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刘逸明文集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诡异!金正男的尸体为何无人认领?
·8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你还敢娶越妹吗?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金正男的尸体将通过这种特殊途径运往朝鲜?
·撕毁副省长题字,到底该不该被刑拘?
·天价墓地算什么,还有比天价墓地更吓人的!
·雄安新区的征婚广告害了多少人?
·五台山“尼姑结婚”,谣言为何不能止于智者?
·沃尔玛退出中国已经进入倒计时?
·金正恩的妹妹失踪九个月有何玄机?
·中国美女嫁美国流浪汉,让广大单身青年情何以堪?
·官员为改变风水对邻居大打出手,纪检部门何以缺席?
·陕西离地三米的举报箱被监控背后有何隐情?
·院长爱请小姐陪唱的嗜好是如何养成的?
·婚礼现场被演员充斥,警方到底该不该介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3月6日上午,在广东代表团小组讨论上,全国人大代表钟南山和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就政治体制改革问题展开了讨论。汪洋坦言,目前政府放权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会触及现有的法律法规,他希望能得到更高层的支持,如果法律有障碍,他们将一起去上访。
   
   两会突破政治改革话题禁区
   
   虽然包国务院总理括温家宝在内的中国高官都曾提及政治改革,尤其是温家宝,提到政治改革的时候不下十次。但是,在两会上,有关政治改革的话题一直是禁忌。


   
   近年来体制内外人士对政治改革的呼声日益强烈,在此次两会上,政治改革的禁忌也屡被打破,政协委员杨海坤率先在小组讨论时,大胆地向政治局常委李克强呼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要求出台总体方案,他的发言时长五分钟,讲完后引得满堂喝彩。
   
   杨海坤的发言一开始受到了官方媒体的关注,但是,不久以后,相关报道便不翼而飞,杨海坤的发言被网民们称之为“经典五分钟”,而他的发言被媒体删除则被称为“两会第一删”。杨海坤呼吁政治改革的发言两天之后,广东代表团的小组讨论上再度高谈政治改革,参与者包括知名医学教授钟南山和广东省委书记汪洋。
   
   与杨海坤的发言最终被官方媒体封杀所不同的是,钟南山与汪洋有关政治改改的对话被《京华时报》详细报道,并被新华网等官方媒体重点转载,至今未见被封杀的迹象。该报道引发了民间热议,即使是体制外的异议人士也对此感到惊奇,纷纷转发该报道。从杨海坤的政治改革谏言到钟南山和汪洋有关政治改革的讨论,显示两会上有关政治改革的话题禁区已经被打破。
   
   汪洋推行政治改革心有余力不足
   
   钟南山在发言时提到,截止去年10月,广东各种社会组织有30535个,其中大部分没有真正发挥作用。“政府该管的和不该管的不太搞得清楚。想要调动社会组织积极性,不做体制改革,很难做到。”的确,中国的社会组织绝大多数都不具备独立性,所能发挥的作用非常有限,真正的独立民间组织一旦触及当局的敏感神经,都会被视为非法组织加以取缔,而能长期存在的就只能按照官方的意志活动。不从体制上放松对民间组织的控制,民间组织将继续有名无实。
   
   汪洋在听了钟南山的上述发言之后表示,已经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来评审哪些项目适合放权。委员会里包括专家、已退休领导等。他说:“现在的问题是,法律法规规定了部门有什么权力。各部门说,我们也愿意放,但规定是这个权力是我的。”他表示,有的法律规定使部门利益法律化,他们最近正在和国务院有关部门联系,希望从法律上突破。
   
   从汪洋的回应看,他虽然也倾向于向民间组织放权,但是,在法律上却障碍重重,一旦放开手脚,必然侵犯有关部门的利益,当这些部门的利益被侵犯时,他们必然会想方设法地阻止放权行为。早在去年11月份,汪洋就曾表示,要放开社会组织的注册和管理,凡是社会组织能够“接得住、管得好”的事都交给他们。
   
   钟南山和汪洋所说的社会组织不知道是否包括民间的政治组织和人权机构,事实上,这两种组织历来为当局所忌惮,从中国民主党被取缔和骨干被判重刑来看,很难将钟、汪口中的社会组织理解成包括民间的政治组织和人权机构。当然,即使是放开一般的民间组织也是很难得的,因为当局在此前对任何民间组织都持不信任态度。
   
   钟、汪所说的政治改革显然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并未触及到政治改革的核心层面,也有外界人士指汪洋的有关言论是出于维稳目的。
   
   当然,汪洋内心的最终政治改革目标到底是什么不得而知。但从汪洋对乌坎事件的处理来看,他的确算得上是中共党内的开明派、改革派。高居政治局委员位置的他,再怎么开明,也可能因为保守势力的掣肘,在推行政治改革上依然是顾虑重重、举步维艰。
   
   汪洋应该承继“广东敢为天下先”精神
   
   广东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省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领域都走在了中国的前列。广东精神其实就包含有开拓创新的精神,广东在经济上较其它地方要开放得多,但在政治上并无太大的优势。不少学者建议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在广东再度进行政治改革试点,把深圳作为政治特区,然而,这种呼吁并未得到当局的回应。
   
   34年前,任仲夷在辽宁为张志新烈士等一大批冤假错案平反昭雪,此后两年,任仲夷因其“思想特别解放”而被邓小平“点将”主政广东。他主政广东五年,让广东经济呈现出了勃勃生机,政治自由度也远远高于其它省市。任仲夷在90高龄接受《炎黄春秋》专访时曾说:“过政治改革这一关一定要有勇气、胆识,横下一条心,'杀出一条血路来'!”。
   
   任仲夷不仅在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时力行改革,而且在退休之后为政治体制改革大声疾呼,并且要求深圳要敢于筹划政治特区。汪洋作为任仲夷的后任者,虽然同样给外界以开明的印象,但在政治勇气上还无法跟任仲夷相提并论,汪洋所说的法律障碍其实并不是障碍,就开放社会组织而言,这并不违背中国的《宪法》精神,最关键的问题还在于高层是否支持,中国社会的人治色彩依然浓厚,只要高层有政治改革之心,而汪洋有“杀出一条血路”的勇气,政治改革在广东将不会只是纸上谈兵。
   
   2012年3月8日
   
   原载德国之声《北京观察》栏目,栏目网址:http://www.dw.de/dw/0,,30124,00.html
(2012/03/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