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3) 高华]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3) 高华

143
   于陕北的都是经历过长征考验的红军指战员,中组部的日常业务中的一项,诸如对干部
   进行政治审查,已失去了工作对象。因此,作为中组部部长的博古,其主要工作岗位是
   在中央书记处而非在中组部。「七七事变」爆发后,大批外来人员进入延安,中组部面
   临大量的干部审查、分配等工作,持续几年的冷清局面立即改观,中组部成了延安最热

   闹、工作最繁重的部门之一。恰在此时,陈云随同王明、康生返回延安,博古又要前往
   长江局,毛泽东遂将中组部部长一职交由陈云担任,并派李富春任副部长,配合陈云开
   展工作。
   陈云,原名廖陈云,一度与项英齐名,是中共党内少数出身工人阶级的高级领导人。
   1933 年初,陈云进入中央苏区,在1934 年1月举行的中共六届五中全会上当选为政治
   局委员,并兼任白区工作部部长。1935 年2 月,陈云受张闻天的委托,离开正在长征
   中的红军,秘密转赴上海,准备恢复上海党组织,并打通与共产国际的联系渠道。陈云
   抵沪后,与上海中央局负责人浦化人接上关系,从浦化人处了解到中共在沪组织已全部
   被国民党破坏,共产国际远东倩报局已将工作人员撤出上海。陈云由此判断,恢复中共
   在沪活动的条件还未成熟。恰在此时,浦化人通过特殊渠道,接到中共驻莫斯科代表团
   要求国内派人组团前往苏联参加共产国际七大的通知,陈云遂于7 月左右,在宋庆龄的
   帮助下,和杨之华、陈潭秋等,乘船秘密前往苏联海参崴。1935--1937 年,陈云在苏
   联期间,是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主要成员,但与久居莫斯科从未返国的王明、康生
   不同,陈云受中共代表团指派,提前于1937 年春返回新疆,组织营救进入新疆的西路
   军馀部。陈云在星星峡亲自迎接了原西路军高级将领李先念等人。陈云1937 年春的新
   疆之行,为他赢得了中共军方将领的广泛敬意。
   陈云返回延安后,继续担任政治局委员,并且进入了书记处,但是他的主要工作岗
   位是在中央组织部。陈云在初抵延安的一个短时间内,曾和政治局绝大多数成员一样,
   支持王明传达的共产国际关于加强国共统一战线的方针,但是陈云回头较早,从1938
   年3 月就转变了立场。1938 年3 至8 月,在毛泽东与长江局的对立中,陈云与在延安
   的中央书记处其它成员步调一致,坚决站在毛泽东的一边,成为毛的新盟友。
   陈云、李富春领导的中组部,其主要工作是对抗战爆发后奔赴延安的各类人员进行
   严格的政治审查,根据审查结果,分配、安置他们的工作。陈云和李富春担当的是毛泽
   东在组织人事领域监护人的角色。
   「七七事变」后,一批从国民党监狱释放出来的共产党员和大批青年学生纷纷前往
   延安,这种现象使党的领导人既喜又惧。喜的是,延安道上,人流如潮,足以说明党的
   事业兴旺发达,而面临大转变的党正急需大批青年干部;惧的是不知在这些来延人员中
   是否里夹有国民党的暗探和奸细。为了保证来延人员的政治可靠性,中央决定对所有来
   延人员进行严格的政治审查,于是,这就成了中组部的头等重要工作。
   1937 年底至1938 年底,中组部设有干部科、地方工作科和秘书处三个下设机构,
   由王鹤寿任干部科科长,刘锡五任地方工作科科长,邓洁任秘书长,在这三个机构中,
   主要由干部科负责对来延安的干部进行政审和分配。
   @@@
   
   144
   中组部对来延人员的政审分为四个阶段:
   一、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对释放出狱人员和自愿申请去延安的青年学生进行初审。
   1937 年8 月底至10 月,周恩来、叶剑英、李克农凭名单向国民党当局交涉,从南京国
   民党军人监狱和苏州反省院陆续营救出一百馀名中共原负责干部。由首批出狱的黄文
   杰、刘顺元、刘宁一、王鹤寿、方毅、夏之栩等,在南京八路军办事处组成考察去延人
   员的审干小组,对申请去延人员进行逐个的政审。 ①其工作流程是,出狱人员需写出个
   人狱中表现的书里材料,并向审干小组提供其它出狱人员在狱中表现的资料。审查小组
   根据本人的书面材料、口头叙述和其它人的旁证,对申请去延安的人员作出不同的处理:
   狱中表现坚定的人员,送延安或直接留国统区工作;狱中表现有些问题、需进一步审查
   的人员,也送延安;狱中表现不好,有叛变自首行为的人员,要其留下通讯地址,再动
   员其「回家去抗战」。②经过审查小组的遴选,从一千馀被释放人员中,挑出七百多人
   介绍去延安。
   对申请去延安的青年学生的审查,则比较简单和宽松。凡持有各地中共地下组织或
   外围组织介绍信的青年学生,在经过八路军南京办事处的逐个政审后,一般都予介绍去
   延安。
   二、西安八路军办事处接到南京办事处转来的审干小组对去延人员的「鉴定表」后,
   对持介绍信前来的人,再进行一对一的个别谈话,此谓复审。然后将其集中分送西安附
   近的泾阳县云阳镇进行下一步的审查。也有个别人员是直接经西安转送延安的。
   三、中组部在泾阳县云阳镇设有接待站(检查站),负责对去延人员进行严格的三
   审。领导审查小组的人员有冯文彬、王观澜、刘辑武、胡乔木以及刚从南京八路军办事
   处调来的王鹤寿等。在云阳镇的审查重点是盘问出狱人员在国民党狱中期间是否写过
   「悔过书」。1937 年12 月,原中共驻青年共产国际代表黄药眠,在云阳镇就经历了这
   样一番严厉的审查:
   同我谈话的是刘辑武。他问我:「你写过悔过书没有?」我忠实地回答:「写
   过。但是我没有出卖组织。只表示以后不再搞政治了,也不拥护国民党。当时许
   多领导人都叛变投降,释放出去了,而我则被认为实质上是坚持共产党的立场,
   所以交军法处,叛处一等有期徒刑十年」。谈完以后,刘辑武就说,「你写个书
   面报告来吧!」一个星期以后,他就根据我的报告,表达了他的意见。并问我还
   有什么补充,还有什么不老实的地方,并说老实这是至关重要的问题,希望我注
   意。最后,他还要知道一些当时被释放的人现在的情况。再过一星期,他就找我
   做第三次谈话。他说,他们决定把我送到延安去解决我的问题。当时我有点犹豫,
   我说:「还是给我遗散费,我回广东去好了。」他说:「不,你还是到延安去吧!」
   ③
   ①参见刘顺元:〈关于八路军驻京办事处的点滴回忆〉,载《抗战初期的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87 年),页
   69。
   ②刘宁一:〈1937 年八路军办事处向国民党交涉释放政治犯的情况〉,载《抗战初期的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页71、78。
   ③黄药眠:《动荡:我所经历的半个世纪》,页433。
   @@@
   
   145
   在云阳镇接受审查的去延人员,一般也面临三种安排。「没有问题」,或「虽有问
   题,但不太严重」的释放人员,大多数被派往延安,接受下一阶段的审查,并等待分配
   工作。有较严重历史问题的人,则发给路费,劝其返乡或去大后方参加抗战。青年学生
   中的一部分则被留在云阳里的青年干部训练班(不久即迁至安吴堡)接受政治审查和政
   治训练,而在云阳镇接待站负责审查工作的冯文彬和胡乔木,同时又是云阳青训班的负
   责人。
   通过云阳镇检查站政审的人员,前往延安的方式也有两种:社会知名度高、年龄较
   大的人员,可以乘大卡车前往;其它则一律步行前往,由云阳镇至延安,的八百馀华里,
   徒步需九至十天的时间。
   四、去延人员抵达延安后,中组部很快派人前来谈话,再次对来延人员进行一对一
   的逐个审查,此是政审的第四个阶段。这时中组部已收到云阳镇检查站转来的材料,对
   来人的政治情况已基本掌握,于是中组部就依据转来的材料和每人的业务特长对来延人
   员进行工作安排。到了这一步,才算是正式进入了延安。
   司马璐①和黄药眠在延安中央组织部受到的不同接待,反映了来延人员原先的革命
   资历不是决定其今后政治命运的关键因素,而能否获得党的信任,完全取决于其个人在
   国民党监狱中的表现。
   在中组部的眼中,司马璐虽是一个参加革命不久的新同志,但他出身好,政治面目
   清楚。司马治璐出身于苏北海安县贫苦农民家庭,其父在1927 年大革命失败后被地方
   民团以「通匪」罪名杀害,在社会底层爬滚几年后,司马璐于1935 年参加了中共在上
   海的外围组织,并加人了共青团。1937 年初。司马璐被党组织派往位于镇江的由国民
   党江苏省省主席陈果夫作后台的「私立江苏流通图书馆」开展地下工作。1937 年4 月
   下旬,司马璐被捕,由于未暴露身分,在坐牢一个月零七天后被交保释放,旋即在上海
   加入了中共。「八一三」后,司马璐经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和云阳镇审查小组的审查,辗
   转前往延安,因病在边区医院治疗数月后,于也8 年3 月,在延安中组部受到陈云的亲
   自接见。
   陈云向司马璐提出两个问题。第一,在镇江是否加入了国民党?第二,被捕后是否
   写过「悔过书」?在得到满意的答复、并仔细审阅过有关司马瑞的书面材料后,陈云亲
   自分配司马璐前往延安最神秘的机构——位于枣园的中共「敌区工作委员会」,向康生
   的助手曾希圣(时任「敌区工作委员会」主任秘书)报到。②
   与司马璐相比,黄药眠虽是1928 年加入中共的老同志,并曾出任过党的高级职务,
   但因黄药眠被捕后曾在狱中写过「悔过书」,从此就失去了党的信任。接待黄药眠的不
   是中组部部长陈云,而是中组部的一般工作人员。据黄药眠回忆:中组部工作人员对他
   谈了下面一番话:
   ①司马璐早年参加中共,1939 年6 月因「托派」嫌疑被送出延安,第二年被恢复党籍,1942 脱离中共并参加了中国民主同盟,1949 年
   前往香港创办《展望》半月刊,逐渐成为香港著名的中共党史专家,编着有《中共党史暨文献精萃》。司马璐于八十年代迁往美国,现居纽
   的。
   ②司马璐:《斗争十八年》(节本)(香港:自联出版社,1967 年),页69。
   @@@
   
   146
   「看了你的材料以后,我们认为你是在敌人面前屈服。这是你历史上的一个政治污
   点。关于党籍问题,以后再解决。现在先分配你到新华社去工作,作翻译。」
   「我问他:『你所说的党籍问题以后再解决,是恢复党籍,还是重新入党?』他的
   答复是:『重新人党』。我心里想,所谓重新人党,就是十年党龄丢了。坐了三、四年
   监,还要留下政治污点,我从前也搞过党的工作,我是很懂得这句话的具体含义。」
   黄药眠申辩道:「你说的留下政治污点,我是不能接受的,从我个人这件事,孤立
   地看,你这个估计是对的,但从当时的整个形势看,上海党、团中央局,几乎全部垮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