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资中筠: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 ]
独往独来
·非理性毛泽东:文革和他的情欲妄想及潜意识
·农民为何穷,头上压着十八座山
·张洞生:习大帝国际流氓痞子厚黑外交的面面观
·慕容雪村:把野兽关进笼子
·2015的习大帝,经济下滑,权斗激烈,难得喜洋洋
·尘封的悲壮——1946中苏血战外蒙古 史料揭秘
· 二0一四年中国维稳与人权报告
·“光复委”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大陆“革命党”
·斯大林操刀分割中国领土外蒙古
·纽约时报:中国两会,富豪云集
·张洞生 :用事实揭露中共罪行和谎言比讲理更易唤醒民众,倒逼中共转型或倒台
·张千帆:评张维为的《中国震撼》
·上官云珠之子曝母亲自杀细节 及全家悲惨遭遇(图)
·数学大师丘成桐:中国的科技至少要倒退20年
·周平:我们燃烧了自己,却没照亮世界
·访华33次 李光耀认定习近平是“笑面虎”
·张洞生 :周永康案变(反党)暗示习近平‘反腐权斗’在党内‘严重受挫’
·昭明:「口言善,身行恶」,到底谁是国妖,徐才厚还是习近平?
·这样的革命有何意义? ——读《柴山保往事》有感
·一個只會回頭找出路的國家是沒有未來的
·曹长青:尼日利亚大选令中国人羞愧
·非毛化的起源:四千老干部历数毛泽东罪行(图)
·习近平新极权逼退渐进改良 中国思想界高度分裂
· 昭明: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
·张洞生:马恩列斯《从量变质变规律》是过时的陈腐教条=
·陈维健:习近平判高瑜 也判了自己的政治死刑
·要求承認台灣屬于中國,加拿大五點答复令北京傻眼
·中国第一座大饥荒纪念碑 —— 《粮食关纪念碑》导演胡杰访谈录
·迟厚泽:“敦厚长者”刘伯承揭发林彪令世人无奈
·争鸣杂志:习近平未必逃得过亡党噩梦
·黄宗英、章含之、王光美的故事
·一剑飘尘:中国向何处去?
·朱忠康:铁骨铮铮的老人写了一首“臭老九”自嘲诗
·楓苑夢客:侃侃王岐山
·向忠发供词曝光中共早年不堪入目黑历史
·审视邓胡赵!--一家之言
·周有光:中國必須告別專制。中國不適合民主?這等於說中國人不適合吃西餐一
·極重要的歷史真相:毛澤
·昭明:习近平的四个背叛 ,论政治伦理学在中共权力斗争中的微妙且深远的影
·灵 光:美日联手主导世界的可能性——析安倍的美国国会演讲
·香港出版新书《郭選年 著:共產風雲錄》
·张博树:夭折的中国党内民主派“零九宣言”
·曹长青推荐:安兰德:什么是美国价值
·稀缺的险种“政治险”,昭明:论习近平家族与万达王健林的政商互动关系
·于建嵘给中央领导提10个“不要”,震惊了习总!
·周恩来感激三万日军精锐加入林彪四野
·知道主义|三个西方记者与乌克兰大饥荒的故事
·賴昌星保外就醫回家 廈門遠華案驚人內幕
·董狐:从中共‘集中力量办大事’都办成‘祸国殃民的大坏事’谈起
· 昭明:从国家利益层面浅谈沈大伟为何赞誉曾庆红是“改革派”
·小学教科书里的那些谎言,你被忽悠过吗?‏
·军报:南海不可轻举妄动——攘外必先安内?/潘晴
·迟浩田:若开战就要打残美国毁灭日本
·美国调查王岐山,暗斗转明斗,力挺曾庆红颠覆习近平
·布拉特轰然倒台,给中共政治局常委集体学习上了一堂政治课
·老王: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任志强 :谁的锅?谁的饭?
·张玉凤的传说
· 高伐林:毛泽东策划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一场骗局
·朱振和:中共画不成两个圆—— 中共专制政权将在2020年以前崩溃!
·【转贴】 历史的天大讽刺45则
·查建国:谈香港政改之争的十个观点(与环球时报争鸣之197)
·中国惨遭委内瑞拉暗算 许多人震惊
·毛泽东延安欲封三宫六院 让丁玲开名单
·政治局今天通过了一份极其重要的文件 习家天下王家党将成立
·「越戰」老兵聚集中南海,「黨」可以走多遠?
·民国飞虎队悲剧:从王牌飞行员到中共劳改犯和三轮车夫
·朱忠康:缔造成魔之路--专题系列报导80
·周永康四万言自辩书
·张洞生:习大玩反腐,周老虎变成受贿93万的大老鼠,现又把股市玩成股灾
·资中筠:谈全球新的转折点和中美关系,环顾全球,
·蔣介石和「四大家族」的「腐敗」真相……原來如此!
·余英时:国家安全法
·党内一高干谈不能给六四平反的原因
·刘子真;蒋 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记忆】向红:四十年有感
·89岁前苏联狱警涉反人类罪被判20年徒刑
·高文谦:习近平内无官心外无民心,才大志疏要做亡党之君
· 陈破空: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朱忠康:几个发人深醒的段子
·许世友文革暴行揭秘 残酷远超红色高棉
·惊曝习老大跟李宰相面对面干起来了
·张洞生:习大帝的心病挫败和疯狂
·朱忠康:汉奸的谎言演绎抗日的胜利
·明镜博客:因批判习近平,张洞生老先生遭中共密集攻击
·儿媳赵力平口述 朱德因病去世的内幕
·袁 刚: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应跳出意识形态窠臼
·董狐:为什么狂妄自大的习大会甘愿为毛新宇的谎言背书和传谣?
·辩证看待“老人干政”,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应挺身而出承担历史重任
·张玉凤与江青之间鲜为人知的战争
·50步笑100步:朝鲜课本里的金日成父子 雷死人不偿命
·朱忠康:津爆暴出中共官场极度腐败
·何频专访:中国式病毒威胁世界文明
·周恩来逼走毛泽东女友 遭报复数十年
·朱忠康:轰动性文章 如果中日首脑来一场辩论赛轰动性文章
·博谈网|毛泽东:坚决拥护蒋委员长领导抗战博谈网|毛泽东:坚决拥护蒋委员
·昭明:江泽民曾庆红强势登场大阅兵,由喜贵掌控天安门中央警卫
·2014年各国人均gdp排名
·朱忠康:苏联是怎么被“笑”倒的
·亚洲周刊|朝鮮驚爆整肅華人報復中韓親密
·嘉崎博客:毛泽东指示医生毒杀王明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资中筠: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

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 资中筠
   (2012-01-05 09:30:58)
   
   资中筠:古来帝王还信以史为鉴,可知兴替,史官还有一定写真事的空间。今之官史不但不发扬“以史为鉴”的优良传统,却着力于屏蔽真相,伪造历史,拒绝反思。这一点对青年一代毒害尤甚,使他们对当代事、近代史完全无知,对古代史严重误读,重新陷入蒙昧。
   

   资中筠: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
   
   建国六十年来,军事成就最大:新政权刚建立十五年,在经济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就造出了原子弹。在军事领域对国际先进水平跟得最紧;经济建设走了大弯路,以至于到1976年濒于崩溃;改革开放三十年来,赖走向市场经济和向外开放之力,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只是现在已经到了拐点,可持续性发生问题;政治改革步履维艰,始终迈不出关键的一步;而文化,包括精神文明,则破坏大于建设。这种破坏是渐进的、逐步加剧、逐步扩大范围,到“文革”达于全面摧毁。
   以中国“士”的传统而言,这六十年是“颂圣文化”一枝独秀,发展到空前规模。为什么这么快就达成舆论一律,多少硕学大儒否定自己积几十年学而思、思而学之所得,放弃“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在什么程度上是被迫,什么程度上是自愿?这种情况是怎样形成的?试从客观、主观两方面因素探讨:
   
   (一)客观形势
   
   中国再一次出现大变局,产生了史无前例的“政教合一”的体制。政治领袖与思想“导师”合为一体。中国读书人失去了代表“道统”的身份,成为依附于某张皮的“毛”。这是最根本的变化。如果说新政权废黜百家,独尊“马克思主义”(加引号是因为实际上并不完全是马克思主义),那么对“马克思主义”的解释权不在学院,而在中南海。不但“朕即国家”,而且“朕即真理”。过去天下士子考科举,需要熟读经书,而不是当朝皇帝的御笔批示。今之“政治学习”需要熟读的不是马恩经典著作,而是领袖言论。“导师”也说要建立“新文化”。若全盘“马克思主义化”果真能做到,那就是全盘西化。这当然不可能,要“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如何结合?一种外来思想需要嫁接到本土的思想资源上,结果不是嫁接到经过百年启蒙的已经初步建立以民主和科学为目标的新文化上,而是越过两千年嫁接到了秦始皇那里,自称是“马克思加秦始皇”,其实与马克思的学说关联甚少,而是“斯大林加秦始皇”。这里面多的是历代帝王的统治术加现代集权,少的是以民主宪政为核心的现代政治学。这是在执政之后,在取得政权之前是嫁接到陈胜吴广—李自成,“文革”期间则是二者的奇异结合。
   以此为标准,进行全体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把对是非的判断权全部收缴上去,以一人之是非为是非。愚民政策臻于极致,读书人失去独立思考的权利,逐渐成为习惯,也就失去了思考能力和自信。“虽千万人吾往矣”是建立在“自反而缩”的基础上的,就是坚信自己是正确、有理的,如果这点自信没有了,无所坚守,自然再难谈什么骨气和“浩然之气”。于是“士林共识”没有了,一人一旦获罪,在亲友、同事中得不到同情和支持,在精神上也彻底孤立,这是最可怕的境地,犹如天主教的革出教门。过去中国的皇权体系,“政、教”相对说来是分离的,现在反而把对信仰的操控与政权合一起来,从世界思想史的角度论是大倒退。
   做到这一点,端赖持续不断的对全体知识界,贯穿始终的“思想改造运动”。最初首当其冲的是最高级的知识精英,即大学教授和科学院的高级研究人员。他们之中被认为有“历史问题”的,在之前的“镇反”运动已经遭难,知名的如雷海宗、叶企荪等。1950年,燕京大学一位美籍教授回国,学生为之送行,送了一块“春风化雨”的匾,受到上面严厉批评,燕大的党支部做深刻检讨。借此,清华、燕京等与外国关系较多的大学展开了“肃清帝国主义思想影响”的运动。抗美援朝开始后,发展为反对“亲美、崇美、恐美”的运动。大规模的教师思想改造运动从1952年开始。各大学学识渊博、平时备受尊崇的教授们在大会小会交代历史、检查思想,批判和否定自己半生的著述。越是学术成就大、地位高的,越难“过关”。下面坐的多为自己的学生,他们的任务是“帮助”老师更加深刻地认识自己的“反动性”。紧接着“三反”、“五反”、文艺界批判电影《武训传》、“反胡风”、批判“红楼梦研究”,等等,再后来就是众所周知的“阳谋”,精神领域无一幸免。许多教授的自我批判被选登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报刊,今天看来,其自贬、自虐的程度惨不忍睹。刊登出来的是知名人士,实际上大小知识分子几乎人人都写过无数此类今天令自己汗颜的“思想检查”(笔者当然不例外)。从此独立人格荡然无存,不但是非标准,连审美标准也不再有自主权。
   主要批判的内容,恰好就是支撑读书人精神的上述第二点传统——重气节。具体批判的重点为:“清高”(自以为不问政治,政治要来问你)、“骨气”(有阶级性,反对剥削阶级宣扬的反动“骨气”,对“人民”必须“折腰”)以及“旧道德”(家庭伦理、朋友信义等都以阶级划线,反对小资产阶级温情主义),乃至鼓励投(革命之)机(转变越快越好,不必怕落“投机”之嫌)。
   另一条主线是追随苏联。第一次令高等院校元气大伤的改组,就是依照苏联模式,那一次的“调整”特点是高度实用主义,重工科、抑文科,甚至理科(纯自然科学)也服从于工科需要,许多社会科学的学科干脆取消。从此大学失去自主权,中西的通识教育传统都被扬弃,只生产“听话、出活”的工匠,再无独立思想可言。在自然科学界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苏联大肆宣扬李森科、米丘林时,中国生物学界亦步亦趋批判孟德尔—摩尔根遗传学,压制一切不同意见,不少知名科学家放弃科学真理加入批判队伍,而以谈家桢、胡先骕为代表的坚持科学良心的科学家遭同行的公开批判。但是苏共二十大前后,李森科在苏联失宠,于是中国科学界也奉命开始转向。当时的科学院院长竺可桢“代表有关方面”向他们道歉。仅此一例,已可见即使在重实证的自然科学界,政治已经压倒科学真理,多数知名科学家也屈服于高压之下了。以后顺应政治斗争需要,科学泰斗公开发表文章肯定“亩产万斤”,原子物理学家发表文章论证大气中核试验的放射微尘于生物无害,也就不足为奇了。
   有时恩威并施,或者领导层间或有较为开明的,最后都被压倒。1956年周总理作“关于知识分子报告”,在知识分子接受改造的前提下,表示尊重和团结知识分子,随后一批高知被发展入党。紧接着一场“阳谋”,知识分子又遭大规模洗劫。不少刚入党的又变成右派,开除出党,有的还来不及转正,就划归“敌人”了。在大饥荒尾声的1962年,陈毅副总理作著名的为知识分子“脱(资产阶级)帽”讲话,使知识界又升起沐浴皇恩的希望,奔走相告,额手称庆。但是紧接着就是“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等于否定了这次讲话,此后“阶级斗争”一浪高过一浪,卒至打入“臭老九”,相当于元朝的“九儒、十丐”。
   早在1958年,领袖已经为“一穷二白”踌躇满志。“穷”者,全民皆被剥夺,私营工商企业完全消灭,农民失去土地,再无人有恒产;“白”者,中华民族几千年深厚的文化底蕴和近百年的文化革新都被洗刷一空,五色斑斓的瑰丽画面变成一张白纸,供一人在上面狂书乱画。到“文革”开始,连十七年的教育都被否定,中小学教员都被认为是“国民党培养出来的资产阶级分子”,以至于掀起学生羞辱、殴打、肉体摧残直至杀害老师的史无前例、惨绝人寰的高潮。在“与一切传统决裂”的口号下,一切基于人性的道德伦理荡然无存,善恶是非以“政治路线站队”划线。古今中外的文化都“扫入历史的垃圾堆”。最后,文化教育领域只剩下八个样板戏、一个作家、一个白卷英雄。斯文扫地、文明退向野蛮,除少数清醒者惨遭杀戮外,全民进入蒙昧时期,中华民族文化浩劫于斯为最。
   哈耶克对计划经济导致“思想国有化”有透彻的论述,他指出:极权主义宣传摧毁一切道德的一个重要基础,就是对真理的不尊重。在这种社会中,道德中的大部分因素——尊重人的生命,尊重弱者和普遍尊重个人等,都将消失 。这一论断已经为事实所证明。这是新的道德沦丧的起源。
   
   (二)知识分子接受改造的主观因素
   
   当然达到文化专制的前提是“武化”统治。胜利者挟雷霆万钧、横扫玉宇之势,君临天下,手无寸铁的“秀才”们不由得不为之慑服。但是简单地把一切归之于高压下的恐惧,完全是人趋利避害的本性导向人格卑下,既不全面,也不公平。深层次的还有以下一些因素:
   
   1.“家国情怀”的延续。
   中国人,特别是其精英,百年来最深切的感受是民族屈辱,最大的诉求是国家统一、民族兴旺。这一诉求高于个人荣辱。所以,一句“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的话,足以使无数男儿热泪盈眶,下决心委身于新政权、追随新领袖,其他的都可以放弃和牺牲。这是真诚的、发自内心的。1949年,化学家傅鹰在美国正在犹豫是否回国,读到解放军炮击英国“紫石英号”军舰的消息,他根据以往经验,以为仍将以中国政府道歉了结,没想到新政府对英国态度如此强硬,大受感动,于是决心回国。这种心情是有代表性的。所以,多数知识分子拥护新政权,首先是满足了外抗强权的要求。即使接受了西方教育的知识分子,仍未摆脱寄希望于“明君”的传统。革命领导的个人魅力、传说中的长征英雄事迹,都产生巨大的吸引力,也足以使没有参加革命的人自卑。另外,新政权开始正处于“其兴也勃”的时期,与溃败前的旧政权成鲜明对比,令人对它能扫荡旧社会的污泥浊水升起无限希望。在这种形势下,个人显得十分渺小,不知不觉间接受政教合一的道统并不感到太勉强。
   
   2.二战后的世界形势和潮流。
   当时两大阵营的对立,非此即彼。选择留在大陆等于选择留在一个“阵营”。二战之后,国际知识界左倾也是一种潮流,因此不少知识分子相信“这边”代表未来,急于跟上世界潮流,怕为时代抛弃,作“向隅而泣的可怜虫”。特别是朝鲜战争之后,中国与西方多数国家是敌对的关系。政治上的选择与意识形态的“站队”无法分开。思想上有任何个人主义或自由主义倾向,就有“里通外国”之嫌。国家的敌人与思想的敌人相重合。尽管公开宣布的“政策”有“将思想问题与政治问题区别开来”的说法,在实践中却难得分开,稍一不慎就落入政治罪人,人人自危,只能兢兢业业接受“改造”。外部“敌人”的存在被统治者充分利用。所以1962年七千人大会之后,眼看自己在中上层干部中一贯正确的威信有所动摇,领袖曾布置高级干部学习柳宗元的《敌诫》。用外敌的威胁转移对内政缺失的注意力,用以巩固其权威,是统治者常用的手法,在特定的环境下,对中国知识分子特别有效。(杨注:例如,宣传“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