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藏人主张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胡少江
   
   
   
     薄熙來黯然下台,與本來唾手可得的中央政治局常委職務失之交臂,不僅使中國毛式復辟派如喪考妣,同時也使得西方那些親中共領導集團的「學者」、「顧問」們倍感尷尬。他們的尷尬是因為事件的發展再次地證明了多年來他們關於中國政治、經濟形勢發展的預測謬誤百出。那些預測不僅在理論上完全站不住腳,而且帶有過於濃厚的投機色彩。
   
   
   
     中共政治權力交接依然無序
   
   
   
     首先被薄熙來事件證偽的是不少西方專家們對中國政治權力交接制度的樂觀判斷。近些年來,不斷地有西方學者發表文章,認為在毛澤東、鄧小平等政治強人之後,通過江澤民、胡錦濤等兩代領導人的努力,中國已經建立了一套穩定有序的權力更迭制度。在他們看來,這套制度是所有其他的一黨專制的國家所沒有的,是中國集權制度長期延續的一個保障。
   
   
   
     薄熙來事件證明,中國目前的權力更迭與所有歷史上和現存的一黨專制國家並無不同。在這種制度下,最高權力的分配完全是黑箱操作。不僅普通的「公民」們無法知道真相,即使是執政黨黨章規定的最高權力機構的成員─中央委員們和中央政治局委員們也無權問津。甚至作為政治局委員的薄熙來,他的政治命運也只能任由他人把弄。這一點很像古今中外所有黑社會組織的權力更迭。
   
   
   
     中國需要兩黨制或者多黨制
   
   
   
     薄熙來在十八大前以非常傳統的黨內權力鬥爭失敗者的方式下台,顯然是中共的人事更迭的一部分。他的下台方式如此的突兀,如此地出乎大多數中國和西方分析家們的預料之外。不僅如此,薄熙來事件見諸媒體之後,整個北京官場傳言四起,連中共最高層都劍拔弩張,這也從另一個側面證明了中共政治權力交接的無序。
   
   
   
     被薄熙來事件證偽的另一個西方的中國問題專家們的觀點是:中國並不需要兩黨制或者多黨制。他們近來不斷地闡述一個理論,民主國家通過普選來更換執政黨,通過更換執政黨來更換政策。而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層可以用自己的獨特方式進行政策的更換。還有人將這一理論進一步發揮,認為現在的中國共產黨已經允許不同路線在黨內競爭,這一競爭不僅能有效地挑選適當的路線,也會產生最有能力的領導人。
   
   
   
     有的人甚至更形象地將毛澤東、胡錦濤的路線稱之為中國的「民主黨的路線」,這一路線傾向保護窮人;而將鄧小平、江澤民的路線稱之為「共和黨的路線」這一路線傾向保護富人。在他們看來,這兩種路線在中國的交替進行得十分順利和有效。這種中國特色的政策調整,與西方的普選制度比較起來,不僅更有效率,而且成本更加低廉。有的甚至不惜將中國的制度抬高到政治制度創新的高度。
   
   
   
     不錯,任何集權制度也都必須有政策調整,但是這種政策調整的成本比起民主制度下的調整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例如,毛澤東錯誤路線施行了整整三十年,耗費了數以千萬計的普通民眾的生命,直到這一條路線實在走不下去了,才不得不進行羞羞答答的調整。自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期以來,中國的政治、經濟路線談不上有什麼根本性的調整,整個中國的社會矛盾正在不斷地累積。
   
   
   
     再次證明集權制度逆向淘汰機制
   
   
   
     而薄熙來事件則進一步證明,中國的執政黨內是不允許有與中央最高領導層不同的政治路線存在的;那種希望在局部地區試行不同的政治路線,並且希望以此來挑戰最高領導的權威的做法是絕對不會被允許的。
   
   
   
     談到執政能力,中國共產黨高層領導人過去二十多年的經歷基本上是公眾信息。做一個客觀的比較,薄熙來的領導能力,無論是形成路線的能力,與基層民眾進行溝通的能力,還是通過行政系統貫徹政策的能力在如今的共產黨領導人中都是翹楚。他的失敗,恰恰證明了這個黨在挑選領導人的時候,能力並不是最重要的因素,集權制度的逆向淘汰機制再一次得到了證明。
   
   
   
     西方中國專家們的無知,除了他們對中國的社會、政治的瞭解過於膚淺之外,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這些「中國專家」們的投機心態。一方面,他們吃的是中國飯,常常情不自禁地通過美化自己的研究對象來證明自己的價值。另一方面,中國的腐敗影響至深至廣,不少西方的「中國專家」依靠吹捧集權制度可以向中國政府領取可觀的賞錢。薄熙來下台了,但是那些靠向中國集權制度領賞生存的「中國專家」們還會繼續他們的營生。
   
   
   http://www.chengmingmag.com/t320/select/320sel07.html
(2012/04/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