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沙叶新:温家宝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图)]
陈泱潮文集
·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告示
·否定人类普世价值,就是否定人类作为【类的同一性】(外一帖)
·关于人有没有【类的同一性】的进一步探讨
·答友人二则:我为什么要提出中国民主化变革第六方案?
●简评2009新疆事件
·错乱的民族政策和新闻封锁是导致此次新疆事件的原因
·当前中国少数民族领袖和民族问题研究者必读:牛克思先生最新力作《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关于所谓“过渡政府”
●方向路线原则程序正义之争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
·陈泱潮在过渡政府筹委会“选举总统”会议上的立场和态度
·陈泱潮对《总统伍凡简介》的严重质疑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一)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二)
·陈泱潮关于国旗的陈总提字第(4-2)号提案
·历史档案:关于成立中华共和国临时国家机构的倡议书
●认识伍凡牌过渡政府真相
·在瓮安事件上陈泱潮与伍凡的不同立场和反映
·关于必须把筹建“过渡政府”事涉不同方向道路原则之争的文字全部如实收入我的文集的说明
·就恢复【中国过渡政府筹委会】事致“未來中国论坛发起人小組”
·认清“过渡政府”真相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究竟是“突破中共网络封锁创意大赛”,还是帮助中共封网大赛?
·呜呼!谁之罪?!
·讲“过渡政府”真相,为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
·金鸡三唱----《金刚经》正觉
·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1)
·到底是谁刻意破坏民运的联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2):方向之争原则之争体制之争
·请尊重我的主持人权益,以免给网友造成误会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3):极其可耻的“总统选举”(1图)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4) :关于总统问题的提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5):必须重视的问题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6):从中共动态看伍凡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7) :对注册有关事项的提案
·请不要混淆是非搅混水!
·有必要把历史文件保存下来
·为实现合乎民主程序的公正、公平、公开的阳光选举而努力奋斗!
·ZT一篇转眼就被伍凡控制的未来中国论坛删除的文章
●炮轰张网捕鱼的伪总统真骗子伍凡
·陈泱潮关于伍凡非法擅自发布《中国过渡政府筹备委员会解散公告》的声明
·关于将《照妖镜里看伍凡》两文收入陈泱潮文集的说明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一)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二)
·不要被“反共”的旗号口号蒙蔽了我们的眼睛和耳鼓
·陈泱潮郭国汀关于绝对不能在2008年1月1日匆忙宣布成立过渡政府的紧急提案
·陈泱潮关于政府筹委会必须认真审查伍凡履历的提案(1)
·伪总统伍凡究竟何许人也?(2)
·当今中国迫切需要义士查清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真相!
·关于防患于未然,必须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有所备案的建议
·【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的三大骗术
·这是实话还是故意欺骗——请看《伍凡:過渡政府領導授權軍隊政變》
·坚持原则,顾全大局,努力避免民运政府满天飞的荒唐戏
·关于伍凡先生正在把过渡政府推向万丈深渊的警告
·陈泱潮怒斥伍凡!(1图)
·【伪总统伍凡】与中共的图谋
·伪总统伍凡的目标和任务
·“伍凡牌过渡政府”的出路
●跟帖悬疑仅供参考
·跟帖照转:知情人披露伍凡的军阶
·“据知情的朋友说”: 的确是伍凡埋葬了中国之春
·跟帖之说【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再谈【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呜呼!【伪总统伍凡“中将”主持的新唐人电视台猫鼠评论节目】!
●独立评论不容我揭批伍凡
·三问独立评论版主
·再问独立评论版主
·“独立评论主管”究竟怕什么?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碍于投鼠忌器,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的四忍批判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京奥后中国民运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
·引子:致[中国民运2008年洛杉矶大会]的贺信
·一,必须厘清理论——抓紧思想理论建设,明确认识“那把钥匙开那把锁”“解铃还须系铃人”的道理,拿起唤醒中国民众和中共党政军干部队伍的思想武器
·二,必须厘清当代中国历史的两大关键问题——不能盲目接受中共颠倒是非的历史结论和误导宣传做中共应声虫
·三、还孙中山本来面目,认真总结百年历史经验教训清算当代中国【枭雄黑道】鼻祖,是匡扶今日中国民运和国人政治道德的紧迫需要
·四、还华国锋抓捕“四人帮”的历史真相,重新认识和肯定毛泽东反特权反中共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继续革命观点,是唤醒民众进行民主革命的紧迫需要
·五、 充分认识【程序正义】的重要性,认真提高民主政治道德素养
·六、 明确中国民主运动目标,不说民主政治的外行话、不做民主政治的外行事
·七、明确组织工作的总体方向,切实加强组织建设
·论京奥后中国民运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全文)
●抨击金正日王朝
·征集签名:就中国必须坚决摆脱被金正日王朝核捆绑告全国人民书(图)
·果断快速摧毁朝核武,是维护东北亚暨世界和平所必须
·ZT直击朝鲜
●6.4二十周年
·发起确立【中国国殇日】征集签名书
·6.4二十周年,号召全军和平起义,自觉自为实现军队国家化!
·“万里认为六四是中华民族的心结,总有一天要平反!”
·血的教训,不醒的梦幻
·莫道天下无知音,六四良心慰我心
●中国到底要维稳发展,还是要大爆炸
·敦促中共加快推行党内民主化实施共产党两党制书
·应当充分肯定国防部长梁光烈主张军队国家化的上书
·傳國防部長梁光烈公開上書 否定黨指揮槍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政改突破口
·应当坚定不移地推行政改了!
·军心民心迫切渴望军队国家化!
·抓两头、带中间、不要走极端
·值得充分肯定的温家宝政改实践第一步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推动中共国政改的突破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沙叶新:温家宝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图)

2012-04-06 10:03作者: 沙叶新 来源: 网络
   
   沙叶新:温家宝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图)

   

作者简介:

   
   沙叶新(1939年-),回族,南京人,后移居上海,中国大陆作家,曾经化名“少十斤”。高中沙叶新就业余创作,发表过小说诗歌。1957年进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读书,1961年进上海戏剧学院创作研究班读书,1963年7月毕业后到上海人民艺术剧院当编剧。1965年写第一只剧本《一分钱》,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末创作了《假如我是真的》、《大幕已经拉开》等话剧剧本引起较大社会反响。1985年任上海人民艺术剧院院长,1993年为打破剧院领导终身制辞掉院长这个位置。
   
   曾经担当的职务及参与的社会组织:
   
   中国戏剧家协会常务理事
   中国戏剧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副主任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上海戏剧家协会副主席
   
   上海作家协会理事
   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委员
   
   温的言说,我被打动了,两眼润湿……我不相信他是做戏,我是编剧,看过无数的戏,接触过众多演员;我能看穿演员在表演时,什么是真情,什么是假意。
   
   去年,二○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写了篇《可喜的二○一一年》,我说:“明年十八大之前,还会有博弈,还会有意想不到的险棋和臭棋,但也一定会有精彩好棋。”又说:“愉快地送走可喜的二○一一年,期待二○一二年会有更为可喜的大变局!”果不其然,今年二月起,中国这盘棋就冷不丁地相继出现险棋、臭棋、精彩好棋,构成了今年的特大变局。且看:

开局拍桉惊奇奸雄倒台贤臣得势

   
   二月六日,重庆公安局长、打黑英雄王立军逃亡,熘进美领馆,寻求政治庇护。举世震惊,是为险棋。致使中南海惊涛拍桉,也导致总书记的“锦涛拍桉”。今年开局惊险如此,日后险象怎不环生!
   
   三月九日,薄熙来在重庆人大代表团的放日上,为打黑和唱红辩解,为自己和妻子辟谣,以攻为守,强做镇静,并隔山炮打胡锦涛。这看似狠棋而实为臭棋,如今薄的车马炮逐一被吃,输定了。
   
   三月十四日,温家宝召开人大记者招待会,眼看行将平静收场,温突然回马一枪,命薄“反思”,既反制薄对胡的逼宫,又直刺渝界的九宫;翌日,李源潮过界,迅雷不及掩耳,驱薄下马。连着两棋,精彩纷呈。
   
   俗话说,“观棋不语真君子”,但政治博弈,事关国家大局,怎能不问,怎可不语?三月十五日,我在新浪微博上发表议论,表明态度。我说:
   
   “薄浮华儇薄,温忠厚温仁;薄鼻孔朝天,温怅望星辰。薄野心勃勃,温忧心忡忡;薄复辟文革,温政改坚忍;薄为奸雄,温乃贤臣……”
   
   微博发出后,颇多评论。支持者众多,反对者亦伙。对薄,人说我投机,落井投石,我说两年之前李庄桉发后,薄正高唱红歌,红得发紫,毫无落井之势,我便多次对他投石,声称他必将倒台,果然。
   
   对温,人说我因温现已得势,我才大拍马屁。其实我早在五年前就在香港发表挺温演讲,题为《我在香港学习温家宝同志的讲话》,题目特肉麻,是我故意为之。所幸演讲反响尚好,颇得人心。五年来,尽管政治气候忽冷忽热,时有变化,但我挺温的温度不变,始终保持恒温。

惜温的面目和善眼常含泪

   
   我为何挺温?是阿附?是拜尘?是献媚?是唬人?我只说了简单的三点原因,都浅俗不伦,甚至可笑:
   
   一是因为温面目和善。我虽非相士,但我相信“相由心生”,相信人的面貌是人的内心的外化,人的性格品质常常外溢于人的面容;尤其是眼睛,西谚也说眼睛是灵魂的窗户。可见中外同理。
   
   温面貌端方,虽不能说慈眉善目,倒也低眉顺目,从未横眉竖目,从未咄咄逼人。尤其拿他和他的某几位高层同僚相比,更显得他的仪表比较顺眼,比较亲和,不会对他存有戒心,也不会敬鬼神而远之。
   
   秦始皇性格暴戾,长相怪异,《史记》说他“蜂准(鼻)、鸱目、挚鸟膺(胸)、豺声、少恩而虎狼心。”王莽恶行累累,其貌如兽,《汉书》说他“短颐、露眼、赤睛、虎吻、豺狼之声、能食人。”再如德国的希特勒、北大的某教授、就不用说了。
   
   我喜欢的面相主要不是指面如凝脂、艳如桃李之类的漂亮、美丽,主要是指“精气神”——精神、气质、神态,这对政治人物格外重要,读者不妨“察‘颜’观色”地观察一下中外政坛上的那些风云人物,相信很有意思。
   
   二是因为温眼常含泪,他是世界少有的、至少是中国最爱哭的总理。有恻隐之心的人,才会热泪盈眶。《我在香港学习温家宝同志的讲话》一文中,我专门讲到温的哭,举有很多例子,不再赘述。
   
   需要补充的是,当今中国社会极为冷酷和麻木,跌倒无人扶,溺水无人救;有些人连放毒和杀人都不眨眼,怎么可能期望在他们的眼眶里流出一滴对弱势群体、对鳏寡孤独等亟待关怀和援助的人们流下同情之泪?如今从上到下的各级当政者,虽非全部,但多数都汲汲于争权夺利,都沉湎于花天酒地;他们连救灾款都敢贪污,连慈善金都敢消费,灵魂已朽,精神已烂,他们何来恻隐之心,何来同情之泪!
   
   拿温和他的某些同僚们相比,更是极为难得,极为稀罕。需知官场本是情感的沙漠,是从不讲感情,也根本没有感情;既无真情的笑,也无真情的泪;都像沙漠一样干涸无水。而今在这沙漠里居然经常会有温的泪水,这难道不是官场异闻?不是政坛奇迹?像温这样的真情泪水,哪怕只有一滴,也赛过涌泉,应予珍惜!

腹有诗书人自华恻隐之心最可贵

   
   三是因为温腹有诗书。历代总理,文采如温者几希。举凡他的报告、讲话,无一无诗无文,这次他在人代会的答记者问,也是文采斐然,所引诗文,脱口而出,准确精辟而饱含情感。我是大学中文系毕业,还在戏剧学院做过研究生,对文学艺术、古典文化,并不陌生。但温的腹笥之厚、读书之专、不得不令我敬佩。这次他所引的古典诗文如:“守职而不废,处义而不回”,出自《素书》;“入则恳恳以尽忠,出则谦谦以自悔”,出自元代张养浩,都是难见之书,少见之文,我都未曾读过。
   
   腹有诗书人自华。“华”指的是有文采,有光彩;更重要的则是有教养,有品格。一般来说,尤其今日,受过古典诗文熏陶的人,大多不坏;即便坏,也不会极坏,这是因为古典诗文充满了人文情怀和道德教诲。长期浸染其中,当然会受到良好的影响。
   
   在这次两会上,还有一人在答记者问时引用“诗”:“敢同恶魔争天下,不向霸王让寸分。”引用者为薄熙来。这两句姑且叫做诗的口号或者誓词,曾风行于文革,为红卫兵和造反派在武斗、在夺权、在破四旧、在批黑帮、在打砸抢、在斗批改时最常引用,最常唿喊;唿者咆哮,闻者丧胆。这两句“诗”已成为文革的重要符号。万万没想到,薄这位当年的红卫兵居然又加以引用,是无心,还是故意?是因为文革情结过深而自然流露,还是真的觊觎高位而想“争天下”!
   
   再拿此两句文革诗句与温所引的古典诗文相比,品味各异,愈加显现出这两位引用者的人文素养之有无,以及思想情怀之高低。
   
   对一个政治家,当然不应只以相貌、眼泪,文采来品评。希特勒会绘画、汪精卫善作诗、列宁爱下棋、康生好书法,他们都有一定的文化素养;只是无一人能如温一样三者兼而有之,不是缺二,便是缺一,而且缺的都是眼泪(恻隐之心),这是三者最为重要的,最为根本的;否则他们如何做公仆?怎么为人民?所以他们在历史上都无正面地位。

温的言说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

   
   我知道评定一个国家首脑,主要是看他的作为,看他的政绩。有种议论非常普遍,都说温的政绩不显,毫无作为。可是在这样畸形的体制下,温能有什么作为?非不为也,而是不能为也。需知,当今高层的政治格局,既各自为政,又相互抱团;而温孤立无援、无背景、无后台、居少数、受肘制;虽排名第三,也难能为事;同僚们既不能与他同心协力,他也不能沆瀣一气。他始终处于两难之间,只能默默等待时机,只能在夹缝中创造条件;况且他还要在你死我活的险恶的政治环境中保护自己,避免无谓之牺牲;甚至他为此还不得不做出某些妥协和让步,以求在时机成熟和环境正常时,求得他的最后一逞。我们应该理解他的困境和苦心,同时也不能低估这位平民出身的三朝元老的政治智慧和政治勇气。他一定会有作为的。
   
   亦有人专门说他光说不做,是演员、是“影帝”。我要问:一、他说了什么?说的是民主、自由、法制、人权,说的是普世价值,是政治改革。他说的对吗?你赞同吗?既然对,就应该支持。我再问:二、中央里有几个像温这样说过?像温这样呐喊过?难道不应该珍惜这样的声音吗?不应该多加保护吗?我还要问:三、这些话在这个新闻被封锁、言论不自由的政治环境里,一而再、再而三的说出来;即便遭到删改、封锁,甚至打击、批判,仍旧反复地竭力地拼命说,这容易吗?没风险吗?不需要勇气吗?在这种高压下的“说”,不也是一种“做”吗?是别人做不到的更加艰难的一种“做”吗?怎能嗤之以鼻,视为作秀,看作做戏,这公平吗?有良知吗?
   
   我相信,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首脑在记者招待会上,在回答了许多严肃、重要的问题时,还会像温一样坦诚地、如此悲哀地谈到自己,会出现这样的声音,他说:
   “在我担任总理期间,确实谣诼不断,我虽然不为所动,但是心里也不免感到有些痛苦。这种痛苦不是‘信而见疑、忠而被谤’的痛苦,而是我独立的人格不为人们所理解,因而我对社会感到有点忧虑。我将坚持‘人言不足恤’的勇气,义无反顾地继续奋斗。”
   
   不长的几句话,竟然被“谣诼”“痛苦”“见疑”“被谤”“人格不为人们理解”“忧虑”等这些忧伤的词句塞满,剖心露腹,毫无掩饰。这是世界记者招待会上所无的政府首脑极为痛苦的内心独白,这在官话套话充斥的中国的政坛更无所见。
   
   我坦诚的说,我被打动了,我想起了《离骚》,我两眼润湿了……我不相信他是做戏,我是编剧,看过无数的戏,接触过众多演员;我能看穿演员在表演时,什么是真情,什么是假意。

制服薄熙来阻止左派上台杀人

   
   由于去年已初见端倪的党内矛盾公开化,造成了一些政治空隙,又由于今年二月王立军的突发事件所带来意想不到的机遇,还由于温的总理只剩一年任期,有着时不我待的紧逼,终于使他挺身而出,与胡习等联手,做了一件震惊世界的大事:制服薄熙来,使之出局。从此谁还说温光说不做?谁还能说他影帝?温家宝行动了,做了;而且做得漂亮,有力,充分体现了温的政治智慧和政治勇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