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熊飞骏的博客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熊飞骏

   

   五、毛泽东把斯大林主义推向极致

   

   二十世纪人类世界出现了几位在和平时期给本国无辜人民带来巨大生命灾难的独裁领袖。

   他们是:斯大林、希特勒、毛泽东、波尔布特、萨达姆……

   斯大林的大清洗消灭了苏联精英阶层。

   希特勒屠杀了600多万犹太平民,占全球犹太人总数和三分之二。

   毛泽东制造了人类世界亘古未有的大饥荒,饿死人数比2200年皇权中国和平时期饿死人的总和还要多;镇反、反右、大跃进和文革制造了几千万生命灾难。

   波尔布特是毛的最忠实学生,在柬铺寨执政三年,就消灭了这个国家四分之一以上的人口。知识分子被屠杀一空(只剩下十个医生)。

   萨达姆主宰伊拉克时屠杀30万,海湾战争后非正常死亡200万,这个国家只有区区两千万人。

   …………

   在五大独裁领袖中,毛泽东与斯大林二位有很多共同之处:

   借助“体制机器”运转暴力;

   通过“政治运动”实施集体镇压;

   以“阶级斗争”名义合法迫害;

   用“人民”的标签行使暴政,被打倒清洗的受害者都被污为“人民的敌人”;

   用“内奸卖国贼”来诬陷迫害真正的爱国志士;

   实施血缘诛连,把受害者的亲属打入任人欺凌迫害的贱民阶层。

   …………

   毛泽东与斯大林又有很大的区别:

   斯大林暴政主要毒害苏联的权力阶层;大清洗的主要对象也是权力精英。

   毛泽东专政则毒害了整个中国人的品格;毁灭了中华民族的“良心”。经过镇反、反右、大跃进和文革,多数中国人被毒害成灵魂阴暗有奶便是娘的权钱奴仆。

   

   毛泽东在很多方面让斯大林相形见绌:

   斯大林只是从肉体上消灭政治对手和假想敌;毛给予打击对象除了肉体迫害外,还施加令人发指的精神折磨,彻底毁灭人的尊严。

   利用红卫兵打击政治对手和假想敌,毒害整个青年群体的心智和灵魂。

   打个形象一点的比方:对于迫害对象,斯大林只是用刀砍死你;毛泽东则调动一群食肉蚂蚁围攻你,让你在极度痛苦和屈辱中疯狂或死去。

   焚书坑儒毁文物,摧毁中华文明的精神遗产。

   早请示晚汇报忠字舞红宝书,把自已抬上“神坛”的同时成功把全国人民打造成“奴才”。

   把“阶级斗争”引向血缘家庭,导致夫妻反目父子为敌兄弟成仇,无情践踏天理人伦。

   …………

   在斯大林暴政下,前苏联只是权力阶层毁灭了“良心”;广大民间还没有丧失“道德底线”和基本的“善恶是非尺度”。因为民间“良心土壤”尚存,给良心人士提供了“下层避难所”,苏联才会造就索尔仁尼琴、萨哈罗夫等坚守良知的勇士,产生了三位诺贝尔文学奖;在历史大转折时期涌现出叶利钦、戈尔巴乔夫那样的良心英雄。

   毛泽东专政不但毁灭了权力阶层的“良心”,还毁灭了整个中国人民的“良心”,导致全社会道德底线失守,从上到下集体“小人化”,只有极少数例外。

   因为全社会丧失了“良心”生存的土壤,赤诚爱国为民请命的良心人士不但为权力上层所不容;也一样不容于广大人民群众;结果毛中国没有出现索尔仁尼琴那样的“良心巨匠”;只产生了郭沫若、柳亚子等“卖弄肉麻恶心”的无良文人。苏联氢弹之父萨哈罗夫宁愿被打入另册也不肯“为权钱出卖良心”;中国原子弹之父则在大跃进时斯撰文论证粮食亩产可达四万斤,为“浮夸风”提供伪科学理论基础。

   …………

   毛专制比斯大林专制更为彻底:

   斯大林大屠杀对象主要针对权力阶层;平民百姓则不是清洗目标。毛泽东专政除了针对权力高层外,还被广泛用来对付社会弱势群体。文革期间北京大兴、湖南道县和广西制造的灭绝人性生命灾难,受害者几乎都是无辜的平民百姓和弱势群体。湖南道县在短短三个月时间内就在“贫下中农专政”名义下屠杀了七千多无辜生命,连很多根本没能力作恶的幼童也成为屠杀对象;广西则在半年时间制造了十多万人的生命灾难,受害对象一样是无权无势的平民百姓。

   前苏联对“反动文人”的政治迫害多是驱逐出境;中国的“异见文人”则没有一个得到那样的“空前好运”,不但毛中国没有;改革开放中国若有哪个“异见文人”被驱逐出境,也一样会兴奋得大大跳起高来。

   前苏联没有制造亩产万斤粮(《人民日报》报道广西环江县亩产13万斤稻谷)和“全民炼钢”那样亘古未有的黑色政治闹剧;中国则在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时期把外出逃荒要饭的饥民污为“给社会主义制度抹黑”的阶级敌人残酷迫害。

   毛泽东在大限来临之前饮定自已的夫人为“接班人”,后又改任侄儿毛远新;斯大林的亲人则没有接班倾向。

   …………

   中国著名异见学者茅以轼先生撰写的《把毛泽东还愿成人》一文因其罕见道德勇气和强烈民族责任心,在互联网引起了轰动效应。

   下面是茅于轼文章的摘录:

   “三年灾荒中国饿死三千多万人,超过中外饿死人最高纪录。这无疑是毛泽东的责任。”

   “毛泽东心理非常阴暗。国家由这样一个人指挥,走到经济政治双崩溃边缘一点不奇怪。”

   “他发动文化大革命,逼死刘少奇。他想消灭一切政治上的对手,为此完全疯狂了。”

   “他最后几年脑子唯一想的,就是毛家天下如何维持。”

   “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和资产或无产根本不相关。他所谓的资产阶级实际上就是他所不喜欢的人,大部分还是真正的无产阶级。这种无原则的斗争最后把他自己也毁了。”

   “苏共前领袖斯太林通过杀人清除异党,毛泽东目的不在杀人,而是让他遭受侮辱和痛苦。”

   “毛泽东搞阶级斗争,死人无数,但在所不惜。文革自杀很多不是一般人,有的还是他的朋友,但他丝毫没有同情心。”

   “毛泽东还输出理论,让全世界残酷斗争。所有遵从毛理论的人也许斗得很开心,但摆脱不了贫困,无一例外。”

   …………

   毛魔咒至今仍在毒害中国人民的心智和灵魂,全国红歌大联唱就是一个不祥的信号。时势已经到了相当危急的地步,中国人民如不能当机立断“还原毛真相”和“正视毛暗点”,中华文明就要出现大倒退!会面临二次文革的巨大灾难。

   

   六、毛中国的“移河改田”往事

   

   我的启蒙教育正值文化大革命后期,也是全国大兴“移河造田”工程的时期。

   六十年代出生的中国人尤其是农民的后代因为肚子很难吃饱的缘故,“记忆力”普遍早熟。本人对四岁以后亲历亲见的旧事基本上能够如数家珍,因此整个七十年代的社会现实依旧历历在目。

   毛中国的水利工程不仅仅是修水库挖渠道建水电站,还有形形色色的“移河造田”工程。

   七十年代修建大型水库的高潮已过,“移河造田”成为那个时代的“水利主旋律”。

   本人印象最深的是“移河造田”场景。

   一条自然河流的走向通常是由弯弯曲曲的河道、宽阔的河床、深潭和河湾组成。

   对于那些非主航道的多数自然河流来说,弯弯曲曲的河道虽然在迅期容易造成泄洪不畅,但却能方便灌溉更多的农田。

   中国是一个水流资源匮乏的国家,旱灾造成的破坏比水灾更严重。对于一个严重依赖灌溉的农业国来说,河道的适度弯曲显然利大于弊。

   宽阔的河床虽然侵占了农田面积,但在汛期能储蓄更多的水量,减少对长江等主河道的防洪压力。河床储积的大量河沙则是取之不尽的宝贵建筑材料。

   深潭与河湾则长年储蓄大量的河水,是河流两岸农田旱季灌溉的生命水源。

   所以多数自然河流是不能盲目“裁弯取直”的。

   可七十年代大规模的“移河造田”工程主要是“裁弯取直”?

   对自然河流的“裁弯取直”虽然能把河床改造成“农田”,但却减少了河道的流域面积,消灭了方便旱季农田灌溉的深潭、河湾,大大削减了自然河流的抗旱功能。对于一个严重依赖灌溉的农业国来说,后遗症是灾难性的。

   就是那些改造成“农田”的河床,后来证明也是得不偿失的。大面积河床消失后,建筑急需的大量河沙也随之消失。改革开放中国步入城市建设高潮时,对河沙的需求成对数增长。如果七十年代那些自然河流没有“裁弯取直”,河沙应该能保证城市建设的大部分需求。近十年房地产建设证明,一条河床所储河沙的价值远远大于把这段河床改造成农田的收益。不少幸免于七十年代“移河造田”工程的自然河流,河床储积的河沙就使不少附近的村民致富。

   至于“移河造田”对河流两岸的生态造成的破坏更是灾难性和不可逆的,尤其是河流淡水鱼资源损失惊人。自然河流的深潭河湾是河流淡水鱼的“家园”,这些“家园”在“移河造田”工程中几乎全部消失,河流淡水鱼资源也随之不可逆消失。

   所以“裁弯取直”的“移河造田”工程大大削弱了自然河流的蓄洪抗旱功能,总体后果是弊大于利。

   近二十年百年未遇的旱灾和长江大洪水,七十年代致力于“裁弯取直”的“移河造田”工程应该难辞其咎。可多数国民却认为是改革开放中国没有象毛中国那样大兴水利造成的?

   “历史真相”有时很害羞,在相当长时期内对多数人“犹抱琵琶半遮面”,甚至于展示相反的“假象”。

   西方文明发达国家的水利设施比我们先进得多,可有哪个国家对大量非主航道自然河流“裁弯取直”的?

   一个也没有!

   可七十年代“移河造田”工程的主要目标居然是“裁弯取直”?

   为什么多选择弊大于利的“裁弯取直”呢?

   一样是官僚专制体制下“假、大、空”形式主义结出的苦果。

   当把一条弯弯曲曲的自然河流“裁弯取直”后,一条“直直的河道”和成片的“新造农田”造成的“美观一致”视觉效应远远大于自然河流本身。

   在一个高呼“人定胜天”的“不讲科学”年代,视觉上的“美观一致”是压倒一切的,也是最能体现“政迹”的官场手段。

   …………

   故乡村头的那条河流是流经本乡镇的最大一条河流,在七十年代初期有大片明亮的沙滩和很多鱼儿跳跃的河湾深潭。在那个多数人长年吃不饱饭的艰难岁月,每逢家里来了客人,没钱没票买肉食,我们小孩就去深潭里扎几个猛子,多半能摸到几条活蹦乱跳的鲜鱼,端上餐桌后也能在客人面前勉强遮掩不体面的饥寒。

   童年的我曾在一个盛夏的午后一人去河湾里戏水,向前扑腾时不经意落入了没过头顶的深潭。我一人在深潭里挣扎跳跃,最后居然跳到了浅水处,拣回到一条命。我自此相信上天确然在冥冥之中保佑每一个生灵。

   可这条河流在1976年被“裁弯取直”“移河造田”了。

   “裁弯取直”后的故乡河流没有鱼可捉,没有小孩玩耍的沙滩;也没有可供夏天游泳戏水的河湾深潭;只有少量供“电瓶捕鱼者”“电击”的小鱼小虾。

   直直的河道在雨季到来时波涛汹涌,因为没有河床的缓冲与河湾深潭的蓄能,对河岸的冲击力很大。西侧的乡村公路在改河前一直没有溃决过;可在“改河”后居然被汛期河水冲断过N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