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专政与民主政治力量对衡,兼谈极左的存废]
张三一言
·
·
·腐長在貪永固,習魁自欺賦新詞
·請中國人走彎路走死路
·黨內民主,高山滾鼓
·王希哲的天賦反人類權利
·权力私有:极残暴的实践,极荒谬的理论
·賣國賊高唱愛國歌,愛國者被罵作賣國賊
·真“無產階級專政”時不見右派敢暴力反抗!
·民主也会反民主?
·香港民主或有希望
·一無是處的共黨說:吾黨有一是
·對敵人,一個也不寬恕!
·反正義報復的暴易暴論
·有一種正義是報復正義
·讀網隨感錄五篇
·習近平因沒有自信而禁七講
·不能以魔鬼置換維護正義的法官(+4篇)
·六四之後,唯通革命
·香港獨立和中華邦聯(+四篇)
·習近平會不會實行政改?(+3篇)
·只有獨裁才能民主
·對共產黨來說,這是一個極嚴重的警告。
·簡論論主權力和次權力制衡(四篇短文)
·陸台港三地政治演變時間表和路綫圖
·誰給民眾自由?
·從消極・積極自由說到知識
·從食狗肉說開去
·事實是:護憲政就得反憲法
·說說『日本滅亡中國』
·習共詞典中的“群眾”
·且看習近平整四風的把戲
·【政治ABC】民主管權不管錢
·謊言的道德、立場
·謊言的道德、立場
·平等新議:上位平等 知識下傳
·共反共和非共反共
·習近平半年秀出甚麼理論思想?
·習近平思想理論是甚麼貨色?
·認識兩條鬥爭路綫+批評階級民主
·沒有民主何來公民?
·習近平是第二蔣經國?
·習薄黨鬥雜談
·好政府和公民抗命
·憲政目標:根除共黨制度、政權和意識
·如何瓦解一黨專政社會基礎?
·用真话否定共产党伪史和假现实
·推翻共产党是国人首要任务
·精英调教民众?
·政府合法性之我见
·有压迫就有反抗的道理
·貴族平民和貴族精神
·真貴族階級,假貴族精神
·讚頌出來的貴族精神
·子虛烏有的多數暴政
·王希哲如何推動民主?
·人學不同於物學
·舉普世憲政打普世民主
·以暴易暴論是何物?
·剖析“既要革命,就不要抱怨反革命”
·思考:暴力是非暴力之母
·民主功業煌煌業跡在在
·“和平理性非暴力”變成極端主義
·唯民主長治久安
·多數決定比少數決定更合理更正確
·能者必定與多數對立?
·多數人決定的錯誤
·明天的香港圖像
·人人都可以掌握宇宙真理
·沒有極權內兩派出民主之事!
·極權下的公民?
·香港,在無煙無火的激戰中
·兩種協商民主
·現代化包裝的奴隸制度
·惡政需要用謊言維護
·沒有“虛黨共和憲政民主”制度
·民主產生於多主
·民粹禮讚
·中國毛式新基督教徒與教皇對著幹
·請毛式新基教徒清醒一些
·共產黨專政本
·救黨派滅黨派的是非對錯
·共產黨的思想緊繃運動
·用事實邏輯說共產黨正派
·簡單的事實和道理
·共產黨的群眾路綫
·“煽動別人去當炮灰”,何罪之有?
·何物黨內健康力量? 
·應如何對待黨內建康力量?
·从希望共产党保障人权说开去
·非暴力观点从何而来?
·统独的原则理由和条件
·民众推翻民选政府是更进一步的民主
·谈人民犯错误和反对人民
·士大夫见识与强国
·軟弱無力的沒有敵人論
·口暴派如是說,兼談事實特務
·[香港現戰場] 殖民與港獨之戰
·在一黨專政下實現民主與法治
·是搜編《歷史的先聲》無恥還是反對的無恥?
·胡平要求共產黨平反六四的理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政与民主政治力量对衡,兼谈极左的存废

   专政与民主政治力量对衡,兼谈极左的存废
   
   
   张三一言
   


   
   [一] 党文化的左右与世界、历史通义的左右含义相反
   
   党文化话语下的左右与世界、历史通义中的左右含义不同;甚至相反。
   
   世界、历史通义中的左派是指指社会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和社会民主主义者;左派核心纲领是变革社会,企求从变中增进中下层权益。右派是指自由主义者;右派核心纲领是稳定、保守,企求从稳定中维护中上层既得利益。
   
   今天垬党文化话语中左右含意正好和世界、历史通义相反。垬是权(政治权力,下同)钱(资本,下同)统治结合体,且是国家政治统治精英(实是“党家”,即党高官之家)与垄断资本精英结合体(更多是一身两兼者);他们政治上的核心要求是稳定压倒一切,即是维护他们的政治统治权力和资本垄断权力的稳定压倒一切,反对任何大大小小的社会变动;它们被称为左派,或极左派。要求改变不公平社会的所有其它要求自由民主的政治思想派别统被称为右派。
   
   是正史原因产生这种怪现象。毛共时,特别是文革时,毛及其集团是无法无天的变革派;是典型的极左派。经六十年没有监督的权力的演变,原来自称“代表”无产阶级和广大中下层人民的垬,由隐性的权力与经济特权集团现形为公开的权力与经济特权集团。到今天已经是垄断权力集团与垄断资本集团相结合的特权集团;也就是典型的极右集团(为行文方便以,下通称极右派)。但是由于历史惯性使然,名称沿而不革,至今仍称为左派或极左派。于是产生了有垬特色的左右派与世界、历史中左右派通义相反的怪现象。
   
   [二] 乌有是极左派还是极右派?
   
   现在我们可以分析一下被通称为极左的乌有派到底是极左派还是极右派了。
   
   按照政治要求来说,乌有派力求变革现状,回归毛左时的思想意识、政治制度、利益分配,所以是极左派。按照意识型态来说要求要求工农兵中下层人民掌权,并用权力令工农兵中下层人民权力和权利、利益最大化,所以是左派。但是,毛治时代最受害的中国中下层人民;他们的权力和权利、利益都被最小化;这从饿死的几千万中下层民众,所有民众(几乎全是是中下层工农民众)土地、资本甚至极之私有的家厨饭碗都被公(党)有化剥夺掉;民众全部赤贫。所以乌左要回归毛极左时代,实质是害民,甚至是杀民思想和行为;是百分之一百的人民叛徒。从这个角度看,乌有派是极右派。毛时代工农兵坐江山被戈陪尔化,工农兵中下层人民被神化为统治阶级;但是,全属虚幻。从这个角度看,乌左回归毛时代是要把中下层民众权力阿Q化。那么怎么样才能准确描述乌左呢?
   
   我的描述是:形极左实极右;思极左行极右。(为行文方便以下统称乌有极左派)
   
   
   [三] 在中国民主后乌有极左派派应保还是应废?
   
   这里所说的乌有极左派,除了特指乌有之乡外,还泛指所有与乌有相类似的毛派。
   
   乌有左派一度(时间极短暂)被在朝极右派剥夺了说话的权利,要不要维护他们的权利?我认极之需要。所以,在被夺取自由权利期间,我认为第一件要做的事是反对极右压极左,要求还乌有极左派言论自由权利。
   
   现今在朝的极右没有剥夺扼杀,乌有极左派会不会在中国长期生存下去?,像一些海外极左派说的他们是中国左右派的左派代表?
   
   我的分析的客观结论是:乌有极左必定夭折;我的主观愿望是它们早死早着。先不谈主观意愿,谈谈我的客观判定的根据。社会上存在的派多数须有经济利益作根据;附之以相应的意识型态。乌左生存的社会依据是,在经济方,国有其外党有其实的经济,现在这种经济尚存,但已经并继续被私有化成为党高官财富;或许有一天会还名存实亡。毛思想阴魂不散,是乌有极左派生存的意识型态依据。另外加上在政治实力方面,统治集团内有极左分子。基于以上三点,中国出现和存继乌有极左派。或者可以这么说,乌有极左派是依附于垬一党专政制度上的寄生物,是依附在一党专政极权这张皮上的毛,所以,有一党专政存在一天就有乌左生存的土壤;一党专政灭亡后的民主社会完全没有乌有极左的地位──不是民主权力不许它存在,而是民主社会不提供以上乌有极左生存必需的条件,没有他们生长条件,它在民主土壤里没有生命力。就是说在民主社会乌有必然自我灭亡。我主观意愿乐见乌有极左灭亡,与我的客观分析是一致的。
   
   也可能存在没有经济基础的先进派系,例如现今中国的自由民主派就是。没有经济基础的先进派系出现和生存要有条件。其一,它是现存不公平不公正社会的改革者;其二,它是有预境的派系,它有国外实体作参照,有完整的理论(意识型态)支持;其三,它有坚实的政治力量(可能是潜在的)支持。乌有极左派不具备第二第三条,所以,它没有生存能力,夭折属必然。
   
   有人幻想乌有极左派在民主社会里成为与右派抗衡的左派势力,这是极左毛派们的白天梦呓。到民主时中国必定没有乌有极左派存在,民主中国必然与世界常态相同:社会民主派是与自由民主右派对衡的左派。
   
   
   [四] 薄熙来的“地方极左派”与“中央极右派”形成多元抗衡而导致到民主?
   
   海外有极左派人士说:国的民主化有赖于中国共产党的民主化。中国共产党的民主化,难道不是有赖于多元经济下,地方利益与中央利益的矛盾基础上,地方向中央的“挑战”,争权求取自治,而冲击和削弱传统过于高度集权的中央权威吗?
   
   此说不论逻辑还是道理都没有错,只是它与中国政治现实对不上号,结果是全错。
   
   在中国的政治现实中,所谓地方利益是特指重庆薄熙来或之类的极左派。薄熙来的极左在特定时空下成长到了这么一个少许可以与现中央表异议的地方力量,其政治(权力)志不在“地方”而是向往“中央”。从他的极左意识型态和既往作为可以推断,他爬上中央掌权后是取旧(胡)之一派独存一权独大而代之以新(薄)的一派独存一权独大──只是新极权取代旧极权而已。不会容许存在另一个与他分庭抗礼的力量(派系)。也就是说薄的“地方势力”不会在地方利益与中央利益的矛盾基础上导向民主,也不会演变成为中央的两派力量而导致民主!
   
   众所周知,薄极左派之害与现时较克制(被民众与人类普适价值强压所致)极右政权相比较,薄害严重得多,自由民主人士乐见胡极右灭了薄极左(狗咬狗),那是自然之事、之理。薄极左在海外的同志,借机诬指自由民主人士支持胡极右,与胡极右同一货色,都是极权专制者。他们栽赃并讥讽说,欢呼中国右派及其党中央的巨大胜利!中国已经没有人要民主了。中国反共右派终于发现,“中南海的中共中央是他们的党中央,与他们心连心,想他们所想,急他们所急,办他们所欲办的事。反共右派们已经在欢呼他们的党中央的伟大英明决定了!他们现在表现出了,原来是多么的拥护他们的党中央啊!” “左派被认为是要专制的,右派则正在欢呼中央专制的伟大胜利!”
   
   看来海外极左派人士已经到了依靠造谣栽赃过日子的境地了。
   
   20120323 香港
(2012/03/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