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曾节明文集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
   
    赫鲁晓夫时期,苏联国力如日中天,毛泽东羡慕之余,脱口而出:“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这句话注定要成为谶语。自近代以来,俄罗斯(苏联)的“今天”,几乎都成了中国的“明天”。
    1856年,在自己家门口、又占据地利的沙俄军队,在赛瓦斯托波尔竟被远征的英法联军击败,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愤而自杀,俄国从此废除农奴制、走上洋务改良道路;1860年,僧格林沁统帅的满清八旗军,在北京城下被英法联军打得落花流水,圆明园被端掉,鸠占鹊巢的清帝国也被迫走上洋务改良道路。俄罗斯(苏联)的“今天”成了中国的“明天”。


   
    1911年中国辛亥革命,推翻了早该垮台的满洲殖民伪朝;1917年二月,克伦斯基等“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乘沙皇一战中连战大败、声望扫地内虚之机,发动颜色革命,驱逐了拒绝宪政的罗曼诺夫家族,俄罗斯似乎自由民主在望,熟料二个月后大俄奸、德国间谍列疯子在德军的保护下潜回俄国,召集托洛茨基、捷尔任司机、斯大林等野心家和恐怖分子,于十一月发动政变,推翻了特殊时期迂腐“宽容”的克伦斯基政府,继而拼凑红军,大开杀戒,以红色恐怖消灭了群龙无首的白军各路军阀,建立了地球上第一个马克思邪说妖魔国度。
    三十二年后,毛泽东一伙采取李自成进京和满清入关相结合的方式,夺得中国江山。俄罗斯(苏联)的“今天”,又成了中国的“明天”。
    列宁上台后,枪毙两百万富农,大杀“阶级敌人”,斯大林同志则青出于蓝胜于蓝,将列疯子屠杀“阶级敌人”的专政手段用进,“大清洗”杀掉三分之二的苏共中央委员;三十多年,毛共发起“镇反”,一举枪毙五百万反革命分子,又大整知识分子,以泄心头之恨,“文革”中,老毛果然如斯大林一样,把对付“阶级敌人”的手段用进党内,第一个倒下的,是紧跟老毛一贯整别人的刘少奇同志,此公比托洛茨基的下场还凄惨。毛泽东集列宁、斯大林于一身,俄罗斯(苏联)的“今天”,又成了中国的“明天”。
    斯大林之后出了赫鲁晓夫,发起解冻启蒙运动,彻底否定了斯大林,但仍然高举列疯子旗帜。六十年代,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病症恶化,还想搞马克思主义的两党制,结果被苏联的陈云集团——苏斯洛夫一伙从背后踹下了台,一边凉快去了。二十年后,邓小平则对毛泽东搞“三七开”,又发起半吊子跛足经济改革,邓小平还如赫鲁晓夫镇压匈牙利人那样镇压本国“六四”学生,邓小平算得上半个赫鲁晓夫;而准备搞“党政分开”,有心搞多党制而被赶下台的赵紫阳,算得上赫鲁晓夫的另一半。俄罗斯(苏联)的“今天”,又成了中国的“明天”。
    ... ...
    但是若以为中国会简单重复苏联的历史,那就错了,苏联在勃列日涅夫僵化时期后,出了戈尔巴乔夫,成功地带领俄罗斯人和平演变,中国在江泽民之后却出了与戈尔巴乔夫相反的胡锦涛,拉萨经验治国,“管理社会和意识形态”要向朝鲜和古巴学习...因此,中国共产党灭亡的方式,必然与苏共大相径庭。
    苏联出了戈尔巴乔夫,是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是苏联共产党的幸运(因此得了安乐死),中共国出了胡锦涛,是中国共产党的耻辱,是中国人的悲哀。以此断:中国共产党难得好死,如果习近平继续胡正日的河蟹路线的话。
   
    中国为什么不会简单重复苏联的道路?因为历史的发展有一个规律:惊人相似的历史情节,决不会简单地重复过去。
    细查中国的历史可发现:民国的蒋介石政权,等于明帝国的缩写式重复。昔者朱元璋以淮西、江东起家,1368年北伐幽燕,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乃有明帝国;蒋介石则同样以江东沪宁杭为根基,1928年北伐幽燕,再造民国,以致“金陵重现日月光”(《金陵塔碑文》),而有“胡帅”之称的张作霖,就象元顺帝那样北走而死。
    十六世纪莫,明帝国专制帝制松弛,经济繁荣,资本主义萌芽大量涌现,却先后遭逢倭寇之患和日本的大举侵朝事件,明帝国在抗日援朝战争中元气大伤,辽东空虚,以奴儿哈赤为首的忘恩负义女真贼鞑势力乘机崛起,建立后金,其贼子多尔衮利用中国李自成内乱自毁之机,乘虚而入,鸠占鹊巢,窃夺了中国江山,其间共用了二十八年的时间。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正值蒋介石民国欣欣向荣、共匪黄俄叛乱势力处处碰壁、一筹莫展之际,日本帝国大举入侵,中华民国在抗日战争中元气大伤,北方空虚,以毛贼东为首的吃里扒外黄俄汉奸势力,乘虚而入,鸠占鹊巢,窃夺了中国江山,其间也用了二十八年的时间。
    中国正统之君蒋介石,浑身都是明末帝崇祯那种猜忌自用弱点,却不似崇祯那般轻急嗜杀,因此免了上煤山的下场;蒋介石身上又有着赵构精明和妒贤嫉能的特性,把中共克星白崇禧、孙立人打入冷宫,并几乎整成岳飞第二,因此注定落得个偏安一隅的结局。蒋介石集明思宗和宋高宗于一身。
    中共建立的红朝,则更加逼真的如一部满清的缩写版,详见六年前拙作《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因此,中共红朝无可避免步满清覆亡后尘,但其灭亡的方式却决不会相同。
   
   曾节明 写于2012年三月十二日晚于纽约州家中
   
(2012/03/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