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用心眼看西藏]
徐沛文集
·以不同的方式抵抗红祸
·英雄何其多?— 林立果不是唯一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和女囚
·人各有命—也谈流亡
·一甲子红牢 四代人抗争
·没有柏林墙的冷战
·“一虎八奶”
陈独秀李大钊和鲁迅胡适等五四狂人
乃五四“新文化”及中共党文化的奠基石
·女人之见 - 挡道的鲁迅
·再别鲁迅
·不比鲁迅
·杨绛和鲁迅
·鲁迅解药
·鲁迅天敌
·主攻鲁迅
·李登辉和鲁迅
·清水君之冤、虹影之光彩与鲁迅之罪
·谁有鲁迅遗风? — 评比曹长青和高行健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
·不忘清水君等仁人志士
·女性认识—针对胡适
·就辞评委和批胡适的答复
·我看五四
·五四后果:女“性解放”
·同是三八 — 背对丁玲
·我看红色文艺及其源头
·我看五四“新青年”(从胡兰成到萧军)
·我看五四“新女性”(从张爱玲到萧红)
·我看民运
·我看政治 
·闲话左右派 — 浅析党文化 
·朱蒙与陈独秀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用心眼看西藏

   导语:西藏问题不是汉藏矛盾,而是共产党与各民族的矛盾,是邪恶对正义的践踏。
   
   
   
   在藏语里叫Dardo的康定是我今生的转生地,属于藏区,因民国时期的《康定情歌》而出名。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出生时,藏区像汉地一样已被共党占领,成了中华民国的沦陷区,《康定情歌》已被禁止。


   
   我的父母虽是听命于中共的汉人,但在康定,家里像藏人一样吃糌粑、喝酥油茶。我则像所有生长在马列戈壁的“56个民族”一样从小就不得不看红色宣传片《农奴》,听藏族女共产党员才旦卓玛(1937-)《唱支山歌给党听》。
   
   中共能获取政权的一个原因是有一支庞大的文艺宣传队,惯于用文艺颠倒黑白。总理周恩来会亲自导演红色样板《东方红》就能说明宣传对中共的意义。因为《东方红》需要藏族代表,在上海音乐学院接受培训的才旦卓玛被调到北京。于是,在中共的第15个红色庆典上,才旦卓玛在天安门广场上表演“百万农奴站起来”,虽然1959年藏区全民起义,中共血腥镇压,导致藏民逃难,持续至今。
   
   毛泽东发动“文革”时,被周恩来派回拉萨搞宣传的才旦卓玛也同样遭殃,下放劳动,但这没能促使她幡然醒悟。这位马列主义老太太几十年如一日地表演着“翻身农奴把歌唱”。因为她就是靠唱红歌拍马屁出名升官。无论是在过去的哪个朝代,现在的中华民国,还是在世界上的任何国家都没有歌手可以靠卖唱当上高官,享受特权。
   
   无论是谁,属哪个民族,只要共产党能用名利收买他,他都会像才旦卓玛一样为暴政涂脂抹粉,不管自己的良知和他人的苦难。所以,所谓的西藏问题不是汉藏矛盾,而是共产党与各民族的矛盾,是邪恶对正义的践踏。好在新一代大陆人不再像我年轻时一样相信红色宣传,年轻的藏民甚至不惜用自焚来反抗共产暴政,争取西藏自由。
   
   
   酥油灯
   
   
   在大陆生活的22年里,我接触过藏族、白族等其它族,但我们都从小接受中共的赤化,无不失去自己的文化根。我在家里只喝过酥油茶,没见过供奉在佛龛的酥油灯。
   
   我有幸到德国留学后,才得以获知共产党如何一边诬蔑汉藏蒙维等各族精英与儒释道等各种信仰,破坏各民族的文化命脉,一边滥用霸占的国家机器篡改历史,混淆是非,强售其奸。
   
   中共媒体对达赖喇嘛的诬蔑一直在与时俱进。但无论中共如何把自己的罪恶强加在达赖喇嘛的头上,都改变不了达赖喇嘛是国际公认的藏人领袖的事实。达赖喇嘛也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教主。他的格言有“在家庭、国家、 乃至全世界,和平的唯一根源就是利他思想,也就是爱与慈悲”。
   
   在中华民国,藏传佛教也像在元、明、清一样自由传播,相当兴盛。寺院多达五千多座,僧尼多达45万之众。然而在中共用宣传和暴力篡夺政权后,僧尼遭到遣散,被迫还俗,教主或寺主都遭到迫害,有的像达赖喇嘛一样被迫逃离,有的像班禅喇嘛(1938-1989)一样成为人质。寺院则要么被毁坏,要么挪作他用。
   
   
   阿嘉仁波切
   
   
   西藏的寺院一般依教派而有归属,但大昭寺是各教派都供奉的寺院。“先有大昭寺,后有拉萨城”,就是说,大昭寺不仅在地理上,而且在精神上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可是共产党却把大昭寺用来当招待所。上世纪八十年代后,大昭寺才得到修缮和开放,但它依然不是藏传佛教的圣地,而是中共用来欺骗世人,抵挡批评的道具。
   
   1995年,中共在大昭寺推出假班禅,导致不愿充当假班禅经师的阿嘉仁波切流亡海外。他用实际行动表明藏传佛教的教徒无法接受共产党的领导。阿嘉仁波切像达赖喇嘛与班禅喇嘛一样分别是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的父亲及两个弟子的转世之尊称。佛教讲轮回转世。藏传佛教的一大特点是转世灵童,这些带有前世记忆或别的特异功能的灵童堪称轮回转世的人证。
   
   阿嘉是藏文父亲的意思,阿嘉仁波切在两岁时被认证为宗喀巴父亲的第八位转世灵童。1959年,当24岁的达赖喇嘛等被迫流亡时,9岁的阿嘉仁波切像班禅喇嘛一样沦为人质,遭到残酷迫害。阿嘉仁波切家族有29人被捕、他今生的父亲惨死于红牢。世袭塔尔寺寺主的阿嘉仁波切沦为共产党的农奴达16年之久,后来他虽被封为省部级的高官,但为了信仰自由,他毅然流亡异乡。他48岁时才开始学习英语,但12年后就发表了英文自传。
   
   
   10世班禅喇嘛
   
   
   民国政府在撤离大陆前,曾邀请10世班禅喇嘛一同到台湾躲避红祸。可惜少年班禅喇嘛已经忘记9世班禅喇嘛在三十年代曾发布文告警告藏民,“无论共匪到哪里,他们都会首先烧毁寺庙,砸毁佛像,杀死喇嘛和强迫信众沉默……所以,他们遭人痛恨,一点不奇怪。他们对我们佛教徒来说是巨大的威胁……武装起来,支持国军,保护我们的人民,对抗仇视我们宗教的邪恶敌人。不要相信他们甜蜜的宣传!他们会点燃你们的房屋,毁坏你们的家庭。我告诉你们这些,是要挽救你们和世界。”
   
   1962年,24岁的班禅喇嘛亲眼见证了共匪占领藏区后制造的惨状。在他勇敢地向“党中央”提交了七万言的意见后,被打成“班禅反党、反革命集团”。因为班禅喇嘛在“七万言书”中透露了西藏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才发生了史无前例的饿死人的现象。而“过去西藏虽是被黑暗、野蛮的封建统治的社会,但是粮食并没有那样缺,特别是由于佛教传播极广,不论贵贱任何人,都有济贫舍施的好习惯;讨饭也完全可以维生,不会发生饿死人的情况。我们也从来没有听说过饿死人的情况” !班禅喇嘛被扣上了“反党、反革命、反社会主义、背叛祖国”等大帽子,撤消了一切职务。1966年底,这位“国家领导人”还被当局投入红牢长达近十年。
   
   1979年,年过40的班禅喇嘛在魔难中还俗,娶国军叛将董其武之孙女为妻。班禅喇嘛在抨击中共五天后突然辞世,据称是被毒死。那时他的女儿还不到6岁。好在“七万言书”于九十年代在海外问世,从中可以获知10世班禅喇嘛如何在魔掌中还在尽力为民请命,伸张正义,因此,被称为“西藏民族与宗教的守护人”。
   
   
   汉藏混血女
   
   
   2006年,大陆的《南方人物周刊》等媒体采访了班禅喇嘛的独女。23岁的仁吉旺姆在这些采访中表现出色。 她自信地承认,“历代班禅中,确实只有爸啦结婚,从第一任班禅大师到我的爸啦,漫漫六百年,于我,能成为第十世班禅的女儿,我相信我的佛缘是很深厚的”。 同时,她在采访中透露,“阿妈啦做了一个神奇的梦,她梦到了佛祖。佛祖在梦中指点她,要她送我远行,去往美国,在那里学习将是我最好的出路”。于是,她13岁时被母亲送到美国留学,九年后也即2005年,她才在母亲的要求下接受中共的安排回北京到清华攻读金融学博士学位。
   
   然而以“我不能有负众望”、“父亲是我一个永远的目标”等为题的专访发表后,中宣部就将仁吉旺姆列入媒体的“禁报名单”,理由是“避免干扰宗教人物”,也即干扰假班禅。大陆许多网站还被迫撤下转载的专访。她在一篇专访中表示,“我与第十一世班禅见过两次面,第一次是父亲去世十周年纪念会上,我与小班禅擦身而过;另外是2002年回西藏那一次。按理说,我与第十一世班禅应该有特殊感觉(如果我们真是父女)。上次会面旁边很多人,闹哄哄地,我没有感应”!毕竟中共为了树立假班禅的威信不惜让达赖喇嘛认定的班禅灵童全家失踪,并为此逮捕了约60名藏人。而班禅喇嘛的传记在大陆被禁后只能在香港出版。
   
   我在感受藏人之痛时,也深感汉人之苦。藏文没有像汉语一样被赤化,共产党的罪恶也不会被算在藏人的头上,虽然藏民中不乏共党帮凶;而外界总是把中共与汉人混为一谈,虽然有无数汉人像我一样反抗共产党。
   
   才旦卓玛还唱过,“太阳和月亮是一个妈妈的女儿,她们的妈妈叫光明。藏族和汉族是一个妈妈的女儿,我们的妈妈是中国”。但愿才旦卓玛还能意识到中国不是中共,藏族、汉族和别的民族都是共产党的受害者!
   
   澳洲《新天地》杂志首发
   网址 http://newlandmagazine.com.au/tranquil/
(2012/03/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