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就民运派别问题答查建国先生]
徐水良文集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刘晓东反驳郭文贵视频讲话的误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民运派别问题答查建国先生

   

徐水良


   

2012-3-4日


   

   
   派别分类,标准和着眼点不同,分类就完全不同。例如,按阵营不同来划分民运,可以分成真正反对和努力取消中共一党专制的真民运,以及中共控制的中共假民运。按道德水平来划分,可以分为清流民运,和浊流民运。按温和激进来划分,可以分为温和派,激进派。按革命改良的不同态度来划分,可以分为革命派,改良派。按社会地位差异,可以分为精英民运,草根民运,等等等等。
   
   查建国先生的分类是按各派主张的不同策略综合划分,从综合策略角度看,查建国先生的大致界限没大错。
   
   不过,我这里也需要做些说明,纠正其中的一些提法。
   
   本人自我定位是“革命民主派”。不赞成定位“不合作派”。因为合作不合作,取决于客观实际,我们并不排除未来形势变化时,同中共内部一定派别必要合作的可能性。所以,查建国先生说的“不合作派”,应该改为“革命民主派”,或者“抗争派”。
   
   革命民主派并不笼统反对改良,也不笼统反对合作,而只是反对在目前中共顽固拒绝改良、坚持迫害反对派、隐瞒真相、根本没有和解合作可能的条件下,那些一厢情愿的和解合作派单相思地主张和解合作的幻想和欺骗。只是反对在目前中共拒绝自由民主的改良、死死堵住了自由民主改良道路的条件下,一厢情愿的幻想型和解合作改良派,坚持散播改良幻想和欺骗,顽固反对革命的立场。改良是统治者的权利,革命是民众的权利,在统治者顽固拒绝改良,堵死改良道路的情况下,要实现自由民主,就必须经过民众的革命,来排除统治者的阻力,来实现自由民主。但革命的目的,主要是扫除阻挡自由民主的统治者阻力。自由民主制度的建立,仍然需要革命以后,用改革(改良)来解决。所以革命派绝不反对改良,只是反对幻想型和解合作改良派散播改良幻想和欺骗。
   
   革命民主派主张在结束一党专制、搞清历史真相、分清是非、基本恢复社会正义的条件下,实现全民族的大和解。但反对目前没有这些条件的情况下,幻想型和解合作改良派空谈和解,欺骗民众和反对派的欺骗行为。
   
   我曾经一再论证,在当代中国的实际情况下,未来中国的民主革命,很可能是和平革命,暴力革命的可能性比较小。因此,查先生说“‘不合作派’认为非和平转型概率最大”,这个说法至少不符合本人观点,不是本人“认为”的东西。
   
   至于说到刘晓波等等合作派,查先生说:“‘合作派’强调良性互动、和解双赢,认为和平转型为‘唯一选择’”。这个说法基本正确。
   
   幻想型和解合作改良派的特点,就是不管客观实际条件是否允许,都坚持和解合作良性互动渐进改良,坚持反对革命。因此,一方面,他们要捏造历史,把英国美国和人类历史上一切争得当代西方民主的暴力革命,和当代苏联东欧等等争得东欧民主的和平革命,统统闭着眼睛一律抹煞,并把所有真正的革命,混同于马列共产主义大倒退的假革命、真反动,闭着眼睛捏造所谓的历史规律,说革命只能产生专制,暴力只能产生暴政。他们恐吓说,中国如果产生革命,就会全面内战血流成河,以此来恐吓民众和反对派。
   
   另一方面,他们不断美化中共,宣扬没有敌人,中共不是敌人,企图消除和否定中国人民经过几十年惨痛教训,付出了8千多万生命,以及革命民主派通过三十多年艰苦卓绝作出无数牺牲的启蒙,好不容易才认识到的、中共不是人民救星、而是人民死敌的启蒙成果,消除非常宝贵的、用几十年实践八千万生命、才换取的非常来之不易的认识,企图让中国人倒退到文革前认为中共不是敌人的愚昧蒙昧状态中去。
   
   刘晓波和其他幻想型和解合作改良派,不断欺骗民众,说中共“政权对社会的多元化有了日益扩大的包容性,对不同政见者的迫害之力度也大幅度下降”,中共“政权逐步接受了人权的普世性”“中国对普世人权标准的承认”,“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提出‘以人为本’、‘创建和谐社会’,标志着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说中共监狱“在硬件设施和软件管理上都有了极大的改善”。“人性化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员的权利和人格的基础上,将柔性化的管理落实到管教们的一言一行中”,“让在押人员感到了尊严与温暖”,“不但为在押人员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环境,也极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员的诉讼环境和心态”,“对在押人员的尊重和关心,体现在管理的每个细节中,渗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让人感到温暖”。(见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第三方面,他们在抹黑革命,美化中共的同时,抹黑和攻击反对中共的民众和革命民主派,用他们的伪精英主义,大反所谓的“民粹主义”,攻击奋起抗争的杨佳和其他反对中共的勇士,甚至把他们所称法西斯。
   
   而中共继续顽固坚持侵犯人权,迫害异议人士和一般民众,残酷镇压和迫害敢于维护自己利益和权利,包括保护自己房屋和土地的民众,以及中共监狱不断动用酷刑的事实,不断揭穿刘晓波及和解合作派的上述谎言,给了他们一记又一记的耳光,说明刘晓波和和解合作派编造的理论和事实,都是彻头彻尾的欺骗。并不断暴露着刘晓波等幻想性和解合作派,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既要献媚中共,又要冒充反对派英雄的卑劣本质。合作派中的线人,则一步一步不断地暴露他们的线人本质。
   
   再说一遍,幻想型和解合作派或幻想型改良派,他们的理论和主张,都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和欺骗。
   
   
   附:
   

查建国:如何认识民主派中之派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党外有党,党内有派。现今中国政治派别从大的方面分可讲有三。一是毛派,二是主流派,三是民主派。民主派中也可分四派(角度不同,可有各种分法)一是“类毛派”;二是“合作派”;三是“不合作派”;四是“暴力”派。理念决定判断,判断决定行动,试从政治理念、形势判断和行动方针及表现三方面分析四派之差异。
   
   政治理念上“类毛派”虽非等同毛派,但靠近、类似毛派。反对基本否定毛及其事业,推崇“重庆模式”;“合作派”强调良性互动、和解双赢,认为和平转型为“唯一选择”否则要全面内战血流成河;“不合作派”认为非和平转型概率最大,不寄希望于上层,大规模抗议引发暴力镇压再到上层分化是突变之三部曲;“暴力派”以杨佳为精神领袖,强调以暴反暴为人民天然权利。
   
   形势判断上“类毛派”看好薄氏,认为王立军事件揭开上层内斗大戏;“合作派”乐观多于悲观,对主流派的每一点言行“进步”总给予充分认可;“不合作派”评估形势要严峻多于乐观;“暴力派”则对主流派彻底失望,认为非暴力努力已经失败。
   
   行动方针上“类毛派”怀旧、挺薄、高举“民族”与“民粹”大旗;“合作派”热衷“建言献策”,各种由主流派主导的路线图、突破口等政改方案层出不穷,要求与执政主流派开始对话;“不合作派”则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即终身不为曹贼设一计)”,是“成绩不说跑不了,问题不说不得了”专盯主流派问题而攻之,是文攻武卫式的颜色革命,是各自为战,顺势而为,蓄力待发;“暴力派”则是单线联系、铁的纪律、定点瞄准,为各种暴力反抗事件鼓与呼。
   
   “类毛派”代表人物王希哲、李文采大概可算之一之二。“合作派”代表人物有刘晓波、秦永敏、王策新成立的共和党及炎黄春秋杂志作者编者群体等等。“不合作派”中民主党主流、魏京生、徐水良、张三一言、刘国凯、伍凡等可为代表。“暴力派”代表中王有才新成立的中华革命党风头最劲。
   
   代表人物之说可能挂一漏万,甚至说错,正如派别之分也可圈圈点点。本来各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或此一时,彼一时变化转换均为正常。不贴标签,非黑即白因人废言,不搞文革中造反各派的划派为牢派性至上,不搞伊教中不同派别的恐怖主义,不搞斯大林毛泽东式的党内残酷斗争,有度有节有礼文明博奕。存小异求大同力求共进,时事造英雄,其事非功过历史自有评说。
   
   北京查建国2012年3月4日

此文于2012年03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