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中国官员为何不敢公开财产]
刘水文集
·与大贪官胡长清一面之缘
·从米奇尼克对话看社会转型
·苏东转型后的共产党出路
·北大清华代表的邪恶教育制度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巴东县政府23日所发邓案新闻通报无效
·当官员生殖器成为公器时
·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
·艾未未三博客被封
·权力正在强暴邓玉娇
·艾未未是一个良民
·流氓余秋雨
·支持工信部安装“绿坝”
·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逯军说了真话
·人民公敌——城管
·监狱里那只美丽的蝴蝶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昆明警方在造案报复
·集体的意识形态化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第十个记者节感想
·暴力司法:有感昆明少女卖淫案和福州言论案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官员为何不敢公开财产

   政府公职人员公开财产,既是对纳税人的交代,也是公权者的义务,何况有法规规定,民间呼声比雷声还大,本无任何借口和条件可讲,但是,这层纸就是无法捅破。原因何在?

   与财产隐匿相对应的是官员普遍腐败和 “三公”消费的公开暴露。三者皆指向个人特权和不当得利。民间普遍认为去年“三公”消费高达9000亿元。官方不会公开这种数据。“三公”特权受到社会强烈诟病,全在于随处可见,不像官员财产隐匿,即刻激起民众不满反应。原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贺铿曾表示,作为副部级官员,靠工资自己买不起房子。今年两会上,这位全国人大代表、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表示:“靠工资现在仍然买不起房!”,但是,他遗忘自己“三公”消费样样有份。因此,财产公开仅是吏治腐败的一部分。

   官员财产申报据称在体制内部已形成制度,但是,贪官监督贪官,等于老子管儿子。这种内部申报,只有作为把柄整治政治对手和惩治不听话官员时才发挥威力。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律师韩德云,今年两会将第六次向全国人大递交官员财产公开提案。他表示现在财产内部申报不是问题,关键是公开,只有公开才有监督。这只不过是望梅止渴,给政府贴标签而已。

   曾有官员公开叫嚣“当官不贪,我当官干嘛啊?”。专制制度赋予贪腐正当性,所谓政府反贪有三个作用:一是权力斗争需要,二是杀鸡儆猴,三是做样子给老百姓看。制度性腐败,尚有一个最大的制度特性,即权力与忠诚交易——上级庇护下级,下级对上表忠诚得到的赏赐。所以,制度赋予官员贪腐正当性、合理性。

   之所以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这既是国家主权归民、权力让渡的需要,也是纳税人供养官员应得到的报答。最主要还在于 “权力使人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中国贪官数量和贪腐数额一再被刷新,动辄窝案、数亿计。何况反贪局官员贪腐常有曝光。这并非人性贪婪,而在于专制制度纵容并豢养贪官。

   当然,不公开财产,还有一个主要因素——恐惧。既怕丧失权力、财产和泽被子孙亲友的特权等既得利益,更怕因贪腐家产太多而受到人民反抗和清算。人们想象不到贪官有多贪,贪官想象不到人们有多仇官。这是一个死结。上下皆贪、无官不贪,这当是专制制度特性之一,也正是制度溃败的症候。

   政府官员已没信仰,也不相信法律和报应,他们只迷信权力本身。新闻监督和党派权力制衡,本是限制贪腐的两大利器,但这二者牢牢被政府把控。所以,对官员主动公开财产不容乐观。当寄望于公民社会发育和民主宪政制度出现。那时,恐怕有一大批贪官将被投进监狱。

   

   原载《动向》月刊 2012年3月号 总319期

   

   


此文于2012年03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