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8) 高华]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8) 高华

103
   恶劣影响的侵入」。 ①
   任弼时的「大纲」送交共产国际后,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没有得到任何反应。
   任弼时当机立断,迅速调整策略,在送给共产国际的菜肴中,再添加一把王明的佐料。
   1938 年5 月17 日,任弼时又向共产国际执委会提交一份关于4 月14 日报告大纲

   的「补充说明」。任弼时在这份「补充说明」中,提高了对王明的热度,进一步陈述了
   王明的观点。「补充说明」突出强调了王明返国后,在对中共中央完善统一战线策略方
   面所作出的贡献。任弼时明确指出,在王明返国前,之所以造成国共摩擦,除了国民党
   方面的因素外,中共「过份强调了独立自主、民主与民生的要求」,也是「重要原因」。
   任弼时表示。令后中共的迫切任务就是将广大群众组织到统一战线的各种群众组织中
   去。 ②任弼时在这份「补充说明」中,虽然对王明及其思想观点作出进一步的肯定,但
   这只是策略手段,任弼时的目的是要尽量消除共产国际对毛泽东的怀疑,力争共产国际
   尽早批准4月14日提交的报告大纲。正是由于任弼时1938年春给共产国际的上述两份
   报告对王明及「十二月政治局会议」多有赞誉之词,所以几十年来一直未予公开。
   任弼时的策略迅速取得了立竿见影的结果,中和了王明与毛泽东观点的4 月14 日
   报告大纲和5 月17 日的「补充说明」,终于获得了共产国际的肯定。1938 年6 月11
   日,共产国际执委会主席团通过了〈关于中共代表团报告的决议案〉,对于毛泽东,这
   个决议案中最有价值的一段话就是共产国际承认「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路线是正确的」。
   ③
   毛泽东当然清楚,这段话中的「政治路线」实指1937年12月政治局会议以来的中
   共路线,但毛却可以对之「移花接木」,因为十二月政治局会议后,毛的中共首席地位
   并没有改变,对中共政治路线的褒扬,完全可以解释成是对毛的路线的肯定。
   事实上,毛泽东非常了解共产国际在他与王明的争执中,是明显偏袒王明一方的。
   共产国际在6 月11 日的决议案中,要求中共「诚实」、「诚恳」、「积极」、「用一
   切办法」帮助国民党,甚至提出了中共应协助国民党,「实行征兵制」,「建立新军」,
   「发展国防工业」等一系列与中共毫不相干的建议。然而,毛泽东仍然可以接受这个建
   议,因为对于不合口味的莫斯科的指令,毛早就练就了一套灵活应付的本须,或将其搁
   置一边,或避重就轻,总之毛不会让莫斯科束缚住自己的手脚。
   在获得初步的成功后,任弼时在莫斯科展开了第二步行动,现在任弼时已毫无必要
   再向共产国际大捧王明了,任转身一变,开始为改变王明对共产国际的「错误影响」四
   处奔走。他满怀热情地充当起毛泽东在莫斯科柳克斯(LUX)大厦(共产国际办公所在
   地及驻共产国际各国共产党代表团驻地)的游说客。据当时担任任弼时俄文翻译的师哲
   ①任弼时给共产国际的上述两份报告,因对王明及「十二月政治局会议」多有赞誉之词,因此一直未予公布。直到1986 年,才被收入
   由童小鹏等编辑的《中共中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文件选褊》。参见中央统战部、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文件选编》(下)
   (北京:档案出版社,1986 年),页104-105、110-111、113;122。
   ②任弼时给共产国际的上述两份报告,因对王明及「十二月政治局会议」多有赞誉之词,因此一直未予公布。直到1986 年,才被收入
   由童小鹏等编辑的《中共中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文件选褊》。参见中央统战部、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文件选编》(下)
   (北京:档案出版社,1986 年),页104-105、110-111、113;122。
   ③〈共产国际执委会主席团关于中共代表报告的决议案〉(1938 年6 月),载《中共中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文件选编》(下),页863。
   @@@
   
   104
   回忆,任弼时不仅亲自到各国共产党驻苏代表团去宣讲毛泽东对中国革命的贡献,还把
   在莫斯科的一批中共党员干部分别派到各国代表团去介绍「毛泽东的革命理论」。 ①
   师哲回忆道,任弼时在向共产国际提交了汇报大纲后,曾写过一份有关中国情况的
   报告,专门介绍毛泽东的贡献。其中「断定说,只有『毛泽东才是中国共产党的领袖』」。
   师哲的回忆没有引证任何文献资料,恐是师哲根据任弼时当时的政治态度,把任弼时5
   月17 日提交的「补充说明」误以为是任弼时向共产国际举荐毛泽东。因为迄今为止,
   只见到任弼时向共产国际提交的4月14日「报告大纲」和5 月17日「补充说明」,而
   未见师哲所言的任弼时这份举荐毛泽东的补充报告。如果确实有这份报告,毛泽东在延
   安整风中一定会将其在党的领导层中公开。
   任弼时在莫斯科的活动在促使共产国际加深对毛泽东的印象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
   用,但是共产国际显然未能如毛泽东、任弼时之愿,明确承认和支持毛泽东为中共最高
   领袖。相反,莫斯科却对毛泽东与王明的分歧有可能造成对中共的损害,表现出强烈的
   忧虑。在6 月11 日共产国际执委会主席团有关中共代表团的决议案中,莫斯科敦促中
   共领导层特别要警惕:「日本侦探及国民党的反共分子用一切可能的阴谋诡计」,「在
   中共领导同志中」,「造成分歧和纷乱的企图,来破坏中共领导的集体工作」。 ② 因
   此,任弼时仍有必要继续留在莫斯科,为毛泽东继续作改善形象的公关工作。不久,任
   弼时未竟成功的使命,竟意外地由同时在莫斯科的另一人圆满完成,他就是原属王明集
   团、后跳槽至毛泽东营垒的王稼祥。
   二 关于季米特洛夫支持毛泽东为中共领袖的「口信」
   毛泽东在为争取中共最高领袖而进行的持续斗争中,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凭着他个
   人的政见主张,娴熟运用各种谋略,吸引、争取了许多昔日属于对立营垒的党内高层人
   物,使他们成为自己的同盟者。王稼祥就是较早被毛泽东争取过来的原王明集团的重要
   成员。1938 年8 月,王稼祥从莫斯科返回延安,带回共产国际总书记季米特洛夫关于
   「承认」毛泽东为中共领袖的重要口信:「在(中共)领导机关中要在毛泽东为首的领
   导下解决,领导机关要有亲密团结的空气」。③王稼祥传达的莫斯科这一重要口信,在
   1938 年充满强烈亲苏气氛的中共党内所发生的巨大效力,非局外人所能想象,它简直
   就是一封莫斯科对毛泽东中共领袖地位的承认书。从此尘埃落定,毛泽东虽未立即成为
   中共中央总书记,但已成为事实上的中共最高领导人。至于王明,一旦遭莫斯科冷遇,
   则完全丧失了政治上的回旋馀地,开始迅速走下坡路,最终被毛泽东一脚踢进「历史的
   垃圾堆」。
   毛泽东之所以能够获得季米特洛夫的支持,是与王稼祥在莫斯科开展的积极活动分
   不开的。王稼祥是为医治内战期间所受的枪伤,于1937 年6 月下旬在上海秘密搭乘苏
   ①1978 年11 月,师哲的回忆,载《中共党史人物传》,第8 卷(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83 年),页46。
   ②〈共产国际执委会主席团关于中共代表报告的决议案〉(1938 年6 月),载《中共中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文件选编》(下),页863。
   ③王稼祥:〈国际指示报告〉(1938 年9 月),载《文献和研究》(1986 年汇编本),页70-71。
   @@@
   
   105
   联轮船前往苏联的。 ①王稼祥在治病之外,是否另有特殊使命于事隔五十年后才真相大
   白。1985 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在纪念王稼祥的文章中称,王稼祥赴苏系
   受「中央派遣」,「向共产国际领导人介绍中国革命情况,包括他个人对中国党的领导
   的看法」。②三十年代曾在共产国际工作的师哲也说,王稼祥是「身负重任」来到莫斯
   科的。 ③ 这里涉及到一个关键问题,王稼祥赴苏向共产国际陈述他「个人」对中国党
   领导的意见,究竟是谁授权的?在王稼祥启程赴苏的1936年12月初,在中共中央所在
   地保安的政治局委员,有毛泽东、张闻天、张国焘、周恩来和博古。张国焘甫抵保安,
   因「另立中央」享受到批评,已心灰意冷, ④周恩来、博古等正忙于和西北军、东北军
   交涉。在毛泽东和张闻天两人中,张闻天授意王稼祥去莫斯科陈述王个人对中国党领导
   的看法,可能性极小。答案只能是一个,是毛泽东授意王稼祥去共产国际开展要求改变
   中共领导的活动,也唯有毛泽东才会这样做。
   王稼祥这次在苏联居留有一年时间。王稼祥抵苏后,王明已准备返国,从1937 年
   11 月起,王稼祥就接替了原由王明担任的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的职务,直至1938
   年3 月任弼时抵莫斯科,才转由任弼时接任该职。据王稼祥自述,1938 年7 月,在王
   稼祥返回延安的前夕,共产国际总书记季米特洛夫曾与他及任弼时进行了一次重要谈
   话。这次谈话并没有任何文字记录,因此无从考证季氏与王稼祥、任弼时会谈的具体时
   间和地点。据王稼祥说,季米特洛夫谈了以下一段话:
   「应该支持毛泽东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他是实际斗争锻炼出来的领
   袖」,「其它人如王明,不要再争当领导人了」。 ⑤
   关于季米特洛夫对王稼祥请的这段话,前苏联中国问题专家季托夫对它的真实性予
   以了否定。季托夫在〈抗日战争初期中共领导内部的两条路线斗争(1937—1939)〉一
   文中声称,王稼祥传达的季米特洛夫的「指示」,是毛泽东和王稼祥联手搞的「阴谋诡
   计」。季托夫说:
   共产国际根本没有(决定毛泽东为中共领袖)那个意思。王稼祥是在1937年
   初作为毛泽东密使被派往莫斯科的。为了完成毛泽东的委托,王稼祥本人同共产
   国际个别工作人员(指季米特洛夫——引者注)进行了交谈。曾谈到似乎中共中
   央认为必须选毛泽东当党的总书记。但是共产国际执委会并没有提出什么建议,
   认为这个问题应由中共第七次代表大会决定。⑥
   在没有进一步史料证实季托夫的「伪造说」以前,笔者倾向于接受「季米特洛夫曾
   向王稼祥表示支持毛泽东为中共领袖」这一说法。虽然「口信」一事确实存有不少疑点,
   ①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已故向青教授提出的王稼祥是由新疆赴苏,于1937 年春抵达的说法是错误的。参见向青:《共产国际与中国革
   命关系论文集》,页389;另参见郑育之:〈王稼祥在上海养伤的日子里〉,载《回忆王稼祥》,页78-81。郑育之系作家周文之妻,夫妇均为
   中共地下党员,1937 年3 至6 月,王稼祥在沪等候苏联轮船的三个月里,一直秘密住在周家。
   ②胡耀邦:〈深切地纪念王稼祥同志〉,载《回忆王稼祥》,页2。
   ③师哲:〈忠心耿耿,光明磊落——回忆王稼祥同志〉,载《回忆王稼祥》,页83。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