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封面
·艾鸽诗评古代十大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艳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竞选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诗歌:期待自由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 《红劫》:街头小景
   
   
    (人类历史上第二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文学屏幕)


   
   
   
    第二章:街头小景
   
    银潢清浅,光雨点点,玉笼千万怨,谁知凭空有梦。
    地球的这块板块,突然变得人鬼依偎。几天前还万众欢腾的局面,不复存在。
    所有的媒体及广播里都在重复播报两报一刊社论及紧急状态委员会《告人民书》,《告人民书》指责平反六四者背叛无产阶级革命事业,为六四平反是彻底的资产阶级自由化”。
    汽车顶着毛毛小雨继续前进,陈杠推开窗帘,双目注视着窗外,语气老道的说:“四五运动时,毛不相信汇报,派人亲自到天安门广场观察情形,发现人们反对他,从而给这个运动定了性质。今天,我也不相信汇报,我要亲自到街头看看,果然发现人们无可奈何,被迫接受我们。” 李华星犹豫地说:“差不多三步一哨五步一岗了。”
   
    徐徐凄雨,似有难吐隐情。
    陈杠继续观察着窗外:“六十年代初,恶死了几千万人,有人以为老百姓要赶我们下台,结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文化大革命据说伤及上亿人,又有人以为老百姓会赶我们下台,后来反对毛泽东的人全部被打倒了。六四时,邓大爷下令坦克去辗学生,震惊世界,又有人以为我们将被迫下台,但最终一切又平静了下来,今天,有人以为,沿用苏联的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名称将注定失败,可你看到了吗?俄罗斯是俄罗斯,中国是中国。”
   
    汽车继续在雨中慢行,李华星表情凝重,街上看不到面带微笑的人。陈杠这时突然看见一个武警正在清理一条大标语“坚持改革开放,反对复辟倒退。”但第二条“坚决拥护党中央的英明决策”
    标语完好无损,陈杠面色宽慰:“这个很重要,下面的人都能闻出味道,什么标语该清理,什么标语不该清理。”由于所有的网络都屏蔽了负面言论,只允许发表“支持、拥护两报一刊社论及紧急状态委员会《告人民书》”。绝迹几十年的街头大字报大标语又出现了。这时,汽车前突然被一些街头的民众堵了起来,有人问:“当官的,你们知道主张平反六四的当权者现在在哪里,是不是被送到秦城监狱去了?” 陈杠扶着墨镜:“无可奉告。”
    群众心有不甘地:“哪你知道什么?”
    陈杠匝着嘴:“我和你一样,什么也不知道。”
   
    街头的一个咖啡吧里,人民日报邢副总编辑与徐波在轻声交谈,房间没有灯 ,只有一个小蜡烛摇曳着。邢副总编辑非常谨慎的:“昨天晚上,除你我及吴编辑还有一个女编辑外,另外一个人你了解吗?她叫杜冰,我怀疑她打了小报告,吴编辑因拒绝编两报一刊社论,已经被刑事拘留了。徐波惊叫一声:“啊,那你可能也有危险。”
    邢副总编叹了一口气:“现在所有的单位都在情理三种人,一,对党的事业立场不坚定的人,二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三严重违反党的纪律的人,听社长说,我们报社内定二十个指标。只怕有肠无处断。”
   
    徐波喝了一口咖啡:“难道你也要去坐牢。”徐副总编:“我把眼前发生的事类比过文化大革命。如果数字不够,可能把我也凑上。”街头上的雨越下越大,一个行乞的要饭的人,拿出一枚毛主席像章,叫着:“谁给我一块面包来换”,有个人走过来,一巴掌把他打倒在地上,这是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一些忧郁的歌声,非常古老,非常怀旧,突然有一个人冲了出来,朝着天空哈哈大笑,然后又哈哈大叫。他道:“前不见自由,后不见民主,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未完待续---
    作者题记:忧患意识,但愿不会发生。
   

此文于2016年06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