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稻草计划
[主页]->[新会员区]->[稻草计划]->[转载凯迪:从《打倒了富人,全国都是穷人》说起]
稻草计划
· 老师!你不怕死吗?
· 父亲泉下有知,请原谅儿不孝!
·反抗起义、军事政变随时随地可以发生!
·共匪谋杀---- 再一次失败!
·共匪为什么杀我?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拍卖共匪杀人证据---不想追究泰国人责任
· 曼谷机场--共匪谋杀同谋
· 小心共匪生化武器----缅烟杀器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共匪黑榜-----狗肺屠夫周强
·借美国"钟馗", 斩共匪恶鬼!
·共匪又胜一局,我已经没有钱吃饭!
·台湾国立中正大学被共匪收买!
· 共匪\中正大学\张明光狼狈为奸
· 灭 匪 建 国 行 动 准 则 (稻草小组)
· 消灭共贪党行 动 准 则
· 泰国北部中文老师被谋杀!
· 马志杰被强行赶出净心小学
·絕地反擊 共fei---请求泰国朋友帮助
·掌握、破获共匪间谍网,请跟我来!
·稻草小组任务(第一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第二阶段)
· 稻草小组任务 (第三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 (第四阶段)
· 稻草小组须无所不在,创造条件一举彻底摧毁共贪党统治集团
· 消灭共产党,各自为战
·共匪大谷地谋杀,马志杰再中毒!
· 共匪曼谷毒杀,马志杰突现老年痴呆症状!
·马志杰再一次被逼入绝地
·共匪在难民署门外攻击马志杰
·共匪收购了难民署,马志杰天天睡马路!
·第八天
·第八天
·第九天
·难民署第十天
·难民署第十一天
·难民署抗议第十二天
·住难民署门外抗议第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七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一天
·马志杰抗议曼谷难民署官员勾结共匪谋杀第二十二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三天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九天
·一半天我可能出事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0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1天
·英雄非我所求,邓小平不屑为伍
·抗议谋杀33天
·抗议谋杀34天
·抗议谋杀35天
·抗议谋杀36天,马志杰老年痴呆症症状越发严重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9天,共匪派佤邦杀追到曼谷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0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2天
·抗议谋杀4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4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5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6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6天
·晚上找我的任何人都可能是杀手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7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9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50天
·抗议联合国谋生第5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52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5天
·抗议联合国难民署谋杀第56天
·共匪真无耻
·抗议联合国谋杀57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9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60天
·杀马志杰,千载难逢的机会
·来过一个人,特别好笑
·抗议难民署谋杀61天
·抗议难民署谋杀61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谋杀62天
·抗议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63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载凯迪:从《打倒了富人,全国都是穷人》说起


    从《打倒了富人,全国都是穷人》说起 (文/俗士)
   
    先有洛克(也许是受了新世界殖民地繁荣景象的影响),继而是亚当•斯密,他们都坚持,劳动和辛劳根本不是贫穷所专有的,也根本不是贫穷对无产者的惩戒,相反,劳动是一切财富的源泉。——汉娜•阿伦特《论革命》
    最近,看到茅于轼的文章《打倒了富人,全国都是穷人》。在文章他表达了“打倒了富人,全国都是穷人”的观点。文章是从减税说起的,也谈到了政府应该削减开支的话题,这固然都是不错的,但是由于他没有详实的数据分析(他文章中的数据似乎更像是举例说明,而非统计数据分析、研判,至少没有说明那些数据的来源),所以无论是关于减税还是削减政府开支的话题,都没有多少说服力,因而并不比一般时事评论家写得更有价值。我想,作为经济学家应该有更高的、更深层次的论述。

    记得以前他发表过“替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以及富人养活穷人(或者是资本家养活工人。我有点记不清了,但我觉得它们的意思差不多)这类的观点,这篇文章不过旧话重提而已。
    有一个印象,茅于轼的文章常有惊人之语,但却少有对自己观点的论述,尤其是与以往的观点完全相反的观点,他似乎也不做什么论述。所以,他的文章就给人以观点武断的感觉。而且,他的观点有时候很莫名其妙,不知道其所指。比如“打倒了富人,全国都是穷人”的观点就让人摸不着头脑,有点无的放矢之感——谁要打倒富人了?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多年了,发展经济、发家致富都是主流思想,不仅官方政策如此,民间意识也是如此——拜金成为主流和时尚,各类文学艺术作品也都在宣传这种观点。并未听到什么要打倒富人的说法,至少官方意识形态和民间主流意识不是如此。当然,这些年由于贫富差距太大,贫富之间的冲突日益严重,因而有了“仇富”之说。但这种“仇富”其实是仇“富得不公”,以及富人“为富不仁”。人们并不仇视那些凭能力和勤劳致富的富人。如果,茅于轼仅是对极少数的极左人士的回应,我想他一而再地发表类似观点,就令人感到有些奇怪了,甚至给人以故意挑起贫富之争的印象,因为那些人的影响力很小,而且也并没有多少人认同,你回应反而是替他们宣传;如果你的观点不严谨则反而授人以柄。
    由于,茅于轼有很大的影响力,他的观点总是能形成热点,而且许多人对其可说是膜拜不已。然而有关贫富问题,劳资冲突问题并不像他所说的那么简单。所以,我想借此机会,简单地谈一下这方面的问题(不是学术论述,只是一点感想,或许不够严谨)。
    一、关于“替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
    首先,我并不反对为富人说话,因为我认为只有一种声音是可怕的,所以替富人说话、为穷人说话、为中产说话都是无可非议的。但这里有两个问题,一是话要说得有道理,二是说的话要有可依据的基本事实。比如,我前面说的,中国现实问题是“富得不公”和“为富不仁”,这是引发贫富之争的主要原因。如果回避中国事实的根本,指责人们“仇富”,就有些脱离实际。
    其次,为富人说话就为富人说话,堂堂正正没有什么不好,而打着什么为穷人办事的幌子则一方面表现出了言说者的内心之怯——理不直、气不壮;另一方面,多少有点挂羊头卖狗肉的意思。
    为什么这么说呢?
    作为经济学家和公共知识分子,茅于轼最具影响力的,我想就是他的言论。也就是说,“替富人说话”才是他真正能取得效果的行为,而为穷人办事则更多的是政府责任或政府才真正有能力做的事,经济学家本身并无此能力。因而茅于轼所谓的为穷人办事就可能是一句空话,或者 “替富人说话”的幌子。当然,除了政府慈善机构(善人)也能为穷人办事,但这往往只具有辅助的作用,是对政府行为的补充并不可能成为主导,而且慈善事业是道德上的善行。
    那么,茅于轼有没有这样的善行呢?从现在得到的信息来看,似乎没有。茅于轼和他的拥护者喜欢把他搞的小额贷款和保姆培训、中介,说成他为穷人办事的实例。但我认为,那些只能是商业行为并不具有慈善性质。因为,茅于轼在《国宝讲坛:茅于轼解析“刘汉黄案”及穷人的出路》中说:“有认识邓玉娇的朋友,可以通知她在困难时可以找我。如果她想办扶贫性小额贷款,年利率是18%;想在富平培训学校培训21天收费600至800元;想到富平家政中心找一保姆工作收取中介费780元。”茅于轼所搞的小额贷款(年利率是18%)在中国应该是非法的,别人搞都是在地下的,而茅于轼如何可以这么公开的宣扬自己的业务呢?他难道获得了某种特权?且不论这点,仅从他所公布的这个收费标准看,你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之与慈善相联系,它只表明这几个项目是实实在在的商业项目。至于这些项目可能会使穷人收益,那也只是说明它们具有不错的商业价值——投资和消费各有所需。
    如果,把这看着是“为穷人办事”,那我也可以说,那些开办各种兴趣培训班的人是在为祖国培养人才、为祖国的教育事业做奉献。但是我们显然不能这么说,因为他们的行为只是赚钱,教育后代只是赚钱的一种手段。再进一步说,我们生活的小区周边的那些家政公司、保姆中介都是在“为穷人办事”,而且他们的收费远低于茅于轼的富平家政中心。我们是不是由此可以说,在道德上他们比茅于轼更值得敬佩呢?如此这般,难道不是很滑稽吗?
    再次,通过我这些年对网络上的观察有一个印象,这个印象还很深刻,那就是:茅于轼的支持者,往往喜欢说“理性经济人”这类的话而很厌恶在经济问题中扯进道德之类的话题,极端一点的就会说商人的目的就是赚钱,道德是道德家的事跟经济无关。但是为什么他们却要在“替富人说话,为穷人本事”这个问题上,把茅于轼捧成道德家呢?他们是在打自己的耳光呢还是在打茅于轼的耳光呢?我想,能支持并使“替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这一观点得到辩护的唯一的理由大概就是:因为富人养活了穷人,所以替富人说话就等于为穷人办事。事实上,茅于轼就是这样认为的,比如他以前就说过:“如果以后洗浴中心的女服务员,都学习邓玉娇向富人动刀,富人都杀没了,谁来养活穷人?”问题是,这种观点能站得住脚吗?
    二、关于富人养活穷人。
    在自然状态下,人们通过辛苦的劳动获取维持自己和家人生命,以及繁衍后代的基本需求,这种需求被称之为“必需”或者“必然”。必然性是对人奴役是最严酷的奴役,也就是说,人为了生存必须从事辛苦的劳动。在这种情况下人是不自由的,只有摆脱了必然性的奴役,人才可能获得自由,即所谓的实现“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但是,虽然这种奴役非常严酷,这种状态下,人只被自己的及家人生命需求所奴役。后来,出现了奴隶。奴隶受到必然性和奴隶主的双重奴役——奴隶主剥削了奴隶的部分乃至大部分劳动成果。但奴隶主,为了让奴隶做更多的劳动,会提供给奴隶必要的生活必需品,甚至还可能包括其家人的生活必需。可是你不能因此说,是奴隶主为奴隶提供了就业机会,使得他能养活自己。换句话说就是,你不能说是奴隶主养活了奴隶——也许事实恰恰相反,至少我们可以认为,奴隶不仅为奴隶主提供了必需的物品,还为其创造了财富。再后来,出现了资本和工厂,以及资本家和工人。工人在资本家的工厂里劳动,那么他们应该得到什么样的报酬呢?亚当•斯密说:“需要靠劳动过活的人,其工资至少须足够维持其生活。在大多数场合,工资还得稍稍超过足够维持生活的程度,否则劳动者就不能赡养家室而传宗接代了。……为赡养家属,即使最低级普通劳动者夫妇二人劳动所得,也必须能稍稍超过维持他俩自身生活所需要的费用。”他还说:“供给社会全体以衣食住的人,在自身劳动生产物中,分享一部分,使自己得到过得去的衣食住条件,才算是公正。”(《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即著名的《国富论》,第八章 论劳动工资)
    从这点看,今天中国不仅存在最低级普通劳动者的报酬过低的问题,而且,许多白领的收入也很堪忧,因为现在有许多白领不敢结婚、不敢生育。当然这恐怕不只是劳动报酬的问题,还涉及到整个社会。在此就不赘述。显然,工人到工厂劳动或工作的目的是为了获得比自己以往——自然状态下或当奴隶——更多的报酬,而非寻求被收养。事实上,他们只是把工厂当作实现这一目的的场所。同样,资本家开办工厂并雇佣工人,也只是为了赚取利润,而不是要收养工人,只是他们必须雇佣工人,这样他们才能通过投资赚取利润。也就是说,无论是资本家还是工人,他们都是有自己的目的,如果资本家赚不到钱,同时工人也不接受他们降低工资的要求,他们就自然会关闭工厂;相反,如果工人觉得自己所得的报酬不能满足自己的需要,同时雇主也不愿意增加他的工资,那么他就可以选择离开。
    当然这只是一般而言,现实社会往往被到劳动者权利,以及失业和破产等问题困扰,使得工人与资本家之间的关系并不像我说的这么简单。但那是另一个问题。在这里,至少我们可以说:工人与资本家之间的关系,或者我们也可以表达为穷人和富人之间的关系,不是谁养活谁的问题。在不受其他因素干扰的情况下,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一种互利、互补、互相依存的关系,而非寄生或依附的关系。并且,无论是工人养活资本家,还是资本家养活工人,这样的观点都会把其中一方置于某种道德高点,而成为批判、蔑视另一方的依据,而这是很危险的。
    可以说:把前者极端化——把劳动神圣化并否定资本的价值(如把资本家看成寄生虫、完全的剥削者)——就会导致以前所谓的社会主义革命;而把后者极端化——把资本神圣化而否定劳动的价值(把劳动者看成依附于资本家)——我想就是导致资本对人们的奴役(事实上,今天我们就处在这种危险之中),甚至会重演资本原始积累阶段的那些非人道事情(事实上,已经发了,比如:职业病问题、过劳死问题、黑窑奴问题,等等)。
    茅于轼“替富人说话”可谓是不遗余力,甚至不惜暴露自己对经济学的无知。比如他说:“由于大众受马克思剥削理论的灌输,富人被认为是剥削者。经济学是一门伟大的科学,很可惜的是我们现在还不断地教的马克思理论,连很多简单的逻辑都讲不通:为什么用一头羊换一匹布,因为这包含着劳动相等,这很奇怪,既然劳动相等我为什么拿羊换布呢?我自己生产一匹布就行了嘛。”这话本身就前言不搭后语,而且说明他对交换及交换的起源缺乏认识。尤为可笑的是,他以为交换物“包含着劳动相等”是马克思的观点,似乎这样就可以进行贬低和嘲讽了。但事实上,亚当•斯密早就说过:“劳动是衡量一切商品交换价值的真实尺度。”(《国富论》第五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