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槟郎文集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吴丹丹
     
     槟郎老师在教书之余,曾经长期不停地写诗,他的学生除了少数敌意地嘲笑外,大都抱着同情的态度。我抱着好奇在网络上浏览了一些他的原创作品。其中有诗像《女学生姐姐出家》、《巢湖城的陷没》、《槟郎地狱行》三首诗都是小型叙事诗,语言朴实,情节生动,充满社会人文关怀。我在这里略作介绍和点评。
     《女学生姐姐出家》的女主人公是作为教师的“我”的一个女学生的姐姐,她酷爱诗歌热爱文学,当时也考上了大学,但是因为家贫无奈下放弃了上学的机会,在街边摆小摊挣钱养家和供妹妹读书。女学生的姐姐眼神忧郁,心思细腻,又酷爱“我”悲悯的诗句,因此“我们”两人谈话很投机。可是不曾想,在大年三十那一天,女学生的姐姐因不愿交城管队的罚款而被逼跳楼,住院几天后忽然皈依了佛门,跳出了红尘。


     这是一个悲苦的故事。首先,女主因为家贫而上不起大学,这反应了教育制度的缺憾,没能救助那些成绩好,上进心又强的人,继续学习;其次,女主因不满城管的罚款而被逼跳楼,这又反应了近年来城管的暴力执法。城管本是为了维护居民便利的生活而管理城市仪容建设的,可是近些年城管的形象却大打折扣,肆意谩骂殴打小贩的事时有发生。有一则笑话讲说,一位丈夫告诉妻子,如果在大马路上遇上小偷等坏人欺负你,你就大喊,城管又打人了,到时肯定有很多人气愤地出来向着你。这虽是笑话但说明城管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已经邪恶化了。再次,女主算是个热爱文学喜欢诗句但是又多愁善感的才女。记得有人就这样评论过类似的女作家:有才气、有思想、心思又细腻但却贫穷的女作家,一般都是悲苦的。细细想来,确是如此,因为受物质条件的制约,她们的思想一般都很难表达,即使得以表达,也很难被顺利地传达,她们的想法短期内不容易为世人所理解和接受,荣誉也只能是后世所给予的。最后,她在我们学校附近的方山上的定林寺出家为尼的结局,让人寒心。
     《巢湖城的陷没》讲的是一千多年前,乡下的穷书生、诗人“我”的恋人小倩,被贪财的父母强迫要嫁给住在巢湖城里的土财主,书生悄悄地尾跟着迎亲队进入巢湖城。突然地动山摇大地陷,而书生则在此“陷巢州”过程中,从花轿中抱下小倩奔入山林。随后一片大地和城市在大灾难中没入了湖水。千年之后转世的书生在大学读书时,因翻阅《康熙巢县志》而前世的记忆复现,找到了巢湖里陷没的三国时旧城址。后来从巢湖流落到南京的书生在老乡会上找到了记忆中美丽的女孩子——小倩,尽管她一直没有复忆,却好奇地接受了书生对前世灾难的解释。从此书生“槟哥”与也由前世复活的恋人小倩在外省南京过上了幸福生活。
     这首诗首先反映了巢湖城陷没的事实。巢湖城位于安徽省中部,考古人员经过悉心研究,正式披露,流传在民间的有关巢湖的由来,即“陷巢州”的传说极有可能是事实。再次,书生因家贫没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这是时常会发生的事,尤其在现今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年代,此处的讽刺意味尤为突出。最后,两世情缘,时空转化,有点像“穿越”类故事,又有不同;前半部也有点像“泰坦尼克号”的大灾难中的爱情传奇。
     读到槟郎老师的《槟郎地狱行》就不禁想起了但丁的《神曲》了,两首诗都属于一部灵魂的旅行史。不同的是但丁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他的《神曲》旨在歌颂上帝与批判教会,而槟郎老师则是站在平民大众的立场上批判现实的不公。两者的共通性都是以魔幻的形式走进地狱,历数地狱的现状。槟郎老师被鬼怪误抓入地狱,阎王爷为怕他到天堂上访,答应满足他的好奇,允许他在地狱参观,让他了解到地狱的一些情况正如人间相反,地狱比人间更有正义。
     在这篇诗中,最突出的思想就是,槟郎在地狱中所见的,在现实生活中受到不公待遇的,在地狱里都得到了平反,过上了好日子;而在人间为非作歹,逃避惩罚、自在逍遥的人,在地狱里则尝到了其应有的恶果,受到地狱里酷刑的严厉惩罚。“那些阳世愤激过我的自焚死,中枪死跳楼死看守所花样的死”“他们在阎罗殿都已平反昭雪”而“许多富贵人曾经在人间奢华淫乐和残暴”,在这里却被关到电网围墙的小受刑室里。其实公道自在人心,由于立法的不健全,执法的不到位,有些人或许逃得了一时的惩罚。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终将自食其果。
     槟郎老师的三首诗《女学生姐姐出家》、《巢湖城的陷没》、《槟郎地狱行》,在情节和主题上是成功的,但在艺术上是不完美的。他采用的是六行一节,双行押韵,每行大致长短的半格律诗体,而今显得陈旧。槟郎老师一直也对自己诗歌的语言和体式不满意,甚至表示要转移志趣,由主攻诗歌改为主攻散文,以摆脱艺术追求不得伸张的苦恼。他的一些诗在诗艺上是成功的,但也有相当多的在艺术上显得粗糙。槟郎老师不单是我的教授中国现当代文学基础课的老师,还是我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他性格温和,待人热情,我们师生有时是在校食堂的餐桌上同坐在一起,边吃饭边谈论论文的。过去的相处非常难忘,尤其在毕业前。祝福您,槟郎老师,寂寞无助的文学的道路一路走好!
     2012-4-2
(2012/04/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