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熊飞骏的博客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熊飞骏

   1、这两天有几位文友要和我辩论毛太祖,我回答说你先花几天时间了解一下“真相毛泽东”,否则道理再充分你也会本能抗拒;就如20年前的熊飞骏听见谁说毛主席半个不字就想和对方动拳头一样。反贪打黑没错,但如果是“大贪”反“小贪”呢?大“裸官”给“地道中国人”扣上“汉奸”帽子呢?打掉小喽啰后自己重操“黑老大”手段呢?

   2、墨索里尼是人类世界第一“打黑”高手,上台不到一年就把曾经猖獗一时的“黑手党”打得在意大利绝了迹,城乡夜不闭户道不拾遗,人民自发欢呼“墨索里尼万岁”。几年之后意大利人民发现墨索里尼的所作所为比黑手党黑恶十倍,黑手党作恶时还有底线,墨索里尼则无任何底线。北朝鲜也没有黑社会,红色高棉柬埔寨也没有……

   3、“黑社会”在技术不尽人意的文明世界不易绝迹,但“黑社会猖獗”必然是司法腐败的产物。黑社会猖獗的国家基本都是专制国家,因为专制国家司法不独立,法律跟着“权力”和“关系”打转。打击黑社会只能从健全司法体制上下功夫,企图用法律之外的“黑打”手段来“打黑”只能喂养出墨索里尼式的“超级黑老大”来。令“黑社会”暂时绝迹的国家基本上都是独裁国家,但独裁集团成长为国家的最大黑社会,对民众的危害十倍百倍于被打掉的黑社会。如北朝鲜、墨索里尼意大利、纳粹德国、红色高棉柬埔寨……红色高棉在执政三年时间内消灭了柬埔寨四分之一以上的人口,被打掉的黑社会有那破坏力吗?南朝鲜有黑社会北朝鲜没有,你是愿意去南朝鲜定居还是愿意去北朝鲜生活?

   4、搞国进民退消灭民营资本最服众的手段也许是“打黑”,在“良法不作为恶法横行”的专制社会,民营企业要想做出成就或多或少都得与黑社会有点关系,个人权益被黑恶侵害时找黑社会比诉诸司法更有效更省事,所以多数民营企业家都有“被迫涉黑背景”,就如深山里的农民都有砍树行为一样,“打他们的黑”既有法有据又大快民心。专制“权钱司法”制造了“全民违法”的陷阱,多数国民都在违法或踩法律红线,民营企业家自然也无法做到依法守法。

   5、希特勒上台头四年“民生工程”世界第一,GDP增长速度地球上首屈一指,工人收入增长超过当时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那时多数德国人对希特勒的崇拜发自肺腑。可寅吃卯粮的“形式经济”好景不长,五年后德国人实际收入直线下滑,后期很多德国人到了吃草根才能活下去的地步?勤劳务实的德国人在历史上从没大规模吃过草根啊?

   6、伟大领袖文革初期“反腐防变”喊得震天响,中小贪官纷纷落马,但最大贪官非法财富却呈对数增长。没有几个中国人知道民众拥戴的领袖是当时中国第一首富;61座天价豪华行宫主人;十多亿珍本文物豪藏者(当时一个青壮农民无休息日劳动一年收入才百元左右);包N奶三位数;吃特供花费最高;专列出行第一人……

   7、人类世界的多数独裁者在集权初期都要迫害一个“有产群体”,如希特勒的犹太人,斯大林的富农资本家,毛中国的黑五类,红色高棉柬埔寨的4.17人……一能掠夺大量财富搞形象工程制造令民众眼花缭乱的繁荣景像;二能满足多数普通民众的仇富心理;三制造一个普通民众可以任意凌辱的“贱民阶层”充当社会“排气阀”;从而赢得多数中下层民众狂热拥戴。等独裁集权目的达成,就把当初对民众的美丽许诺踩在脚下,视平民百姓如草芥。普通民众觉醒过来后已回天无力。

   8、独裁狂人往往有很高的理念水平,把肮脏目的打扮成崇高的理想信仰来贩卖,以至于多数平民对明明是罪恶的东西看成是正义壮举。象文革这种反智反文明反人类的东西,到今天还有不少人在怀念。不过独裁者的理论都是反常识反逻辑的伪理论,这套伪理论最害怕的克星是“新闻自由”,在奉行“新闻自由”的国家独裁者都不可能忽悠人民;在“新闻检查”的国家就算“一人一票”民主也一样能选出希特勒和普京来,所以“新闻自由”是人类文明第一要素……

   9、民众“造反”不是坏事,但“奉旨造反”却是通向大灾难之路。人类世界的独裁狂人多玩弄过鼓动民众“奉旨造反”的把戏,目的达到后立马过河拆桥,把当初追随他们的民众打入人间地狱……

   10、专制统治者永远不要相信部属的“忠诚”,你看到的“忠诚”都是表演出来的,要么出于专制淫威,要么出于拓展”个人利益“的阴暗动机,你一失势必然”树倒猢狲散“。拍独裁马屁者都是没良心没底线的阴暗小人……

   11、“反美打黑”英雄跑美国领事馆了?几天前还有几所大学争着要聘王为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北京邮电大学争得头筹,估计现在那几所大学领导又该争着站出来揭露王的罪行了?中国怎么会出产这样的狗屁大学?如此大学除了“误人子弟”“毁灭人才”外还能干什么?前几天网民曝料:“反美斗士”司马南大过年的飞往美利坚和留学美国的亲人共度春节,没想到被美帝国主义的电梯夹伤了脑袋……原来这家伙的直系亲属在美国?中国的“反美斗士”怎么都是贼喊捉贼超级恶心的骗子?只有专制体制才能造就这样的骗子。“逢美必反”的品牌毛左一到关键时刻为何总想往美国跑啊?干吗不往他们狂拍马屁的北朝鲜跑呢?

   12、中国人骂不骂美国是中国人的自由,但把子女送往美国读书定居甚至把资产也转移过去的“裸官”们没有资格鼓动我们“骂美国”“唱红歌”,因为那是口是心非的赤裸裸愚弄欺骗。同理,外国人的直系亲属更没资格给“地道中国人”乱扣“汉奸卖国贼”帽子,那是卑鄙的贼喊捉贼!

   

   二0一二年三月十七日

(2012/03/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