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严正学文集
·【行為藝術】嚴正學起訴政府賣淫
·【行为艺术】《 官违法 民要告 》
·【行为艺术】 画家严正学一审输官司得民心
·【行为艺术】公理与法理之战---一起原告没有主体诉讼资格的民告官案
·【行为艺术】公益维权遭遇法律封杀
·【行为艺术】“事不关己”令举报人输了官司
·【行为艺术】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塑造“天安门母亲”在民族的灵魂之中
·『行为艺术』官商勾结狼狈为奸鱼肉百姓!严正学九告司法局终赢官司
回顾:
·『行为艺术』1999北京畫家申請反腐敗示威被拒
·1993年12月23日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在法院前的讲话
返回事件:
·【行为艺术】呼吁立即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行为艺术』·颠覆父母官·严正学揭穿公安伪证庭审目击记
·“十面埋伏” 被強暴“秋菊”再遭强暴!
·【行为艺术】枉法裁定"状告公安局"在暗箱中被驳回 严正学赴京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行为艺术】 决战公、检、法、黑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当庭揭穿被告公安部门作伪证
·【行为艺术】严正学凶多吉少?
·"中全會前夕中國異見者嚴正學被捕"
·【專欄】鄭貽春:強烈抗議中共秘密逮捕畫家嚴正學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再次立案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现场直播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公安部门抓捕、拘禁、施暴案件全国各地多有发生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著名画家严正学被暴打抓捕……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遭椒江法院迫害
·【行为艺术】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行为艺术】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侵害严正学先生
·【行为艺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行為藝術下課!》

(連載二十一)

   

     「我是個無齒之徒!」

     我套用建築家梁思成的幽默,衝着秘密警察强加的罪名,拍案而起。

     「在美國,你和中國人權主席劉青上過幾次床?做過多少次愛?」秘密警察厲聲吆喝。

     「無恥,以已度人……我沒同性戀傾向!」

     「劉青不是女的,他能見到你就給你寫證明,辦綠卡。」

     「荒唐!你們在美國的情治人員竟然亂點鴛鴦譜,舉世聞名的劉青被搗鼓成了我的『姘頭』。」我狂笑不已。

     我接着說:「先從道德上摧毀,將我的人格貶低,如中共高官成克傑、胡長清、張二江,用你們慣用的伎倆,先釘上道德的恥辱柱。」秘密警察明顯泄了氣,調門放低接着問:「你和你代理維權的人都是什麼關係?」「為民請命,義務代言。」「說具體些!」「介入官權毀容案,我與楊春紅第一次見面是2006年春節前兩天,對她的案情作全面調查後,大年三十日趕回北京,我即寫了《圍剿中共官場黑惡官員——致中共中央胡錦濤、溫家寶公開信》上網,並遞交北京公安,要求轉高層。並聲明繼郭飛雄後,將於正月十五,第二位到中華門參與接力絕食。你們可從我的網文《亂象ㆍ中國雞年末日》中看到我的作為和行程。公安警察衝擊報社致死吳湘湖案,維權涉及《台州晚報》主編吳的夫人,是台州市人民法院官員,我從未和她見過一面。」「你沒想插一腳!」「小人之見!」警察痞氣十足的問話,即遭我的回敬。

     我起身指着筆錄紙的第一頁,上面印着格式化條款:

     「與本案無關的提問,嫌疑人有權拒絕回答!」

     我反詰:「我被指控犯有顛覆國家政權罪,這罪名與我和那個女人上過床,跟誰做過愛,做過多少次,有關係嗎?本人拒絕回答與本案無關的問題!」

     「那麼,你為什麼來路橋租用工作室?」秘密警察旁敲側擊,引起我的反思,我來路橋租賃工作室,是由於一段未了的今世前緣。

     2003年9月24日,我從北京乘美西北航空公司飛機,橫跨太平洋在紐約甘迺迪機場降落。此次應邀去美國紐約第一銀行舉辦我的個人畫展。朋友們推薦唐元雋接待我,為我安排住宿,唐就成了我此行第一個認識的朋友。

     唐是個勇士,我們見面握手,還未寒暄,他就脫下身上的厚襯衣,披上我的肩,因為我的短袖襯衫確實不能抵禦紐約的風寒。他已為我準備了必要的生活用品。我租用曼哈頓67T(街)公寓的一個小單間臥室和工作室,也是唐幫助我拾掇安置的。

     唐原是東北長春汽車製造廠工程師,曾因組織民主黨被判刑二十年,後改判八年。刑滿釋放失去了工作,成為無業遊民。於是鋌而走險,冒死偷渡,橫越臺灣海峽,投奔自由。

     「用腳投票,我是迫於無奈!」

     聽他這麼說,我腦海中顯現了幾個仃伶洋與鯊魚拼搏的故事。

     我對他說:「提起上海的油畫雕塑創作室,人們就會講起陳逸飛,但在陳逸飛成名前還有一個叫張國良的人,僅因為和同事表述,想去香港吃一塊牛排,吸一口自由空氣,就被打成現行反革命。遭受批鬥後,被隔離在那座西式建築的頂樓自縊身亡。」唐說:「那是個非常年代。」我接着說:「1968年,喊着滾一身泥巴脫胎換骨,朗讀着自己的新詩,頌揚《偉大領袖毛主席萬歲!萬歲!!萬萬歲!!!》的郭沫若的兩個兒子,次子郭民英於浙東海軍部隊當兵時,面朝大海扣動衝鋒槍,魂飛彼岸。九個月後,處理完郭民英後事的長子郭世英因企圖外逃敗露,被捆綁着上身,從北京農大四層墜樓斃命。還有我的畫友傅小石,是著名畫家傅抱石之子,他躲進上海港外輪甲板下被抓捕。另外,浙江美術學院我的老師王流秋偷渡泰國,被抓捕於西雙版納的瀾滄江畔。」

     「只有你和中央音樂學院院長馬思聰父女成功到達彼岸。你是皎皎者,是面對食人鯊魚,炸彈和水雷的孤膽英雄。」當面恭維是因為確實敬佩他面對九死一生的勇氣。我在網上看過關於他的長篇報導。當時我想寫《中國異端》的記實,唐就是我要採訪的人物。我作了上述的鋪墊,目的也是為了套出他當年冒死投海的苦難經歷。

     唐元雋終於娓娓道來:「2003年夏天,我以攝影采風為藉口,租用廈門漁村的一艘小魚輪馳向金門島。水天一色中,船老大說大小金門到了,我仔細搜索,前方隱隱約約出現了難以辨認的影子。我的心跳到喉嚨口,生死一搏的大限已到,我拿起照相機,拉長焦距,假裝對焦,金門島越來越清楚。該攤牌了,我說:『我要跳海!』『為什麼?』『我是個殺人犯!』船老大立即操起砍纜繩的板斧,作出搏鬥的架式。我立即改口:『我是比殺人犯更嚴重的政治犯。』『政治犯?』船老大無法拿政治犯和我對號。『是右派,右派份子。』我說。

     「我把身上的東西全掏出來,包括照相機和不多的餘錢,將身份證之類扔入大海,然後說:『老大,這些都留給你,我是判了二十年徒刑的右派。』船老大鬆了口氣,放下傢伙說:『我堂叔就是右派份子,你若是右派就別在這裏跳海。』接着說:『這片海域佈滿了水雷,還有大黑鯊,跳下去是白白送命!』老大開着漁輪繞島轉悠,又說:『等靠近些,儘量靠近了再跳。』我怕近了目標大,就順着船膀下海,老大囑咐:『這叫大膽島,往沙灘一直游……』

     「臺灣海峽風急浪高,一切聽天由命,我被海浪舉起拋下,胳膊肘,胸腹被暗礁上的殼類劃出密密麻麻的血口,終於靠近了沙灘。海峽後浪推前浪,前浪夾帶着我的血水急速退去」。唐歇了口氣暇想片刻說:「『嗚——』一聲警報響徹雲霄,刹那間,四周的岩縫和礁石裏都伸出了黑洞洞的槍口。『不許動,你是什麼人?』『投奔自由的大陸政治犯。』那邊吆喝:『按我的口令,舉起手,立正。』又補充說:『這裏四周全是雷區,必須服從我的命令!」國軍士兵斬釘截鐵地下了通牒。

     「血順着臂膀、腿流下。國軍命令抬起頭,擼起上衣蒙住頭,又命令我前後左右轉換姿勢。接着就聽到「嘎噔噔」腳步聲越來越近,兩名國軍拾級而下,用槍口撩撥我的衣褲,檢查完畢後,就摻扶我上山。

     我被羈押在『新竹大陸難民收容所』。在那裏,臺灣當局的情治機構,反複核實驗證我的身份,在大赦國際和流亡海外朋友的呼籲和鼎力相助下,陳水扁政府終於同意我『政治避難』送來紐約。」我想唐的生死搏鬥經歷將是我撰寫《中國異端》一書的開篇。

    我想唐的生死搏鬥經歷將是我撰寫《中國異端》一書的開篇。

     

   10月27日,法拉聖《喜來登》酒店六樓,我參加中國學者們召開的《中國問題研討會》,與會有許多異議人士和大陸流亡的持不同政見者。

     我想當年斯諾能上延安採訪,寫下《西行漫記》,難道六十年後的中國政府,就不能讓我寫一本《東行漫記》,此一時,彼一時,這次與會行動,就成了四年後的今天,我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的罪狀。

     但我仍堅持我應該堅持的,不會輕易放棄不該放棄的,我不會因為命運會被洗牌,而放棄作為一個作家的選擇。逆風而行,更適合飛翔。

     很快我見到了園明園詩人黃翔、風瀟雨蘭,園明園畫家辛勤、方科。為了我的畫展,劉夫人曉蓉和李夫人都為我開車去新澤西運展品。佈置展覽也離不開洪先生、唐元雋的幫助,王艾為畫展寫了藝評,辛勤和李東還為我拍攝專題片,為選景領着我走遍了曼哈頓、蘇荷、格林威治村和自由女神像等地,還介紹我去了新澤西的畫家村。

     最令我難忘的是我在2004年的春節晚會上,我當眾講了一個不能讓人發笑的笑話。在來自世界各地的華人精英、異議人士和政治流亡者歡聚一堂的時刻,主持人盛雪突然點我的名,要我這個「『村長」、「行為藝術家」表演藝術行為,窘得我手足無措,笑話中的噱頭被我忘得一乾二淨,出足了洋相。

     不算寂莫的流亡生活,讓我滿懷希望。但總也有耐不住孤獨的時候,漫漫長夜常令我浮想聯翩,思緒萬千。

     夜闌人靜,電腦前的銀屏世界,令我神往。百無聊賴中,那個小不諳事、情竇初開蒙昧少年的往事,令我想入非非。四十多年前的一段今世前緣,常在我心底掀起波瀾,這是我素描人生中的第一次豔遇,路橋成了我魂魄牽掛的地方。

   

《行為藝術下課!》2010年7月巳由香港四笔象出版社出版,田園書屋經銷.

本书完整版巳发表本博客.

(2012/03/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