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稻草计划
[主页]->[新会员区]->[稻草计划]->[如果是真的!!《张春桥在法庭上的讲话》(原文)]
稻草计划
· 李庄示警: 最残暴的黑社会是“失控的权力”!
·林大军抢劫88岁老人孙树才!
·离我远点,我当不了畜生的绿叶!
·我是共贪党特务吗?
·中国工商行不帮我当艾未未债主!
· 林大军主席!民主运动不是请客吃饭、更不是拉皮条、找小姐!
·我是屁p民,我怕谁!
·孙树才授权发布
·共特林大军“绝密档案”暴露,共贪党国安流氓铁证如山!
·中国人小心,海外中国工商银行是特务机构!
·公开声明
· 冷眼瞧左右,方外观权戏!
·我不去朝鲜,别扣“毛左”官帽!(往日文集)
· 贪党特务林大军不承认抢劫钱财!
· 倡议:悬赏指证、捉拿屠杀乌坎薜锦波凶手!
· 改良、革命与屁民何干?自卫反抗是天赋权力!
· 8964:血色烙印!
· 8964:血色烙印(二、游行石家庄)
·这不是威胁。是正义!是真理!
· 8964:血色烙印(三、恶斗共党流氓--初期)
· 8964:血色烙印(三、恶斗共党流氓--中期)
·8964:血色烙印(三、恶斗共党流氓--后期)
· 中国大律师:你是人是鬼,该露出真面目了!
· “共匪红黑榜”行动提前执行
· 徐勤先
· 共匪首恶--邓小平(共匪黑榜)
·共匪魔窟----汕尾市看守所 (共匪黑榜)
·王立军玩完了
·反正红榜-----邵曳戎
· 稻草宣言
·稻草小组宣言
·共匪黑榜---魔头江泽民
·共匪黑榜-----红顶商人柳传志 共匪黑榜-----红顶商人柳传志
· 共匪黑榜-------六四屠夫李鹏
·共匪黑榜------六四黑手陈云
·给难民署的公开信
·冷眼瞧左右,方外观权戏(旧文新发)!
· 共匪黑榜-------李先念
· 薄熙来是黑社会流氓,胡锦涛是流氓黑社会!
·胡锦涛!我的屁股很香吗?
·共匪黑榜----嗜血狂徒王震
·共匪黑榜----薄一波
· 共匪黑榜----杨尚昆
· 难民署:看共匪脸
·梦何时能醒?
·共匪黑榜-----两姓家奴茅于轼
· 共匪黑榜------姚依林
·畜生 们:只有我们想不到,没有你们做不到!(旧文新发)
·茅于轼80岁僵化,你20岁…… 刘松萝
·转载凯迪:从《打倒了富人,全国都是穷人》说起
·共匪黑榜----六四屠杀急先锋陈希同
· 共匪黑榜----屠城帮凶杨白冰
· 共匪黑榜----刘华清
·共匪黑榜----迟浩田
·共匪黑榜----周衣冰
·共匪黑榜-----六四匪类38军
·共匪黑榜-----六四屠夫张美远
·70高龄老母被共匪殴打,此时此刻我只想杀光共匪!
·共匪黑榜-----六四张工
· 反正红榜---薛飞!杜宪!
·共匪黑榜------六四王福义
·如果是真的!!《张春桥在法庭上的讲话》(原文)
· 共匪黑榜-----六四袁木
· 共匪黑榜-----六四刘丕训
·共匪黑榜-----六四刘兴贵
· 反正红榜----上交大雷闯
· 共匪黑榜-----匪警冼耀文
·共匪黑榜----虐待迫害陈光诚的匪警
·共匪黑榜------六四佟喜刚
·转钟茂初:茅于轼“富人穷人论”之辨析
·共匪黑榜-----六四冯兆举
· 消灭共匪口号,抛砖引玉。
·茅于轼:狗嘴里能吐出象牙吗?
·转刘植荣驳茅于轼:中国没有仇富,仇的是不公
·茅于轼真的关心穷人上不起学吗?作者:郭松民
·稻草小组----华夏英雄榜开始启动
·给茅于轼贺寿:中国(凯迪網)人太有才!!!
·华夏英雄-----皇城刀侠杨佳
·共匪黑榜-----六四李少军
·共匪黑榜-----两姓家奴茅于轼
· 中共匪党: 一刀弊命!
·共匪黑榜-----六四谢双喜
·华夏英雄-----六四李玉君
·马志杰给难民署的申诉信
·华夏英雄-----德江女英雄“张妈妈”
· 华夏英雄-----“东海岛的英雄”朱惠来、朱培忍
·六四屠杀,“血债血还”!
·共匪黑榜-----六四赵斌
· 什么是爱国,谁知道?
· 共匪黑榜-----邵阳市政法委、公安局、国保支队、邵阳市中级法院、湖南龙
·民主战士李旺阳为什么由特务林大军调查真相?
·我不会碰毒品,留个证据! (往日文集)
·我不会碰毒品,留个证据! (往日文集)
· 调查李旺阳被杀真相,小心共匪特务林大军!
·共匪黑榜-----六四“太子党”李勃
· 华夏英雄-----真男人、好丈夫鲁 先生!
· 在“吃屎的狗”眼里-----吃饭的人都是疯子!
· 共匪黑榜------六四匪徒于承海、陈锦彪
·[转载]乌有之乡起诉茅于轼:一场极左给极右贴金的丑剧:刘松萝
·华夏英雄-------真相勇士钟鼎邦
· 共匪黑榜------什邡匪警“刘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果是真的!!《张春桥在法庭上的讲话》(原文)

   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我早就想好了有这么一天。
   
   我的发言并不是打算在一个即将走向资本主义道路的政权机器前为自己辩护。但既然今天你们还打算维系一个伪善的辩护程序,我不介意在这里和你们安排的旁听者聊几句。
   
   我从来不认为我是纯洁无暇的圣人。这个社会有100条或更多的理由指控我有罪,但正如我预料的,你们指控我的罪名在这100条之外,而且制造的罪名非常不专业。比如说与林彪集团合作。那些为我炮制罪状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次曾和林彪集团一起密谋杀光所谓的“文人集团”,也就是无产阶级继续革命派。或许几十年以后,你们会给自己曾经的同谋翻案,同时继续称我为罪人——我会很高兴你们这样做,因为我耻于让另一个懦弱的反革命集团分享我被走资派打击的光荣……

   
   ……你们现在面临一个非常矛盾的问题——毛主席。你们试图继承他的权威,你们试图继续尊他为领袖,你们试图宣称自己和毛泽东的革命路线一脉相承,你们知道甚至不能和逝去的伟人对抗……但你们绝对不同意毛主席建国以来的革命路线,本能地要保护自己官僚机构的特权……
   
   因此我们被推上这个审判台来为毛主席的“错误”负责,我对此既感到光荣,又感到惶恐……我作为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具体执行者之一,断然不敢独占这一理论成果的发明权;但我很乐意看到,我因为这一路线而被审判,这是一个光荣的职责!
   
   我知道,我们其中有人会认罪,会痛哭流涕地忏悔,会声泪俱下地揭发自己和林彪集团的合作……这同样在意料之内……历史总会在恰当的时候甩下一些人,因为他们本来就不配历史赋予他们的责任,更加当不起这份光荣。当然,你们不会因此饶恕这样的人——因为他们的能力限于污辱自己……
   
   就在我被审判、被指责的时候。人民公社正在被解散,独立的工业体系正在瓦解,成千上万的人正在以各种罪名被正式或非正式的法庭判罪、私刑处死。那些联动分子正在迅速的被提升,千百万重新获得权力的大小官僚正快活地让子女联姻,为利益集团补充新的血液……这绝不意外。
   
   而且由于你们窃取了人民几十年积累的工业财富,你们有能力在短期内收买人心……让被蒙蔽的人民一起声讨我们革命派的罪行……
   
   这种小伎俩混得了一时,能混一世吗?慎重的说,或许能吧;如果这“一世”指的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话。
   
   我还不老,在我有生之年,未必能看到你们的灭亡,但我可以看到你们的堕落,看到你们的子孙走向疯狂!看到你们镇压群众,看到你们在群众中埋下另一次革命的火种!
(2012/04/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