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2000名藏人自焚之时……”]
藏人主张
·趙家開年面臨股市氫彈內憂外患
·袁教授新書發表會全程錄影連結
·李酉潭教授对《中华民国祭》发布会致詞
·周子瑜宣告“一个中国”寿终正寝
·
·邱榮舉教授谈《中华民国祭》
·妖西(劉敬文) 先生谈《中华民国祭》
·夏明教授谈《中华民国祭》
·中共終於承認最大風險己經來臨
·袁紅冰教授在台北台中專題演講
·郭寶勝先生谈《中华民国祭》
·缅怀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7周年
·大崩潰宿命開始對國民黨作最後的詛咒
·台北國際書展袁教授專題演講讀者問答部分
·保护记者委员会声援新学派作家周洛
·《中華民國祭》第二章第一節摘登
·祭海龍
·中国财政危机
·隨“民國風”飄搖的是否是真實的血淚
·袁教授台北國際書展專題演講
·台北國際書展袁教授專題演講
·袁教授在三民书局的演讲稿
·臺灣正面臨大轉型
·袁教授讀者問答部分逐字稿
·袁紅冰新書《中華民國祭》目錄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邀請函
·《中華民國祭》序曲
·袁紅冰教授新書序曲
·承認九二共識無異政治自殺
·袁红冰教授谈新书《中华民国祭》
·从陈水扁案难得特赦看台湾法治
·台湾如被中共征服将是中国民主化的重大挫败
·由臺灣看香港獨立與自決風潮
·避免「中華民國」被中共消失
·蔡英文520總統就職演講全文提前十天大曝光!
·中共提高西藏军区等级引印媒关注
·關於自主代撰《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的說明
·台湾首任女总统就职演说全文
台湾大劫难
·人類的危機與台灣的大劫難
·共產中國─不是你理解的中國
·中共謀台最高政治戰略
·中共对台的政治統戰
·中共对台經濟統戰
·中共对台的文化與社會統戰
·當前中共外交戰略的重點
·「軍事攻台預案」與統一後對台灣的處置
·台灣的政治現狀
·台灣的絕望【《台灣大劫難》連載】
·台灣的希望【《台灣大劫難》連載】
·「軍事攻台預案」與統一後對台灣的處置
·台灣的政治現狀
·結束語:台灣,你要作自由人【《台灣大劫難》連載】
·從《我是歌手》看華人世界流行文化的交盪與影響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捍衛民主120小時」行動聲明
·別讓自由台灣淪為今日西藏
·連署挺學生一起救台灣
·台湾抗议两岸服贸协议记
·学者谈论台湾学运
·服贸协议:中台一体化的最后铺路石
·《被囚禁的台灣》長出太陽花學運網路影劇國際化
·前副总统为救出前总统而即将绝食
·前台湾副总统吕秀莲绝食救扁
·中共將再逼台灣簽協議
·馬政府加入亞投行的三個嚴重錯
·建台灣共和國捍衛自由
·欢迎参加袁红冰教授新书发布会
·袁教授谈国民党末日败乱真相
·「朱習會」再創統戰條件
·朱立倫要做連勝文第二嗎?
·《決戰二〇一六:創建台灣共和國》
·中國為什麼無法打贏釣魚島的輿論戰
·台湾举行「图博英雄塔揭塔典礼」
·創建「台灣共和國」目录
·台灣人要珍惜自由
·中國部署的「囚」戰略,朱立倫知道嗎?
·前总统李登辉谈台湾现状和未来
·道德審判的荒謬
·「肯亞案」背後中共的「反介入戰略」
·大騙子修理小騙子
·小英如承認92共識台灣等於政治自殺
·馬英九令魔鬼都感到絕望的愚蠢
·出版社谈袁红冰教授作品
·85% 中國人支持武力統一台灣!
·中华民国祭可能成为现实
·台湾有多少个想做中国人呢?
·《敦促蔡英文總統反思國策書》
·袁紅冰致萬言書促蔡英文反思國策
全球对峙
·魏京生批评白宫外交失误
·何清涟谈美中峰会
·奥巴马在埃及局势发表讲话
·埃及變天的意義比天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0名藏人自焚之时……”

法国《解放报》到自焚藏人索南达杰家乡的采访报道
   
   “2000名藏人自焚之时……”
    
    

   “2000名藏人自焚之时……”
    
   
   44岁的自焚者的四个子女中的三个。(照片:《解放报》菲利普 • 格朗热罗)
   3月17日,同仁县(唯色注:藏人称热贡)的一位牧民(唯色注:是农民)自焚。他是四个孩子的父亲。这是近一年来的第29次自焚事件,为抗议中国的镇压、要求西藏的自由而勇敢地牺牲了自己。
   
   作者:法国《解放报》特派记者菲利普 • 格朗热罗(PHILIPPE GRANGEREAU)于同仁县(中国)
   
   译者:@Zoe_xuan
   
   来源:http://www.liberation.fr/monde/01012399001-lorsque-2000-tibetains-se-seront-immoles
    
   
   同仁县最大的寺院那里突然传来了奇怪的喧嚣声。佛塔前的广场散发着刺鼻的烟味,朝圣者和行人一拥而上。“当我看到冒烟的时候,我马上挤到人群中去看发生了什么事,”同仁县的一个商人多杰(Dorge)说,“惊恐的人们嘶喊着,祈祷着。当我靠近,我看到一个男人躺在地上,燃烧着。”他拿出手机说:“同别人一样,我也拍了照片。”模糊的照片上,一个烧焦的人形躺在地上,周围是黄色和白色的哈达(唯色注:藏人习俗,表示敬意的丝织物)。
   
   3月17日的这个早晨,多杰目睹了这一起也是近一年内发生的第29起藏人自焚事件。“人们并没有试图去灭火,而是向尸体周围抛掷哈达,如同祭祀一样,”他描述着,仍旧哽咽,“没多久,就有传言传播开来,说将会有2000名藏人自焚(唯色注:有传言说是200人),这场祭祀会像是一种神圣的奇迹,西藏最终将获得自由。很多人都对此深信不疑。”
   
   哈达。那一天化作熊熊火焰的人名叫索南达杰。是一位44岁的牧民(原文如此),是四个孩子的父亲。为了养家糊口,他生前在隆务寺做木工。这一家人住在夏卜浪村。这个小村庄坐落于距离隆务寺8英里外的高地,来回往返须格外谨慎小心。自从自焚事件在四川、青海和甘肃的藏区扩散以来,为了阻止记者前往这些地区,道路已被封锁。
   
   自2008年严重的针对中国的抗议发生之后,严格意义上的西藏——西藏自治区——几乎处于被包围的状态,四年来媒体无法进入。政府以此来阻止信息的传播,减小这些难以想象的反抗行为的影响,阻止与当地居民联系的西藏流亡政府借题发挥。同仁县也如同西藏其他城市一样,驻扎此地的中国军队日夜巡逻,由汉人与藏人组成的便衣、警察分区控制街道。所有最近试图来这里的记者都被驱逐,所以最好走近道。
    
   
   3月17日自焚的索南达杰的妻子和母亲(照片:菲利普 • 格朗热罗)
   
   我们是通过一条小路到达夏卜浪村的。住在这里的600人几乎全都是文盲,两年前才建起第一所学校。11月,政府却在这个不值一提的小村村口建起了一个由县公安局直接控制的监测塔:至少有四个摄像头监视着这里往来的人。而目前,有很多人来到这个村庄。每天,或开车、或乘公共汽车、或步行,来自藏区各地的数百名朝圣者络绎不绝地来悼念这位离去的牧民(原文如此)。在这位英勇献身的烈士那简陋的家里,搭起了一个祭台,人们庄严地陆续走过、致敬。祭台上放着索南达杰的遗像,还有被(当局)排斥的达赖喇嘛的法像和五彩的哈达。
   
   名单。自焚发生几天后(唯色注:是当天下午1点多),同仁县的喇嘛们火葬了索南达杰的尸体。由于火葬仪式上聚集了太多人,当局不得不妥协,没有驱散人群。在他家的院子里,身着藏袍(传统袍子)的妇女们推着四周装饰有彩色布料的大转经筒。一名穿着绛红长袍的僧人和索南达杰的四个6至23岁的儿女,迎接着带有赠礼而来的客人们,村里记账的人将赠礼仔细地记录在册。
   
   来客中即便是最穷的,也带来了茶砖或一包包糌粑。这些现在都堆放在一个木棚里。有的人则送来了甚至多达1200欧元(约合人民币一万元)的捐款,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索南达杰的一个孩子双手合十,用藏语嘟哝着说:“阿爸自焚前什么也没有跟我们说,我们完全没想到他会这样做。”那个记账的人用沉重的语调翻译着。他是仅有的几个会说普通话的人。那么索南达杰的家人以他而自豪吗?这个记账的人担忧地看着我们说道:“我们不能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你们可以猜到我们的回答。”
   
   在被封锁的藏地,失踪、囚禁、折磨已称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所以任何言行要保持谨慎。但是,这种压迫也前所未有地激起了更多的反抗行为。西藏诗人格桑说: “我们是一个有信仰的民族,没有尊严和宗教是无法活下去的。而中国政府践踏了我们拥有的最神圣不可侵犯的事物。”他说,达赖喇嘛拥有强大的威望。写着整个西藏所有逝者名字的长名单,会不停地通过信使或电邮寄给住在印度的他,希望他能保佑他们。据他说,“他只要读了这些名字,就可以让他们得到解脱。”
    
   
   在夏卜浪村,为了纪念烈士,一座祭台立在了他家里。(照片:菲利普 • 格朗热罗)
   中国政府指控流亡的达赖喇嘛犯了分裂罪,不停地痛斥达赖喇嘛,并强迫僧人亲笔写下对他们的精神导师的诬蔑之词。当达赖喇嘛批评让汉人大量移居藏区的政策时,在这周,中国新闻媒体指责他“同纳粹一样残忍”,说他反对汉人殖民的行为“是一场类似于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屠杀”。一位藏人女作家称:“2008年抗议以来肆虐的压迫,从来没有像现在让人难以忍受。”她强调道,两年来,藏语教学已经全面禁止,即使是小学。
   一位藏人公务员补充道:“2008年之前,就像中国政府反复灌输的一样,我们以为我们以前是一个落后的民族,必须要实行汉化来实现进步。而中国政府黑暗的压迫让我们懂得了,从简单的牧民到僧侣到知识分子都懂得了,中国的目的是要卡住我们的脖子,活生生地抢走我们的西藏。这种对归属感的剥夺,在我们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痛苦。反抗的形式多样。一位女教师说:“我们当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意只使用藏语词汇,并新造了藏语词汇来代替我们使用的汉语词汇。”她提到了一个为反对禁止藏语教学而献身的甘肃省玛曲县的女中学生。3月3日,20岁的才让吉用铁丝将浸满汽油的毯子裹在身上,在县城的菜市场里自焚了。她的痛苦只持续了几分钟。
   警察立刻就包围了市场,没收了所有人的手机并删除了照片。同仁县的一位作家说:“佛教禁止自杀,但在我们都不能自由地从事宗教活动的情况下,自杀是合理的。这种为了西藏事业付出的最后奉献,让我以自己身为藏人而自豪。”他还说:“达赖喇嘛倡导的非暴力已经进入了藏人的思想中,自焚是在原则范围内最强烈的反抗形式。”许多藏人强调正相反,自焚并不是一种绝望的表达。诗人格桑明确地说:“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痛苦和沮丧之后,这些自焚事件重新给了西藏人民一种难以置信的希望的感觉。这些牺牲形成了一种共同的意识,唤醒了反抗的意志。”
    
   «Lorsque 2000 Tibétains se seront immolés…»
   Trois des quatre enfants du berger de 44 ans qui s'est immolé. (Photo Philippe Grangereau pour Libération)
   REPORTAGELe 17 mars, un berger de Tongren, père de 4 enfants, s’est immolé. C’est le 29e suicide par le feu en un an. Rencontre avec ceux qui bravent la répression chinoise et se sacrifient pour un Tibet libre.
   Par PHILIPPE GRANGEREAU Envoyé spécial à Tongren (Chine)
   De la grande lamasserie de Tongren surgit soudain un étrange tumulte. Une masse désordonnée de pèlerins et de passants se projette vers un parvis balisé de stûpas d’où s’échappe une fumée âcre. «Quand j’ai vu ça, je me suis plongé dans la foule pour voir ce qui se passait,murmure Dorge, un commerçant de Tongren. Des gens bouleversés criaient, d’autres priaient. En m’approchant j’ai vu un homme à terre qui brûlait.»«Comme d’autres, j’ai pris des photos»,dit-il en sortant son téléphone portable. Sur les clichés flous, une forme humaine carbonisée gît au sol, entourée de tissus de soie jaune et blanc.
   En ce matin du 17 mars, Dorge assistait à la 29e immolation de Tibétains en l’espace d’un an. «Les gens ne tentaient pas d’éteindre les flammes… mais jetaient des écharpes de cérémonies autour du corps, en signe d’offrande», raconte-t-il, encore suffoqué. «Depuis peu, confie-t-il, il s’est répandu une rumeur à laquelle désormais croient beaucoup de gens. Elle dit que lorsque 2 000 Tibétains se seront immolés, le sacrifice sera tel que, par une sorte de miracle divin, le Tibet deviendra enfin libre.»
   Écharpes. L’homme qui ce jour-là s’est transformé en torche vivante s’appelle Sonam Thargyal. C’était un berger de 44 ans, père de quatre enfants, qui effectuait des travaux de menuiserie dans la lamasserie de Tongren pour gagner de quoi nourrir sa famille. Celle-ci vit dans un petit village, Xiabulang, situé sur les hauteurs, à 8 kilomètres de là. Pour s’y rendre, des précautions s’imposent. Depuis que les suicides par le feu se sont généralisés dans les régions tibétaines - tant dans la province du Sichuan que dans celles du Qinghai et du Gansu - les routes sont barrées pour empêcher les journalistes de s’y rendre.
   Le Tibet proprement dit - la «Région autonome du Tibet» - est, quant à elle, pratiquement en état de siège depuis le grave soulèvement antichinois de 2008 (1), et inaccessible à la presse depuis quatre ans. Cette technique permet à Pékin d’endiguer l’information et de minimiser la portée de ces inimaginables actes de défiance dont seuls les Tibétains exilés, en contact avec la population locale, se font le relais. Dans Tongren, comme tant d’autres villes tibétaines, une troupe chinoise dressée à l’attaque patrouille jour et nuit, tandis que des escouades de policiers en civil, Chinois et Tibétains, quadrillent les rues. Tous les journalistes qui ont tenté dernièrement de s’y rendre ont été refoulés. Mieux vaut emprunter les chemins de traverse.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