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孙宝强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刚到澳洲,适逢‘碳税法’始出炉。打开报纸电视,‘碳税法’的报道铺天盖地。有反对的,有赞成的,有抗议的,有欢呼的。总理和公民,跨国巨头和小经营者,阔佬和草民,执政党和在野党,各执一词,各抒己见,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公民叹公民的拮据,总理谈总理的宏观;在野党谈民生国计鳏寡之难,执政党谈空气质量暖室效应。有深入矿区权衡利弊的;有采访民众反馈民意的。反对者尽力反对,因‘敌对势力’的帽子不会落在头上;抗议者尽情抗议,因‘煽动颠覆’的罪不会成立。小小的碳税法,从提案到听证,从论证到落实,起起落落,几经磨合;上上下下,几经商榷;肯定否定,几经夭折;抗议欢呼,几经新生。小小的碳税法,折射了民主的精髓,昭示了言论自由的价值—这,就是中国政府深恶痛绝的‘万恶的资本主义’体制。
   而号称‘代表13亿中国人民’的中国政府,在决定震惊世界的天安门大屠杀前,既没有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征集意见,也没有召开过政治局会议进行讨论。‘屠城’这么一个重大的决定,竟然是在邓小平家的餐桌上决定的。一个已经挂靴的老人,一个‘垂帘听政’的老者,竟能调动几十万的集团军,在黑幕的掩护下,‘子弟兵’把国际上禁用的达姆弹,一串串地射进学生的胸膛;‘共和国’的坦克,碾碎了共和国人民的脊梁,同时碾碎了全人类追求的普世价值。
   从小小的碳税法,到震惊世界的大屠杀,反映了‘资本主义体制’和‘社会主义体制’的冰炭之别。想到这,我不仅仅是感慨,还有巨大的愤怒。
    来澳洲不久,我就领到了政府颁发的老年卡和健康卡。老年卡为老人的出行旅游,提供了最大的优惠和便利;健康卡则为老人的健康,提供了最大的优惠和便利。都说澳洲是老年人的天堂,确切地说,澳洲是弱势老人的天堂。为了让每一个老人,尤其是弱势老人有尊严地,健康地,幸福地活着,政府推出了一系列的政策。二张小小的卡片,凝聚了澳洲政府对老人的一片仁爱。健康卡的右上角还有几行字,大意是:“请从卡片底部穿孔的破缝处,小心地撕开卡片。卡片中间有折叠的虚线,便于您放进文件夹,能给予您更多的便利……”
   看了这行文字,我感慨的说不出话来。天安门大屠杀后,多少父母失去了他们唯一的孩子。陪伴他们晚年的,是没完没了无休无止的痛苦。这个号称‘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不但在精神上折磨‘天安门母亲’,每逢忌日和敏感日禁止老人去奠祭孩子,还在物质上加以封杀和禁锢。1998年10月8日,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冻结了旅德中国留学生捐献给难者家属的11620马克。这种双重的迫害,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不齿,已超出了人类能接受的底线,达到了让全世界惊愕惊骇的地步。


   
   从澳洲政府颁发的惠民卡,到中国政府对‘天安门母亲’的迫害,反映了‘资本主义政府’和‘社会主义政府’的冰炭之别。想到这,我不仅仅是感慨,还有巨大的愤怒。
   2011年10月,我和丈夫来到澳洲税务局,申报个人收入,填报纳税情况。分手时税务官说:“感谢你们做一个光荣的纳税人。由于你们的收入在规定线以下,所以缴纳的税款将在六周内退还。”一个月后,退税款果然打到我们的银行卡上。当看到这笔数字时,我揉了揉眼,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中国,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官’。13亿工蜂含辛茹苦酿造的蜂蜜,全成了蜂王的囊中物。澳洲前总理用自己的房屋做抵押,让他的儿子全额贷款买了一套房。而前中国国家主席曾庆红的儿子,花了几千万澳币买的豪宅,却要用炸药炸掉另起炉灶。这个被炸掉的豪宅,是13亿人民的剩余价值--在被掠夺的剩余价值里,有失学儿童的眼泪,有失地农民的痛苦,有失业工人的辛酸,有患病后只能等死的病人的绝望。
   从澳洲前总理儿子贷款买房,到前中国国家主席儿子的炸房,反映了‘资本主义国家领导人后代’和‘社会主义国家领导人后代’的冰炭之别。想到这,相信不仅仅是我愤怒,所有有良知的人全都会愤怒。
   2005年,中国加入《联合国反腐公约》。公约明确表示,实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是一项国际义务。可是《中国国家领导人财产申报制》在中国推行了几十年,至今没有‘与时俱进’,至今还胎死腹中。在2011年的二会上,吴邦国捶足顿胸地发誓中国‘五不搞’,其丑行引来全世界的一片嘘声。与此同时,政府却加快了圈地圈钱的步伐,加快了暴力镇压的步伐,加快了对异议人士判刑的步伐,加快了对互联网收紧的步伐,加快了对外文化经济双扩张的步伐。但是,13亿人民再不是被宰割的羔羊,每年几十万次的维权活动风起云涌方兴未艾。正如缅甸民主领袖昂山素季所说的:“我们这代人必须为儿孙们结束‘被代表’的耻辱时代!否则我们将有愧于我们的子孙后代!”
   谨把此文,赠与那些拿了‘64’血卡却对‘64’血案缄口的‘精英’;赠与‘乌有之乡’的那批喧嚣者;赠与名为‘打黑’实为‘黑打’的没有善终的弄潮儿。
   

此文于2012年04月3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