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他为什么要抛弃共产体制?(图)]
陈泱潮文集
·造化的奇妙:丹霞山阳元石与阴元石
·無神論黨文化簡體字的荒謬和危害一瞥
·从乾隆八字看天意与命运
·刘亚洲上将谈基督教和佛教道教的区别
·被现代人遗忘的中国文化经典 不看后悔!(图)
·中国究竟有多少条风水龙脉?(图)
·以色列的故事雄辩地证明:圣经的预言无不灵验!
·四柱八字预测学确实是科学而非迷信
·必看:7000年未有之天象,啟示錄12章應驗!
·科学发现证实“生死轮回、善恶报应绝对存在”
·ZT我心中的紫薇聖人
◇◇◇◇◇
▲西藏问题卷
●致达赖喇嘛
·论西藏问题
·煽动民族主义是使民族丧失理性的海洛因和摇头丸!
·民族主义疯狂中,回顾陈泱潮论“中国鬼子”
·临江仙·赞王千源(3图)
·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欢迎中共和达赖喇嘛接触对话
·就应当在西藏建立道义桥梁和观察窗口致欧美各国首脑书
·陈泱潮一致达赖喇嘛书——论西藏衰微的内在原因
·陈泱潮二致达赖喇嘛书——论达赖喇嘛在合一世界宗教事务上的神圣使命
·陈泱潮三致达赖喇嘛书——论达赖喇嘛是中国建立超稳定民主政治结构的无价之宝
·转世轮回是上帝创世造人的重要法则
·达赖喇嘛高瞻远瞩的一系列明智之举值得中共学习
●致西藏特别会议
·对西藏特别会议的希望和祝福
·为达赖喇嘛中间道路辩
·四致达赖喇嘛书:雏议【中国流亡政府】宪章(草案)
·五致达赖喇嘛曁西藏特别会议书(善本)
·ZT另类选项:《西藏独立路线图》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就西藏问题采访陈泱潮
·令人动容的宗教领袖真诚的谦卑互动(图)
●佛祖诞辰大地震启示录
·惊闻5.12大地震致胡锦涛
·我所亲身经历的两次佛祖诞辰异事(图)
·我所经历的地震与政震
·严辞问责胡锦涛——蓄意隐瞒地震预报,弃民于死地,谁之罪?
·亡共石暗藏玄机(多图)
·大地震启示录1:中共应当认真反省
·大地震启示录2:30年来中共根本性罪错在何处?(图)
·大地震启示录3:中国问题症结趋向与对症处方
·大地震启示录4:难题与破解锁钥(图)
·大地震启示录5:陈泱潮(陈尔晋)促进中国民主化改革第五方案——确立民主化变革过渡时期+实行政治体制改革软着陆
·我为什么提出《促进中国民主化改革第五方案》?
·诺查丹玛斯准确预言5.12中国大地震及其意义(图)
·末世大地震是“人子”出现于世的“生产之难”及其他(图)
·《5.12大地震启示录1-6》正文汇总
·陈泱潮斥党奴王兆山
·江城子:比较地震有感
·ZT:笃信马雅末日预言 荷人购船囤物资
●2011致全藏代表大会
·寄语全藏代表大会1:藏民政治处于过渡时期
·为什么要选择在达兰萨拉成立民主中国流亡(非常)政府?
●流產的悲哀見證流亡的不足悲哀
·流產的《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
·流產的《达赖喇嘛尊者对此〈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的批示》
·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草稿)附件鏈接
◇◇◇◇◇
▲中国近现代史拨乱反正卷
●辛亥百年论末世中共国民主革命
·辛亥百年论中共国民主革命成功三要素·绪论
·ZT民愤“辛亥革命只革了满清的命,没有革中国人的命”
·1.当前中共国民主革命必须正确认识和借鉴清末历史经验教训的意义
·2.实事求是正确看待孙中山的功过,是当前中国民主革命的当务之急
·3.清王朝的主要罪孽以及今日中共正在重复清王朝的主要罪孽
·4.袁世凯促成清帝退位建立中华民国功不可没
·5.中共应当好好学习清王朝隆裕太后不负隅顽抗顺应潮流的明智之举
·6.中华民国的建立是当时三股政治力量合成的
·7.制定确保今日中国民主革命成功策略的要诀
·8.《陈泱潮文集》致力于推动中共国民主革命的三个工作重点
·反满革命本质上是专制主义的种族革命,不是民主革命
·9.荒唐的“国父”之称,完全是国共两党【隐性帝制专制独裁党文化】遗毒
·10.世人应当正视:孙中山的民族主义本质上是大汉族主义
·11.“五族共和”决非孙中山本义,而是清帝退位换来的结果
·12.辛亥百年历史的结论:今日中共国民主革命绝对不能继续以孙中山为旗帜
·13.从北非突尼斯埃及民主革命看未来中国的民主化前景
·14.中共国与北非突尼斯埃及诸国的不同点
·15.最高权力核心的分裂和斗争是全国性大规模群众上街的必要条件
·16.有必要重温拙文【‘六四事件’是中共宫廷内部权力斗争的产物】
·17.顽固坚持一党专制独裁体制是中共必然分崩离析的根本原因
·18.导致中共分崩离析的其他原因
·19. 反对两个极端,是今日中国具有政治大智慧的杰出人士的神圣使命
·20.网络时代茉莉花革命要求必须积极推进变革力量的大联合
·21.促成反对派力量组织化的初级形式
·22.促成反对派力量组织化的高级形式
·23.对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和藏民族的考验
·24.中国作为大乘佛教的大本营,是否到了【佛教诸圣临凡救华】的时代?
·25.【三圣联手结束红阳劫】背景说明
·26.末世佛教临凡三圣的使命、作用及其禁忌
·27.“指导灵”对末世朝野大成就者们的慎重告诫
·28.【辛亥百年枭雄黑道乱华】是对顽固抗拒唯一真神信仰的责罚
●指导灵辛亥百年论中国问题
·题记
·辛亥百年论目录
·1.百年来中国社会政治风尚主流是什么?
·2.百年来风行于中国政治朝野人士身上的枭雄黑道七大特征
·3.百年来的枭雄黑道,是中国千百年传统帝王文化权谋文化的极致
·4.百年来枭雄黑道已经国体制度化——形成了【党天下隐性帝制】
·5.枭雄黑道对中国社会人心道德的腐蚀与败坏
·6.人文环境、社会环境、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破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他为什么要抛弃共产体制?(图)


   2012-04-22 15:10作者: 颜昌海 来源: 作者博客
   
   他为什么要抛弃共产体制?(图)

   

   结束共产体制的传奇人物戈尔巴乔夫(网络图片/看中国配图)
   
   戈尔巴乔夫是一位颇具传奇性的人物,他促成了东欧的巨变和柏林墙的拆除,使包括前苏联在内的诸多国家的共产政权政权退出历史舞台,成为叱吒风云的历史巨人。
   
   从巴黎公社到十月革命,共产政权都是在血泊中“涌出”。共产政权所到之处都伴随着恐怖与血泪,任何人都可能成为这股“祸水”的受害者。
   
   1930年代,苏共独裁者斯大林为了巩固个人地位,维持苏共的统治,通过残酷的手段打击异己,以肃反的方式展开了大清洗。数以百万计的人被送进了劳改营甚至遭到屠杀。戈尔巴乔夫儿时就领教了共产政权的暴力;当时,戈尔巴乔夫的祖父和外祖父两个家庭都深受其害,他的外公潘捷列伊,在大清洗运动中被判14年监禁,爷爷安德烈被流放到西伯利亚服苦役2年。而在1933年的大饥荒中,他爷爷的5个孩子只活了他爸爸和一个叔叔。共产政权酿成的大饥荒和“大清洗”的罪恶,在戈尔巴乔夫幼小的心中烙下了强烈的印记。
   
   据悉,戈尔巴乔夫出任总书记以后,在一次审查影片《忏悔》时,当他看到秘密警察敲一位无辜音乐家的门,要逮捕音乐家时,他“强忍住泪水”,回忆起外祖母给他讲述外祖父被捕那天晚上惊心动魄的一幕。特别是他纵观世界各国更加清楚的看到,共产政权的国家都是崇尚专制暴力、经济落后、民不聊生。戈尔巴乔夫经过漫长的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后,成为了具有左右苏联政局的决定性人物,便有步骤的进行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实行经济重建和开放性政策,对历史错误进行清算,下放中央权力,有意引导各加盟共和国的领导人开始寻求更大的自主权力。随着“开放性”的日益深入,苏共的历史问题和历史罪行得到越来越多的揭露和曝光。
   
   当戈尔巴乔夫促成东欧剧变和拆除柏林墙后,苏联的加盟共和国政府也纷纷脱离苏共专制政权。然而,共产政权的顽固势力极为仇视戈尔巴乔夫的改革。1989年,时任副总统的亚纳耶夫发动“八一九事件”,软禁了戈尔巴乔夫,戈尔巴乔夫危在旦夕。当敏感的民众从不正常的新闻媒体消息中,“解读”出时局的危机后,百姓们云集街头抗议共产政权保守派的倒行逆施,军队也纷纷表明正义的立场,时任苏联加盟共和国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竟然勇敢的爬上了坦克,高呼反抗,声援戈尔巴乔夫。
   
   戈尔巴乔夫获救了,他成功的促成了东欧和前苏联民众的觉醒,抛弃了共产主义及其共产政权政权。之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秉承戈尔巴乔夫的志愿,宣布苏共为非法组织,并限制其在俄罗斯境内的活动。戈尔巴乔夫完成了宿愿后,1991年12月25日,宣布辞去总统职位,将国家权力移交给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这个共产政权“老大哥”终于成为了历史,15个民主国家诞生,民众欢欣鼓舞。
   
   早在1985年,戈尔巴乔夫成为总书记时,就意识到整个苏共从上到下实际上已经是烂透了,几乎所有党员都监守自盗,行贿受贿,无论在报纸、新闻还是讲台上,所谓的宣传都是谎话连篇,一面沉溺于自己的谎言,一面为彼此佩戴奖章。随之而来的是官方意识形态空洞化和政权合法性遭到普遍质疑。而与此同时,在长期的一党专政中,虽然所有的异见分子几乎都遭到打压,然而这种让人窒息的一元化的政治经济模式,让绝大多数受教育者,都反感排斥这种专政文化,因为它不尊重人,反而从精神和政治上压迫人。
   
   其实早在1950年代,戈尔巴乔夫的先辈赫鲁晓夫也认为斯大林时代建立在恐怖和谎言基础上的建筑早已摇摇欲坠。随着人民对腐败、无耻的偷窃、谎言,以及城市工作的种种制度性妨碍越发“烦躁”不堪,政治改革迫在眉睫,戈尔巴乔夫越来越感觉到人民已经忍无可忍,就要发出怒吼,正如号称“开放教父”的亚历山大·亚科夫列夫在1983年所说的:“够了!我们不能再这样生活下去。每件事情都必须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开始。我们必须重新考虑我们的概念,我们的思路,我们对于过去和未来的看法......此时人们已经无法再像过去那样生活——那是一种无法忍受的耻辱”。所以,“民主化”对于戈尔巴乔夫来说“不是一句口号,而是这场改革的精髓”。
   
   1987年1月,在中央委员会会议中,戈尔巴乔夫讲话中指出,“要开展对于价值观的重估,及对其创造性的反思”。正是有了开放和民主化的改革,“在这个国家,一层全新的道德空气正在成型”。同年,作为俄国改革开放的重要刊物,《红十月》杂志发表了一篇广为传颂的文章,文章称:人民必须得到“拯救”——不是因为来自外部的危险,而是因为他们“被他们自己,被那些道德败坏的行为扼杀了高贵的人类本性”。怎样拯救?通过初生的,不可逆转的自由化。怎样保证这种改变无法逆转?首先,已经获得自由的人,将“对再次成为精神奴隶免疫”。只要“人不做告密者,不背信弃义,不言不由衷,无论他是谁,是什么名字,都可以都可以从这个极权主义国家中拯救我们”。
   
   在戈尔巴乔夫的民主改革中,指导思想多元化;政治上建立多党制和议会政治;经济上承认私有制;军队建设上推行非党化、实行军队国家化,这四点缺一不可。其核心是要从通过切实有效的制度改革消除民众的恐惧感,把人民从“奴隶”和“农奴”改造为公民。“谎言够了,奴性够了,怯懦够了。最终,我们要记住,我们都是公民。一个骄傲国家的骄傲公民”。
   
   1989年东欧各国民主浪潮风起云涌,共产党国家纷纷瓦解:11月9日柏林墙倒塌;11月17日捷克“天鹅绒革命”,以和平方式推翻捷克共产政权;12月25日,罗马尼亚共产独裁者齐奥塞思库被人民赶下台并判死刑。不同的是,戈尔巴乔夫亲手解散了苏共。“当我离开克里姆林宫时,上百的记者们以为我会哭泣。我没有哭,因为我生活的主要目的已达到,对于一个真正的政治家来说,其目的不是保卫自己的权力和地位,而是推进国家的进步和民主。”第一个促使宪政降临到俄罗斯大地上的人不是叶利钦而是被一小撮人视为“叛徒”的戈尔巴乔夫。正是一党专政的瓦解,给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等普适性原则为基础的现代文明的开展创造了条件,才促成了俄罗斯国民之间真诚的和解。
   
   历史是由种种偶然性拼凑起来的结果,我们不妨假设一下,戈先生如果当时不进行改革会怎么样?或许苏共的恐怖统治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是不可能逃脱被赶下台的命运,日渐觉醒的国民不会永远匍匐在苏共的脚下,充当奴隶。“尊严高于面包”,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的民主化浪潮就是一个证明,奇奥塞斯库也是一个例子。我们很难想象以个充满着腐败、肮脏、暴力与谎言的政党,一个与所有苏联公民为敌的政党如果负隅顽抗的下场会是怎样。
   
   戈尔巴乔夫先生的改革通过和平的方式,给了所有人机会,也给了俄共继续存在的理由。
   
   自苏共二十大对斯大林进行清算后,1961年,为防止个人崇拜死灰复燃,赫鲁赫夫做出了一项震惊世界的决定———把斯大林的遗体移出列宁墓。此次,斯大林主义在前苏联和今天的俄罗斯可谓臭名昭著。1991年8.19事件后,叶利钦宣布停止苏共和俄共的一切活动,解散其组织,没收其财产。执政70多年的共产党从俄罗斯政坛上销声匿迹。但一些人民代表认为叶利钦此举不符合宪法,1991年12月,36名俄罗斯人民代表诉诸宪法法院,指控叶利钦命令违宪。根据《俄罗斯联邦宪法》第二条和第十三条的规定,1992年11月宪法法院作出裁决,认定停止苏共和俄共的活动是符合宪法的(第十三条第五款规定:禁止目的或行为旨在以暴力改变宪法制度基础、破坏俄罗斯联邦完整性、破坏国家安全的社会团体的建立和活动),但禁止基层党组织活动是违反宪法的,这实际上是为共产党的恢复开了禁。
   
   重建后的俄共首先放弃了传统共产主义理论中有关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的思想,表示认同议会民主的道路。从此,俄共成为合法政党,获得新生,也就是说承认人的权利与自由为最高价值;摒弃一党专政,实行政治多样化、多党制;保障人在法律面前平等权的俄罗斯宪政挽救了频临崩溃的俄共。
   
   说是频临崩溃毫不夸张,因为在东欧发生过巨变的国家里,如匈牙利、捷克、波兰、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绝大多数国民都已经将1989年以前执政的共产党看成是法西斯式政党。政府一直力图通过法令禁止共产党的存在和活动,年轻人一般不愿加入共产党,共产党分崩离析,社会地位也被挤压“边缘化”。相比之下,俄罗斯共产党人不但没有被清算,其组织还能够继续参与政治活动,这一切首先必须归功戈尔巴乔夫在苏共临终前所释放的善意以及他主动归还权力的行为获得了俄罗斯民众的宽恕,结束一党专政,还政于民既是宪政的开始,也是求得宽恕的开始。
   
   虽然时间过去了20年,但苏联的政治、经济及意识形态等方方面面的阴影,仍至今笼罩着不少国家。解读苏联的“昨天”,对于人类的“今天”就意义重大。
   
   一,特殊的党政府现象。在苏联,“党和政府”是一个出现频率极高的特定称谓,不仅在“党文化”的话语系统里被广泛应用,而且还上升到意识形态和治国统治的绝对高度。党和政府凌驾于人民、社会和法律之上,党又居于政府之上。政府是党的政府,属于党的,由党来领导。党在苏联的含义就是“领导”、“代表”的代名词。党也确把自己打扮成“上帝”、“救星”,赋予生杀予夺大权。比如,党可以杀人放火贪污腐败,可以屡犯错误无恶不作,但民众不能反对,否则就会被打成“反党分子”。类似地,还有诸如“党和国家”、“党和人民”之类。对此苏联人很习惯,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因为一切都是党的,连报纸电视也是属于党,没有一样属于苏联人民。
   
   苏联的党政府由如下特色:党政府虽然宣称为人民服务,但从来不为人民服务,而是人民必须为党服务;党政府把马列主义当作指导思想,鼓吹人是猿猴进化来的,从而把苏联人民当作动物一样对待;党政府非常喜欢战天斗地,跟看不见摸不着的敌人决斗,“敌对势力”总是挂在嘴边;党政府总是摆出一副“革命”姿态,革命思维代替了一切,不革命的不赞同的就是反革命,“反革命”因此就成了一项大罪名;党政府从来不知“选举”、“民选”、“专制”、“民主”为何物,自己大权独揽终身制;而且是几套班子几套衙门,唯恐没有官做;党政府永远英明伟大,几乎从来不犯法,杀了几千万人竟然才是小小的“失误”和“革命家的错误”;即使偶有犯罪,也要先党纪(党籍)、再政纪、后法纪;党员身份、职务就成了挡箭牌、保护伞;而人民无论遭受多大迫害屈辱,无论取得多少成绩,都要先感谢党、感谢政府……。所以,党政府只有党,没有人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