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熊飞骏的博客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熊飞骏

   

   七、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前些时看到一篇报导,大意是卡扎菲利比亚的“免费医疗”是假像?因为该国的公立医疗机构严重不足,某大城市居然只有一所公立医院?医院长年人满为患。在利比亚只有特权阶层尤其是政府官员生病时才能顺利住进公立医院,无权无势的普通民众就是得了重病也难得住进公立医院里去……

   利比亚虽然理论上规定任何公民在公立医疗机构都可享受“免费医疗”,病人在公立医院诊疗不用花一分钱。但因公立医疗机构远远供不应求,平民病患者要么住不进医院要么得不到急需的诊治,所以“免费医疗”对多数利比亚普通平民来说也就成了一句难以实现的“空洞福利”。这就和中国的宪法第三十五条一样,所有中国公民都享有游行示威的自由?可事实上多数人享受不到;少数人也只享有“拥护支持”政府的游行“自由”。

   卡扎菲利比亚的“免费医疗”现状让我想起了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毛中国的公众医疗虽然没有象卡扎菲利比亚一样实行“全免费”,但病人看病住院确然只需花很少的钱,绝大多数普通平民都能承担得起,不存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改革开放中国弱势平民“看不起病”“住不起院”的“特色怪状”。

   毛中国的多数城镇公民享受“公费医疗”;广大农村则纳入“合作医疗”体系。二者的诊疗付费都是象征性的,我在文中用“低价医疗”来定位。

   当今中国的多数普通平民在医疗、教育、住房新三座大山压迫下日益陷入基本生存危机是社会真相;但如果因此认为毛中国的人民享有上述三大公共福利一样不是事实。

   毛中国的城镇居民住房主要实行“配给制”,住房不用花钱或只需付点象征性的费用。

   住房不用花钱是一回事;有无必需的房子可住则是另外一回事。

   毛中国一线城市的居民住房条件不是用“蜗居”这一现代词汇能够形容的,人均住房面积才0.4平方米?完全超乎当今中国年轻人的想象力。连温总理一家9口人也只拥有区区11平方米的住房,就更不用说多数普通城市平民了。

   各位比较一下:是毛中国的“免费住房”痛苦指数大?还是当今中国的“天价楼盘”痛苦指数大?

   二者的痛苦指数都远远超过国民的极限承受力,但人均0.4平米住房的痛苦指数似乎更难忍受一些。

   当今中国城镇的“天价住房”确然难以容忍,但不能因此认为毛中国就解决了城镇住房问题,不能企求倒退回毛中国的“人均0.4平米免费配给”老路。解决城镇居民住房问题只能借鉴民主法治国家的“公平福利”政策。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本质上和城镇“免费住房”很相似。

   病人看病住院只需花很少的钱是一回事;但病患者能否得到必需的诊治则是另外一回事。

   毛中国的广大基层医疗机构,治疗药品的短缺匮乏程度远超今人的想象。

   上世纪七十年代,象青霉素注射剂这样的普通抗生素,就是黑非洲的野人芝麻国也能敞开供应,可在中国广大基层医疗机构却成了难得的奢侈品。

   那时的基层卫生院,不但青霉素注射剂远远供不应求,连四环素片、土霉素片等毒性大西方国家早就淘汰掉的广谱抗菌口服制剂,也成了必须通过关系后门才能买到的紧俏药品。

   那年月每逢盛夏,农村小孩长“脓包”的特别多,本人头上每逢夏天就要长好几个大脓包,疼痛难忍彻夜号哭。此类皮下组织的“脓疡”只要注射一两支青霉素就能止痛消肿,可那年月青霉素对普通农民来说就象今天北京市平民青年眼中的商品套房,能得到的概率几乎等于零。结果无数长脓包的农家小孩只好连续十来天忍痛号哭,直到脓包成熟自动破溃流出脓血为止。

   有一天我那受过中等教育的妈妈通过同学关系在卫生院买到了八粒四环素片,象中了大彩似的兴冲冲跑回家,当即让彻夜号哭的我服了两片,第二天早上就开始消肿了,续服两片后剧痛就消失了……

   我记忆中的基层卫生院能敞开供应的药品好象只有“阿斯匹林片”和治疗疟疾的药片。

   那时大别山区每个万人左右的小公社有一个“卫生所”,每个千人左右的大队有一个“土药室”。公社卫生所和大队土药室主要的药品供应是当地自产的草药,从野外采挖回来用切药刀铡成小段,不经必要的炮制就直接供药用。这些自产草药的“疗效”多是“想象”的,对患者只能起“安慰”作用,实质疗效多数等于零。

   大队医务室之所以称为“土药室”,顾名思义就是只有土产草药。

   因为治疗药品极度匮乏,医生用于治疗普通疾病的药械主要是“银针”和“草药”,称为“一根银针治百病”;“一把草药走千家”。

   那时的医生经常出诊,出诊箱里通常只备有阿斯匹林片和银针,无论患者得了什么病,首先就是给对方扎银针,关系好的则给几粒能退烧的阿斯匹林片。如果需要开处方去卫生所取药,基本上都是开的地产草药。

   因为治疗药品的极端匮乏,除了官员以外的绝大多数普通平民患病后都得不到必需的医治,所以医院死人的概率特别高。今天医院死了病人患者家属多要去医院“闹事”,毛中国的乡镇卫生院差不多每隔几天就要抬出一个死人?

   毛中国病死率最高的是儿童,新生儿夭折则是普遍现象。在药品奇缺的广大农村,差不多有半数左右的家庭都发生过新生儿夭折或儿童病死惨剧。我童年的村庄有二十户人家,有几个小孩的家庭基本上都要病死一个或夭折一两个。

   毛中国的广大农村公共卫生极端落后,多数农家儿童只进行了“天花”的预防接种,麻疹和腮腺炎则任其自生自愈。所以绝大多数儿童都要经历“出麻疹”和“腮腺炎”的劫难,不少儿童因此丧生或毁容致残。

   因为公共卫生投入很少,千奇百怪的致病菌在农庄批量孳生,癞痢头、红眼病、粗脖子成为广大农村的普遍景观。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华国锋上升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党、政、军的“伟大领袖”后,曾经作过一篇“最高指示”,我依稀还记得部分内容:

   “国务院有位同志到先念同志的家乡去了一下,说那里粗脖子多,红眼病多,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也是癞痢头……我不是医生也知道,粗脖子是缺碘所致,红眼病是烟薰的,癞痢头是不讲卫生……粗脖子吃点碘盐,红眼病把窗子开大点,癞痢头讲讲卫生、消消毒也好办”。

   除了粗脖子、红眼病和癞痢头等普遍景观外,呆、傻、克汀病的患病率也特别高。我们大队有两千多人九个生产队近30个村庄,除了我们村外,其余各村都有呆傻,三队一个不到一百人的村庄有呆傻十多人,每天齐刷刷地站在村头过道两边对过往的行人傻笑,构成一道特别滑稽的风景线。因为我们村没有呆傻,所以大姑娘都喜欢嫁到我们村来,光棍汉比例比邻村低得多。

   …………

   当今中国的“天价住院费”,医疗资源分配的极端不公,老干部长年泡病号的惊人浪费,近40万特权干部消耗了80%的公共医疗资源……所有这些制度性的“医疗腐败” 已经远远超出了平民大众的极限承受力,必须大刀阔斧进行医疗改革。但医疗改革不能倒退回毛中国的老路上去,那样只会越改问题越严重。民主宪政国家的大众“公平福利医疗”制度才能一劳永逸从根本上解决公众“看病难”、“看病贵”、“浪费大”和“医疗资源分配极端不公平”的中国医疗问题。

   

   

   八、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三十年改革开放大梦一场,中国又回到了1976年。

   因为缺少大政治家的民族责任心和道德勇气,邓政府没有及时抓住八十年代初难得的历史机遇,揭开“毛真相”和告别“毛体制”,导致公权肆虐特权横行腐败猖獗,经济增长成果绝大部分被特权阶层非法鲸吞独占。广大平民在医疗、教育、住房新三座大山的压迫下日益陷入实质性的贫困。

   当今中国蔓延全社会的腐败不公本来是“毛泽东建立的特权专制体制”在改革开放时代结出的怪胎,只有毅然决然告别“毛体制”才能解决当前面临的严峻社会问题,从根子上一劳永逸地铲除腐败不公。

   今天的腐败不公是沿袭毛时代政治路线的结果,是权力不受制约的结果,是不民主的结果!不但不是改革开放的错,相反还是改革开放不彻底造成的!

   改革开放中国因为全盘继承了毛泽东发明的谎言宣教体制,对外“逢美必反”;对内“王婆卖瓜”;基础教育立足于“谎言”和“灌输”,从而极大地误导扭曲了广大国民尤其是青年群体的认识力判断力,造成了危及国家根本的思维混乱,多数人丧失了基本常识认识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

   谎言宣教体制在“毛遗产”的处理上表现出“为尊者讳”,禁止揭开“毛真相”,不切实际美化毛泽东,通过歪曲历史的影视剧把毛泽东神化成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大英雄,极大地误导了广大拥有“英雄情结”的青少年群体的价值取向。

   本来是继承“毛体制”结出的恶果;却被误认为是抛弃“毛体制”得到的报应?一个被巫师留下的咒语折腾得神志不清不公不道的庞大群体,却希望巫师降临来为他们主持公道?

   结果造成当今中国灾难性腐败不公的始作甬者,现代特权专制的祖师爷毛泽东,居然被误认为是反贪反腐的大英雄?

   因此在“特色维稳体制”走到尽头时,中国出现了一个否定改革开放呼吁回归毛时代的毛左集团。

   因为对日益高涨的贪腐不公满腔仇恨,毛左笔杆子对社会现实的批判引起了越来越多国民的共鸣。结果一个本来正在把中国导向更大灾难深渊的江湖庸医,却在对现实不满但不明真相不爱思索的群体中赢得了越来越庞大的同盟军。

   今天的中国再度回到了1976年的困局,毛左集团正在把中国导向一个万劫不复的十字路口。

   多数国民对此却浑然无觉?这难道是中国的宿命吗?

   …………

   毛左集团主要由三股势力组成。

   第一股势力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权力政客和无良文人。

   他们是毛左集团的灵魂和总策划者。

   这批人并非不了解“毛真相”,并非不知道复辟“毛体制”会把中国导入万劫不复的危险深渊。但他们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出于追逐更大权力和出人头地的阴暗心理,不惜“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惜拉虎皮作大旗来赢得不爱思考公众的注目喝彩,用国家民族的巨大灾难来谋求个人的“鸡犬升天”。

   这号人的代表是北大教授孔庆东。一个主张“中国应该学习北朝鲜”同时又赢得“北大醉侠”称号的忽悠大师。

   第二股势力是文革既得利益阶层。

   这批人多是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他们在文革期间属特权阶层,多属“红五类”出身,拥有凌驾于多数国民之上作威作福,随意凌辱弱势群体而不受法律追究的特权。

   这批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处理文革“三种人”时多数从命运的巅峰跌到了低谷;又因为对文革清算浅尝辄止使他们的认识无法达到自觉反省忏悔个人罪孽的层面,因而不但不为曾经犯下的诸般反文明暴行反躬自省,相反还对社会对改革开放满腔仇恨。他们做梦都想回到毛时代,找回昔日高高在上为所欲为的特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