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槟郎文集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槟郎
     
     去年夏天便向小鸿许诺过,要带她到长江边玩。那是在她写一篇关于我的文章的时候。那文中说及我与别人郊游的事,在结尾也表达了有机会与我出游的愿望。后来,我邀请她爬过方山;还陪我到中和桥买书,也顺便一起游玩了七桥瓮湿地公园。她是娇小美丽的苏州人,团圆脸,齐耳短发,到南京来上学是不要过江的,很少看到长江。我便答应她,有机会带她到南京的长江边玩。
     这个春天的四月,天高气爽、风和日丽,百花绽放,群莺乱飞,怎不促发游兴?遂设计了旅游路线,选了一个星期六,相约出发了。


     那天早上,本来相约她坐地铁从药科大学出发,而我从家到天印大道地铁站,两人便在站台上会合。不想她坐过站,在下一站竹山路下了。我赶到下一站,两人还没在站台上见面,正好又有一班车来,便在电话里相约各自先进车,在车里再相互找对方。不想进了车厢,人很多,根本不能走动来找对方。一直到过了三山街站后,两人才在车里找着会面,原来实际上只在相邻的两个车厢。车到南京火车站,我们出了地铁,一路上已经花费了一个小时。
     我因为一个已毕业学生的介绍,这学期在江北的南铁院教一门公选课。每次都是坐地铁到火车站,再乘157路区间车到校。从地图上看,学校的北面临近兴浦路,路的东头便是长江边。这次带着小鸿到长江边玩,便想乘157路区间车从著名的大桥上过长江,再由浦口码头乘轮渡过江回江南。
     我们在南京火车站坐上巴士,沿着建宁路、大桥南路行驶,终于爬上了南京长江大桥的引桥。四车道的桥上来来往往的车很挤。带有旧时代特色的桥头堡、工农兵雕塑相继出现在前方,小鸿忙着拍照。终于巴士到了长江的顶上,放眼如粗宽的白带子两头消失在远方;而近处,大小的船只各靠一边来去,钻入桥下又从另一端钻出。江边岸滩上都是成片的杨树林,外侧是大堤,再之外便是城市的马路和建筑了。
     我是安徽巢湖人,属于长江流域,长江是母亲河。巢湖在江北,到南京都要通过大桥过江。记忆里的第一次看到长江,就是在这座著名的南京长江大桥上,那是在巢湖师专附中读初中二年级的一次春游南京时。在巢湖城工作时也经常到南京来买书。对于我,南京比省城合肥更有吸引力,虽然路远点。后来考上南京大学的研究生,毕业后在南京的高校谋职,从此算是南京人了,没有事却不会过江。这学期每周一次到江北上课,也就是来回过两次江,与母亲河亲密接触,也是视觉和精神享受。
     我们的公交车在江北下了桥,转到浦珠路,在珍珠广场向东南拐进珍珠南路,底站便在南铁院的东墙外。我俩下了车,一打听去浦口火车站的路,被问的人都说直接往北走的路不通,指引我们继续由珍珠南路往前走。后来才知悔恨不已,往前走的街道突然消失,只有乡村级公路在延伸,昨夜的小雨使路上都是积水和烂泥,我们步履维艰。但只有往前行,终于花了很长时间到达较好的路况,经过村庄和田野,到达浦口江边小镇,这里有著名的浦口火车站和浦口码头。
     浦口火车站已经停止客运,现在也改名为“南京北站”,眼前的黄墙红瓦大楼顶上正有这四个大字标牌。该大楼便是火车站的标志建筑“站屋大楼”,底层为候车大厅专供客运,随着客运停止也就各门紧闭了。据有关资料介绍,这幢英国式三层大楼,水泥砖墙结构,外涂淡黄色,从清朝末年建起,至今已经有百年历史。抗战初期侵华日军将大楼炸得只剩钢筋骨架,占领南京后又原样修复。站前广场中央有球形雕塑,边上便是“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浦口火车站及附属建筑”的石碑。
     我终于找到了向往已久的地方,今天游玩的第一个目的地,激动不已。原来的游客出站通道也是欧式、弓形,非常有特色。东侧面一幢建筑的墙上有“售票处”的牌子,但弓形门窗紧密,玻璃破碎,覆满灰尘。客运站死了,古老的浦口火车站已经成为历史的陈迹了,供我这样的好奇者寻觅怀古吗?我对这座车站最不能忘的,便是它是朱自清著名散文《背影》中故事的发生地点。但站台不给人进,我们只在铁门外对里面照了相,也算将一段父子故事定格在相机里带走。
     浦口火车站正对着浦口码头,中间是站前广场。我们进了码头大楼买票,每人二元,非常便宜。检过票,小跑着赶轮渡上了码头,正好有船靠岸等着,是“中山8号”轮。乘车由大桥过江,现在又坐轮渡回江南,原计划被顺利地实现着。
     渡轮往江对岸行驶,我们跑上二楼看风景。近处渡船击打出浪花,江水在浩浩地流淌。西面浦口码头远离越远;北面江上长虹卧波,正是南京长江大桥;南面潜洲上覆盖着绿树林,郁郁苍翠;东面是越来越近的江南岸中山码头。回想1929年,孙中山的灵榇正是由火车运送到浦口火车站,再由浦口码头轮渡过江到中山码头上岸的,与我们现在的游踪一致。
     在中山码头上岸,沿中山北路向东,我们再由郑和中路南下,到达旅游的下一个目的地。这里首先是秦淮河入长江口,又名三汊河。在跨秦淮河的郑和路大桥的西面,有用现代化钢材建的大坝,高水位的秦淮河水在这里向西在水闸上以落差近两米流入长江。我们得到水坝管理者的同意,翻越栏杆,从大坝上穿行,下面流水哗哗,震耳欲聋;上面水雾缭绕,走得战战兢兢。到达对岸,坝外岸滩上有不少人在甩钩钓鱼,看了一会,也不见他们抓到一个鱼。三汊河口外正对面是长江里的潜洲。
     爬上三汊河大坝边的岸滩,上面便是渡江胜利纪念馆和纪念馆广场。广场上有许多红色立柱的帆形雕塑。从这里可以看到潜洲和江心洲并立在长江里,江心洲最北头的大字标语牌宛然可见。
     渡江胜利纪念馆是巨大的红色建筑。我们绕到南面正门外。这里树立了六位指挥渡江的高级将领的雕塑,面向东方,其中著名的有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等。雕塑两边是实物,左边是坦克,右边是火炮。右下方还有一艘“京电号”大轮船。从南向北上升的天桥上铺着红地毯,直接深入“渡江胜利纪念馆”的入口。我们走入纪念馆内部参观,里面有资料图片和照片,也有一些实物,还有音响辅助手段。对于执政党的打江山光荣历史,管理者在纪念馆里不厌其烦地予以展示。
     出了渡江胜利纪念馆,我们由郑和南路到漓江路,已经下午两点多了,便在路边找了一家饮食店,各吃了一碗面条。出来在对面墙上发现“维护拆迁权益,以死斗争到底”白布黑墨标语,便叫小鸿拍了下来。我们往下一个景点赶,是“宝船厂遗址公园”,到了门口才发现门票三十元,嫌贵,在门口照了相离去。时间还有,两人便在漓江路继续往前走,由草场门大街西行,再由扬子江大道在长江边北行,找到了到江心洲的洲尾渡口。这里在渡船上买票,要等很长时间才有一班出行。我们在渡轮上照相看风景,终于等待不耐烦,快下午四点时便下船了。
     这天的春游,在顺利参观浦口火车站,浦口码头轮渡江南后,也顺利参观了三汊河大坝和渡江胜利纪念馆。但游览宝船厂遗址公园未遂,也已登船而未上江心洲。步行回到草场门大街西头,坐上9路公交车到了新街口,钻进去江宁大学城的地铁,我们师生两人的这趟南京长江边一日游便结束了。这次春游丰富了我对第二故乡南京的阅历,也在我与小鸿的纯洁的师生情谊上留下了美好的记忆。
     2012-4-30
(2012/04/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