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博驿
[主页]->[百家争鸣]->[博驿]->[祝友石:讀議丁栩翔文《大快人心事,控訴茅于軾》]
博驿
·博驿吏:难忘六四
·博驿吏:大道和小康
·胡温胜:我希望胡温胜.您呢?
·林裕民 岳飞与赵昚
·胡温胜:天降大任于胡温矣!
·何国盛: 东家,老掌柜家来人了!
·褒德贬日:给RFA中文部的信
·刘湘勇:我曾经如此热爱周总理
·金丽平: 看电影<<鸦片战争>>
·胡温勝: 金旺的伎俩(评中国国务院新闻办的《美国人权记录》)
·武乃尤: 非龙 [大家论坛]
·羅世英,穆麗萍:两个共产党 (探讨选择的权利)
·里 正:奉化密橘至台而为枳
·鄭師魯: 把選票投給哪個黨?
·樓尚友: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江夏城: 如果这是BBC的新政策,我们欢迎啊!
·下辈子: 靠十个处女登上皇位的皇帝宋孝宗
·金丽平: 不应忘记“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博驿吏: 要区别台独与民主。
·楼尚友: 一体努力,维护对等尊严。
***********************
·博驿吏: 金农隶书<苏轼五古四首>
·博驿吏: 支部建在楼道,党员就在身边
·博驿吏: 在成吉斯汗象下
·博驿吏: 问湖
·樓尚友:神速瞻仰黄埔旅行团
·楼尚友:邓琰隶书<豳风.七月>
·楼尚友:瞻仰黄花岗革命烈士陵园.
·楼尚友:中美英苏旗
·创 作:冠军马英九
·老 陆:如果民进党势力扩展
·楼尚友:站到“天下为公”与“人民最大”的旗帜下
·楼尚友:北美华埠地标
·合 作:路桥易修民心难复
·吴钩月:吴江女沪上受骗记
·越子鲸: 我们是同胞
·楼尚友: BOSTON地区庆祝中华民国双十国庆
·胡温胜: 对2003年西安学潮的两种观点
·李运良: 金都血案的启示
·吴钩月: 虞美人 大陆反贪
·邹建康: 条条大路通国安
·李可望: 绿党三绝
·梁守真: 也说“上海世博中国馆”
·谢天昌: 放言
·林幼林: 跟玩弄民主的高手谈谈民主
·罗沂滔: 中共提出"国家核心利益"说之用心
·博驿吏: 博驿点击次数冲99999有感
·游刃有: 无法避开的"一边一国"
·周保罗: 走向"莫测"!
·谢天昌: 放言2
·谢天昌: 放言3
·谢天昌: 放言4
·刘佑民:美国会抛弃中华民国吗?
·谢天昌: 放言5
·李運良:宋美齡覆廖承志檄
·金麗平:大陸皇帝戲現象網絡座談會記要
·陆金凤: 闺女,你到中国来了一回,20年,一天好日子也没有过过!
·BOSTON华裔庆祝中华民国第100届双十国庆
·圣桑 引子与回旋随想曲
·熊飛駿:中國人怎能盲目崇拜成吉思汗?
·吴钩月: 陈歌辛大师部分名曲的歌词
·祝友石:讀議丁栩翔文《大快人心事,控訴茅于軾》
·李吉人: 清黨背景及原因
·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
·悲跺愤:小J, 弹这干吗?
·BARCONY: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读后感 两个老师
·大陆人:中国人永不忘记四川屠夫!
·萨特阔:老片重放:《苏俄的胜利》
·博讯挺立至今真不容易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祝友石:讀議丁栩翔文《大快人心事,控訴茅于軾》

(讀議格式:列出Mr.DXX此文的各段,段後部[]內是祝友石的讀議。)
   (文中:丁栩翔簡记Mr.DXX/國民黨簡记KMT/中共簡记ZG/毛澤東簡记MZD)
   (文中小标题为讀議者所加.)
   ----------------------------------------------------
   (前言)丁栩翔预设三前题

   
   茅于軾寫了《把毛澤東還原成人》,我(丁栩翔,人稱北大才子,下簡稱Mr.DXX)也寫一篇,PK一下吧。
   把MZD還原成人,並不是一個單方面的命題,因為MZD所居的,不是一個壇,而是兩個。一個是神壇,一個是魔壇,自然而然就有兩派人聚在兩個壇下,革命鬥士和民主鬥士最後都成了魔神壇鬥士,為MZD究竟是神還是魔爭論不休。
   所以,在討論“把MZD還原成人”這個話題之前,有必要就“討論”這個話題首先討論一番。我認為,最要緊的一點,是在討論中一定要講邏輯。
   一是不能因人廢言,要避開對歷史人物個人品質的討論,而重點看他提出的思想,堅持的路線,你不能說因為牛頓愛財,萬有引力就不存在了;不能說因為居里夫人是蕩婦,鐳這種元素就不存在了。而現在一些人要批駁馬克思列寧主義,連一頁書都不願意看,就去說馬克思有私生子,列寧有梅毒,照此邏輯,因為伏爾泰是被包養的二爺,自由就是錯的;盧梭是扔了五個孩子,民主就是錯的;華盛頓家裡養了一堆奴隸,獨立就是錯的。這就是不講邏輯了。
   
   [Mr.DXX:個人品質不能談,只能談思想、路線.為了掩護MZD一人之淫穢,就不惜拉眾多歷史名人陪綁、不惜揭眾多歷史名人隱私,Mr.DXX忠主之心,躍然紙上!]
   
   二是要講因果聯繫,而不能單就個別歷史事件得出“後此謬誤”。因為人文社科領域和自然科學研究最大的不同就在於,不可能做到單一變量實驗,影響歷史進程的因素一定是多元的。如果一味鼓吹“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那麼,就是把社會實踐和科學實驗混為一談了,試想,決定因素居然不計其數,你又如何單純從實踐中分析各個因素的權重?最後的結果,一定只能誇大或者縮小某一個因素的影響,得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結論。
   
   [Mr.DXX:單個事件的正謬不能談;鄧小平賴以重返政壇的敲門磚“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都不能用.猶如把茅于軾左膀右臂左腳右腿綁起來,然後Mr.DXX前來PK,你Mr.DXX誰啊?衙內啊!(後從網上得知:Mr.DXX系富二[11])]
   
   三是要把握歷史大勢,捨棄王侯將相、才子佳人等諸般歷史細節。很多人抱怨史書不實,這是就王侯將相史來說的,比如說,MZD的兒子怎麼死的?說不清楚。蔣介石的兒子的父親是誰?說不清楚。但歷史的大勢是無比清晰的,1911年辛亥革命了,1949年KMT跑路了,這些都是掩蓋不了的。而這些實際上比那麼說不清楚的東西重要的多。
   
   [Mr.DXX:"細節"不能談,只能談"大勢".眼前的“辛亥革命了”,“KMT跑路了”,“共產黨貪腐了”固然一清二楚,但今後"大勢"又何能談清?他說他的“世界民主潮流浩浩蕩盪,順昌逆亡”;你說你的“無產階級專政一定最後勝利”,無比清晰的否?無非看各人刺刀之所及爾。 ]
   
   以下進入正題。
   ----------------------------------------------------
   
   (一)中國的三個主題.
   
   世界潮流,浩浩蕩盪。流到中國近現代史,有三個根本主題:個人自由、民族獨立、國家現代化。而這三者的催化劑,至少可以追溯到20世紀初的“庚子賠款”。這個條約要求,中國賠償11個國家白銀本息9.8億兩,加上地方賠款,中國要掏出10億兩白銀,相當於12年財政收入。而中國當時的財政收入,已經是在支付馬關賠款和重整武裝的情況下超負荷運行了。基本上來說,《辛丑條約》可以用一句話概括:竭澤而漁、焚林而獵、殺雞取卵。最傻逼的國家有三個:一是俄國,與中國接壤,等於抱著一個提款機,隨時可以來拿,根本不用夥同一撥外地人過來搶銀行;二和三是英國、法國,經略中國多年,既得利益是相當清晰的,等於是叫人來砸自己的場子。把中國弄死了,對他們都沒好處。但在當時的世界大勢下,八國聯軍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英德要展開軍備競賽,爭霸歐洲,沒錢不行;法國要報仇雪恨,沒錢不行;日本、意大利以列強自居,蓄勢待發,沒錢不行;俄國、奧匈帝國日落西山,矛盾叢生,沒錢更不行。基本上是一群想錢想瘋了的主,逼中國簽了一個搶錢條約。只有一個明眼人,那就是美國,已經看透了《辛丑條約》一簽,中國必然爆發革命,大清國必然滅亡,於是把自己份額不多的賠款用來開辦學校,籠絡人心,力爭在革命洗牌後接手最大的一塊蛋糕。未曾想到,這所學校果然在百年後成為中國的主宰,這是後話。
   
   《辛丑條約》一簽,中國的三個主題:個人自由、民族獨立、國家現代化便完全顯現出來了。
   
   首先是在個人上,列強向中國索賠10億兩白銀,而中國財政已無餘錢,於是所有的賠款都是稅收的增量,而滿清的政治腐敗程度遠甚當下,徵稅效率極低,列強要10億兩,老百姓很可能就要交20—30億兩,因為中飽私囊是鐵板釘釘的事情,清廷想的辦法是把錢攤到各個省去,讓他們看著辦,這樣一來,至少可以保證從省到中央這個環節不至於再有大的截留。世界列強的民主自由基本上都是徵稅徵出來的,從英國到美國、法國,莫不如此,庚子賠款的巨稅一徵,官民矛盾必然激化,這種矛盾通過單純的,舊式的改朝換代已經解決不了,因為這不是說某個皇帝好壞的問題,而是說皇帝這玩意兒本身就有問題。
   
   其次是在民族層面上,一方面是滿漢的民族矛盾開始激化,因為多民族國家就好比兩口子過日子,有錢的時候,其樂融融什麼都好說,一旦沒錢了,吵架拌嘴馬上就成了家常便飯,孫中山等革命勢力與洪門天地會這些反清復明勢力迅速合流,喊出“驅逐韃虜”深得民心;另一方面,滿清痛感軍事無能已淪為列強ATM取款機, 表示很不甘心,提出了雄心勃勃的練兵計劃,準備編練36個師(那時候叫“鎮”)的新軍,這支新軍一旦練成,單就陸軍而言,已經追英趕美了。
   
   於是,就牽出了國家現代化的話題。無論是支付賠款還是編練新軍,無不加重滿清政府財政的負擔,滿清的財政崩潰已成必然。而如之前有篇文章曾經指出,一切行政行為歸根到底都是財政行為,財政崩潰也就意味著政府崩潰,政權瓦解。清末新政帶來的不是複興,而是亡國。因為中國最大的矛盾已經暴露出來了:舊式的東方專制主義農業國家,特點在於人口龐大條件下的高產值、高消費、低積累。因為GDP構成上以農業為主,農業上又以口糧為主,經濟剩餘微乎其微,而這點微量的剩餘,在接受西方列強的盤剝之後,是不可能用來支撐現代的軍隊的。
   
   這樣,中國歷史就進入了一個死循環,因為沒有現代化,就沒有強大的國家機器及其強大的國防軍,沒有強大的國防軍,就籌集不到啟動現代化的原始積累,籌集不到啟動現代化的原始積累,中國就要繼續淪為列強ATM,中國繼續淪為列強ATM,中國人民的負擔便會與日俱增。順著這樣的軌跡,中國爆發革命,是時間問題,而最後產生的革命之子,便是這三種共同意志的代表。甚至於,我可以這樣說,在中國,只要不解決個人自由、民族獨立、國家現代化這三個問題,革命就會繼續發生。
   
   [毛是中國最後產生的革命之子?毛是中國三種共同意志的代表?欲加至最,何患無詞!
   斯大林死前,ZG一直奉斯大林為慈父般的領袖;斯死後,ZG想挺直自己的腰桿子,虛張聲勢鬧九評,把中國引到一個“反英美法帝反蘇修反日本軍國主義反印度擴張主義反緬甸蔣介石反各國反動派...”的境地,這是不是中國的獨立?中國的獨立必須依賴於對各國仇恨嗎?這當然是不獨立!試看:一旦蘇共老羞成怒,揚言“外科手術”,ZG立即屁滾尿流求救於反了幾十年的美國、立即依賴於美國,還自以為得計地弄一個小乒乓球來遮羞。 ...真道是:未曾獨立先碰頭.可見“個人自由、民族獨立、國家現代化”這三個問題,MZD一個也沒解決.反之,MZD卻確實干了:支持策劃參與北朝鮮侵略戰爭;殘暴鎮壓國內“地富反壞右KMT軍警憲特”;長期蹂躪中國知識份子;用落後的農民意識搞亂全國工農建設,餓死民眾3500萬;鎮壓黨內不同意見;用一個接一個新運動來掩飾衛護以前錯誤了的老運動,最終發展到用“文化大革命”的極端手段,來掩飾衛護他1949年以來罄竹難書的種種罪過,把中國推到了全球側目,國將不國的地步。不特國人恨之,ZG之內,亦不乏恨之入骨者。
   MZD已經成為從來自詡“偉光正”的ZG最大累贅。既然如此,ZG為何不把他拋出來,與之劃清界限,就像既往那樣:“犧牲一隻羊,幸福一個黨”呢?原因就在:ZG當前手中專政之權,乃是MZD所授.如果辱沒了祖爺,徒子徒孫就會顏面無存,社稷不保,利益喪失,怨民索魂.[4]
   這就不像西方國家政客下台那麼瀟灑了;這喪失的就不像上個世紀ZG官員笑納的春天茶葉秋天螃蟹護士打針女娃伴舞那般田園詩的點點滴滴了.現在ZG官員笑納的,這就涉及大批吸飽了利潤的海內外國企、大片肥得冒油的城鄉國土、金融權益、政法權益、子女集體世襲權益、。 。 。 、
   8964以來,靠著毛式兩桿子,不也穩定和諧?不也過來了?有誰、憑啥,讓毛的徒子徒孫拱手交出這一切被稱為“核心利益”的既得利益呢?保毛即保我!ZG官員的意識,從來沒有今天這樣統一過、堅定過。這也正是自覺湧現眾多烏有鄉民、眾多官富二代、Mr.DXX者流,出頭露面,與茅于軾者流PK的源由了。 ]
   
   ----------------------------------------------------
   (二)軍隊裝進籠子裡.
   
   辛亥革命一聲槍響,愛新覺羅下台,但這是問題的開始。中國在很大程度上是照搬了美國的體制,各省享有巨大的自治權力,中央實行總統制,立法採取代議制,頗有蹣跚學步的感覺。而且,中國這個學生是個很好學的學生,學到的不僅僅是美國的體制,還有南北戰爭。南方革命省與北方北洋省的矛盾隨著宋教仁的身死而徹底爆發,南方革命省興師北伐,很快便被北洋軍按倒。現在很多人認為,中國當時已經建立了美式體制的雛形,若無二次革命,將走向民主共和。但這實際上是不可能的,因為無論是袁世凱的北方還是孫中山的南方,都有一個致命的問題,那就是沒有建立起對軍隊的制約。一般認為,民主要把政府裝進籠子裡,但實際上,第一步是要把軍隊裝進籠子裡。這裡又提出了一個命題,革命之子必須解決好制約軍隊這個問題。
   
   [列強瓜分,軍閥割據,此時的中國,根本不是甚麼"美國的體制",不是甚麼"各省享有巨大的自治權力"的狀態;當時的"總統制","代議制",和和平平就變成了"洪憲帝制".哪兒有個"民主共和"在等著你去走向!Mr.DYX錯誤地認定社會的狀態,進而去指責二次革命打斷了北洋政體走向民主共和!謬誤已甚,卻又自我否定說:"但這實際上是不可能的",反反覆覆,甚不講他自個兒標榜要講的邏輯,為了是:渲染烘託一個“制約軍隊”的難題,以及能解這一難題的"主角"MZD的上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