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流亡藏人谈连串自焚事件]
藏人主张
·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实施展望
·中共进入军民不融合之年
·與高貴的旎陮υ� ——爲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
·袁红冰新作《酒书九章》问世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富商郭文贵:“受习近平委托与达赖喇嘛见面”
·中共间谍海外铺网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十九大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台灣的四大招數:貪控、色控、錢控、滲透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中國夢」與「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 尋找美麗的死亡
· 佛血和豹骨
· 詩寫在自焚少年的心間
· 美人嫁給金焰中的微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亡藏人谈连串自焚事件

   流亡藏人:连串自焚事件应归咎于中国政府(组图)
   2012-04-03 Radio Free Asia
   
   2009年2月27日至2012年3月30日,中国藏区累计有33位藏人自焚,境外有3位流亡藏人自焚,其中25人身亡。接连不断的自焚事件引起国际社会及媒体的关注,同时也在西藏流亡社区引起强烈反响。藏人为什么会选择如此惨烈的自焚方式进行抗争? 究竟怎样才能结束自焚事件?印度流亡藏人对此表达观点,认为其责任应归咎于中国政府,只要中方反省并改正治藏政策,问题自然会迎刃而解。
   


   
   
   达兰萨拉格尔登寺僧人次仁4月3日在寺院办公室接受RFA采访(丹珍摄)
   
   自2009年2月,境内藏人首次发起自焚抗议以来,这种以自焚表达诉求的方式持续蔓延到多个藏区,以至境内自焚人数持续攀升到33人。
   
   仅在今年1月到3月,境内藏区发生自焚事件就达20起,境外1起。自焚者以僧人为主,也有普通藏民,包括5位女性,年龄在17岁至44岁之间。
   
   中国官方多次发言,将藏人自焚定性为暴力行为,并指此举违背佛法教义,同时批评是由达赖喇嘛鼓动。
   
   台湾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首任佛法教师强巴加措格西(佛学博士)就自焚是否犯戒方面表示,自焚完全没有违反佛教杀生的教义,也没和佛法见解违背,更没犯戒。因西藏僧俗自焚的动机和目的,完全无个人私利。
   
   他们在自焚抗议时,呼喊的口号是:“藏人要宗教自由!藏人需要人权!允许尊者达赖喇嘛返回西藏!”就这样的情况来说,自焚者的想法是为了佛陀教法和护持佛法的正士夫,为了争取西藏民族的民主自由权利,燃烧自己的身体而自愿付出。
   
   自焚事件引起国际关注,也在民间争议不断,看法不一,更在流亡藏人间成为最动容、最揪心的话题。
   
   
   
    西藏人民议会议员岗拉姆4月2日在达兰萨拉接受RFA采访(丹珍摄)
   
   西藏人民议会议员岗拉姆女士表示,自焚事件是藏民族最极限的非暴力抗争。
   
   “这个自焚事件,大家在网络上或者媒体上议论纷纷,但是大家要清楚一点的就是,自焚事件不是近期突发事件,只是它的反抗形式有一些变化。因为我们一直在遵循圣尊达赖喇嘛提倡的非暴力,所以形式发生变化,但反抗暴政的行动一直在继续。一般(中国)外部看来经济发达,也进入强国行列,但是内部有很多复杂的事情,使得中共体制下的人民没有最基本的人权。所以说,自焚事件是藏民族最突出的、最极限的非暴力抗争行为。”
   
    西藏九•十•三运动理事边巴次仁4月3日在RFA驻达兰萨拉办公室接受采访(丹珍摄)
   
    一直向媒体介绍阿坝自焚事件的达兰萨拉西藏格尔登寺境内紧急情况联络小组成员次仁表示,中国政府的打压措施如果继续实施,自焚事件不会终结。
   
   他说:“在藏区已发生了33起自焚事件,其中仅阿坝境内就达23起。自焚者都是年轻人,他们的意志和决心非常坚定,由此自焚火焰持续燃烧着,而自焚时间相隔越来越近,这是非常危险的。至今的藏人自焚事件其主因是中共在藏区不间断进行打压,并花巨资到处部署军队,尤其是特警和武警,以备有突发事件迅速调集警力。从这些现状来看,自焚事件得以结束和西藏局势得以缓和,似乎希望渺茫。每次听到自焚的噩耗,就虔心祈祷这是最后一次,但是鉴于中共的做法,现在已经到了绝不可能有‘最后一次’的状况。”
   
   达兰萨拉西藏前政治犯九·十·三运动理事边巴次仁对30名藏人自焚表达心痛,但他强调无法用对与错来判定自焚事件。
   
   边巴次仁原是西藏拉萨市工商局公务员,后因参与1989年示威活动而遭捕入狱两年,获释后仍继续为民族自由发声,先后多次被警方扣押审讯,2005年被迫选择流亡。
   
   他表示,如果中共落实《宪法》所赋予的各项权利,自焚事件自然就不再发生,也无需叫停。
   
   “自焚的原因主要是在西藏没有宗教自由、没有言论自由,再就是自焚者里面,有两个人写了遗书,内容写的很清楚,就是所有西藏人都希望达赖喇嘛回到西藏,回到自己的家乡,西藏要宗教自由、语言自由。主要是这些问题。现在西藏在高压政策下,没有这些自由,因此很多人用自焚的方式向中国政府表达抗议。但中国政府却说,自焚事件是达赖喇嘛指使的,其实自焚事件从第一次发生到现在,达赖喇嘛一句话都没有说,如果达赖喇嘛在自焚事件上说一句话,可能中国政府又要给达赖喇嘛扣上帽子。流亡政府也是这样,对自焚事件没有发表过什么意见。 其实,中国《宪法》规定,人人享有言论自由、宗教自由,什么都有,如果这些真正落实到藏人的身上的话,只要把西藏的状况改善了,可能自焚事件自然就停止了,也不需要人呼吁去停止。如果再这样继续高压下去的话,自焚的人数还有可能继续增加。”
   
   对于中国政府一直把自焚事件与达赖喇嘛挂钩,但岗拉姆女士认为,罪魁祸首是中共本身,应该由中方负起全责。
   
   “虽然中国政府一直强调说,要让达赖喇嘛出面干涉,也就是出来发言,让自焚事件停止,或者让流亡政府出来发言,但是自焚事件自始至终不是中共政府所称的是由达赖喇嘛或流亡政府有计划、有目的地指使和煽动。因为自焚事件是在西藏境内发生,而且是由于包括当地政府在内,实施一系列不符合藏民族真正意愿的这种政策引起的。所以说,我觉得要想制止跟缓解,最主要的责任应该由中共中央为首的各级政府官员担负。”
   
   达兰萨拉西藏格尔登寺僧人次仁则认为,造成今天的局面,不仅归咎于中国政府,连国际社会也是重责在身。
   
   他说:“国际社会需要用行动向中国政府施压,而不是口头上的支持,不仅对西藏,也要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13亿人负责。关注中国政府是否对它的公民给予自由,包括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新闻自由等,这些必须是国际社会的责任。陆续发生的悲惨事件,不仅是中共的恶劣行为所致,同时也是因为国际社会负责的太少、世界强国声援的太弱而引起。中国政府方面除了鼓励地方官方继续在藏区实施打压,来维护所谓的安定以外,并没有为真正的和谐做出努力。这点可以看出,中共官员没有任何意愿解决问题,更没有胆量去找出问题的根源所在。如果中方调查寺院的状况,以及藏人抗议的原因,并以负责任的态度进行对话,那么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作为人,通过对话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因此,相互理解,才是首要的。”
   
   边巴次仁表示,西藏局势自1987年发生抗暴活动以来,一直没有得到缓和。藏人最渴望的精神信仰,而这个信仰若被践踏,抗议活动会一直延续下去。
   
   “我于1988年在拉萨市工商局当公务员,那时候西藏的情势同现在的情势相比,两个一样都很严重。因为1987年9月27号开始,在西藏第一次发生抗暴事件,并一直延续到今天。现在发展到自焚的程度。原因就出在中国政府的政策上面。中国政府其实每天说,给西藏怎么、怎么带来了幸福,给西藏人民盖了多少房子,捐了多少款,但是其实西藏人不需要这些,因为整个藏区是佛教之地,藏人的信念是尊敬自己的达赖喇嘛,如果你逼着让他去骂达赖喇嘛,谁会愿意这样做。其实不需要物质上的支持,最需要的是精神上的支持。”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丹珍发自印度达兰萨拉的采访报道。
   
   
   
   
   Copyright © 1998-2011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2012/04/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