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方鲲鹏
[主页]->[百家争鸣]->[方鲲鹏]->[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四)]
方鲲鹏
·《美国打官司实录》(22) 美国法官的产生
·《美国打官司实录》(23) 法规的产生
·《美国打官司实录》(24) 怎么阅读法律文件中的判例法
·《美国打官司实录》(25) 法官在看鼻子
·《美国打官司实录》(26) 电传事件
·《美国打官司实录》(27) 指鹿为马(-)
·《美国打官司实录》(28) 指鹿为马(二)
·袁腾飞在美国会如何?首席白宫记者给答案!-- 兼论言论自由
·《美国打官司实录》(29) 组合拳
·《美国打官司实录》(30) 大法无形
·晒晒Google(谷歌)臭名昭著的点击欺诈案
·想听懂广东话吗?请看这份速成资料
·谷歌CEO认为即使在限制条件下也应返回中国市场
·晒晒美国上诉庭法官的独立办案
·翟田田之案峰回路转的玄机
·论美国的国骂涉嫌强奸威胁--再评翟田田之案
·专访翟田田:留美博士生是如何被控莫须有的“恐怖威胁”
·三评翟田田之案–解说逮捕翟田田的命令
·四评翟田田之案–大陪审团的决定不出所料
·五评翟田田之案 - 荒诞走板的“骚扰大楼”案
·六评翟田田之案 – 彼得森律师10月15日的信及其他
·美国密苏里州的一起冤案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一)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二)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续)
·特工门案使美国政府难以起诉阿桑奇
·有感于史天健教授的“程序民主论”
·程序民主的怪胎 - 阻挠表决的“掠夺者”方法
·无知者无畏
·美国最高法院拒绝了高瞻的上诉申请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案及其对中国体制改革的启示(1)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2)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3)
·宾州最高法院对受害者态度前拒后恭
·美国司法缺乏自觉纠错的机制和动力
·受贿法官的认罪协议被联邦法院接受后又拒绝
·普选和司法独立不能阻止官员搞腐败
·分析美国人民很不满但社会不乱的原因
·美国政府反间谍办公室的高瞻档案
·命名“纪念埃米特•悌尔公路”的缘由
·宪法是什么意思?由最高法院说了算
·八分之七白人血统的人不是白人
·美国开国宪法定义一口黑人折算五分之三人
·华人是白人还是黑人?美国最高法院回答你
·最高法院重新释宪令种族隔离为非法
·祸害美国百年的乌鸦法
·美国有些州曾经黑兔与白兔也不能通婚
·为美国民权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马丁•路德•金
·美国黑人争取平等选举权的历史
·美国最高法院也可以拒绝释宪
·中国人不应对中华民族产生自卑
·俞陵诉吴弘达案
·俞陵诉吴弘达案(续)
·两则经济学理论的联想
·复制美国司法运作模式必定失败(1)
·俞陵诉吴弘达案(三)
·钱力滥用取代权力滥用
·法官终身制和绝对豁免权
·法官职位很大程度上被政治庸酬左右
·司法权力不受约束可以自我膨胀
·美国陪审团审判正在消失
·美国各种监督机制在司法权面前止步
·中国的司法改革无需站在政改的大旗下
·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1)
·美国两党长期分享政府权力的奥秘
·谷歌自诩不作恶“避税”邪门赛过洗钱专家
·虽然一人一票但分量大不相同
·同性恋权利与普世价值
·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在何方
·鼓吹普世价值论对民主、自由、人权没有帮助
·普世价值幕后的故事
·阅读提示:《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
·盘点新世纪头10年美国腐败和性丑闻州长
·以美国为镜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制度
·前众院议长如此发横财是否属腐败行为?
·一位美国联邦法官断案期间吃了被告吃原告
·美国政府官员财产申报制度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一)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二)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三)
·议长丑闻下台焉知非福
·议员与助手的合伙生意模式
·(美国国会的)耳印记拨款
·议员家属做说客的生意经
·说客拥有、说客治理、利益集团享受的政府
·占领华尔街运动半周年述评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一)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二)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三)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四)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五)
·脸书(Facebook)股价趣谈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1)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2)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3)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4)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5)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2)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3)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四)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四)

   

   作者:方鲲鹏

   八、小地方小议员也能软性腐败

   小地方小议员当然没有接触股票内幕消息的能耐,但是不等于软性腐败就没门了。蟹有蟹道,虾有虾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贝尔市(Bell City)是洛杉矶地区最贫穷的小城镇之一,面积2.64平方英里 (6.84 平方公里) ,人口约3.7万,17%的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下。居民主要是蓝领阶层,许多人没有受过高中教育,在那里年薪超过3.5万美元就属于高收入了。艾丽斯是贝尔市的居民,她以捡拾可回收的废品为生。2010年7月初,在清理一堆从市政厅拾来的废纸时,艾丽斯偶然发现了市政官员的工资单。其中市行政官(City Administrator)罗伯特•利兹欧的年薪近80万美元;他的年轻女助理安吉拉•斯帕西,年薪为37.6万美元;警察局长兰迪•亚当斯年薪为45.7万美元。市议员的工作是“第二职业(非全职)”性质,每年只需出席一些短时间的会议,一般安排在晚上,即便如此,5名议员中有4人的年薪在10万美元上下,高出正常水平十多倍。

   艾丽斯随后走上街头,手拿工资单,向市民揭露市政官员匪夷所思的高薪。艾丽斯的揭露激起了民愤,也惊动了《洛杉矶时报》,该报调查核实后作了系列报道,一时间贝尔市在美国家喻户晓。

   而在《洛杉矶时报》2010年8月8日的进一步报道中,披露了官员们实际收入比工资单上显示的,还高出许多。 大家知道一年是52个星期,可利兹欧居然能按规定享受带薪的休假、事假和病假合计超过28个星期,没有用完这个指标,折算成薪水补发。另外,利兹欧的医疗保险及不能由医疗保险报销的医药费,全部由市府买单。因此在丑闻爆发前一年(2009),利兹欧从市府得到的实际工资超过150万美元。其他市府主要官员也享受类似优待。在2009年,利兹欧的助理斯帕西获得未用完休假和病假的补偿费188,640美元,加上其他补偿,她的实际工资翻了一倍多,达到845,960美元;警察局长亚当斯获得未用完休假和病假的补偿费76,428美元,他的实际工资达770,046美元。而且,市府向他们提供的退休金计划和医疗保险福利也高得超乎想象。警察局长亚当斯享有他本人及全家终身的医疗保险;而市行政官利兹欧已届退休年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丑闻爆发,他现在每年可领取超过60万美元的退休金。

   没有在美国居住过的读者,可能会问支付这些官员的钱从哪来?像这种没有多少工商业的小城镇,市府收入主要靠居民缴的房产税。在美国不是拥有房产就万事大吉了,有房以后就有房产税,高的地区税率超过房产价值的3%。如果是3%的税率,一幢30多万的房子,每年房产税负要1万多。所以常听到已付清房屋贷款的退休老人说,大房子住不起,想换小一些的,就是这个缘由。据《洛杉矶时报》报道,贝尔市的房产税高得不同寻常,但没有具体陈述,可能是因为房产税率通常根据房屋所处的位置而有区别,所以难以用一个数字表达。

   美国各地的城市管理方法有自己的特色。我查阅各种资讯后,将贝尔市的官员构成和管理方法梳理如次:正副市长和市议员是民选官员。因为贝尔市规模小,正副市长由市议员兼任。兼任正副市长的这两个市议员,议员一职的年薪为10万美元,但媒体没有说到他们兼任的正副市长之职薪水何许。所有民选官员的市府职位都不是全职,因为不需要处理日常的事务。议员兼市长的奥斯卡•赫尔南德斯(Oscar Hernandez)也是半职工作(part-time),他的全职工作是经营着自己的食品杂货店。市行政官、行政官助理,警察局长等实际市镇管理者,不是民选官员,而是由市府雇用,每年签一次合同,合同需经市议会批准,市长签字。用公司来作比喻,这个市行政官就像公司的首席执行官CEO,而市议员像公司的董事,市长可看成董事长。需要指出,市行政官利兹欧虽然是个“合同工”,却是贝尔市最有权势的人物。而赫尔南德斯市长其实是个傀儡,只有小学文化程度,做市长后,成了利兹欧的橡皮图章。

   民主制度不是有权力制衡么?这个贝尔市规模虽小,民主体制倒也五脏俱全,有市长和议会,可他们不是权力制衡互相监督,而是狼狈合作,一起作恶。警察不是负责侦办犯罪活动么?那就把警察局长收买了共同致富。这个市行政官利兹欧何德何能,贝尔市愿意高出市场价十数倍聘用他?他无德无能,做贝尔市行政官十余年,不仅将贝尔市的房产税治理得高出当地同类城镇一大截,警察开罚单更像发了疯,使居民苦不堪言,而且利兹欧把贝尔市引领到实际上已破产的地步,靠着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援助,才赖以生存。

   高薪丑闻曝光后,迫于民众的愤怒,市府官员召开了一次“反省大会”,有许多市民出席。一些非贝尔市的居民也来围观,并且在会场外举着横幅,上面写着“我们的城市比贝尔市更腐败”。开会期间,贝尔市民在台下喊“辞职!辞职!”,副市长特蕾莎•约卡布回应绝不辞职,“我要和我的人民坚定地站在一起”,引来嘘声大作,有人大喊:“我们不需要你,我们也不是你的人民。”美国政客们惯于在电视上惺惺作态,耳熏目染,使这个小城镇的副市长(考虑到贝尔只有3万多人口,称为副镇长可能更确切些),尽管是丑闻的主角之一,在这种尴尬场合下还不忘鹦鹉学舌过一把瘾,肉麻麻地来一句“和我的人民坚定地站在一起”。

   至于其他市居民举着的横幅,上写“我们的城市比贝尔市更腐败”,可能并非言过其辞。《洛杉矶时报》在贝尔市官员高薪丑闻的第一篇报道中,称贝尔市行政官利兹欧工资是美国总统的两倍,是全美政府官员中薪水最高者。这篇报道在加州地区引发了揭露潮,人们纷纷给《洛杉矶时报》写信提供线索。几个月后,《洛杉矶时报》又报道了加州另几个小城镇也有类似于贝尔市的腐败情况,甚至还有薪水超过利兹欧的官员,只是这些随着贝尔市丑闻爆发后的同类新闻,人们的关注程度明显降低了。

   贝尔市官员超高薪丑闻在2010年7月份曝光后,正副市长拒绝辞职,直到第二年3月份,经过一次特别罢免选举,贝尔市居民以95%以上的赞成票,将这伙“和我的人民坚定地站在一起”的蛀虫,统统赶下台。

   美国共和党极右翼人士,长期以来卖力鼓吹“小政府”理论,竭力要把监狱、警察、军队,乃至政府日常管理,全部外包给私人或私人公司,理由是“小政府”才有效率,能节省纳税人的钱。贝尔市政府是典型的所谓“小政府”,民选市长当选后,就将通常是属于市长的工作,用一纸合同外包了,由“合同工”利兹欧负责贝尔市的日常行政管理,作出各项决定。利兹欧虽然是个“合同工”,而且还不是贝尔市的居民,却确实是贝尔市的政府官员,拥有一个官衔,称为贝尔市行政官(The Administrator of Bell City)。这真是太搞了,难怪中国媒体报道这一丑闻时,都称“美国小城镇市长年薪80万美元”,其实应当是“美国小城镇总管年薪80万美元”。而美国关于这一事件的许多报道及读者的评论表明,许多美国人,甚至连一些美国媒体,也搞不清其中的关系。

   贝尔市的警察部门,也以同样的“政府合同”方式外包了。十多年前恐怕还没有什么人能想象,民主选举会衍生出这种怪诞的模式,选民在这个模式中选举的人,其实不是政府领导者,而是政府外包商。

   政府不管的事,不等于这些事没有了,不等于不花钱了,不等于节约了。美国右翼人士鼓吹“小政府”的醉翁之意,其实是扩大政府合同,是为自己多赚钱,并不是为纳税人省钱。看看贝尔市几个没有多少文化的混混,就能把“政府合同”玩得天衣无缝,可以知道这里水有多深,漏洞有多大。再看看信奉“小政府”的小布什总统的政绩,他上任这一年,美国政府财政收支平衡后有2,360亿美元的盈余;八年后他卸任那一年,美国政府财政收支平衡后透支14,130亿美元,即仅这一年(2009),每一个美国人就新增加债务4,710美元, 其中相当大一部分是借自中国政府。小布什经营的其实是大支出的“小政府”,纳税人的钱,被他的行政当局以政府合同的形式,用来大把大把喂肥那些有门路、有私交的合同承包商。跟风的中国政治精英们,引进“小政府”术语时,不知是否了解这个术语的背景和其中的猫腻?

   中国的后发优势之一,就是能借鉴美国和前苏联及其盟国的前车之辙,因此有可能将制约性法规随同改革政策一起出台。重大经济政策出台前,不能不弄清谁是真正的受益者,不能总是政策在前,法规在后,到出了问题后才匆匆忙忙制定法规。如果不加制约,中国若推行美国式“小政府”政策,将是再次肥了前些年国有资产股份化潮流中瓜分到资源的少数暴富者。

   贝尔市政府官员超乎想象的高薪,也属于议员软性腐败行为,只是小地方小议员能量有限,掩饰功夫也拙劣,故腐败段数显得比较低档。但是软性腐败这法门本身,即使在小地方被小议员把玩,其固有的高明和厉害程度丝毫不逊色。由于贝尔市政府官员超高薪事件影响太恶劣,美国联邦调查局也介入了,但无论是议员们还是他们聘用的市政府官员,尽管薪水高出正常标准10倍以上是一个没有争议的事实,可一切都经过了必要的程序,薪水再高也是合法的。至于民选官员和“合同工”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以如此反常的超高资薪聘用无才干的市政管理人员,其中有没有利益输送和利益迂回等等问题,因为这是在一个很小的圈子里玩的游戏,几个玩家中没有人反水,也就不会有答案。

   不过,司法机关虽然在贝尔市这伙人领取高薪的事上,拿他们没辙,可是这些人把公家钱和私人钱混在一起胡作非为惯了,找些其他问题整一下还是很容易。检方已将贝尔市这些原市议员、市行政官、行政官助理7人一锅端,控以挪用公款。原警察局长亚当斯则另案调查,还没有结论。另一方面,原贝尔市行政官利兹欧也不示弱,反告贝尔市违反合同,索赔数百万美元。这两个官司目前都在进行中,还没有进入审判阶段。

   有一天“小政府”了,看到美利坚合众国的部长们签署一纸合同后上任,大家也用不着大惊小怪了。到那时,总统解雇部长就得倍加小心。如果解雇不得法,部长可以状告联邦政府违反合同,索赔天文数字美元。

   按照圣经的看法,卖淫嫖娼是罪恶,因为腐蚀了当事人的灵魂。由此可以推论,腐败是比卖淫嫖娼更坏的罪恶,因为腐败不仅腐蚀了当事人的灵魂,还腐蚀了社会的灵魂。再进一步推论,软性腐败比普通的腐败更坏,因为软性腐败不仅腐蚀了社会的灵魂,还腐蚀了法律的灵魂,使无耻者无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