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亡者的政治生命 ]
藏人主张
·袁紅冰《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一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二
·伍凡評論習近平的"四个不惜代价"
·所有的革命都是暴政逼迫出來的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四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凡犯我中國天威者,雖遠必誅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六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七
·西藏独立理念者聚集巴黎探讨自由运动实际步骤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八
·中台维蒙代表出席西藏独立理念者大会
·第四屆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在巴黎外郊舉行
·《人類大劫難》重版說明(一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目錄
·第四届“西藏独立大会”在巴黎举行
·佛學院淪黨校,當代中國的官辦宗教是最無恥的謊言之一
·六世达赖喇嘛故居属印度或中国?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簡介
·在朝核和貿易戰背景下中美關係展開摶奕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中國預言人類大劫難
·揭露中共体坛兴奋剂黑幕
·中印边境对峙,习近平认输
·當代中共極權政治,就是關於大劫難的預言
·中國人對台灣獨立應有的認識
·郭文贵现象令中国民主运动被激活
·許歷農不再反共:「中國已完全放棄共產主義」
·中共第五代的人格養成
·習近平意圖成為一個超過毛澤
·《人類大劫難》:毛澤
·「膽小鬼遊戲」─「核瞪眼理論」
·「膽小鬼遊戲」
·核瞪眼理論
·班农:中国是20世纪30年代的德国
·嚴重警告:請勿觀看或轉載、散播本專頁文章或視頻聯結
·伍凡評論朝鲜核试问题
·任你幾路來,我只一路去
·美国之音台長在中国的商业利益
·艾瑪颶風一夜摧毀巴布達300年文明
·「愛國」的五毛、水軍們 ── 無魂的民族利己主義
·柯文哲北京會辛旗,我們擔心什麼?幫辛旗擰開政治水龍頭的不只國民黨
·朝核的最大潛在威脅對象其實是中國
·極權國家的官辦學者、御用文人是知識分子墮落的極致」
·「超限戰」模式?台北市長柯文哲會是中共「藍金黃計畫」人物之一嗎?
·伊拉克库尔德族公投全面支持独立
·西藏复国运动的战略思考
·「中華民國」的國旗,祇許由共產黨把它降下
·中共女剪刀客打闹达赖喇嘛宫殿
·正視「中華統一促進黨」的前世今生
·曹长青:文言文浪費生命、扼殺灵魂
·中共媒體策略:政治統一前先實現輿論及思想的統一
·「沒有見報,沒有評論」的玄機】
·中共「『BGM──藍金黃』計畫」與「特赦阿扁」
·「哈德遜事件」證明《人類大劫難》不是空穴來風
·中華民國(大陸)臨時政府第1次新聞會
·2017年「雙十」看《中華民國祭》
·《中華民國祭》為「民國粉」、「民國風」、所謂「專家」,還有所有台灣國人
·習近平不是只有個人,而是「紅二代」的代表人
·如果「法蘭克福國際書展『台灣館』」能夠、、
·跋涉民主路上的楷模——惜别温辉先生以及记《争鸣》和《动向》停刊
·袁紅冰談十九大和台灣
·中國預言人類大劫難:從「中國夢」到「中國噩夢」──《人類大劫難》的預警
·曹长青:中共19大的毛二世
·中國經濟動力與房產泡沫的尖銳對立
·當中華民國僅剩「一中」幽靈,兩岸如何比「氣長」?
·強國人與扈從者的囈語與玻璃心的夢
·「十九大」統戰部轟達賴:在世界「竄訪」領「講課費」
·袁紅冰評十九大
·弱智型毛澤
·「人類大劫難」的預警,「藍金黃計畫」的進行
·习近平会不会把王岐山送进秦城?
·如果台灣被共匪征服,中國的民主自由何時才能實現
·印度团体:印度官方与民间应支持西藏独立
·关于宗教改革500周年纪念的四件事
·習近平將執政二十年
·「藍金黃」發威,能不低頭者幾希?
·怎么看郭文贵的“不反习”和“保命保财报仇”?
·南蒙古领袖哈达致特朗普的一封公开信
·毛澤
·郭文貴:我為什麼極為尊敬袁紅冰先生
·「習近平高度集權」之說,人人「事後諸葛」
·郭宝胜访谈曹长青:永不放弃——如何看待郭文贵的现状与未来(文字稿)
·川普新战略吓阻习近平
·中国一带一路上连栽跟头
·袁紅冰:請勿稱我為導師
·藏人著名女作家披露著作遭中共当局非法收缴情况
·你聽過什麼叫做暴風雨下水道嗎?
·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偽類們從「挺郭」到「砸郭」、「反郭」的真相;曹長青等人為何會挺郭?
·中共为何面对佛,道不自信?
·「袁三條」是「照妖鏡」,是「緊箍咒」
·立院通過廢除組織法 蒙藏委員會正式熄燈
·曹长青:郭文贵错在哪里?
·以習近平為代表,中共太子黨的雙重繼承──台灣的宿命是逼迫下的刀鋒之舞
·政治家創造光榮的命運,政客書寫猥瑣的歷史
·班农:世界的命运掌握在小人物手中
·偽類們為何「組織十八路諸侯聲討文貴」
·袁教授的新書《刀鋒上的台灣》即將出版
·探究藏人焚身抗议者的诉求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亡者的政治生命

【夏琳 •克勒(Charlene Makley)】:亡者的政治生命
   发布者:《文化人类学》 - 4月26日
   
   
   作者:Charlene Makley(夏琳 •克勒),里德学院(Reed College)人类学系。

   译者:傅春雨 @boattractor_cj
   
   最近接连发生的藏人抗议中国国家迫害的自焚事件,再一次向人们提出了若干痛苦的问题:有何政治影响?外部世界能否见证、感受到这类事件?自焚对藏人而言基本上是史无前例的,并且有德望的喇嘛痛心这类行为违背了佛教徒不伤害生命的原则。自2011年以来发生的一系列自焚(多数是年轻的僧尼),在藏人中间,以及在他们遍及中国内外的支持者和批评者中间,就这类行为的道义性和政治含义引发了相当痛苦的争论。一些评论者以非暴力和普适的慈悲心向现代派佛教协会(modernist association of Buddhism)呼吁,询问自焚行为究竟是属于暴力的“自杀” 罪孽,还是利它、非暴力的“牺牲”?针对见证和报道这类事件有何影响的指责和反指责交织错杂,而这究竟是在鼓励年轻人效法这种“有害”或“无谓”的暴力行为?还是在放大烈士们为被压迫藏人舍身发出的“有意义”的抗争行为?
   
   对于我来说,面对这自残和死亡的可怕景象所带来的新一轮极度痛楚,不由使我想起了在2008年藏人广泛的抗议遭受军事镇压,我生活在青海省藏区时作为一个人类学家所感受到的道德困境。也让我想起了维纳•达斯(Veena Das,见译注1)(2007)和其他人的劝告,对涉及民族学的有关暴力的问题不要盲目迷信见证人的叙述,因为人的观念会随着时间推移和生活经历而变化,因而影响到对之诠释的民族学。因此,我所采取的态度是,避免就自焚的内在意义或道义进行争论,而只将这种抗争主要地作为一种信息传递的形式来看待(在自焚事件中,自杀者的身体变成了一种主要的媒介,就如同在自杀炸弹攻击中,自杀者的身体变成了一种重要的武器)。那么,我们就会发现,一方面是藏人在日益加剧的国家迫害和剥夺之下被迫求助于自焚作为传播媒介;而另一方面则是由外国传媒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媒体进行的华丽演出。这就使得我们能够开始理解“亡者的政治生命”( Verdery 1996,见译注2)在后毛泽东时代的转换演变,这门正在深化的“死亡政治学”(“necropolitics”)(Mbembe 2003,见译注3)关系到藏人和其他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被边缘化的族群,并使得所有的旁观者成为了同谋嫌犯(参见Sontag 2003)。
   
   正如我在2008年所观察到的,对藏人抗议的军事镇压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的体制正式进入到一种异常状态,它不再封锁、围困特定对象的敌人,而是封锁、围困整座城镇和整个地区(参见Mbembe 2003:30)。从这个意义上讲,在该地区所营造的沉默和压抑不仅象征着对个体“声音”的压制,而且更是象征着整个藏区原住民所感受到的那种无依无靠的失落、支离破碎的切割、无可动弹的紧逼——一种与过去熟悉的时空丧失了关联的恐怖感觉;对于许多藏人而言,这种感觉似乎复活、再现了毛泽东去世之前那段时间作为藏人在藏区所受到的创伤。看到城里的藏人只能躲避在家,在人民武装警察和特别防暴警察那警惕的注视下小心谨慎地过日子,我就不难理解抗议和镇压是多么严重地威胁了一种我所称之为的“默契”, 在改革年代藏人和国家(领导人中的改革者)之间存在着对话和“默契”:不公开强调藏人的历史,不公开强调藏人特殊的(宗教)权威来源及其政治和经济的影响;即便是中共汉人领导实施脱离地方实际的“发展”( Ch: fazhan, kaifa,即汉语拼音的“发展”与“开发”),即便是在该地区大力推行商业化和开发自然资源的情况下,也没有危及那种隐而不宣的约定默契。
   
   从实际效果上讲,在2008年的镇压中,更为重要的,是那些消失了的抗议者的幽灵,那些被安全部队杀害和囚禁的人的幽灵(那年春天,整个藏区都在流传着极度痛苦的耳语传言),将以前半隐藏的被封锁、围困的状态(偶尔有不明智的异议者)扩大为针对所有藏人的,日日持续的封锁、围困。与维纳•达斯在印巴分治之后的印度所发现的情形相类似,这种恐惧扩大化的过程有全面撕裂藏人赖以生活的社会道德经纬的危险,而这脆弱的社会经纬在很大程度上,是在经历了毛时代对该地区造成的巨大的创伤之后,无意识地重新修复编织而成。这也即是说,政府力图抹去2008年抗议者死亡的记忆,反而在实际上帮助释放了毛时代死难者的幽灵,需要痛苦面对的道义质问再次被提出,同谋、帮凶的问题困扰、纠缠着所有老一辈藏人,尤其是那些从中国政府的干预中在政治和经济上得利的老一辈藏人。面对社会价值的衰亡, 面对有着巨大传染性、不合时宜的冤魂重返,我发现我的许多藏人朋友都经历了巨大的恐惧和悲伤,突然失去了旧有的约束。于是他们在2008年春夏转而参加草根的大规模悼念亡灵活动——抵制由(官方)寺庙主持的庆祝仪式,而去参加大规模的(自发)祈祷法会。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必须把从2009年以来的藏人僧尼和喇嘛的自焚,看成是上述地区亡故者的政治生命一种悲剧化的集体激活(发生在2009年的首起自焚,实际上就是抗议歪曲和抹煞2008年的镇压和死亡)。自焚(实际上)转化成了这样一种的抗议形式,它将以前(被屠杀)藏人的灵魂和(现在自焚藏人的)灵魂交汇链接在了一起,从而放大成了记念哀悼的政治(运动),从被分割、围困的区域扩展到包括所有藏人散居地的整个藏区。在此意义上,我们应当将燃烧的躯体视为信息交流的对话媒介。在极端封闭的状态下(如在第一起自焚发生的阿坝州),政府的话语权控制主宰公共表达空间,抗议者如何能够公开地“显示”出他们的痛苦处境和不平?在言辞表达被剥夺的情况下,该使用什么样的文体和身体符号(参见Das 2007, Butler2004)?
   
   自杀作为抗议在中国地区有悠久的历史。近年来,自杀抗议甚至自焚的做法,在中国境内被边缘化的群体中呈增长趋势。面对市场化改革,他们的绝望和愤怒与藏人相似,但他们的世界观以及他们与政府的关系却是完全不同,正如因抗议地方腐败官员剥夺财产而威胁要当众跳桥的江西农民的T恤衫所揭示的那样:一件写的是“天理何在?” 另一件则写着“以死呼唤良知”(NTDIV Aug. 2011)。与此相对照,藏人的自焚则是以佛教徒舍身求善的信念为特征,而所求之一就是佛教徒的最高寄托:达赖喇嘛的重返,正如他们最后呼喊的口号和手写的传单所表明的那样。令人恐怖的、燃烧的躯体,是作为主要的抗议媒介,而更重要的,是作为对僧人和达赖喇嘛的污蔑中伤的抗辩,自2008年以来这些滑稽的诽谤超越了政府暴力和媒体的底线;然而,我们却不得不见证,自焚者被描述成了应该严厉打击的“恐怖分子”。事实上,当集体抗议的空间大幅缩小,藏人僧侣(和两位尼姑)的自焚基本上是年轻人个体的行动,是自愿和利它的反对行为。我禁不住要想到, 当整个高原蔓延开集体的、非复仇的悲哀,当沉默在严密封锁下燃烧,伴随着政府安全部队(以强迫失踪的方式)和国家媒体(以不停的新闻检查)的不断清除,这些自焚者燃烧的躯体其实是在“预示”严酷的、最终的(藏民族的)死亡,这点至为重要。这些燃烧的躯体也提供给(世人)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参考文献:
   
   鞠迪什•巴特勒尔,2004,“不安的生命:哀悼和暴力的力量。“
   (Butler, Judith. 2004. Precarious life: the powers of mourning and violence. London: New York: Verso.)
   维纳•达斯, 2007,“生命与语言:暴力及习以为常”
   (Das, Veena. 2007. Life and Words: Violence and the Descent into the Ordinary.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阿克利尔•蒙贝贝, 2003, “死亡政治学”
   (Mbembe, Achille. 2003. Necropolitics. Public Culture 15(1): 11-40.)
   苏珊•桑苔格, 2003, “他人的痛苦”
   (Sontag, Susan. 2003. 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 New York: Farrar, Strauss, and Giroux.)
   凯瑟琳•温德瑞, 1996, “什么是社会主义?之后又是什么?”
   (Verdery, Katherine. 1996. What was Socialism? and What Comes Next?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6.)
   
   译注:
   1:维纳•达斯(Veena Das),印度著名人类学家,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专注于暴力与苦难的研究。她的研究拓宽了人类学的领域,使之触及暴力,不公正和国家权力之间的关系。
   
   译注2:凯瑟琳•温德瑞 (Katherine Verdery),原罗马利亚社会学家,现为美国纽约市立大学(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人类学教授。主要从事有关东欧民主变革后社会转型的研究。其著作“亡者的政治生命”围绕东欧民主化后一些前政治人物遗体移葬及塑像的处理,讨论了这些人物对后社会主义时期东欧的政治,社会和文化的遗留影响。她认为被记忆的死者之遗体是历史的物质符号,会长期存活于其身后的政治对话之中,对评价历史,重塑未来产生贡献,并反过来决定自身的“命运”---对这些符号的重新界定。
   
   译注3:阿克利尔•蒙贝贝( Achille Mbembe),出生于喀麦隆,现为南非约翰内斯堡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The 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 in Johannesburg)政治和历史学教授,也是美国杜克大学的访问教授。他在论文“死亡政治学”中提出主权或权威的最高形式就是决定生死的权力,而决定生死的权力并不总是由最高权威掌握,在特定的情况下,是由社会不同层次,组织,机构,团体所享有。对这一权力的征服深刻地影响了社会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对反抗,牺牲,恐惧等概念的定义。
   
   
   The Political Lives of Dead Bodies
   
   Charlene Makley, Department of Anthropology, Reed College
   The recent spate of self-immolations by Tibetans protesting state repression in China has raised anew painful questions about the politics and possibilities of witnessing such events from afar. Virtually unprecedented among Tibetans, and lamented by high-ranking lamas as violating the Buddhist emphasis on the sanctity of life, the series of self-immolations (mostly by young monks and nuns) since 2011 has thrown Tibetans and their supporters, and critics in and outside of China, into anguished debates about the moral nature and political meaning of these acts. Some commentators invoke modernist associations of Buddhism with non-violence and universal compassion to ask whether the immolations are sinful, violent "suicides" or altruistic, nonviolent "sacrifices." Accusations and counter-accusations fly about the implications of witnessing and reporting these events: does it encourage the "destructive" or "wasteful" violence of youthful mimicry? Or does it amplify the "constructive" protest of selfless martyrs on behalf of oppressed Tibetans?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