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艾鸽长篇预警小说 《红劫》:街头小景
   
   
    (人类历史上第二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文学屏幕)


   
   
   
    第二章:街头小景
   
    银潢清浅,光雨点点,玉笼千万怨,谁知凭空有梦。
    地球的这块板块,突然变得人鬼依偎。几天前还万众欢腾的局面,不复存在。
    所有的媒体及广播里都在重复播报两报一刊社论及紧急状态委员会《告人民书》,《告人民书》指责平反六四者背叛无产阶级革命事业,为六四平反是彻底的资产阶级自由化”。
    汽车顶着毛毛小雨继续前进,陈杠推开窗帘,双目注视着窗外,语气老道的说:“四五运动时,毛不相信汇报,派人亲自到天安门广场观察情形,发现人们反对他,从而给这个运动定了性质。今天,我也不相信汇报,我要亲自到街头看看,果然发现人们无可奈何,被迫接受我们。” 李华星犹豫地说:“差不多三步一哨五步一岗了。”
   
    徐徐凄雨,似有难吐隐情。
    陈杠继续观察着窗外:“六十年代初,恶死了几千万人,有人以为老百姓要赶我们下台,结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文化大革命据说伤及上亿人,又有人以为老百姓会赶我们下台,后来反对毛泽东的人全部被打倒了。六四时,邓大爷下令坦克去辗学生,震惊世界,又有人以为我们将被迫下台,但最终一切又平静了下来,今天,有人以为,沿用苏联的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名称将注定失败,可你看到了吗?俄罗斯是俄罗斯,中国是中国。”
   
    汽车继续在雨中慢行,李华星表情凝重,街上看不到面带微笑的人。陈杠这时突然看见一个武警正在清理一条大标语“坚持改革开放,反对复辟倒退。”但第二条“坚决拥护党中央的英明决策”
    标语完好无损,陈杠面色宽慰:“这个很重要,下面的人都能闻出味道,什么标语该清理,什么标语不该清理。”由于所有的网络都屏蔽了负面言论,只允许发表“支持、拥护两报一刊社论及紧急状态委员会《告人民书》”。绝迹几十年的街头大字报大标语又出现了。这时,汽车前突然被一些街头的民众堵了起来,有人问:“当官的,你们知道主张平反六四的当权者现在在哪里,是不是被送到秦城监狱去了?” 陈杠扶着墨镜:“无可奉告。”
    群众心有不甘地:“哪你知道什么?”
    陈杠匝着嘴:“我和你一样,什么也不知道。”
   
    街头的一个咖啡吧里,人民日报邢副总编辑与徐波在轻声交谈,房间没有灯 ,只有一个小蜡烛摇曳着。邢副总编辑非常谨慎的:“昨天晚上,除你我及吴编辑还有一个女编辑外,另外一个人你了解吗?她叫杜冰,我怀疑她打了小报告,吴编辑因拒绝编两报一刊社论,已经被刑事拘留了。徐波惊叫一声:“啊,那你可能也有危险。”
    邢副总编叹了一口气:“现在所有的单位都在情理三种人,一,对党的事业立场不坚定的人,二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三严重违反党的纪律的人,听社长说,我们报社内定二十个指标。只怕有肠无处断。”
   
    徐波喝了一口咖啡:“难道你也要去坐牢。”徐副总编:“我把眼前发生的事类比过文化大革命。如果数字不够,可能把我也凑上。”街头上的雨越下越大,一个行乞的要饭的人,拿出一枚毛主席像章,叫着:“谁给我一块面包来换”,有个人走过来,一巴掌把他打倒在地上,这是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一些忧郁的歌声,非常古老,非常怀旧,突然有一个人冲了出来,朝着天空哈哈大笑,然后又哈哈大叫。他道:“前不见自由,后不见民主,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未完待续---
    作者题记:忧患意识,但愿不会发生。
   

此文于2016年06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