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家法”不除,法治无望 ]
藏人主张
·日本作家出书描述藏人自焚
·中國在西藏自治區全面緊迫盯人
·《口稱中道,心儀讓贊?》
·丑陋的藏族人
·中共占领西藏六十年的“杰作”
·格德寺出版藏人自焚历史档案(图)
·袁红冰台北发表新书纪念自焚藏人
·藏人公开挑战中共底线遭弹压
图伯特正名
·圖伯特正名的最後呼籲
·关于圖伯特正名全文
农奴研究
·谁农奴化了西藏?
流亡藏人总理(司政)大选步入政党竞争
·流亡藏人的民主选举
·司政参选人李科先重申西藏独立立场
·近距离观察2016年流亡西藏民主大选
·西藏国民大会党支持李科先参选2016年司政
·与藏族选民书
·自由与复国
·达赖喇嘛将会在何处转世?
·年轻藏人向往西藏独立
·司政候选人阿措·路克坚向流亡美国藏人发表演说
·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访西藏著名医学专家波毛措教授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
东赛记语
·怀念名誉校长
·祝贺雨星女士的藏网问世!
·紧急声明
·藏人作家声援东土耳其斯坦示威抗议事件的声明
·祝福读者新年快乐
·《自由圣火》网站公告
·西藏总理就职演说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草案)
·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搜寻委员会负责人夏札仁波切据传已去世
·藏人答网民对达赖喇嘛的提问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蒙族异议女作家获国际人权组织奖项
·
·
台湾大国魂
·《台灣大國魂》
· 台灣建國
· 許歷農現象是威權政治的回潮
·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 台灣的困惑
·世界將怎樣對待台灣
· 詩的神韻和生命如詩的台灣人
·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 英雄不謙卑,璀璨台灣魂
·台灣呼喚“國家正名革命”
·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
袁红冰教授的新书连载
·通向苍穹之巅
·藏人艰难并高贵在不相信英雄的时代
·人类进入精神危机的暗夜
·流亡藏人是苍天的泪雨
·走出历史的阴影和回归佛的精神
·西藏复国
·佛悲与佛哀
·混沌的政治
· 思念故国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大宝法王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藏人魂
哲人之恋
·序曲:金燈
·第一卷 魂歸
·第二卷 縱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法”不除,法治无望

   “家法”不除,法治无望
   
    杨建利
   
   重庆政局骤变,有人欢喜,有人悲伤,但无论欢喜或悲伤,关注的人们除了猜谜还是猜谜,王立军消失了,薄熙来消失了,除了可想而知的少数人,谁都不知道他


   们的下落。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在“党中央”的手里。
   
   迄今为止,王立军消失月余,他的重庆市副市长职务已被罢免,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还在,按照法律规定,未经人大许可不得逮捕,如被拘留应向人大报告,王立
   军显然是在未经人大履行有关程序的情况下失去了自由;而薄熙来在重庆“打黑”黑打和腐败的传闻多多,而又已消失多日,却不闻司法部门对他采取任何行动。
   也就是说,王立军、薄熙来未经任何法律手续就失去了人身自由。监视居住也罢,双规也罢,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管辖之外,那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家
   法”。
   
   中国宪法规定:“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这当然难不住万能的党,万能的专政机关,换一
   个名堂,不叫逮捕就是了,这样的名堂,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用过,现在被转用到他们身上,加害者成为受害者。于是,正如“打黑”变成黑打令人失望,失势
   的王立军、薄熙来也无法指望依据合法程序受到公正对待。无论北京还是重庆,总归就是黑吃黑的手段。
   
   中共的“家法”,使党的规定成为法外之“法”,而且具有绝对的处置权。原铁道部长刘志军属政府官员,他在部长任上的渎职也好、犯罪也好,受损失的全体中
   国公民,但自2011年初至今,一年多时间过去,仍处在中共条令规定的“双规”状态,由不具备执法权甚至根本就没有法律地位的中纪委进行家法处置,而中
   华人民共和国的司法机关则只能任由其“逍遥法外”,这岂不是对全体民众及中国法律的巨大嘲讽!
   
   更为荒唐的是,中共纪委的法外之“法”外延无限,开始运用到“民主党派”成员身上,据说名义上叫“配合调查”,但双规和配合调查都是以强力限制人身自由
   为前提,在其过程中经常发生严重的刑讯逼供事件。
   
   我们都知道,中国并非法治国家,司法部门要忠于党的领导,权大于法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既然如此,中共为什么还要在法律之外另行设置一套家法,并以家法超
   越法律呢?
   
   首先是因为与具备明确条文和规定的法律相比,中共家法更具模糊性,更不规范,因而可以更加任意所为,不受法律程序的任何限制。
   
   其次,案件一旦进入司法程序,要想中止就具有一定的难度,操作成本较高,而“双规”和“配合调查”则具有极大的伸缩弹性,可收可放,便于政治交易,使案
   件容易兼顾各方权力的平衡,避免引起严重的官场恶斗,影响政权稳定。
   
   另外,“双规”、“配合调查”既没有明确的时间限制,也没有家人探视、律师介入的限制,更利于黑箱操作,避免案件信息被公众所知,因而也就更容易避
   免“外界干扰”,完全根据领导意志审查或交易。
   
   总之,中共家法的存在表明:即使司法不能独立,即使党确保对司法部门的领导,在处置涉官案件时仍不够顺手,中共需要更为随意的手段,而几乎所有的实权官
   员都是中共或“民主党派”成员,这就保证了涉官案件的处置权完全彻底地掌握在党的手里。
   
   未来一段时间,薄熙来、王立军的案情、遭遇和政治影响,肯定会继续引发人们的关注,我们反对中共对薄熙来、王立军进行“家法”处置,不仅是为了保障他们
   应有的权利,也因为这样的家法处理会使我们离事实真相更远,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家法”会让司法失去作为社会公正防线的地位,让法律失去权威和尊严,而
   法治则沦为一个美丽的梦想。
   
   (2012年3月30日)
   
   (轉自美國之音楊建利博客)
(2012/04/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