在一起,然后用机枪扫射,再浇上煤油放火焚毁;成千上万人被活埋,或将人埋进土里仅剩下头颅,放狼狗撕咬至死,或抛入冰冻的池塘里冻死;日军士兵还用中国人作活把子练习刺杀,平民被钉在木板上,然后由卡车碾过;在枪决前先断肢、取出内脏、挖掉眼睛,泼流酸烧死,穿越舌头吊死;在一家日军医院,被称做“木头”的中国人被注射细菌和毒品,用于医学实验;女人无论老少,也无论是孕妇还是病妇,皆被日军士兵强奸无数,其中许多人被强奸后杀害,有的还被用刺刀插入阴道;婴儿被从母体内拖出;许多少女被强行送入为日本士兵建立的慰安所(日本人称之为公共厕所)。[2]

   

   日本报纸报导过两个日军少尉用军刀砍杀100名中国人的比赛,由于杀到100人时仍未决输赢,故直至150颗人头落地时才决出胜负!上海会战后,将中国人非人化已变成日本帝国军队的精神。侵略者视中国人为低于动物的非人类,许多日本士兵变得嗜血成性。

   

   成千上万国军士兵在试图越江时被日军射杀,有些人死于敌机扫射,其他人死于超载的渡轮。大火和炮轰杀死了更多人,3000多名伤兵躺在水泥地上痛苦声吟。有些中国军人脱掉制服混在市民中,日军接到命令:不抓俘虏。因此日军检查每一个人的手掌,凡是手掌粗糙者皆被就地枪杀。所有标志民国十年成就的优美的现代化建筑全部被日军付诸一炬,银行、商店、商业、家居皆遇抢劫。南京市百万人逃亡过半,有些人从家中打出太阳旗表示归顺。英国和美国的战舰亦成为攻击目标,一美国军舰被击沉,但日本外交部随即道歉并承诺赔偿损失,英、美皆对日本的道歉表示满意,而无意介入中日冲突,以致蒋介石期望西方列强干涉的希望再次落空。

   

   美国作家乔纳森在其2004年出版之《蒋介石传》中持南京大屠杀死30万人之说,但在他2008年出版的《一个伟大的权力的兴衰:1850-2008现代中国史》中却称:有关南京大屠杀人数,日本迄今宣称不存在大屠杀,中国通常主张被杀30万人,并被西方人反复援引。但是最近查历史纪录,大屠杀人数已减少至10万或更少,历史学家大卫(DavidAskew)已发现大量逃亡人口显示南京陷落时城内仅剩下约25万人,他认为被掩埋的人数最多仅32000人。有个关健目击证人德国西门子公司的约翰(John Rabe)写道:“军民死亡人数在5万至6万”;他被称为“南京的好纳粹”,他为平民避难建立了一个安全区。[3]南京沦陷后,日本通过德国驻华大使向中国提出和平建议,被国民政府拒绝。

   

   有关南京大屠杀的事实,决不容否忍,尽管有关具体受难人数可能确有出入,但主因是中国人自已做事不严谨不认真细致的马虎态度造成。部分日本人彻底否认南京大屠杀,显然违反历史事实真相。日本人将美国两颗原子弹受难者人数统计到个数且皆真名实姓记载,以致永世不忘,总体上言西方国家对本国人民类似的遇难者皆统计精确致个位数。反观中国人,从远古历史迄今,无论国共两党政府,皆存在马虎作风,对众多历史大事件的统计从来没有精确数,也没有具体人名。共产党暴政则等而下之,不但欺骗成性,每次政治运动的受害者从来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1957年反右官方迄今仅承认打成右派分子的人数为56万余人,而解密档案显示,至少430万人成为右派牺牲品(包括120万中右分子);甚至将努力试图查清2008年四川大地震师生死亡精确人数的谭作人,艾未未等罗织罪名,枉法无罪重判或实施经济制裁打压。主因是中共当局实历来黑厢作业,以便掩蔽其行政腐败无能的事实。

   

   据查日本文献纪录,南京大屠杀的根由是日寇要报复国军在南京光华门狙杀了几千名日本兵。国军孙元良将军证明说“南京保卫战中首当敌锋的是桂永清的教导总队、王敬久的七十一军及我的七十二军,日军从首都东南面发动进攻,我的部队据守着安德门、雨花台、中华门一带南郊最重要的阵地,日军几次攀上城头都被我部击毙。后来唐生智下令撤守,我辗转经苏北、徐州,到了武汉。蒋委员长见到我时说:‘有人说你在上海军纪不好,发通行证向老百姓要钱。你到军法处去辩明好了。’我气极了,于是自动向武昌军法执行总监部报到。后由戴笠、康泽派人到上海调查,证明前述指控纯属捏造,我白白坐了四十二天牢,以“完全无罪”开释。陷害我坐牢的是宋子文。原来八一三淞沪会战后,宋子文曾向我追问税警总团的下落,他埋怨我没有照顾好他的“亲兵”。我当时年少气盛,率直说税警总团不归我指挥,我管不了他们,黄杰部给养困难时,我曾送去大批干粮,我已经尽了友军的义务了。他跟我喋喋不休,我勃然大怒,冲出了他的门。国家不幸出了那些佞臣内戚,成事不足,败事有馀,宋子文对大陆陷共负有不可推托的罪责,迁台后蒋总统不再起用他,那可是明智之举”!

   

   [1]Jonathan Fenby, Chiang Kai Shek, China’s Senoralissino and the Nation He Lost(Carroll & Craf Publishers New York, 2004) P.307.

   

   [2] Iris Chang, P.50-53.

   

   [3]Jonathan Fenby, 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 The PanguinHistory of Modern China, Allen Lane,2008. P.281

(2012/04/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