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悠悠南山下
【 越南與其他國家的關係 】
·美越加強《 合作 》對付中國 ﹖
·越南總理準備與美國談論 “ 敏感 ” 問題
·越南北韓加強軍事合作
·對河內平壤最近加強兩國關係的分析
·美國太平洋區海軍司令訪問越南
·短訊:越南國防將對外‘開放’
·越南將與美國作如何的軍事合作?
·大國爭執中的越南因素
·越南和印度合作的未來潛力
·越南公佈2009年國防白皮書
·澳洲專家對越南國防部白皮書的評論
·泰國報刊對越南購買武器表示擔憂
·美越核合作 中國起憂心
·在美中之間作選擇
·越南“不想日本棄離美國”
·澳越安全和經濟的關係
·為何克林頓與越共總書記會面?
·談越南主席張訊生訪美之行
·各報刊評越南國家主席訪美
·美越最高領袖交流追擊圖說
·越南所面對的困難選擇
·越美關係提升
·美國部分解禁對越銷售武器:中國不悅?
·美國對越解禁武器之理由
【 法屬印度支那、法越關係、越南共和國 】
·越南王朝末代皇帝 --- 保大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1945年越南歷史大事
·法越關係史大事記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重評價吳廷琰:以另一個角度觀視南越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十一月和兩個總統之死
·正是美國總統支持推翻吳廷琰
·法國人和日本人在印度支那(1940-1945)
·法屬印度支那大事記
·越南共和國與各國邦交(至1958年)資料
·審視越南第一共和
·南北越、美國與“馬尼利事件”
·越盟權從何來?
·越南共和國的“黃金歲月:1955-1960”
【 越鳥巢南枝 】
·讀陳光基 《 回憶與思考 》 後之幾點意見
·越南語是中國的方言嗎 ?
·越南李朝禪詩選
·法語在當今越南的地位與發展
·越南文字改革後實況與問題
·豬年趣談越南年俗
·丁亥談越南新春特刊
·越人、越南歷史和中越歷史關係 \ zt
·«南翁夢錄»之陳朝漢字詩
·越南攝影選圖(1)---古城會安小景
·越南攝影選圖(2)--峴港芽莊
·越南攝影選圖(3)--下龍灣、寧平
·越南攝影選圖(4)--順化、湄江三角洲
·越南僑民有志氣
·«嶺南摭怪列傳» --- 鴻龐氏傳
·«嶺南摭怪列傳» --- 二徵夫人傳
·«嶺南摭怪列傳» --- 董天王傳
·«嶺南摭怪列傳» --- 一夜澤傳
·«嶺南摭怪列傳» --- 蘇瀝江傳
·«嶺南摭怪列傳» --- 越井傳
·越南文化在东亞的意義
·藝術攝影《 越女圖 》
·攝影組圖:《 外國人在河內 》
·河內掠影(攝影)
·越南陵姑灣美景(攝影)
·河內街照(一)
·源自越語的漢字 --- “ 江 ”
·誰是兩廣居民的祖先 ?
·林媽利 :臺灣人的基因結構與祖源研究
·河內日常生活照
·南越西部地區景像(圖輯)
·電影中的越南女性意象
·唐代詩人沈佺期涉及越南的律詩
·河內玉山祠
·四個軼事和一個訊息,或走上抵抗之路
·令人感動和羨慕的越朝異國婚姻 (圖)
·從臺灣原住民說起
·邊緣、野性、蠻荒的歷史
·越南式過馬路——心中無車!
·越南人真的咒罵法國嗎?
·您也許未知關於越南的一些事和物
·印尼文化與越文化痕跡(圖)
·2013《 越女圖 》藝術攝影
·2013《 越女圖 》藝術攝影(二)
·法國巴黎《越南電影全景》影展
·十張藝術攝影圖片
·罕見越南古籍中國地圖集
·法國巴黎越南皇家藝術文物展(圖)
·巴黎舉辦越南宣傳畫畫展(圖)
·多倫多電影節之越南影片:《在空中搏翼》
·越裔畫家黎譜作品拍賣創新高
·讀《南越國史》有感
·法國畫家安桂貝提之越南畫選
·越南人過年的粽文化
【 華僑華人 】
·黄花崗起義與越南華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作者: 團春祿 ( Đoàn Xuân Lộc )

   
   2012年3月9日
   


   
   
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美國強烈支持緬甸實行多黨制民主進程。
   
   
   
   2012年3月10起,越南外長範平明 ( Phạm Bình Minh )將正式訪問緬甸三天,相信他將與緬甸外長會談和會晤緬甸總統登盛 ( Thein Sein ) ; 肯定的會談主題之一將是關於近來緬甸的改革和它對東盟 ,包括越南在內的影響。
   
   
   在2010年, 當還是擔任東盟的輪流主席之時,越南總理阮晉勇也曾訪問緬甸, 並敦促該國應實行自由、公平和有反對派參與的選舉。 在緬甸進行改革之前, 哪裡有呼籲越南領導人執行正如目前緬甸政府開放思想的改革的聲音。
   
   可是,問題的是,越南共產黨可否隨時進行正如兩年前越南總理呼籲緬甸軍人將領們所實行的改革嗎?
   
   
   
   特殊情況

   
   
   以兩國的情況作比較, 我們看到越南能夠進行那樣的政治改革的可能性甚微,甚至也不可發生,至少在短期內不會。
   
   
   在此之前,緬甸與外邊的世界相當孤立, 尤其是與西方國家,並被視為寡頭政體的國家 ( pariah state )。
   
   而自1986年起,越南已是實行諸多的改革和達到一定的成績,特別在經濟方面上。 在政治上, 越南比緬甸都開放些,儘管兩國的政府仍被視為專制的政府。
   
   
   據《 經濟學人 》( The Economist ) 的經濟資訊部提供的2010年以數據( 10為滿分 )為準的民主程度的評估, 越南排列在167個國家中第140名;而緬甸得分1.77,排行第163名 。
   
   在新聞自由方面, 越南也比緬甸“自由”些。 2010年, “國際無國界記者”組織把越南的新聞自由度排列在178個國家中第165名, 而緬甸卻在榜尾的174名。
   
   由於在經濟和政治方面上的差異, 可以說或多或少要求民主改革的呼聲在越南少於緬甸。 如此的說並非越南不需要徹底的改革。例如, 在先朗事件 ( vụ Tiên Lãng。 先朗事件反映越南的土地使用制度不完善的問題。海防市先朗縣的原舊軍人、農業工程師團文員Đoàn Văn Vươn在租借農地搞魚殖生產的期滿時被當地政府人員貪污,通過法院宣告沒收全部生產資源以及土地使用權。 2012年1月5日,當局派遣一百名公安和兵士強奪,遭團先生和家人反抗並使用自製手雷炸傷兩名公安和六名軍人; 團和兩名家人後被拘禁。事件令民眾震撼,紛紛指責當局的不公正行為, 最後政府總理出面調查,取消對團文員的強制令。團暫仍被扣留。 譯者註 ) 發生後, 有人發表說越南需要全然的改革。
   
   此外, 在緬甸和越南也有諸多方面的重大的區別,所以越南的政治改革比緬甸更難以發生。
   
   
   
   體制的差別

   
   
   河內的黎國君 ( Lê Quốc Quân ) 律師曾指出“軍閥獨裁制度和共產獨裁制度的區別”。他說 : “ 共產的專制仍帶有集體性、普遍性和愚民性多些。 共產黨人常說是人民的代表, 是全體人民的領導者, 在黨的領導下包括人民的各個組織如青年團、婦女團、祖國戰線、工會、舊軍人會和農會等等 。”
   
   “而軍人政府的專制體卻比較苛刻, 獨決獨行, 並常常只會使用軍隊來鎮壓民眾。 在緬甸軍政府的軍閥代表性較低,由此民眾的反抗更為強烈。”
   
   黎國君認為另一點的區別是越南將不會發生如緬甸的改革, 或者若是有的,也須許多年之後。
   
   
   雖然在幾十年的軍閥統治和鎮壓下,緬甸也已存有一個反對的黨派 ( 民主民族聯盟 ) ,一個公民意識的社會,有選舉制度和人民十分清晰的意識到國家和“對立派”的重要性。而在越南,那些東西現在才萌芽,在獨裁社會中衍生 。”
   
   此外, 緬甸有一個鬥爭的領袖人物 --- 昂山素姬女士,而越南未有一位如此的人物,並也還未有一個領導人有如登盛總統有那般開放的頭腦。
   
   正如昂山素姬女士於本年一月十五日解釋,登盛總統和政府內其他有改革頭腦的人意識到緬甸需要改革的時刻已到來。
   
   由此, 可以說越南只發生有如緬甸那般的政治改革若越南共產黨內高級人物感到需要改變和知曉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高於個人和黨派的利益之上。
   
   
   
   少有來自國際的壓力

   
   
   除了那些內部因素的差別之外, 緬甸和越南也有在國際外交領域上的差異。
   
   
   改革前, 緬甸被西方孤立和依附中國,所以除了答應社會中的各急進組織的要求外,緬甸的將領們也日愈認識到他們需要改變,與西方接近和減少依靠北京。
   
   相反,越南不須面對那樣的壓力。 雖然久不久歐盟和數個其他國家發聲說擔憂越南的人權問題, 但歐盟和這些國家並不對越南施壓和懲罰。
   
   
   美國常常指責越南政府違反人權和也是對越南民主化或多或少都有一定影響的國家,美國同時在過去曾改變了對越的關係。
   
   此外, 國內外的輿論也認為美國和越南正建立戰略的關係。 雖然如此, 美國國家領導人如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或眾議員約翰-麥肯( John McCain )強調那種的關係只發生當越南在人權問題上作出改善。
   
   若是如此, 越南作出改善人權或開放民主或不再附屬在河內可否有真正認識到需要與華盛頓建立戰略和安全的關係,而且越南意想與美國提昇關係又須附屬於河內和北京的關係。
   
   
   中國和越南在東海爭端上的緊張關係已令到美國和越南走近一起,但儘管顧慮中國近來所表現強硬的態度和行為, 似乎河內仍然把與北京的關係視為首要。
   
   因為除了在經濟上的依賴, 在意識形態上,越南領導人仍然感到與北京更親近和愜意些,與華盛頓相比。
   
   因此, 若與中國的關係是親密的,越南不用更多的需求要與美國建立戰略關係, 那麼也不須改善人權或進行其他重要的政治改革。
   
   
   
   新的趨勢

   
   
   然而,如此就並非說民主化的進程便肯定的將不會在越南發生的了, 因為,例如我們在埃及-北非和緬甸的各國家中所看到, 在政治裡任何的事情都會發生, 並且它發生得極快, 超越人們的揣測和謀算。
   
   
   一年多之前, 當越南總理和多位其他的東盟領導人呼籲緬甸進行民主改革時, 肯定也無人想到或希望緬甸領導層將會改變,將會那麼早和猛烈的實行政治改革。
   
   
   由此, 正如近來在一次回答記者的訪問中, 阮明說 ( Nguyễn Minh Thuyết ) 教授預測,越南是早或遲“也須實行那樣的自由開放和民主。 只是,若早些來的,國家就將有機會發展得更多些。”
   
   
   
   
   嶺南遺民譯

   
   2012年3月10日
   
   
   文章只反映作者的個人意見觀點。作者現於倫敦全球策略研究院 ( Global Policy Institute, London ) 工作。
   
   
   資料來源:BBC 英國廣播電台

   
   
   

此文于2012年03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