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澳越安全和經濟的關係]
悠悠南山下
·習近平v毛澤东. 大公報v大紀元
·东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 劉亞洲的甲午戰爭歷史觀
·成熟的學者可以怎麼讀書?
·中國社會政治文化結構:四層塔(外一篇)
·習結束訪印主要報章指中國居心叵測
·中、越面對25年前的各事件
·25年後的越南仍比东歐差
·人民幣的含金量
·英媒:中國發展新絲路戰略引起鄰國警惕
·中國殖民香港
·英媒:「世界是習近平的牡蠣」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2014年聖誕禮物:瑪格麗特-杜拉絲作品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中國的食物安全問題
·西湖戀:人情與錢財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西湖戀:文化造假,橫財遍地
·西湖戀(3/4):經濟起飛的表象
·西湖戀(4/4):堅持,才能看見西湖
·兩岸談判的最佳時機
·亞細安v大中華
·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從越南看1989年天安門屠殺
·中國要向日本道歉嗎?
·中國的「強國痴人夢話」,還是「帝國之心不死」?
·俄羅斯檔案:爆老毛「契弟」史
·沒有中國照顧 美國過得更好
·法國的毛主義
·如果我沒有為法國哀傷
·悼安德森:印尼的基層世界主義
·李光耀和他的學生(外一篇)
·被誇大的中國中心論-駁鄭永年的〈如何實現
·俄羅斯紀錄片:1969年中蘇邊界衝突
·“自古以來”有多理直氣壯?
·國際法之中有關「單方面宣佈獨立」是什麼一回事
·《21世紀資本論》-- 正在改變21世紀的一本書
·台灣人分析文革:原來紅衛兵是毛澤
·文革與中越關係
·「中國人」是一種宗教
·支那與大清,哪個叫法難聽一點?
·何賢在澳門 12.3 事件中的角色
·彭定康、葛劍雄:統一分裂歷史怎麼說?
·世事如棋,不過中國從來都只是棋子
·「老朋友」與「一中一台」
·被誇大的东亞朝貢體系
·蘇聯檔案解密:還原真實的毛澤东
·特朗是商人總統?普京才更符合?
·亞洲與美中峰會
·中國為什麼堅持撐朝鮮
·韓國,曾經是中國的一部分嗎?
·民族主義已成中印關係絆腳石
·戴高樂將軍訪問魁北克50週年
·中印衝突無必要!
·中租界和法租界
·講法治只是語言遊戲
·黨國不分是中華傳統 忠君愛國即愛國愛黨
【 歷史資料庫 】
1、【 特刊 】 陳光基回憶錄 : 《 回憶與思考 》
·按語與序言
·一、廿世紀七十年代的越南
·二、一個毫不乏味的大使任期
·三、《 維新 》大會
·四、CP87與柬埔寨問題三個層面的關係
·五、從反毀滅種族至《 紅色解決法 》!
·六、自我解困的一步 ﹕ 多樣化的關係
·七、為適應局勢﹐ 中國委身屈求
·八、第一輪關於柬埔寨問題的巴黎國際會議
·九、鄧小平為談及越南接見凱山豐衛漢
·十、藥苦但治不了病
·十一、政治局對90年6月會談之評價
·十二、欠精明的選擇
·十三、成都越中峰會
·十四、成都會晤 --- 我們的成功或失敗 ?
·十五、誰應是難以釋懷之人 ?
·十六、成都之債
·十七、仍爭論的國際形勢與外交政策之問題
·十八、第七屆黨大會以及與中國正常化所要付出的代價
·十九、第二輪關於柬埔寨問題的巴黎國際會議
·廿、旅程結束但歷史仍未打開新篇章
·廿一、我國安全與發展的挑戰 ( 附錄 )
·1975年至1991年大事記
·目錄
2、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中越邊界爭端》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檔案《中越邊界爭端》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檔案《中越邊界爭端》(續)
3、美中關係
·視頻:尼克松在中國-1972年
4、蘇、中、越共黨關係
·胡志明致史太林的兩封信
【 越戰反美陣營共黨領袖談話記錄 】
(按年月日先後次序排行)
·1、周恩來與胡志明的談話(1965年3月1日)
·2、劉少奇與黎筍的談話(1965年4月8日)
·3、毛澤东與胡志明的談話(1965年5月16日)
·4、周、鄧、康生與黎筍阮維幀的交談(1966年4月13日)
·5、周恩來對胡志明的談話(1968年2月7日)
·6、周恩來康生與范文同的談話(1968年4月29日)
·7、陳毅與黎德壽的交談(1968年10月17日)
·8、周恩來康生對越南南方中央局代表談話(1969年4月12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越安全和經濟的關係

   
   作者: 黎鴻協 ( Lê Hồng Hiệp )

   
   2012年3月27日
   


   
   
澳越安全和經濟的關係

   澳洲新任外長博-卡爾選擇越南為其東南亞訪問的首站。
   
   
   
   值澳洲外長博-卡爾( Bob Carr )在此週開始對東南亞三國柬埔寨、新加坡和越南訪問,茲推介黎鴻協先生的一篇分析目前澳越關係的文章予各位讀者參閱。

   
   
   越南是剛上任為外長的卡爾先生作三國訪問之一的國家。此說明了澳洲高度評價與越南的戰略關係,它體現在卡爾先生出發前曾宣稱: “ 對於我們參與區域的事務,與越南的關係極為重要, 越南日愈成為一個重要的主題。”
   
   自1973年起越南和澳洲建立了外交關係,但只是當柬埔寨問題得到妥善的解決後兩國的關係才迅速發展。 至2009年, 兩國正式將雙方的關係提升為 “ 全面的合作對象 ” 的水平。
   
   自那時至今, 雙方的關係獲不斷鞏固。 最近二月下旬於堪培拉剛舉行的首次越澳外交和國防戰略對話便是明證。
   
   越南和澳洲邁向戰略性關係的背後似乎有忽隱忽現的中國影子。
   
   
   
   越南的動力

   
   
   兩國首次舉行戰略對話並非是突破性之事, 因為很久以來越南和澳洲都曾舉辦各次小規模關於外交和國防的對話會議。
   
   然而,此舉讓人們看到在本地區日愈變化多端,在外交和國防領域上雙方都須要緊密合作的前提下,兩國意欲在戰略關係中尋找更多創造性的發展。
   
   對於越南, 加緊對澳洲的關係就是具戰略意義之舉, 尤其在中國大量加強其在東海上的軍事力量和令到局勢緊張之時。中國在執行其核心利益政策上也展示出一副好戰的態度。
   
   越南的各個領導人常強調在國防方面上自立自強、不偏不倚和不附屬外國的方針。此體現在越南努力的使軍隊現代化,尤其是以往在海軍上的加強行動。
   
   可是,由於越南對中國的軍力懸殊甚大, 越南軍隊現代化的努力如何也難以對付中國的威脅;而那個差距也日益加深因中國不斷的提高國防預算費和加強更多的投資在海、空軍領域上的發展。
   
   由此導致越南需要尋求與外其他大國合作,目的為至少也可造成一種勢力,足以嚇唬和阻止中國在東海上的好戰趨勢, 同時盡量減少與中國的軍力懸殊狀況所產生對自己國家安全上的消極作用。
   
   為達到上述目的, 顯然美國是越南的一個重要的合作對象。 由此,在過往裡, 越南曾努力促進包括在國防方面上與美國的關係。 可是,美國決定改變戰略方向,返回亞太地區的舉止使中國不悅, 越美過分親熱的關係也可能使越中關係變得緊張。
   
   這也並非是越南所想發生的事, 因為維持地區的安全和穩定是為了國內的發展,此是越南首要需要的目標。
   
   
   
   重疊的利益

   
   
   正因為如此,越南仍然繼續尋求對美關係達到適宜的程度,同時加強與其他中等大國如澳洲的合作,那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一方面,北京對越南與其他國家如澳洲的關係表示出甚少的敏感態度,另一方面, 這種關係也為越南帶來重大的利益。
   
   例如, 澳洲為越南軍隊官兵提供各樣的訓導課程。 在涉及東海問題上,澳洲曾發表支持東海上實行自由航行,遵守國際法和以和平的途徑解決各國之間的爭端。由此,澳洲便是間接的反對中國推行過分的政策。
   
   儘管澳洲國內關注如何面對中國崛起的爭論, 但澳洲政府最近允許美國二千五百名海軍陸戰隊兵士駐守達爾文基地此舉表示似乎澳洲政府實質上有趨向視中國崛起,尤其在軍事方面為一種(對澳洲的)挑戰而需要監察。
   
   由此,澳洲在未來可能會在遏制中國的地區野心,包括在整個東海的企圖的事務中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這種趨勢符合越南的利益。
   
   和美國在亞太地區長期盟友的澳洲加強關係,也可以提高越美之間的互相了解和信任,同時可以間接的為長久性的兩國合作關係創造有利的條件。
   
   此外, 與澳洲緊密的關係為越南帶來不只是在戰略上的各種利益。 雙方的商貿在2010年間曾達到41億美圓的水平,和現時澳洲已成為越南的第五大出口市場。
   
   澳洲也是對越南提供重要援助的國家。 在2011-12年財政額上,澳洲越已提供了1.45億美圓的發展援助計劃 (ODA)。
   
   
   相對而言,澳洲促進與越南的關係也為它本身帶來切實的利益。 作為尋求在亞太地區可擔任更大角色的中等大國,澳洲可以在越南找到一個具有價值的合作對象,從而增加本身的利益。
   
   越南很久以來都願意看到澳洲在本地區裡可扮演更大的角色,並視澳洲參與地區性的各事務為地區穩定與和平的有利因素。 譬如, 越南作了不少的努力,支持澳洲參與東亞高峰會議和成為會員。
   
   越南也可以為澳洲提供配合由東盟指導對各問題爭論的有效政策的資訊渠道,尤其是面對中國的崛起, 越南以其重要的戰略地理位置也令澳洲需要知道在構成任何的地區安全形式上越南在未來所想的是甚麽。
   
   
   
澳越安全和經濟的關係

   1999年參與東帝汶維和部隊的澳洲紅帽子士兵。澳洲素來對東南亞的穩定和平十分關注。
   
   
   
   展望和挑戰

   
   
   在未來,兩國的關係都具有更大發展的潛力, 尤其在經濟方面上, 目前雙方的金屬貿易仍然有所限制。 同為成員的越南和澳洲在去年組成的泛太平洋合作協議將創造更有力的促進和更加鞏固在經濟上雙方互利的發展。
   
   除了上述的有利各方面, 兩國仍然存有須要跨越的挑戰。 首先是來自中國的壓力, 對越南和澳洲來說,雙方同時希望與中國維持良好的關係,因為澳越都視中國為一個重要的國家,特別是現時中國是澳洲十分重要的合作對象,尤其在商貿方面上。
   
   在2010-11年的財政額中,中澳的金屬貿易額達至1050億澳幣, 其中澳洲對華出口佔648億,中國成為澳洲最大的貿易夥伴。
   
   正因為中國所需的進口,尤其對礦產和燃料的需求,成為協助澳洲經濟發展的罕有的重要因素,使它可以維持正增長的進程和跨越了剛發生的經濟衰退期。
   
   由此,澳洲也將陷入進退兩難的局面, 一方面需要維持與中國關係的經濟利益,另一方面又須執行關於為遏制中國崛起所引致的政治和安全的戰略政策。 一旦澳洲認為與中國的合作利益甚大,不可放棄而將會調整其戰略之時,越澳關係可能將受到消極的影響。
   
   第二,兩國在民主和人權問題上仍存有歧見。 可是那似乎不是大的問題。在對越的重大關係上,澳洲並不太強調這問題。 此外, 越僑社群對澳洲政府在此問題上的壓力不大如在美國的那樣。
   
   由此,當繼續維持在人權問題上的對話時,雙方只利用此場合來消解分歧,提高互相了解和信任, 澳洲方面極可能將不把人權問題為雙方戰略關係的長久發展添加上黑影。
   
   
   綜上所述, 越澳戰略關係的長久展望存有甚大的機會並且繼續發展。 雖然越南和澳洲面對各個不少的挑戰, 兩國都需要在其安全和經濟利益之間作出平衡, 同時需要調整雙方各自對中國的合作關係。
   
   無論如何, 可以說為對付中國的崛起,尤其在東海問題上,加強對本地區中的各個中等強國如澳洲、日本、印度或南韓等的戰略關係是越南目前的一個可行和精明的選擇。
   
   
   
   
   嶺南遺民譯

   
   2012年3月27日
   
   資料來源:BBC 英國廣播電台
   
   
   本文的觀點只反映作者的個人意見和立場。 作者為胡志明市國家大學社會和人文科學學院國際關係系講師,同時亦是澳洲新南瓦利斯大學( The 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 Australia )的政治學博士研究生。本文英文版曾登載於《 東亞論壇 》( East Asia Forum )上。
   
   

此文于2012年03月2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