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三回
·艾鸽油画《被遗忘的玫瑰》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油画《白鸽之恋》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天曲线》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情诗《我是你的微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回
·艾鸽画作《梦幻美人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双眸入梦》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艾鸽油画《天使降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艾鸽诗歌《无辜者是我的心脏》
·艾鸽情诗《默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完美童话》
·艾鸽油画《美人湖》
·艾鸽情诗《在这片树叶上》
·艾鸽油画《美人礁》
·艾鸽诗歌《绝恋》
·艾鸽油画《美人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南窗风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波眸凝馨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秀身纤韵
·艾鸽诗歌《题荒诞世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冬冬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81---490
·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丛笑靥》
·艾鸽诗歌:致自由女神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91---500
·艾鸽情诗:《回眸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原野馥郁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巴黎美女
·艾鸽情诗《我心之露》
·艾鸽诗歌《夏夜》
·艾鸽情诗《在我心灵的宫殿里》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7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叠秀盈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念奴娇(圆圆)
·艾鸽词:水调歌头:贺利比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玫瑰冷艳
·转载:巴黎陆续出版《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豆蔻梢头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 《红劫》:街头小景
   
   
    (人类历史上第二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文学屏幕)


   
   
   
    第二章:街头小景
   
    银潢清浅,光雨点点,玉笼千万怨,谁知凭空有梦。
    地球的这块板块,突然变得人鬼依偎。几天前还万众欢腾的局面,不复存在。
    所有的媒体及广播里都在重复播报两报一刊社论及紧急状态委员会《告人民书》,《告人民书》指责平反六四者背叛无产阶级革命事业,为六四平反是彻底的资产阶级自由化”。
    汽车顶着毛毛小雨继续前进,陈杠推开窗帘,双目注视着窗外,语气老道的说:“四五运动时,毛不相信汇报,派人亲自到天安门广场观察情形,发现人们反对他,从而给这个运动定了性质。今天,我也不相信汇报,我要亲自到街头看看,果然发现人们无可奈何,被迫接受我们。” 李华星犹豫地说:“差不多三步一哨五步一岗了。”
   
    徐徐凄雨,似有难吐隐情。
    陈杠继续观察着窗外:“六十年代初,恶死了几千万人,有人以为老百姓要赶我们下台,结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文化大革命据说伤及上亿人,又有人以为老百姓会赶我们下台,后来反对毛泽东的人全部被打倒了。六四时,邓大爷下令坦克去辗学生,震惊世界,又有人以为我们将被迫下台,但最终一切又平静了下来,今天,有人以为,沿用苏联的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名称将注定失败,可你看到了吗?俄罗斯是俄罗斯,中国是中国。”
   
    汽车继续在雨中慢行,李华星表情凝重,街上看不到面带微笑的人。陈杠这时突然看见一个武警正在清理一条大标语“坚持改革开放,反对复辟倒退。”但第二条“坚决拥护党中央的英明决策”
    标语完好无损,陈杠面色宽慰:“这个很重要,下面的人都能闻出味道,什么标语该清理,什么标语不该清理。”由于所有的网络都屏蔽了负面言论,只允许发表“支持、拥护两报一刊社论及紧急状态委员会《告人民书》”。绝迹几十年的街头大字报大标语又出现了。这时,汽车前突然被一些街头的民众堵了起来,有人问:“当官的,你们知道主张平反六四的当权者现在在哪里,是不是被送到秦城监狱去了?” 陈杠扶着墨镜:“无可奉告。”
    群众心有不甘地:“哪你知道什么?”
    陈杠匝着嘴:“我和你一样,什么也不知道。”
   
    街头的一个咖啡吧里,人民日报邢副总编辑与徐波在轻声交谈,房间没有灯 ,只有一个小蜡烛摇曳着。邢副总编辑非常谨慎的:“昨天晚上,除你我及吴编辑还有一个女编辑外,另外一个人你了解吗?她叫杜冰,我怀疑她打了小报告,吴编辑因拒绝编两报一刊社论,已经被刑事拘留了。徐波惊叫一声:“啊,那你可能也有危险。”
    邢副总编叹了一口气:“现在所有的单位都在情理三种人,一,对党的事业立场不坚定的人,二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三严重违反党的纪律的人,听社长说,我们报社内定二十个指标。只怕有肠无处断。”
   
    徐波喝了一口咖啡:“难道你也要去坐牢。”徐副总编:“我把眼前发生的事类比过文化大革命。如果数字不够,可能把我也凑上。”街头上的雨越下越大,一个行乞的要饭的人,拿出一枚毛主席像章,叫着:“谁给我一块面包来换”,有个人走过来,一巴掌把他打倒在地上,这是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一些忧郁的歌声,非常古老,非常怀旧,突然有一个人冲了出来,朝着天空哈哈大笑,然后又哈哈大叫。他道:“前不见自由,后不见民主,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未完待续---
    作者题记:忧患意识,但愿不会发生。
   

此文于2016年06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