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槟郎文集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08中文转 郑楠
     
     在槟郎老师在我毕业论文上缓慢而有力地签字后,我的心里没有论文定稿的喜悦,却是一股悲凉涌上心头:大学四年快结束了,与他的师生情谊也将告一段落了。因为我想起了他曾经对我说过的一句话:“一般老师对辅导完论文的同学都会说‘再见’,因为啊,一旦毕业,师生的缘分真是尽了……”。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我还争辩,还笑话老师太悲观。而如今,当我自己走到毕业的关口,才真切地体会到,离开母校何日能再回来呢?若是年年重蹈此关口,又感性如槟郎,怎会不如此悲观。
     李老师对我的好,我要从何说起呢?就从最近的毕业论文辅导开始吧。因为我只选修过李老师的《鲁迅概论》和《新诗赏析》两门课,真正交往的时间也只有大半年而已,但因为李老师率真的性格、耿直的人格,我很喜欢很崇拜他,于是想做他的毕业论文指导学生。因为害怕选不上,还给李老师发了信息,没想到,老师给我回了电话,连说自己很荣幸,后来还专门给教学秘书打了招呼。瞧,他就是这样喜欢、尊重亦如此对他的学生。


     在本次毕业论文地写作过程中,我十分感动于李老师对我的帮助。从论文选题到开题报告,从大框架到小细节,李老师无不一丝不苟、循循善诱的悉心指导我。在写作的过程中,我曾因不会写论文而束手无策,李老师不厌其烦的一步步地教我;我曾因为实习而为论文着急、烦恼,李老师耐心地开导我的心情;我曾因为工作的落实而妄想论文能一蹴而就,李老师语重心长地教导我治学所需的态度;我也曾因论文某部分的出色而沾沾自喜,李老师为我喝彩的同时不忘告诉我做学问要脚踏实地。也是李老师,因为我找工作而给极力宽限我的交稿时间,理解至极;带我去春游牛首山和将军山边谈论文,浪漫至极;引荐我去校陶行知研究所拜访研究人员,诚恳至极;和我为一个字争论而买书查证,认真至极……每次看到李老师率真的笑容,听到他洪亮的声音,我的心中都会油然而生一股敬佩之意,一丝亲切之感。感谢李老师,让我对写论文有了信心,对做研究有了正确的态度,更让我,对大学教师,有了真切的感受——君子之风!
      说到君子,我想到了一本书上称赞陶行知先生是“劳谦君子”,李老师就十分尊崇我们的老校长陶行知,而我的论文选题恰是研究陶行知的诗歌。我发现李老师与陶校长亦有很多共同之处:其经历,坎坷不平,几次转折,坚持求学;对学生,热于交往,尊重理解,不看年龄,投缘即好;对诗歌创作,为大众写,写大众诗;以诗发愤,以诗传情,以诗做记,以诗自警;对生活,安于布衣,不求富贵,易于满足;对工作,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激情澎湃。就这样,李老师以他独特的人格魅力,感染着我。
     虽在南京求学有几年,可有限的几次外出游玩竟大都是同李老师一起。我们曾一同去寻访鲁迅的足迹,南师附中小小的南京鲁迅纪念馆里,有我们大大的顶礼膜拜;我们曾一同去城北狮子山游玩,漫步古城墙下、拜谒静海寺、游览天妃宫、撞击“警世长鸣”钟;我们共同流连于古老的南京西站,流连于风景如画的牛首山、将军山……。每一次同李老师出游,都是一次放飞心灵、眼界大开的机会,都是一次重新认识李老师的机会。李老师旅游有个特点,就是他不会提前找人把路线查得一清二楚,而是会带上不下两张的地图和一本相关的书籍,自己去探索道路和旅游相关知识,边走边看地图边翻书。他一路给我讲解心得体会,并把这种出游法称之为“探险”。这点令我很惭愧,身为大学生,年纪轻轻,就已经求安稳了,不乐意冒险不乐意创新,甚至最初连李老师这种出游方式都报以埋怨,因为偶尔会绕路。但慢慢的我也喜欢上了,因为确如李老师所言,未知的希望和突来的转机更带给人喜悦。而我们也是在一次次地“探险”中,收获了很多“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惊喜。
     最难忘的一次出游即是今年四月份的那趟牛首山之行。南京自古有个说法,曰“春牛首,秋栖霞”,分指南京的牛首山和栖霞山在两个季节里风景最美。去年在“秋栖霞”的时候,就打算与李老师结伴而去,却因我忙于找工作的面试而被耽误。但李老师也与我定下约定:“春天来时一定去牛首山,那时也正是辅导论文的时候,我就于牛首山顶给你辅导,如何?”也因着这个约定,李老师几次有去牛首山的机会,都为我而放弃。终于春回牛首,我与李老师都迫不及待的相约去牛首山踏今春的第一青。在去的路上也颇多趣事,例如,让我在等车点的前一站下车走过去,为的是让我看沿途中的一处美丽的广场。生活中的李老师就是这样一位看似有趣,实则用心的人。牛首山很大,又因为坐错车多走了很长一段路,我不禁有些气急,李老师则还是不骄不躁,哄小孩子一样开导我,弄得我很惭愧,毕竟是老师啊!可平时相处中,他会令我时时忘记他的老师身份,就恰似同龄好友一般。爬山的一路风景,赏心悦目,也着实累人,我们相互取景拍照,鼓励前进。在山腰,我们在一张摇椅上并坐吃干粮,我不停地从包里掏出零食给李老师吃,实在是为了“减轻负担”,李老师则帮我将摇椅荡起秋千来。此时的李老师,又像长辈一样体贴你,让你想依赖。
     终于爬到山顶的我们,兴奋地登过七层高的弘觉寺塔,稍适休息、欣赏美景后,李老师立刻给我看起了论文。去年我们商量今春到牛首山玩,也在风景区辅导我的毕业论文,玩浪漫,要我终生难忘。固然如此,我们在牛首山广场上谈论文,人在美景中,高塔在身后。后来我们又到将军山游玩,李老师又在将军山风景区里又一次辅导我的论文。这时的李老师,俨然一位遵守承诺的老师,一位严谨的学者。
     跟李老师相交往,唯一的遗憾就是时日过短。初上李老师的课的时候我已大三,彼此熟悉的时候我已大四。而这两年也是一个大学生最重要的转折期,我无数次的感谢上天,让我幸好结识了李老师。不管是课上的交流还是课下的聊天;不管是每周一次的吃饭“例会”(上学期几乎每周一晚我们都要在食堂里坐在一起就餐),还是难得抽空的游玩;不管是论文的指导还是写我的诗(他写过几首关于我的诗,如《学士服的风采》、《爱满亭边有座桥》。)……得以让我以两年之幸获得别人可能一辈子都无机会体验的情感。
     伴随着体验与收获,夹杂着成败与欢笑,两年的相处时间在忙碌与充实中,伴着打铃声、读书声悄然而逝。槟郎老师曾在写我的诗里说:“阿籽同学,你的大学时代/照亮我平庸教书匠的夜空”。可是,又何尝不是李老师,恰如一盏明亮温暖的煤油灯,以一种不灼眼、不遥远、平实亲切的姿态,走进了我的心里。他所经过的岁月沧桑、所受过的时光熏染的火焰,明澈了我的心境,充实了我的大学生活。
     李老师,槟郎,今日与君识一场,从此不羡世间情。
     2012-4-26
     
(2012/04/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