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悠悠南山下
·新加坡華人是什麽樣的華人?
·身上流著中越兩種血液 :我們是甚麼人?
·奔向自由 --- 從越南經中國至加拿大
·越南西貢粵劇回顧
·越戰時期的北越華僑
·北越之華僑華人(1954年至1975年)
·《北越之華僑華人》更正和註釋
·法國華人新書:《印支華人滄桑歲月》
·越南難民短片:《被遺忘的故事》
·李光耀、新加坡與香港
·最後一個強人
·李光耀的恐懼Legacy
·李光耀---蓋棺定論
· 李氏皇朝能撐多久? ---從歷史政治學找答案
·李光耀:12次「老朋友」和94次「傀儡」
·中國僑務政策的「需求側」反思
·西貢華人:歲月留痕(圖)
【 東南亞點滴 】
·印尼1965年事件至今仍然是個謎
·緬甸軍人政府遷都至森林堡壘
·中國的影響將籠罩在吉隆坡峰會
·析評吉隆坡峰會
·印度對ASEAN發展貿易經濟的新展望
·2005年12月 數日法國報紙擇要匯集
·中國對东盟的影響
·美國發現並檢控“寮國政變陰謀”
·亞洲經濟危機十年後的东南亞與中國
·“凝視”下的圖像——中國現代作家筆下的南洋
·中緬雙方“沒有愛情的婚姻”
·緬甸軍人政府為何迎合美國的好意 ?
·寮國佛像和黃衣僧侶(攝影)
·泰國曼谷帕克隆花市(攝影)
·新加坡在走鋼索
·維基解密:李光耀評論緬越寮柬
·泰柬帕威夏寺衝突的根源
·約六十年後美國對寮國“垂青”
·东亞的戰略棋局
·金邊會議後东盟須承受的苦果
·印尼在南中國海爭端上的中立觀點
·中國“已作出錯误的决定”
·柬埔寨又激怒菲律賓
·东盟:金边因亲近北京成为众矢之的
·印尼向东盟傳閱南海行為準則草案
·被美中争斗捆住手脚的东盟
·曼谷的越南佛祠(圖輯)
·印度尼西亞:獨立、多黨制和貪腐
·中國意料之外:緬甸對美國開放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英媒:中國與盟友緬甸日趨漸冷的關係
·中国用外贸开道强化在东南亚的竞争
·日媒:奧巴馬缺席令中國成峰會贏家
·泰國政治平靜的外衣下激流洶湧
·馬航MH370事件:大馬開始反擊中國的批評
·緬甸,這幅圖畫正在褪色?
·中緬重大工程下馬背後:都是民主惹的禍?
·可改變亞太經濟與戰略格局的泰國考克拉地峽
·印尼新總統面對的難題:南中國海
·中國的經濟誘惑使东南亞國家陷於兩難
·印尼媒體關注當局扣押中國漁船
·印尼討論50年前的屠殺 反華仍是敏感話題
·中國人為什麼不喜歡新加坡
·人工國家新加坡的建國之路
·印尼看中國,半信半疑
·緬甸和平大會未取得實
·李光耀、周恩來、高瑜
【 柬埔寨透視 】
·柬埔寨悲劇的歷史淵源
·美軍艦對柬埔寨西哈努克港作訪的意義分析
·红色高棉大屠戮/ zt
·柬埔寨和北韓關係析評
·赤柬第三號頭目英薩利被捕及其罪行
·特別推薦紀錄片﹕« S21--赤柬的殺人機器 »
·柬埔寨难以愈合的伤口
·赤柬犯罪背後的同犯
·来自红色高棉监狱纪念馆的见证
·佛國柬埔寨(攝影)
·佛國血魔---波爾布特
·日本紀錄片:柬埔寨大屠殺真相
·柬埔寨大事記
·中國在赤柬政權裡扮演甚麽的角色?
·赤柬領導人受審:遲來和有選擇性的正義
·柬埔寨共產黨意識形態的根源
·回顧西哈努克親王一生(圖說)
·柬埔寨悲劇的“紅色親王”
·英媒:中企舉止神秘在柬投資百
·赤柬“第三號頭腦”英薩利離世
·柬埔寨是諸侯國嗎?
·柬首相洪森籍以提前大選解決政治爭端
· 新書:中國以援助紅色高棉為恥
·中共情報人員筆下的紅色高棉
·憶想金邊崩解
·仍有西方人為波爾布特政權辯護
·中國對波爾布特政權的影響
·柬埔寨的“仇越”魔咒
【 臺灣、香港 】
·弱國無外交,小人沒朋友
·三十年前的諾言
·宗教與政治的雜思
·中共死穴
·假如鐵娘子沒有仆倒歷史會否改寫?
·香港餘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作者: 團春祿 ( Đoàn Xuân Lộc )

   
   2012年3月9日
   


   
   
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美國強烈支持緬甸實行多黨制民主進程。
   
   
   
   2012年3月10起,越南外長範平明 ( Phạm Bình Minh )將正式訪問緬甸三天,相信他將與緬甸外長會談和會晤緬甸總統登盛 ( Thein Sein ) ; 肯定的會談主題之一將是關於近來緬甸的改革和它對東盟 ,包括越南在內的影響。
   
   
   在2010年, 當還是擔任東盟的輪流主席之時,越南總理阮晉勇也曾訪問緬甸, 並敦促該國應實行自由、公平和有反對派參與的選舉。 在緬甸進行改革之前, 哪裡有呼籲越南領導人執行正如目前緬甸政府開放思想的改革的聲音。
   
   可是,問題的是,越南共產黨可否隨時進行正如兩年前越南總理呼籲緬甸軍人將領們所實行的改革嗎?
   
   
   
   特殊情況

   
   
   以兩國的情況作比較, 我們看到越南能夠進行那樣的政治改革的可能性甚微,甚至也不可發生,至少在短期內不會。
   
   
   在此之前,緬甸與外邊的世界相當孤立, 尤其是與西方國家,並被視為寡頭政體的國家 ( pariah state )。
   
   而自1986年起,越南已是實行諸多的改革和達到一定的成績,特別在經濟方面上。 在政治上, 越南比緬甸都開放些,儘管兩國的政府仍被視為專制的政府。
   
   
   據《 經濟學人 》( The Economist ) 的經濟資訊部提供的2010年以數據( 10為滿分 )為準的民主程度的評估, 越南排列在167個國家中第140名;而緬甸得分1.77,排行第163名 。
   
   在新聞自由方面, 越南也比緬甸“自由”些。 2010年, “國際無國界記者”組織把越南的新聞自由度排列在178個國家中第165名, 而緬甸卻在榜尾的174名。
   
   由於在經濟和政治方面上的差異, 可以說或多或少要求民主改革的呼聲在越南少於緬甸。 如此的說並非越南不需要徹底的改革。例如, 在先朗事件 ( vụ Tiên Lãng。 先朗事件反映越南的土地使用制度不完善的問題。海防市先朗縣的原舊軍人、農業工程師團文員Đoàn Văn Vươn在租借農地搞魚殖生產的期滿時被當地政府人員貪污,通過法院宣告沒收全部生產資源以及土地使用權。 2012年1月5日,當局派遣一百名公安和兵士強奪,遭團先生和家人反抗並使用自製手雷炸傷兩名公安和六名軍人; 團和兩名家人後被拘禁。事件令民眾震撼,紛紛指責當局的不公正行為, 最後政府總理出面調查,取消對團文員的強制令。團暫仍被扣留。 譯者註 ) 發生後, 有人發表說越南需要全然的改革。
   
   此外, 在緬甸和越南也有諸多方面的重大的區別,所以越南的政治改革比緬甸更難以發生。
   
   
   
   體制的差別

   
   
   河內的黎國君 ( Lê Quốc Quân ) 律師曾指出“軍閥獨裁制度和共產獨裁制度的區別”。他說 : “ 共產的專制仍帶有集體性、普遍性和愚民性多些。 共產黨人常說是人民的代表, 是全體人民的領導者, 在黨的領導下包括人民的各個組織如青年團、婦女團、祖國戰線、工會、舊軍人會和農會等等 。”
   
   “而軍人政府的專制體卻比較苛刻, 獨決獨行, 並常常只會使用軍隊來鎮壓民眾。 在緬甸軍政府的軍閥代表性較低,由此民眾的反抗更為強烈。”
   
   黎國君認為另一點的區別是越南將不會發生如緬甸的改革, 或者若是有的,也須許多年之後。
   
   
   雖然在幾十年的軍閥統治和鎮壓下,緬甸也已存有一個反對的黨派 ( 民主民族聯盟 ) ,一個公民意識的社會,有選舉制度和人民十分清晰的意識到國家和“對立派”的重要性。而在越南,那些東西現在才萌芽,在獨裁社會中衍生 。”
   
   此外, 緬甸有一個鬥爭的領袖人物 --- 昂山素姬女士,而越南未有一位如此的人物,並也還未有一個領導人有如登盛總統有那般開放的頭腦。
   
   正如昂山素姬女士於本年一月十五日解釋,登盛總統和政府內其他有改革頭腦的人意識到緬甸需要改革的時刻已到來。
   
   由此, 可以說越南只發生有如緬甸那般的政治改革若越南共產黨內高級人物感到需要改變和知曉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高於個人和黨派的利益之上。
   
   
   
   少有來自國際的壓力

   
   
   除了那些內部因素的差別之外, 緬甸和越南也有在國際外交領域上的差異。
   
   
   改革前, 緬甸被西方孤立和依附中國,所以除了答應社會中的各急進組織的要求外,緬甸的將領們也日愈認識到他們需要改變,與西方接近和減少依靠北京。
   
   相反,越南不須面對那樣的壓力。 雖然久不久歐盟和數個其他國家發聲說擔憂越南的人權問題, 但歐盟和這些國家並不對越南施壓和懲罰。
   
   
   美國常常指責越南政府違反人權和也是對越南民主化或多或少都有一定影響的國家,美國同時在過去曾改變了對越的關係。
   
   此外, 國內外的輿論也認為美國和越南正建立戰略的關係。 雖然如此, 美國國家領導人如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或眾議員約翰-麥肯( John McCain )強調那種的關係只發生當越南在人權問題上作出改善。
   
   若是如此, 越南作出改善人權或開放民主或不再附屬在河內可否有真正認識到需要與華盛頓建立戰略和安全的關係,而且越南意想與美國提昇關係又須附屬於河內和北京的關係。
   
   
   中國和越南在東海爭端上的緊張關係已令到美國和越南走近一起,但儘管顧慮中國近來所表現強硬的態度和行為, 似乎河內仍然把與北京的關係視為首要。
   
   因為除了在經濟上的依賴, 在意識形態上,越南領導人仍然感到與北京更親近和愜意些,與華盛頓相比。
   
   因此, 若與中國的關係是親密的,越南不用更多的需求要與美國建立戰略關係, 那麼也不須改善人權或進行其他重要的政治改革。
   
   
   
   新的趨勢

   
   
   然而,如此就並非說民主化的進程便肯定的將不會在越南發生的了, 因為,例如我們在埃及-北非和緬甸的各國家中所看到, 在政治裡任何的事情都會發生, 並且它發生得極快, 超越人們的揣測和謀算。
   
   
   一年多之前, 當越南總理和多位其他的東盟領導人呼籲緬甸進行民主改革時, 肯定也無人想到或希望緬甸領導層將會改變,將會那麼早和猛烈的實行政治改革。
   
   
   由此, 正如近來在一次回答記者的訪問中, 阮明說 ( Nguyễn Minh Thuyết ) 教授預測,越南是早或遲“也須實行那樣的自由開放和民主。 只是,若早些來的,國家就將有機會發展得更多些。”
   
   
   
   
   嶺南遺民譯

   
   2012年3月10日
   
   
   文章只反映作者的個人意見觀點。作者現於倫敦全球策略研究院 ( Global Policy Institute, London ) 工作。
   
   
   資料來源:BBC 英國廣播電台

   
   
   

此文于2012年03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