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槟郎文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08中文转 郑楠
     
     在槟郎老师在我毕业论文上缓慢而有力地签字后,我的心里没有论文定稿的喜悦,却是一股悲凉涌上心头:大学四年快结束了,与他的师生情谊也将告一段落了。因为我想起了他曾经对我说过的一句话:“一般老师对辅导完论文的同学都会说‘再见’,因为啊,一旦毕业,师生的缘分真是尽了……”。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我还争辩,还笑话老师太悲观。而如今,当我自己走到毕业的关口,才真切地体会到,离开母校何日能再回来呢?若是年年重蹈此关口,又感性如槟郎,怎会不如此悲观。
     李老师对我的好,我要从何说起呢?就从最近的毕业论文辅导开始吧。因为我只选修过李老师的《鲁迅概论》和《新诗赏析》两门课,真正交往的时间也只有大半年而已,但因为李老师率真的性格、耿直的人格,我很喜欢很崇拜他,于是想做他的毕业论文指导学生。因为害怕选不上,还给李老师发了信息,没想到,老师给我回了电话,连说自己很荣幸,后来还专门给教学秘书打了招呼。瞧,他就是这样喜欢、尊重亦如此对他的学生。


     在本次毕业论文地写作过程中,我十分感动于李老师对我的帮助。从论文选题到开题报告,从大框架到小细节,李老师无不一丝不苟、循循善诱的悉心指导我。在写作的过程中,我曾因不会写论文而束手无策,李老师不厌其烦的一步步地教我;我曾因为实习而为论文着急、烦恼,李老师耐心地开导我的心情;我曾因为工作的落实而妄想论文能一蹴而就,李老师语重心长地教导我治学所需的态度;我也曾因论文某部分的出色而沾沾自喜,李老师为我喝彩的同时不忘告诉我做学问要脚踏实地。也是李老师,因为我找工作而给极力宽限我的交稿时间,理解至极;带我去春游牛首山和将军山边谈论文,浪漫至极;引荐我去校陶行知研究所拜访研究人员,诚恳至极;和我为一个字争论而买书查证,认真至极……每次看到李老师率真的笑容,听到他洪亮的声音,我的心中都会油然而生一股敬佩之意,一丝亲切之感。感谢李老师,让我对写论文有了信心,对做研究有了正确的态度,更让我,对大学教师,有了真切的感受——君子之风!
      说到君子,我想到了一本书上称赞陶行知先生是“劳谦君子”,李老师就十分尊崇我们的老校长陶行知,而我的论文选题恰是研究陶行知的诗歌。我发现李老师与陶校长亦有很多共同之处:其经历,坎坷不平,几次转折,坚持求学;对学生,热于交往,尊重理解,不看年龄,投缘即好;对诗歌创作,为大众写,写大众诗;以诗发愤,以诗传情,以诗做记,以诗自警;对生活,安于布衣,不求富贵,易于满足;对工作,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激情澎湃。就这样,李老师以他独特的人格魅力,感染着我。
     虽在南京求学有几年,可有限的几次外出游玩竟大都是同李老师一起。我们曾一同去寻访鲁迅的足迹,南师附中小小的南京鲁迅纪念馆里,有我们大大的顶礼膜拜;我们曾一同去城北狮子山游玩,漫步古城墙下、拜谒静海寺、游览天妃宫、撞击“警世长鸣”钟;我们共同流连于古老的南京西站,流连于风景如画的牛首山、将军山……。每一次同李老师出游,都是一次放飞心灵、眼界大开的机会,都是一次重新认识李老师的机会。李老师旅游有个特点,就是他不会提前找人把路线查得一清二楚,而是会带上不下两张的地图和一本相关的书籍,自己去探索道路和旅游相关知识,边走边看地图边翻书。他一路给我讲解心得体会,并把这种出游法称之为“探险”。这点令我很惭愧,身为大学生,年纪轻轻,就已经求安稳了,不乐意冒险不乐意创新,甚至最初连李老师这种出游方式都报以埋怨,因为偶尔会绕路。但慢慢的我也喜欢上了,因为确如李老师所言,未知的希望和突来的转机更带给人喜悦。而我们也是在一次次地“探险”中,收获了很多“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惊喜。
     最难忘的一次出游即是今年四月份的那趟牛首山之行。南京自古有个说法,曰“春牛首,秋栖霞”,分指南京的牛首山和栖霞山在两个季节里风景最美。去年在“秋栖霞”的时候,就打算与李老师结伴而去,却因我忙于找工作的面试而被耽误。但李老师也与我定下约定:“春天来时一定去牛首山,那时也正是辅导论文的时候,我就于牛首山顶给你辅导,如何?”也因着这个约定,李老师几次有去牛首山的机会,都为我而放弃。终于春回牛首,我与李老师都迫不及待的相约去牛首山踏今春的第一青。在去的路上也颇多趣事,例如,让我在等车点的前一站下车走过去,为的是让我看沿途中的一处美丽的广场。生活中的李老师就是这样一位看似有趣,实则用心的人。牛首山很大,又因为坐错车多走了很长一段路,我不禁有些气急,李老师则还是不骄不躁,哄小孩子一样开导我,弄得我很惭愧,毕竟是老师啊!可平时相处中,他会令我时时忘记他的老师身份,就恰似同龄好友一般。爬山的一路风景,赏心悦目,也着实累人,我们相互取景拍照,鼓励前进。在山腰,我们在一张摇椅上并坐吃干粮,我不停地从包里掏出零食给李老师吃,实在是为了“减轻负担”,李老师则帮我将摇椅荡起秋千来。此时的李老师,又像长辈一样体贴你,让你想依赖。
     终于爬到山顶的我们,兴奋地登过七层高的弘觉寺塔,稍适休息、欣赏美景后,李老师立刻给我看起了论文。去年我们商量今春到牛首山玩,也在风景区辅导我的毕业论文,玩浪漫,要我终生难忘。固然如此,我们在牛首山广场上谈论文,人在美景中,高塔在身后。后来我们又到将军山游玩,李老师又在将军山风景区里又一次辅导我的论文。这时的李老师,俨然一位遵守承诺的老师,一位严谨的学者。
     跟李老师相交往,唯一的遗憾就是时日过短。初上李老师的课的时候我已大三,彼此熟悉的时候我已大四。而这两年也是一个大学生最重要的转折期,我无数次的感谢上天,让我幸好结识了李老师。不管是课上的交流还是课下的聊天;不管是每周一次的吃饭“例会”(上学期几乎每周一晚我们都要在食堂里坐在一起就餐),还是难得抽空的游玩;不管是论文的指导还是写我的诗(他写过几首关于我的诗,如《学士服的风采》、《爱满亭边有座桥》。)……得以让我以两年之幸获得别人可能一辈子都无机会体验的情感。
     伴随着体验与收获,夹杂着成败与欢笑,两年的相处时间在忙碌与充实中,伴着打铃声、读书声悄然而逝。槟郎老师曾在写我的诗里说:“阿籽同学,你的大学时代/照亮我平庸教书匠的夜空”。可是,又何尝不是李老师,恰如一盏明亮温暖的煤油灯,以一种不灼眼、不遥远、平实亲切的姿态,走进了我的心里。他所经过的岁月沧桑、所受过的时光熏染的火焰,明澈了我的心境,充实了我的大学生活。
     李老师,槟郎,今日与君识一场,从此不羡世间情。
     2012-4-26
     
(2012/04/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