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伟大的帝王师]
东海一枭(余樟法)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伟大的帝王师

伟大的帝王师东海儒者余樟法帝王师,是文化之师,文化涵盖知识礼仪制度“技术”信仰道德。道德是文化的核心。秦汉以后的儒家或儒化程度较高的王朝,君臣关系较和谐,某些大臣作为帝师王傅,能够得到君主相当的礼遇,也可称为帝王师,但论形象地位权力特别是道德的含金量,终究远逊于先秦帝王师。

   夏商周没有儒家之名却有儒家之实,是古代儒家政治的正宗,那时的帝王师,形象崇高,地位尤尊,权力极大,有资格对天子进行一定的文化教育辅导,道德约束规范,甚至斥责和罢黜。如商朝的伊尹、傅说,西周的太公望、周公、召公、仲山甫等等,都堪称真正的、伟大的帝王师。2012-4-27晚应邀在儒家QQ群(59139245)中介绍了伊尹和傅说两位。

   一、赫赫伊尹伊尹,名挚,成汤之相,号阿衡,杰出的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教育家,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贤相和帝师。在商代的卜辞中屡见致祭伊尹的记载,其地位之尊介于殷先王与先公之间,且有大乙(成汤)、伊尹并祀的卜辞,可见伊尹在商人中地位的尊崇。

   《汉书•刑律志》伊、吕并书,称赞其治国和军事才能;苏东坡著《伊尹论》则更从政治角度称赞他是“辨天下之事者,有天下之节者”。夸他不以私利动心,“故其才全,以其全才而制天下,是故临大事而不乱”。

   伊尹生于伊洛流域古有莘国的空桑涧。因为其母在伊水居住,以伊为氏。尹为官名。

   “孟子曰:伊尹耕于有莘之野,而乐尧舜之道焉。非其义也,非其道也,禄之以天下,弗顾也;系马千驷,弗视也。非其义也,非其道也,一介不以与人,一介不以取诸人。汤使人以币聘之,嚣嚣然曰:‘我何以汤之聘币为哉?我岂若处畎亩之中,由是以乐尧舜之道哉?’汤三使往聘之,既而幡然改曰:‘与我处畎亩之中,由是以乐尧舜之道,吾岂若使是君为尧舜之君哉?吾岂若使是民为尧舜之民哉?吾岂若于吾身亲见之哉?天之生此民也,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也。予,天民之先觉者也;予将以斯道觉斯民也。非予觉之,而谁也?’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妇,有不被尧舜之泽者,若己推而内之沟中。其自任以天下之重如此,故就汤而说之以伐夏救民。”(《孟子万章篇》)

   孟子说,伊尹耕于有莘之野,乐乎尧舜之道,淡泊富贵,自得其乐。成汤派人厚币聘请,但伊尹说,我要汤的聘币干什么呢?不如在乡间乐尧舜之道呀。成汤三次往聘,伊尹转念想:我自乐尧舜之道,何如使成汤成为尧舜之君,使天下之民众成为尧舜之民。我亲眼见到尧舜之世?自己作为先知先觉,自有“以斯道觉斯民”的文化责任,理当作努力让民众“被尧舜之泽”。因此,伊尹前去说服成汤征伐夏朝,以救民于水火。

   孟子说“伊尹,圣之任者也”,指的就是这种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承担。

   在《尚书说命》中,商朝第23位国王帝武丁这样回顾伊尹:保衡伊尹这样说:我不能使我的君王做尧舜,我的心惭愧耻辱,好比在闹市受到鞭打。天下一人不得其所,他就说这是我的罪过。(“昔先正保衡作我先王,乃曰予弗克俾厥后惟尧舜,其心愧耻,若挞于市。一夫不获,则曰时予之辜。”)这就是高度的、强烈的责任感使然。

   关于伊尹出身,有不同说法。《吕氏春秋•求人》说:“伊尹,庖厨之臣也;傅说,殷之胥靡也。皆上相天子,至贱也。”《墨子•尚贤中》:“伊挚,有莘氏女之私臣,亲为庖人。汤得之,举以为己相,与接天下之政,治天下之民。”《墨子尚贤》称:“伊尹为有莘氏女师仆。”

   或说是厨师,或说是有莘氏女之私臣,或说是师仆:仆人而任家庭教师者。这些说法与“躬耕于莘”之说有异,或者,伊尹先后做过这些事。总之,伊尹身份低贱是实。

   伊尹见成汤有两种说法,一是伊尹毛遂自荐,负鼎游说成汤,成汤发现其很有才能而予以重用;一是成汤久闻其名,经“三使往聘”才为所用。司马迁并采两说,不置可否。《史记•殷本纪》载:“伊尹名阿衡。阿衡欲干汤而无由,乃为有莘氏媵臣,负鼎俎,以滋味说汤,致于王道。或曰,伊尹处士,汤使人聘迎之,五反,然后肯往从汤,言素王及九主之事。汤举任(伊尹)以国政。”

   伊尹为了见到成汤,遂使自己作为有莘氏女的陪嫁之臣,说汤而被用为“小臣”。 此说应该属实,因为金文称之为伊小臣。后伊尹为成汤重用,任阿衡,委以国政,故甲骨卜辞中称他为伊。

   伊尹辅佐成汤灭夏,又助成汤制定了各种典章制度。

   成汤经“十一征”后,剪灭了亲夏的方国,扩大了统治区域,完成了灭夏的战争准备。但伊尹为确保胜利,考虑到夏虽强弩之末,然它为中原之主已历时 400 余年,声威余绪不可忽视。为试探各方国诸侯人心向背,伊尹建议汤停止向夏进贡,以观反应。桀怒而“起九夷之师”,准备大举伐商。伊尹见九夷等方国仍心向夏桀听从调遣,遂与汤复朝贡谢罪。第二年伊尹建议再次绝贡,桀又召诸侯在有仍(山东济宁南)会盟,准备伐商,此次不仅九夷之师不奉夏命(《说苑-权谋》),而且有缗氏首先叛反(《左传 昭公四年》)。伊尹看到夏桀已完全陷入孤立,认为时机已经成熟,立即建议汤向夏发起总攻,一举灭夏。

   革命成功,伊尹对成汤有一段训词,称为《尹诰》。《尹诰》曾被《礼记》引用。 “清华简”《尹诰》内容如下:

   惟尹既及湯,咸有一德,尹念天之敗西邑夏,曰:“夏自絕其有民。亦惟厥眾,非民無與守邑。厥辟作怨于民,民復之用離心,我翦滅夏。今后曷不監?”摯告湯曰:“我克協我友。今惟民遠邦歸志。”湯曰:“嗚呼!吾何作于民,俾我眾勿違朕言?”摯曰:“后其賚之,其有夏之金玉日(牣)邑,舍之吉言。”乃致眾于白(亳)中邑。(《清华藏简壹》)

   全篇大意是:伊尹和成汤都有“一”之德。伊尹想到上天败了西边夏邑,说:“夏王自绝于民。虽然夏邑有很多人,没有人民与他一起守邑。其君结怨于民,民报复他,因此离心,我们才灭了夏。如今君王何不引以为鉴?”尹挚告诉成汤说:“我能和协我们的友邦,现在远邦都有归附愿望。”成汤说:“啊!我怎样为民造福,使我们民众不违背我的话?”尹挚说:“君王应赏赐他们。夏朝的财宝满城,把它们分发给民众,吉祥。”于是把民众召集到了亳邑中心。

   商朝建立后,成汤便封伊挚为尹。《殷本纪》皇甫谧注云:“尹,正也,谓汤使之正天下。“正天下”就是要以身作则,作天下楷模,师范天下。

   伊尹后来又做了汤王长孙太甲的师保。(据《史记》记载,商汤临死时,长子太丁已去世。于是由太丁的弟弟外丙继位。三年后,外丙去世,外丙的弟弟仲壬继位。四年后仲壬去世,太丁的儿子太甲继位。但《书序》说:“成汤既没,太甲元年,伊尹作《伊训》、《肆命》、《徂后》。”似乎祖孙两任天子之间并无外丙、仲壬。)

   为了教育太甲,伊尹有《伊训》、《肆命》、《徂后》等训词,讲述为王为政之道。

   《肆命》、《徂后》已逸。《肆命》,《孔传》说“陈天命以戒太甲”,郑玄说“陈政教所当为也”;《徂后》《孔传》说“陈往古明君以戒”,郑玄说“言汤之法度也”。两种说法略异,因正文不存,难以辨别。可以肯定的是,它们和《伊训》一样,都是对太甲的教训。

   太甲继位之初,作为开国元勋、革命元老和“冢宰”的伊尹,在祭祀商汤的仪式上,当着百官众臣和各路诸侯,对新任天子作了一番训示——这就是《伊训》。

   训词先言成汤修德而有天下,要求太甲继承商汤的德政。伊尹以道德为政治最高原则,并将政权的得丧归源于道德的得失。夏朝先王因为推行德政,所以得到了上天的认同;夏桀的败亡是因为背离了德政传统,商汤也是因为道德崇高而成为天命的承担者和夏朝的掘墓人。真可谓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也。

   成汤革命的正当性和商朝政权的的合法性都来自于道德。成汤革命,是“皇天降灾,假手于我有命”,上天降下灾祸,借助于我汤王的手,汤王是拥有天命者;“惟我商王,布昭圣武,代虐以宽,兆民允怀。”我商王因为宣明德威,以宽仁代替夏王暴虐,所以得到了天下人民的信任怀念。

   “今王嗣厥德,罔不在初,立爱惟亲,立敬惟长,始于家邦,终于四海。”现在我王嗣行成汤美德,不可不考虑开个好头。爱于亲人,敬于长上,从家国开始实践爱和敬,最终推广到天下。接下来,伊尹回忆成汤之德,从三个方面归纳了商汤留下来的政治、道德之遗产。

   其一,以身作则起到表率作用,上行下效,上明下忠。“先王肇修人纪,従谏弗咈,先民时若。居上克明,为下克忠,与人不求备,检身若不及,以至于有万邦,兹惟艰哉!”

   意谓汤王建立并遵循道德规范,从谏如流,顺从前贤,身居上位能够明察,为人臣者能够尽忠,对别人不求全责备,约束自己唯恐不及。因此达到拥有天下万国,这是很难的呀!

   其二,广泛寻求德才兼备者,让他们来辅助你们这些后辈。“敷求哲人,俾辅于尔后嗣。”

   其三,制定《官刑》,对百官高标准严要求。“制官刑,儆于有位。曰:‘敢有恒舞于宫,酣歌于室,时谓巫风,敢有殉于货色,恒于游畋,时谓淫风。敢有侮圣言,逆忠直,远耆德,比顽童,时谓乱风。惟兹三风十愆,卿士有一于身,家必丧;邦君有一于身,国必亡。臣下不匡,其刑墨。’”

   意谓制订《官刑》以警戒有官位者。《官刑》上说:敢有经常在宫廷舞蹈、在房室饮酒酣歌的,叫做巫风;敢有贪求财货女色、经常游乐田猎的,叫做淫风;敢有侮慢圣人教训、拒绝忠直谏言、疏远年老有德、亲近顽愚幼稚的,叫做乱风。这三种风十种罪过,卿士身上有一种,一定丧家;国君身上有一种,一定亡国。君王有过错,臣下不匡正,要受到墨刑。

   最后是对嗣王的勉励、要求和警告,希望太甲敬念祖德,恪守祖制。“嗣王祗厥身,念哉!圣谟洋洋,嘉言孔彰。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尔惟德罔小,万邦惟庆;尔惟不德罔大,坠厥宗。”

   意谓:嗣王要以这些教导警戒自身,念念不忘!圣谟美好,嘉训很明白!天命无常,作善事的赐给他百福,作不善的赐给他百殃。你为善不嫌小,泽被天下,天下庆幸;为恶不必大,也会丧宗庙。

   “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尔惟德罔小,万邦惟庆;尔惟不德罔大,坠厥宗。”这段话,就是善恶报应之理的政治性表达。

   《易传》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中庸》说:“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国语周语》云:“天道赏善而罚淫。”孟子说:“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曾子说:“戒之戒之,出乎爾者反乎爾者”;《禮記祭義》说:“惡言不出於口,忿言不反於身”;老子说:“天道无亲,常与善人。”韩非子言:“祸福随善恶。”诸如此类,都是这一义理和规律的常识表述。

   佛教则有轮回说与三世说。《中阿含经-思经第五》言:“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有故作业,我说彼必受报,或现世受、或后世受。若不故作业,我说此不必受报。”兹不详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