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浴火袈裟》序]
严家祺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
《首脑論》(1986)书摘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2·9國家的“動物性”和“板塊性”
·3·1古代世界地图的变更
·3·2波兰的“再生”和“国土”的平移
·3·3 3·4 3·5 3·6国家的扩张、分裂、解体、倂合和一体化
·3·7国界的人为变动
·3·8“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3·9中日东海专属区的划界问题
·4·2狭义与广义战争
·4·3戰爭能量與戰爭意志
·4·4军事行为体的六项构成
·4·5 4·6軍力流動論
·4·7点目标和点击战
·4·8 4·9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5·1三代國際體系
·5·2地域政治:離心力與向心力
·5·3「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5·4 島國主義與內陸主義
·5·5均勢平衡者角色
·5.6國際體系的簡化模型
·5.7國際體系結構的要素
·5.8國家間的四種作用力
·5.9國際體系的四項特徵
·8·1太空的范围和划分
·8·2航天时代
·8·3"高边疆”战略
·8·4太空资源和太空工业化
·8·5单向透明战场
·8·6太空战
·8·7NMD和TMD
·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外星殖民:太空事业是全人类的事业
·國際秩序與國內秩序在表現形式上的区别
·太平洋五大板塊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 为何仲裁庭無權裁决南海那些问题
·南海的四种海域
·海牙仲裁庭的两项法律错误
·严家祺:耶路撒冷“一城两国”的分界线
·中国也应当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
海外民运
·
·1993年海外民运大分裂旧文
·《苹果日报》文章《伦敦会见方励之》
·逮捕刘晓波更扩大了《08宪章》的影响
·零八宪章和刘晓波面对中国的“非人政治”(2009-12-25)
·中国民主党人的“千年刑期”
·中共當局三次迫害高瑜
·釋放王炳章!“釋放”王軍濤!
·嚴家祺:王炳章和時代廣場的鐵籠
·王炳章朋友遍天下,我们的心因王炳章的苦难而滴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浴火袈裟》序

世界屋脊烈火中的呼喊声


——杨建利、韩连潮编《浴火袈裟》序


严家祺


   达赖喇嘛和成千上万的藏人已出走西藏五十三年,迄今不知何时能踏上回家的路,而我们也离开中国二十三年,对藏人的离家之痛感同身受。一九八九年十二月四日,我在巴黎St.James Club Hotel会见了达赖喇嘛,自那时起,我感到汉藏民族的命运是联系在一起的。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受到镇压,天安门母亲失去了自己的儿子和亲人,数以千计的人被投入监狱,共产党总书记赵紫阳遭到软禁,许许多多流亡者年复一年不能回到家园。但藏人的苦难更甚一层。雪域高原的人口相对较少,交通、信息传播的条件也与多数汉人居住的地区存在较大差距,因此,那里的镇压往往不能及时被外界所知,即使藏民掀起一波波的抗议,但因人数的相对弱势和汉人的冷漠而无法奏效,而只能一次次遭遇被镇压和清算的结果,汉人的党委书记,大权独揽,对藏人的统治,还含有民族压迫的成分,因此,藏人的悲哀与绝望更甚于抗争中的汉人。
   《浴火袈裟》序


   
   (照片)1989年12月4日 严家祺中巴黎会见达赖喇嘛
   
   自焚是最深切绝望的体现,在我的记忆中,早在一九九八年四月二十七日,中共中央军委总参谋长傅全有访问印度的第一天,在新德里绝食的藏人土登额珠就高呼“达赖喇嘛万岁!西藏万岁!”而自焚。二00八年藏区三月事件发生在北京奥运前夕,举世的关注未能改变在“奥运盛世”景象下,对藏人的压制也没有任何减缓。强硬的张庆黎走了,却没有改变中共治藏的铁腕手段,中共四代“领袖像”史无前例地被强行送进藏区寺庙,这是对藏人的宗教习俗的公然蔑视和侮辱。
   
   
   一九八九年达赖喇嘛对我说,佛教是一种“无神论”宗教。佛不是神。藏传佛教是藏人至高无上的信仰,达赖喇嘛是藏人心目中的圣人。无论达赖喇嘛是否掌握政治权力,达赖喇嘛作为宗教领袖在藏人心目中有不可动摇的崇高地位。中共对达赖喇嘛的攻击,也是对藏人信仰的攻击。二00八年三月事件后,北京没有从政策的根本上寻找事件发生的原因,毫无根据地将其说成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分裂活动”。加上藏区掌握大权的贪官污吏借“反分裂”之名,极力掩盖藏区普遍存在人权侵害、文化语言歧视、环境破坏等种种问题。北京在对达赖喇嘛的攻击逐步升级的同时,加强对藏区寺庙的政治控制,对许多具有崇高地位的寺庙实行排查、关门整顿、来自外地的云游僧人被驱赶,所有寺庙被迫开展“社会主义、爱国主义教育”。北京对藏区的高压政策和对达赖喇嘛的攻击,使愈来愈多的藏人感到绝望。在中国境内的藏人,愈来愈把自己没有宗教自由和没有人权保障,与达赖喇嘛年复一年不能回到自己家园连在一起。这种绝望的体现是,不到两年时间,藏区连续发生至少二十起藏人自焚事件,自焚的藏人高喊着“让达赖喇嘛回到家园”而痛苦地死去。
   
   
   著名藏人女作家唯色说:有人把自焚视为自杀,這完全是一种贬低的看法。唯色引用高僧強巴加措格西的话说:“西藏僧俗自焚,完全沒有违反佛教杀生的教义,也沒有与佛法見解相违,更沒有犯戒。因為西藏僧俗自焚的动机与目的,毫无沾染一点个人私利的味道……是為了护持佛法,為了爭取西藏民族的民主自由的权益”,根本上是“为利他舍自身之菩萨行”。我们都不赞成自焚,更不鼓励自焚,但自焚是一种为引起人们注意表达愿望的方式,是在再也找不到其他办法表达自己愿望时、极其痛苦而无比刚毅的行为。伟大而可敬的二十位藏人,他们用自焚表达的最大愿望是“让达赖喇嘛回到家园”,这一声音已经传遍了全世界,让全世界多少人为藏人而痛彻心肺。
   
   
   我在写这篇文章时,似乎感到阵阵烈火的温度及其带来的伤痛。因此,我也要发出喊声,表达我内心的强烈愿望,让更多的人听到藏人的心声。杨建利请我为公民力量编辑出版的《浴火袈裟》一书写序,我觉得这本书的出版可以让人们更好地了解发生在藏区的这一系列自焚事件,并思考背后的原因。这本书收录了许多汉人人权活动者和作家的文章,收录了一些国家政府和非政府机构对藏人自焚事件的反应,同时也收录了中国官方对此的一些说法,这让我们可以更全面地来看这些事件。我觉得这样的出版工作是很有价值的。
   
   
   我和达赖喇嘛有过多次接触,我对他的智慧、幽默、悲悯充满敬佩。达赖喇嘛的威望不仅来自于他的非暴力主义、对世界和平、对传播藏传佛教的贡献,而且来自于他平等待人、平易近人、平凡而伟大的人格。在西藏问题上,达赖喇嘛认为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 他的“中间路线”是要求西藏在中国宪法框架下、名副其实的自治。达赖喇嘛这些主张得到海外华人的普遍认同和支持。达赖喇嘛还是一位藏传佛教的宗教改革家,他对科学的尊重、主张政教分离、推动流亡藏人社区的民主化,对今天的藏人社会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影响,而且将长远影响西藏的未来。
   
   
   作为一个政治流亡者,我谴责中共对汉藏等各族人民的人权迫害,并发出我作为一个六四流亡者的呼吁:
   第一, 让达赖喇嘛返回离别五十多年的家园,给藏人以真正的自治;
   第二, 停止监控和打压天安门母亲,重新评价天安门事件;
   第三, 遵守宪法,厉行法治;
   第四, 制订新闻法、政党法,尽快将政治改革重新提上日程。
   
   
   一个个藏人的自焚,一次次刺痛我们,我们再不能容忍这种悲剧屡屡发生的政治环境继续存在下去。让达赖喇嘛回家!让所有生活在中国土地上的每一个公民都享受到自由和人权的阳光普照!
    (2012年3月)
(2012/03/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