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尊者達賴喇嘛参加第十二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世界高峰會議(图)]
蔡楚作品选编
·一周新闻聚焦:海外媒体报道和评论《许志永案起诉意见书》
·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正式调查”不是空穴来风
·南乐教案上访到全国两会(图)
·和尚愿意跨教为南乐教案维权(图)
·中国人权观察成立申请书
·古川:为“六四”25周年接力绝食感言(图)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徐琳:纪念南周事件一周年的日子里(图)
·一周新闻聚焦:“包子秀”惹来议论纷纷
·一周新闻聚焦:温家宝是否“干干净净”是个谜?
·古川: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民间公祭耀邦紫阳和六四先烈,拉开纪念六四25周年序幕
·闵良臣:中国的问题到底在外部还是在内部—兼谈制度障碍是中国社会最大障碍
·笑蜀:郭飞雄人道救援呼吁书
·曾伯炎:一党专政与奴化教育导致中国人种退化
·吴庸:公民社会的形成及官民力量的博弈
·监禁中的自由心灵---公民许志永提讯审理的最后陈述(图)
·温克坚:论政治转型中的暴力
·郑小群:中共执政阵营的最后一张拼图
·清流浦:警惕军队由“效忠”转向纳粹化(图)
·余杰:镜与灯——从中国“公知”否定台湾“太阳花学运”看“他者的误读”和
·王德邦:2013年公民运动述评
·推动公民不合作的唐荆陵律师被广州国保刑拘(图)
·辛子陵上书习近平要求出国探亲
·付勇:纪念八九民主运动 推进中国民主转型
·余杰:人权共识与两岸和平——从《零八宪章》到《自由人宣言》
·胡佳表示将遭拘捕 为了自由我别无选择(图)
·滕彪:从稳控模式到扫荡模式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图)
·2014年中國青年人權獎頒給趙常青(图)
·“零八宪章”第三十二批签署者名单 (八十四人)
·王丹: 聲明(图)
·【重返天安门】六四25周年,一朵白花绽放天安门广场(多图)
·王维洛:“六四”天安门事件对三峡工程上马的影响—三峡工程反对派失败原因
·张思之:报关心浦案友人书(图)
·昝爱宗:我的“翻墙”史记——互联网中国的自由与梦想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白皮书”激怒香港市民,反抗会很激烈
·吴金圣:从天下围城到天下围人——中国民主转型的辅助手段之一
·潘晴: 习近平欲将“红色帝国”引向何方?
·李昕艾:论邪恶轴心对文明世界的危害
·唐丹鸿:西藏问题:帝国三部曲之三:转型帝国的西藏最终解决方案
·黄秀辉:周永康受私刑是党国的特殊利益需要
·凌沧洲:反腐危局能否通向自由民主?
·王德邦:正视历史是最基本的自信
·大陸青年赴台感受民國文化 暢談未來中國轉型之路(图)
·温克坚致董建华先生的公开信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反占中”游行是一场闹剧
·付勇:从皇权专制主义到党权专制主义
·桑普:香港律师界大奇迹日
·林绿野:甲午一百二十年祭
·公民力量关于周永康案的声明
·曾伯炎:习近平的“以法治国”不过是2.0版的以党治国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普选草案提请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占中”不可避免
·堅決支持佔中行動,發起為佔中港人爭取諾貝爾和平獎的行動的聲明
·公民力量就中国人大香港政改决议的声明
·杨建利: “和平香港”倡议
·严家伟:强势独裁是民主转型的拦路虎
·王德邦:人大香港“普选”决定击碎了中国“宪政梦”
·中秋民主燈火行動:支聯會要求釋放獄中良心犯及流亡人士回家團聚
·郭飞雄先生的狱中声明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学生组织发表罢课宣言,“占中”三子削发明誓抗争到底(
·桑普:从民主回归到民主自决—香港民主运动的趋向
·斯欣言:共产极权制度难逃覆灭结局
·华逸士:夜捕铁流击碎“救党派”最后幻想
·康正果: 什么功?谁之罪?——《还原毛共:从寄生幸存到诡变成精》一书导言
·牟传珩:“雨伞革命”宣告“一国两制”破产——香港揭开“公民抗命”新纪元
·王德邦:八九之痛与香港占中
·闵良臣:王伟光院长属于什么阶级
·曾伯炎: 没有民主和法治的反腐决无成功的可能
·一周新闻聚焦:港府出尔反尔拒绝与学联对话,梁振英因丑闻面临弹劾
·韩武:中国公民运动蜂窝新战略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华信民:习会成为中共末任总书记吗?——习近平别传
·一周新闻聚焦:港警群殴“占中”人士激起民愤,“对话”有否诚意?
·华逸士:当世界匍匐在中共极权的阴影下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林傲霜:“阶级专政”与“依法治国”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郭永丰:中共的“依法治国”不过是以党治国的装饰
·朱欣欣:依法治国必须从废除一党专制开始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孔布:中共企图利用香港危机赢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曾伯炎:中国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张博树:流亡创造奇迹:达兰萨拉观感
·余杰:中国的民主转型与西藏的中间道路
·桑杰嘉:中共宣布向藏人党员干部开刀——中共对藏政策走向更趋极端
·应克复:共产主义浩劫的思想源头(一)——《告别马克思主义》的前言与结束
·华逸士:“文革”或已重来,喉舌充当先锋——中国媒体厚黑已达新境界
·桑普 :当中国皇帝遇见日本首相
·孔布:“砸锅论”是中共无法挽回的颠覆性错误
·王德邦:“重庆模式”的意识形态升级版——掀起意识形态斗争狂潮
·桑杰嘉:在帝国主义摧残中坚持抗争的西藏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林傲霜:成熟的公民社会,觉醒的台湾公民—评台湾“九合一”选举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一周新闻聚焦:令计划拍马文章怎么回事?峰回路转还是回光返照?
·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桑杰嘉:中共政权在西藏进行的文化灭绝政策
·向宪诤:“打肿脸充胖子”的“中共民族主义”真面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尊者達賴喇嘛参加第十二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世界高峰會議(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28日 转载)
   
   尊者達賴喇嘛参加第十二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世界高峰會議(图)

   尊者達賴喇嘛参加第十二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世界高峰會議(图)

   


   
   
   
    来源:参与 译者:Judy 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处贡噶扎西提供
   
    (参与2012年4月27日讯)尊者達賴喇嘛於2012年4月25日早晨在芝加哥分別會見了總統萊赫•瓦文薩,喬迪•威廉斯,總統戈爾巴喬夫。他們討論了共同關心的問題,也包括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第12屆世界高峰會議的問題。尊者說他視總統瓦文薩為英雄,因為他堅定反對極權主義。尊者告訴總統戈爾巴喬夫説他曾一手促成對全球有影響的變化。噶倫赤巴洛桑森格當時也在場出席會議。此後,尊者出席了高峰首腦會議與會者的午餐。
   
    下午尊者參于小組討論主講「世界和平與非暴力:永不放棄」。其他主講人分別是諾貝爾獎得主總統米哈伊爾•戈爾巴喬夫,喬迪•威廉斯教授 和 穆罕默德•尤努斯教授。
   
    會議開始前,所有的諾貝爾獎得主聚在台上,由總統戈爾巴喬夫代表頒贈演員西恩.潘(2012年和平高峰會議獎)。並播放一段昂山素季的視頻講話。
   
    在座談討論中,主持人作家吉姆•伍滕向參會者發問題,有關他們的背景以及與非暴力相關性。
   
    他詢問在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之後的未來西藏非暴力的奮鬥問題。尊者開始解釋說除非你了解這個歷史背景,否則不會意識到這問題的複雜性。他談到在1949-50的時期,被中國佔領之後改變。他說,在這之前,國際法律專家承認西藏。
   
    隨後,與中國簽署其所謂的和平解放及17點協議。尊者補充説那協定其實主要是一國兩制和中間道路。
   
    尊者說自從1959年到印度之後,一段時間花在安顿西藏難民。1974年在中國“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之時,西藏的領導已作出決定要與中國中央政府談判採取中間道路政策,改變現狀不求分離。尊者説在1978-79中國執政當局發出一個信息給他,除了西独立以外,什么都可以討論。他說,這合乎藏人領導的想法。從那時起,西藏方面試圖進行這項政策,有時似有希望卻又很困難。
   
    尊者說,然而在西藏境內的局勢並沒有改變。中國的態度,尊者開玩笑地說,在一個極權主義制度下當權者只有嘴,沒有耳朵。他們僅説他們想要説的,卻並不要聽。他回憶觀察報記者喬納生米爾斯基曾問他為什麼中國當局不喜歡他。尊者回應說,這可能是因為他沒有同意他們的看法,並說 “是的,部長。”
   
    尊者說,60年不斷向中國努力尋找一個西藏的解決方案,,政府當局一直沒有具體結論。不過,他表示,在中國人民的水平,只要有機會知道實相,他們顯示對西藏的关心。他說,這是因為:第一,我們是非暴力的奮鬥,其次,是因為我們採取的中間道路政策。
   
    尊者然後擴大範圍講到諾貝爾獎得主德斯蒙德•圖圖大主教對那時被囚禁的諾貝爾獎得主昂山素季所作的努力。他說,現在她已是自由的。尊者說,現在另一個得獎主劉曉波為他對民主,自由,等等的努力,仍是被關在監獄裡。他建議,諾貝爾獎得主聲援他的案件。
   
    尊者還談到了全球非暴力的發展。他說,20世紀是一個暴力的世紀,有一超過兩億人死亡的報告。他說,如果暴力有正面的影響那還有理由。現在我們需要有一個長遠的計劃,通過教育和提高認識,促進思維,問題需要通過對話來解決。他說,這種教育需要從幼稚園開始一直到大學。尊者說,一個和平的世界並不意味著將不會有任何問題。但所有的問題需要通過對話來解決,這樣我們可以將21世紀成為一個對話的世紀。
   
    討論會後,主持人拿了一個觀眾的問題,請教尊者回答。提問者想知道如何與不合理的人講理。尊者說,作為一個佛教徒,專注佛陀的教誨,我們應該經常尊重別人的意見。
   
    他說,許多問題多出現在以自我為中心的態度上。如此試圖改變人們,不如試圖告訴以利他主義之態度,尊者說,我們可以預測的事實,為保護自身利益則需要做一些為他人的正面的事。他說,通過建立真正的友誼,信任和尊重,我們可最終使社會更快樂。
   
    經討論後,尊者和總統瓦文薩,教授喬迪•威廉斯及其他幾人出席新聞發佈會。回下榻酒店前,他回答了幾個問題。
   
    是否會有一個十五世達賴喇嘛的問題,尊者說,他早在1969年已明確表示,达赖喇嘛转世制度繼續与否將取決于西藏人民。然後,他回憶起在新澤西州的紐瓦克一位記者問過類似的問題,並說,他摘下眼鏡,並要求記者從他的沉著,判斷是否有急於要思考這個問題。尊者說,去年九月,所有藏傳佛教傳統的精神領袖討論了達賴喇嘛轉世制度問題。尊者說,他之後發表了一項聲明,當他到89歲或90歲之時,他將召開會議,找出達賴制度是否必要再行之 。
   
    當被問到會採取什麼解決西藏問題,他尊者給了一個歷史的解釋說,自1974年以來,西藏人已作決定,找到一條中間道路,中國領導人鄧小平在1979年2月传话願意討論西藏獨立以外的任何問題,我們兩個是相似的。尊者說,他一直在尋求一個有意義的解決方案,當時甚至做了西藏人民的意見調查,包括那些生活在西藏的藏民。他說,大多數,超過90%,支持我們的立場即中間道路。他說,在2001年有直接選舉的藏人領導,他成為半退休。去年,他說他已經決定完全的退休,結束近四個世紀達賴喇嘛世俗两方面领袖的老傳統。他說,他的政治權力移交給民選的藏人領導。然後指着在场的噶倫赤巴洛桑森格,尊者說,西藏人民選擇了他作為人民的領導,他出生于印度並在印度受教育,後來在哈佛深造。尊者表示很高興這樣的發展。他說,噶倫赤巴表示,他支持中間路線。
   
    另一個問題,尊者解釋為什麼我們需要促進非暴力的文化。他說,我們必須以現實探討所有問題。必須是非暴力的。他說,涉及暴力只會導致暴力的連鎖反應。他說,因此,促進非暴力我們需要推廣內在的價值。尊者說,現在在美國,印度,歐洲和日本有越來越多的專家機構對這些思考,並補充說,因此他很樂觀。
   
    2012年4月26日,尊者將會見当地藏人并发表重要讲话,还将在Loyola大學发表题为非暴力以及不同信仰間對話的公開演講。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956010023
(2012/04/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