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不赞成刘国凯文章《体谅温家宝》]
徐水良文集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赞成刘国凯文章《体谅温家宝》

   

徐水良


   

2012-03-19日


   

   
   对中共当权者不能一味体谅,而是需要批评鞭策。
   
   反对派挺中共某一派,有三种可能:
   
   一、是中国反对派缺风骨,多媚骨。例如,挺唱红小丑毛左薄熙来,以及挺目前只有语言没有行动的温家宝,都是同样的问题。都有失反对派立场和风骨。特别是民运中越来越小丑化的人物,去挺唱红小丑薄熙来,更是非常可笑的丑角行为。
   
   64以后,民运人士以共产党官位大小排座次;有的人,见到共产党官位大的,就想献媚,都非常庸俗。
   
   再例如,赵紫阳反对64屠杀,拒绝犯罪,应该表扬。但因此为他去争诺贝尔奖,就有献媚之嫌。因为诺贝尔奖奖的是重大功劳,而赵只是被动拒绝犯罪,不是主动立功。另外,赵至死没有退出共产党,却一厢情愿拉他当反对派名誉主席,拉大旗做虎皮,都是没有风骨的庸俗行为。
   
   温家宝讲了几句好话,你可以表扬。但目前的问题,是温家宝和胡锦涛他们自己造成的,例如薄熙来唱红毛左猖獗,本来就是他们不准批判马列主义和毛泽东,并且全力封杀我们的批判,仍然坚持尊毛泽东为领袖,才造成的。自然应该由他们自己来解决。你在表扬的同时,就应该批评他们,应该鞭策他们。
   
   二、真正的反对派人士内心里如果支持某个开明的共产党领导人的开明行动,也不应该大张旗鼓公开支持。因为这样做,等于给保守反动派别以炮弹,说敌对势力支持这个开明人士,使这种支持成为攻击打倒他的弹药。所以一般情况下至多只能表扬,加批评鞭策。
   
   反对派内的特务线人,为了给保守反动势力提供炮弹,有可能大张旗鼓支持他。
   
   三、只有当党内真正公开决裂决战的时候,反对派人士选择某一派,给予公开支持,才是合理的。
   
   像现在这样,凭猜测想像,就大张旗鼓支持某一派,都有失反对派风骨。
   
   你可以在内心里猜测温家宝有难言之隐,根据猜测在内心里给予一定同情。但凭猜测想像仅仅凭领导人的几句话,就呼吁体谅他,就是有失反对派风骨的轻浮行为。
   
   早在胡锦涛温家宝上台之初,我就呼吁他们尽快站到民主一边,并且尽快公开表态,让人民了解他们的态度。迟了,像赵紫阳那样死到临头也不公开表态,那就来不及了。而温家到现在都没有非常明确地表态,只是含含糊糊说几句。因此,如果有人不理解,不体谅,怀疑他是影帝作秀,讲空话假话,造成这种情况,也是温家宝自己的责任。
   
   我们一定不要把中共看成铁板一块,一定要争取中共党员的绝大多数。今后时机成熟,我们也一定要争取与中共开明派结盟。但一切都需要时机和条件,不能一厢情愿单相思。
   
   政治是非常现实的东西。凭想象一厢情愿单相思,有违政治常识,非常有害,非常容易上当受骗,自己上当受骗了,又去宣传再骗别人。这是非常要不得的事情。
   
   
   
   附:
   

体谅温家宝


   

刘国凯


   
   
   几年前当温家宝发出政治改革的语言时,我没当回事。认为那只是温家宝一时即兴所言罢了,当不得真。对温家宝没有去探望病危中的赵紫阳先生,我一直耿耿于怀,觉得温家宝太胆怯太无情。去看看弥留中的赵老先生又会如何?就得罪江某了?就会被撸下总理职务了?
   
   后来看到温家宝不断有关政治改革的言论发出,感觉渐渐有了不同,但也还是推测温家宝是为了向历史表态,给自己留下名节而已。但在看到此次“两会”上温家宝大力呼唤政治改革之后,我终究相信,温家宝确实有政治改革之心。然而这马上有一个疑问,温家宝改革之心既是真诚,何以共产党的政治改革完全没有启动?
   
   答案是中共第一把手胡锦涛和几乎整个最高层(政治局及其常委会)都是维稳派(如果还不是毛左派的话)。他们都无意搞政治改革。温家宝孤立无援孤掌难鸣。温家宝只是第二把手。共产党的权力分布图像不是线性的。第二把手与第一把手之间的权柄力度之差绝非只一个刻度。如果是胡锦涛发出政治改革言论,他们不能不认真对待。而在温家宝发出政治改革言论时,他们会把眼光都投向胡锦涛。看看胡锦涛是如何反应吧。当看到胡锦涛顾左右而言他时,他们就都佯作没有听到温家宝的呼唤。
   
   不过,这里又会产生另一个疑问,在维稳派当道的情况下,呼唤政治改革的温家宝无疑是个“另类”,为什么这个“另类”没有被肃整?
   
   答案之一是温家宝处事的谨慎。温家宝发表政治改革言论是在他连任总理之职之后。第一任期内的温家宝行事非常谨慎,谨慎到连赵紫阳病危都不去探望。“连任”是个节点。在这个节点上较容易对温家宝实行软性肃整。譬如在“高度评价”温家宝的工作成绩后,说他因身体健康不连任就行了。过了连任的节点后要肃整温家宝就是硬性肃整,需要有过硬的理由。温家宝的政治改革言论不能成为肃整他的理由。由于政治改革是邓小平都说过的,何以温家宝谈政治改革就犯了原则性错误需要予以肃整?
   
   答案之二是温家宝的政治改革言论都是在各种公众会议上提出的。这可以理解为一种意念上的宣示,而不是一个具体的行动规划,对中共最高`层没有直接的压力。换言之,温家宝抛出的这个球,中共最高层可以不接。
   
   答案三是温家宝没有在政治局及其常委会上提出政治改革的议题(这仅仅是我的推测)。这就使中共最高层不必就此进行讨论。温家宝因此避免了与维稳派直接的摊牌和冲突。
   
   答案四是温家宝没有进行党内组织串连活动,没有与党外各种群体作联络,也没有引入群众力量来支持其政治改革意念。总之,温家宝没有任何共产党高层所忌讳的“非组织行为”。
   
   综以上几点,虽然温家宝已经被有些维稳派大员视为“麻烦的制造者”,但终究找不到肃整他的借口。
   
   温家宝第二把手的职位既使他语言的力度大受限制,也使他有伸缩的空间。胡锦涛就不同了。胡锦涛如果呼唤政治改革就不能仅仅是宣示。政治局委员们听了也不能置若罔闻。赞成,不赞成,部分赞成或提请缓议……总得有个表态。故此,胡锦涛心中若无十分把握(获得政治局及其常委会成员多数的坚定支持)是不敢轻言政治改革的。当然,更大的可能是,胡锦涛根本就不具有民主改革的理念。他从头到尾都只是个维稳派。
   
   我们不能对历史人物作过高的要求。就像我们不能因为岳飞没有拒绝平定方腊的皇令就否定岳飞;不能因为赵紫阳没有像叶尔钦那样站在坦克上指挥民众就否定赵紫阳,我们也不能因为温家宝没有正式向中共中央提出政治改革意见书,没有“发动群众”就否定温家宝。
   
   只要想想,如果共产党高层里有许多人能出来呼应温家宝的政治改革言论,中央大员有,封疆大吏有,形成声势和潮涌,那么,中国自上而下的政治改革就会启动。可是几年来温家宝多次呼喊政治改革,其他中共大员都置若罔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应该抨击温家宝“作秀”,还是应该抨击中共大员们的颟顸保守呢?
   
   请多给孤掌难鸣的温家宝先生一些体谅和理解,毕竟,中国的民主之路实在太艰难。
   
   刘国凯
   
   2012年3月18日
(2012/03/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