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牟傳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陈泱潮文集
●2012年春天中国的雷声
·沙叶新:温家宝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图)
·薄熙来事件凸显政改必要性/4.20民主论坛精要
·他为什么要抛弃共产体制?(图)
·王康:我为什么接受外媒采访?(图)
·多名官员受惩处 乌坎效应能广传?(图)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陈破空
·纪思道:薄案昭示中国政治模式绝对是气数将尽
·今人不可不重视的神传世界末日预言(视频)
· 于浩成谈"所谓胡温政改"
·国人应看清具有法西斯倾向的血统论太子党们的阴谋
·今日当政者的伟大觉醒
●變數
·閃爍着胡耀邦精神的胡德華重要講話
·陈子明:胡德华射出了响箭
·ZT 蒋经国说: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谢选骏:习近平就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早在苏东剧变前就在倫敦出版發行的《特权论》英文精平裝本(4图)
·《圣灵福音》第二版图片
·习近平及反马克思投机者应读:列寧扭曲馬克思的騙局
·中國人民正在快速覺醒
·历代王朝灭亡前十大征兆——据说转了一亿次(图)
·解放军已成空茅部队 还能保卫国家吗?/汉评
·钟沛璋:记住历史,六月飞雪 /
·王小石犯欺君之罪:俄罗斯现状-世界银行报告(转载)
·ZT薄熙来快审完了,中共有办法止疼疗伤吗
·對原北京四五論壇召集人之一呂朴先生的建議
·劉亞洲,你要明哲保身,不放屁會死?
·一份坚决反对倒退逆流的《万言书》
·李洪林访谈(下):改革就是重回人类文明大道
·歷史圖說蔣介石和毛澤
·在“保衛毛主席”口號下的血腥罪惡
·中國悖逆世界发展潮流,距离人类文明越来越远
·习近平中共党应读应反思:丧权辱国的《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ZT习近平难回避“政治体制根本变革”/熊飞骏
·形勢比人強,中共越來越難以承受不變不行的壓力
·ZT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ZT纳粹德国是怎样控制舆论的
·可悲的中國;2013年中国国情数据
·余杰:拜登原来不是习近平的老朋友
●變兆
·ZT中国将大变要站在正义方
·ZT中共中央怎么了?习近平摔杯子李克强拍桌子
·中共面臨日本極其巨大的挑戰和壓力
·张鸣:学界在民众眼里已经很贱
·列宁导师明确预言一党专政注定短命终必土崩瓦解
·从外部,看内部——写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鲍彤)
·大陆疯传三中全会公报热辣点评 针针见血
·一个全面强化维稳的决定——再读三中全会《决定》/鲍彤
·张伦:习仲勳纪录片不符合官方调门
·人民论坛杂志:宪法政治开万世太平之路(摘選)
·財政部:中國經濟「現行版」已難以為繼 要打造升級版
·刘亚洲說人話: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不是军队与科技
·ZT俄罗斯之声等反击CCAV
●山雨欲來
·《大变革与新文明》四论新甲午海战
·誰在壓搾中國人民——秘而不宣的中国最新国情数据:
·從國賊館內幕看《國賊論》(2图)
·“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不當站的地方”明確應驗了(1圖)!
·隻手难遮天:中国将大变
·專制不除,中國無望:高考零分作文就像是一面镜子!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陳維健
·世界上有哪一个政府敢于如此挥霍民脂民膏?
●推文
·制度性贪腐只有制度性反贪肃腐才能根治
·中国经济暴起暴落颓势已现!出路何在?唯有政改!
·今日中共国体制下的军队只具有一触即溃的战斗力
· 中共激活日本武士道精神强化美日军事同盟的“妙招”
·我的祖國何時才能終結黨國體製得見光明?
·大时代需要实践的大思想何在?
◇◇◇◇◇
▲中共18大前疾呼卷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一
·1.今日伟大历史人物应有的大手笔
·2.历史证明【维稳路线】是必然覆亡的路线
·3.历史的辩证法:维稳必亡,民主永生
·4.其次才是人事安排问题
·5.“科学发展观”必须有体系化社会科学理论的支撑
·6.“摸着石头过河”的【盲人瞎马政治】应当休矣
·7.薄熙来事件充分证明了官僚特权阶级的真实存在
·8.薄熙来事件的要害:蓄谋军事政变
·9.只有确立【政改路线】才能够为中国和中共赢得尊严和荣光
·10.中共应当正视阿拉伯世界、缅甸和台湾的历史经验和教训
·11.唯有此时此举能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二
·1.《特权论》明确预言了一党专制独裁政体制度的周期性政治危机
·2.今日中国朝野不可忽视《特权论》作者的预见和论断
·3.一党专制政体制度难逃被其周期性政治危机彻底颠覆和埋葬的命运
·4.中共18大理应且必须确立【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
·5.支持胡锦涛-习近平牢固控制军权,实现军队国家化
·6、中国两党制的初始化,应由现实的执政党加以主导和形成
·7.执政党两党制初始化的两个办法或曰两条途径
·8、非常值得反对派深思的一系列问题
·9.胡温习李要注意规避的事项
·10.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时间表和可行性实际步骤
·11.执政党迫切需要克服“政改恐惧症”
·12.天赋使命与担当,胡温中共中央有接受本建议的可能吗?
·13.大陆民主化是台湾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前提条件
·14.开万世太平流芳万世,抗拒民主化政改遗臭万年
·15.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有关文章连接
·陈泱潮就《论【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一文的三点重申(1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傳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牟傳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民主墙时代走远了,但记忆如昨。我书写这篇文章,旨在唤起读者对民主墙时代发生在北大校园“学生竞选运动”的历史回望。
   

    1979年7月,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的选举法规定,代表可以依法联名提出代表候选人,并于1980年始实行县级人大代表直接选举和差额选举,地方国家机关领导人实行差额选举。这在当时给了公民一个公开表达政治意愿、进行民主参与的机会。从1980年2月 起,县、区级人民代表直选在一些地方进行试点,陆续有民运人士公开参与,如北京的沙浴光、保定的王屹峰等后来都参选过;而在全国各地的高校,如复旦大学、上海师范学院、湖南师范学院、贵州大学、山东师范学院等,也都先后出现了竞选活动。最著名的便是湖南师范学院以陶森同学为代表组成的民主选举团,因校方打压展开的进京请愿活动。
   
    当时,云南的陈尔晋先生进京不久,打入胡耀邦培植改革力量的团中央与社科院联办的“中国青年研究所筹备组”。他刚刚站稳脚跟,便来函约我进京考察高校大学生竞选和了解北京民刊整合。记得我进京后的当天晚上,我们先在一家旅馆约见了正在北京上访请愿的湖南师范学院学生上访团代表陶森,听他介绍了湖南师范学院“学生竞选运动”情况,后来他还多次给我写信介绍他们学校竞选运动的新进展。
   
    我在京期间,全国民刊协会正在酝酿中,北京的几家民刊也在筹组地区协会。当时,我听说北京部分民刊负责人联合确定了所在学校竞选人员名单:李盛平在北京大学一分校,王军涛在北京大学,陈子明在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陈子华在北京商学院,姜渔在中国人民大学,韩朝华在北京师范大学,赵国杰在清华大学……
   
    北京高校竞选运动的中心舞台就是北京大学,因此我毫不犹豫地选中了去北大考察。我在京日程安排得相当紧张,除要考察大学生竞选,还要与在京的民运朋友广泛接触与交流。记得当时陈尔晋暂住北京东郊一处生物科学研究所院内——刘迪家中。尔晋邀我与他在此同住。我到北京从第二天开始,每天要往返百余里,途中转三次车,从东郊来到北京大学“三角地”看学生竞选大字报、听演讲,了解竞选学生的各种观点,并到学生宿舍广泛与代表性较强的学生交谈,将他们所关注的问题一一记下。记得当时我曾分别与王军涛、方觉、房志远、费远等以及不少不知名的男女学生交流过。
   
    虽然当时的燕园学子们明知当政者并无诚意推动真正的民主直选,但还是假戏真唱,充分利用了这一难得机遇,以竞选人大代表的实践,推动国家的政治民主化进程。从1980年11月初开始,北大先后有经济系的夏申、国政系的房志远、杨百揆、田志立、物理系的王军涛、哲学系的易志刚、杨利川、研究生胡平、中文系的张曼菱、姚利明、刘娟、法律系的袁红冰、研究生会主席薛启亮、物理系的于大海、图书馆系的许欣欣等人宣布参加竞选,并相继发表竞选演说。他们除张贴宣言、大字报外,还组织与选民的见面会、答辩会,举行民意测验,出版《竞选短波》等校内刊物。当时在我的眼中“三角地”就是一块“燕园学子”尽显风流的精神舞台,不仅校内各院系的油印刊物张贴在那里,就连社会上一些较有影响的诗社、文学社和政治文章,也在那里大显身手。因此,说它是燕园里的“民主墙”一点也不为过。记得当时每到学校开饭时间,我都看到不少学生端着饭盆,挤在三角地读各类竞选有关文章与讯息。那时的北大,到处都是竞选台子,发传单的,演讲的,热闹非凡,让人大开眼界。在中国,这样的民主竞选机会是极其罕见的。
   
    当时,经济系的夏申、国际政治系的房志远、技术物理系的王军涛最先贴出竞选宣言,这是第一批站出来的竞选先锋。我一眼就瞄准了房志远,因为他张贴出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民主制》一文与陈尔晋的《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一书极为接近,而他也对各地民运与民刊情况极感兴趣,所以我与他交谈契合,接触较多。经他介绍,我又认识了方觉和费远。而更让我至今不忘的是王军涛张贴出《竞选宣言》中的那句话:“让我们新一代推动中国!——这就是我的竞选口号!”,而11月7日,哲学系研究生胡平贴出《竞选宣言》和长篇大字报《论言论自由》,而且油印成竞选文件广泛流传,以及他的《我的一些政见》,阐述了他对于政治体制改革和经济体制改革的系统主张,尤其让人印象深刻。
   
    最初一批介绍竞选人观点的文章中,多涉及了文革评价、四项基本原则、民主墙、魏京生案、是否取消“四大”等一系列政治敏感问题。根据我的记录,当时最具代表性的一些大纸报有王军涛的《论高教制度改革》、《重新估价我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系列文章,张炜的《我的社会改革观》,房志远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民主制》、《当前中国社会的基本矛盾》、《为争取言论出版自由致全校公民书》、《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印刷、发行法(草案)》,夏申的《论整体现代化》组稿 (之一至之五),杨百揆的《文化大革命还是封建大反动》、《什么人适合当代表》等。更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在北京大学的竞选人中,还有几名是女性,如张曼菱、刘娟、许欣欣等。张曼菱在《告选民书》中提出 “女性与社会生活”的观点,其中关于“男性雌化”、“女性雄化”颇有争议。她说:“中国需要一场以人来代替神的斗争。没有健全的女性,就没有健全的男性,也就没有健全的人性。”刘娟则提出了“一切为了人的自由发展”的口号。
   
    在北京大学竞选人的各次答辩会上,选民的提问相当广泛且敏感,如共产主义是宗教吗?社会主义能不能行得通?“党领导一切”是不是“党主”?“四个坚持”是思想禁锢吗?中国应一党专政还是多党轮流执政?孙中山认为马克思主义不适用于中国的判断对吗?如果官方压制自由竞选,你同意用罢课斗争吗?但竞选人对这些敏感问题并不回避,在当时的政治环境里,那些问答具有一种强大的视听冲击力。
   
    然而,正当北京大学的竞选高潮迭起时,北京市委紧急下达了《关于当前选举工作中几个问题的通知》发出压制学生竞选运动的“三点指示”。为此,北京大学的于大海、王军涛、田志立、刘娟 、刘卫、房志远、杨利川、杨百揆、易志刚、胡平、夏申、袁红冰、张曼菱、张炜、姚礼明、薛启亮等16名竞选人,于11月11日联合发表《告北大同学书》,表达了他们的共同心声:我们竞选的目的是推动人民民主运动的发展;我们认为:人民代表必须代表人民的利益,人民代表的选举必须体现人民的意愿;我们参加竞选,是为了接受人民的挑战;我们的行动是符合人民愿望的,是符合人民利益的,是合法的。
   
    记得那天胡平要在校礼堂发表竞选演讲。我与尔晋一起,早早来到研究生宿舍,看望鼓励胡平。因他即将登台亮相,故很不轻松。那天该校礼堂座无虚席,连走道和窗台上都满是人,主席台上下全都是各种录音设备,在京的许多新闻媒体记者都到达现场。
   
    胡平在校所有竞选人中,属比较温和、稳健的一派。因而他演讲时便遭到一些观点激进者的反对,发问质询的字条纷纷递向讲台。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费远等学生代表甚至愤然退出会场。但多数学生还是支持胡平的,我也对他感觉不错。
   
    我在临回青岛时,北京国际政治系学生方觉等正在起草《出版法(草案)》,并征询我民刊可不可以代他们在社会上征集公民签名。我认为这是件促进中国民主化进程的实事好事,便欣然答应,同时希望方觉他们能及时写出北大学生民主竞选的理论分析与情况综述的文章来,我要在自办的刊物上刊登。这对为今后民主竞选的经 验积累意义重大。为此,后来方觉在1980年12月8日给我的来信中说:“北大的民主选举已接近尾声。第一轮投票今天结束了(预选),结果尚未公布。第二轮投票(最后确定人民代表)将于本月十一日进行。选举结 果,将在今后的信中告诉您。从理论上分析民主选举的文章和对这次北大选举情况的综述,正在考虑之中。由于要读的参考书较多,要搜集的材料亦较多,所以这两篇文章的完稿日期将比过去设想的要迟一些。大约二到三个星期后才能写成定稿。一旦写成定稿,立即给你们寄去。”
   
    我从北京回青岛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在北大学生竞选活动所做的记录,进行整理,并写出详细考察报告,发表在我与朋友们创办的《志友论坛》第二期上。
   
    然而,到了1980年12月16日至25日,中央召开工作会议,政策变调,会上作出决定:采取果断措施,实行经济上进一步调整,政治上实现进一步安定的方针。邓小平在会议闭幕时说:“最近一些与非法组织有关的人物特别活跃,他们假借种种名义放肆地发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这种危险的信号,应该引起全党、全国人民和全国青年的足够警惕!”“对于这种种活动的严重性,我们有些同志还没有足够的认识,因而打击不力,有时甚至放纵不管。”“因此,必须加强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机器,坚决打击和分化瓦解上述各种破坏安定团结的势力。”至此,形势急转直下,1981年2月2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处理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和有关问题的指示》下达,即所谓 “九号文件”,确定要在全国清查处理“非法组织”和“非法刊物”,其总方针是:“决不允许其以任何方式活动,以任何方式印刷出版发行,达到合法化、公开化;决不允许这些非法组织、非法刊物的成员在单位之间、部门之间、地区之间串连,在组织上、行动上实现任何形式的联合。在处理过程中,要首先取得法律根据,依法取缔。如宣布取缔后仍继续秘密活动,则应对参加人员按照情节轻重,分别依法给予传讯、搜查、警告、罚款、拘留或其他必要的处分,同时通知他们的家庭和所在单位密切合作。对非法刊物、非法组织的处理,不要登报、广播。”
   
    “九号文件”向下传达后,全国各地大批民运骨干被拘审、逮捕。我也在这次当局大镇压中身陷囹圄。也曾是那次竞选运动领军人物之一的陈子明先生,前年在寄给我他的《囹圄文集》大作自序中回忆这段历史时,对学生竞选运动的目的和作用作了很好的归纳:“第一,是支持改革路线。当时,留恋‘文革’路线的凡是派,怀念十七年传统的还原派,以及面向未来、面向世界、面向现代化的改革派正处于政治僵持状态,高校竞选运动的冲击,使旧的力量均势瓦解,新的政治平衡产生。第二,是锻炼一代政治新秀。当时的在校本科生和研究生,年龄在25岁到40岁之间,是二十年艰难困苦筛选出来的一批先进分子,既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又掌握了现代的科学知识,在校期间再受到一次民主政治的洗礼和熏陶,本人受益终身,社会也将受其影响。第三,是提高思想解放档次。在竞选运动中,各种‘固定模式型’的思想方法均受到批判,不论是斯大林主义传统模式,中国古代封建传统模式,西方文化传统模式还是东欧日本改革模式;出现与前十年截然不同的新的思想走向。第四,是推动人大制度建设。竞选运动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改革开创了先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