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国学者公开反驳胡温谣诼]
藏人主张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学者公开反驳胡温谣诼

   恶毒无耻的谣诼:“既得利益集团反对改革”
   
   作者:云淡水暖 文章发于:强国论坛 新时间:2012-4-4
   
   


   
   去岁以来,一个多声部合唱甚是热烈,主旋律是“既得利益集团反对改革”,参与大合唱的声部有:公知们的高亢,学阀们的浑厚、贤达们的圆润、媒人们的激越,大有不炸平他们所谓的“既得利益集团”地球就不转了的架势。
   
   合唱固然势壮,然听者不免惶然,谁是“既得利益集团”?难道这些公知、学阀、贤达、媒人精英们没有“既得”,所以如此同仇敌忾?在此大合唱的高潮部分,是一个“卖”字,似乎不卖不足以平息合唱团们心中的愤怒。
   
   草民以为,仅就公知、学阀、贤达、媒人精英们把自己摘除在“既得利益集团”之外而言,甚为可疑,而在公知、学阀、贤达、媒人精英们要“卖”的对象中,却有一大批并非公知、学阀、贤达、媒人精英们那样滋润的产业工人。
   
   以草民之见,要把“反对改革”之罪帽扣给什么人,就应该搞清楚谁是“既得利益集团”,什么是“既得利益集团”,而公知、学阀、贤达、媒人精英们自己划定的“既得利益集团”是否撇清他们自身的“既得利益”。
   
   草民发现,由公知、学阀、贤达、媒人精英喊出这句“既得利益集团反对改革”的口号,其实是一个天大的谣诼,而且很恶毒无耻的谣诼。
   
   第一、党中央认为,之前的改革极大地解放了我国的生产力,提供了日益丰富的物质产品,极大地改善了我国13亿人民的生活条件。从这个意义上说,13亿人民群众的绝大多数都是改革的“既得利益者”。现在公知、学阀、贤达、媒人精英们高声合唱“既得利益集团反对改革”,等于说绝大多数人民并非之前改革的“既得利益者”,是与中央精神唱反调,是典型的谣诼,恶毒无耻的谣诼。
   
   第二、按照目前的收入状况,参加大合唱的公知、学阀、贤达、媒人精英们的黑白灰三色收入,远远高于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收入平均线。比如,北京市城镇职工2011年可支配平均收入为32903元(北京市统计局),而高唱“既得利益集团反对改革”的前招商局老总秦晓属下的平安保险老总马明哲的年薪是6千万,显然秦晓们是义不容辞的“既得利益集团”,而且是极少数人,再由这些人来竖起一个“既得利益集团”的靶子大谈“反对”,显然是指驴为马、颠倒黑白,倒打一耙。是典型的谣诼,恶毒无耻的谣诼。
   
   第三、英国人胡润与兴业银行最新发表的《2012中国高净值人群消费需求白皮书》称,中国高净值(可投资个人资产600万人民币)人群达到270万人,其中,亿万资产以上的高净值人群数量约6.35万人。即是说这270万人算是不折不扣的“既得利益集团”。但是,这一群“既得利益集团”又与参与“既得利益集团反对改革”大合唱的公知、学阀、贤达、媒人精英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的公知、学阀、贤达、媒人精英就是其中的成员之一,这种把真实的“既得利益集团”隐匿,大谈改革,是包藏祸心。是典型的谣诼,恶毒无耻的谣诼。
   
   第四、紧接第三条,在商品社会,人的既得利益有多大是按战友的财富来区分的,“高净值人群”在中国区区270万,占人口总量区区千分之二,他们是“既得利益者”这恐怕毫无疑义,如果说“既得利益者反对改革”是指这部分群体的话,公知、学阀、贤达、媒人精英们是坚决不同意的,只要有丝毫提倡“共同富裕”的苗头,公知、学阀、贤达、媒人精英们就会发起另外的大合唱:“反对杀富济贫”啊、反对“共同贫穷”啊、反对“均贫富”。总之,公知、学阀、贤达、媒人精英们的“改革”不能够动“高净值人群”的奶酪,换言之,恐怕只能拿大多数人的利益开刀,继续“拉大差距”。所谓“既得利益集团反对改革”由“高净值人群”及其代言人自拉自唱,是典型的谣诼,恶毒无耻的谣诼。
   
   草民以为,“既得利益集团反对改革”这句话,要看什么人在说,如果已经吃得油光水滑、饱嗝不断,捞得盆满钵满的出来大喊大叫,是涉嫌为保住他们自己的既得利益或者为他们获取更大的既得利益而鼓与呼。
   
   对最广大人民群众所期盼的改革而言,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既得利益集团反对改革”是典型的谣诼,恶毒无耻的谣诼。
   
   关键字: 利益集团 改革
(2012/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