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6) 高华]
拈花时评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6) 高华

88
   在中共党史编纂学中,对「十二月政治局会议」长期持否定态度,对会议主要内容
   也多予以回避。在官方党史著述中,一般将这次会议列入「毛泽东反对王明右倾投降路
   线」或「中共六届六中全会」的背景部分,其主要论点:一是全盘否定王明在会议上所
   作的报告,指斥其为「系统的投降主义主张」;第二,绝口不提王明的报告获政治局一

   致通过,以及会议所通过的一系列决定。1987 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写的《中共党
   史大事年表》,在对王明报告的评价上首次发生变化,在继续指责王明「右倾投降主义」
   的同时,开始承认王明的报告「在坚持联合国民党抗战问题上,发表了一些正确意见」。
   ①官方权威的党史研究部门局部修改对王明报告的评价,主要是出于现实政治的需要,
   它意图表明抗战之初,中共就怀有与国民党合作抗日的真诚愿望。
   十二月政治局会议是1934 年1 月中共六届五中全会召开以来第一次有绝大多数政
   治局委员参加的会议,也是1931 年后中共的国内领导机构与派驻莫斯科的代表团实现
   汇合后召开的第一次会议。这次政治局会议的召开,是中共中央事先议定的,并非出于
   王明的压力。1937 年11 月初,毛泽东就已知王明即将返国的信息,毛估计王明返国后
   必定要传达共产国际的指示,召开政治局会议一事不可避免,尽管毛内心十分不悦,但
   仍向外地的一些政治局委员发出电报,通知他们返回延安参加会议。1937 年11 月5 日,
   毛发电报给周恩来,催促周来延安开会。②11 月15 日,毛在给周恩来等的电报中,再
   次提及周回延安开会事。③远在南昌的项英,如果不是较早接到开会的通知,是来不及
   赶到延安准时参加会议的。
   十二月政治局会议是一次严肃的党的核心层的会议,它改变了遵义会议后政治局开
   会一般多邀请重要军事干部参加、常以政治局扩大会议形式开会的惯例。出席这次政治
   局会议的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共十二人,他们是毛泽东、王明、张闻天、周恩来、博
   古、康生、陈云、彭德怀、刘少奇、项英、张国焘、凯丰。林伯渠不是中央委员和政治
   局委员,但作为中共元老,也出席了这次会议。
   四名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缺席:
   朱德、任弼时在山西八路军总部,
   邓发在新疆迪化(乌鲁木齐)主持八路军办事处。
   王稼祥因病在莫斯科治疗。
   十二月政治局会议的主持人是在党内负总责的张闻天,王明是十二月政治局会议的
   主角。在12 月9 日会议的第一天,王明作了〈如何继续全国抗战与争取抗战胜利呢〉
   的报告。第二天王明又作了有关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工作的报告。王明在会议上传达
   了共产国际的指示,强调中共必须加速转变内战时期的策略,建立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
   战线。在论及抗战以来中共政治方针时,王明不点名地批评了毛泽东,公开点名指责了
   刘少奇。
   ①见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共党史大事年表》(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 年),页128。
   ②〈毛泽东致周恩来、朱德、彭德怀、任弼时的电报〉(1937 年11 月5 日),载《周恩来传(1898—1949)》,页391。
   ③参见〈毛泽东致周恩来等电〉(11 月15 日)。载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36——1938),第11 册,页394。
   @@@
   
   89
   王明在报告中批评洛川会议没有突出「抗日高于一切」、「一切服从抗日」的原则。
   他认为不恰当地强调「片面抗战路线」和「全面抗战路线」,将抗日与民主、民生问题
   并列,都是不对的。王明说,群众运动要取得合法地位,应去国民党政府备案,在抗日
   条件下,不怕国民党的限制。王明举洛川侩议制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将「抗日的
   民族团结」放至第十条作为证据,指责洛川会议对国共合作的重要性认识不足,过份强
   调了独立自主。王明还说,洛川会议虽主张发动群众,却没有找到发动群众的具体方法,
   即没有提出「一切经过统一战线」的口号。
   王明批评1937 年9 月25 日〈中共中央关于共产党参加政府问题的决定(草案)〉
   对国民党的进步认识不足。王明认为,国民党由不抗日到抗日,由剿共到联共是根本转
   变。王明强调中共参加政府的条件是看政府是否抗日,只要国民党抗日,中共就可以参
   加政府。王明还认为,把复兴社看成是法西斯也是不对的,因为法西斯的主要特征是对
   外侵略,而复兴社分子仍抗日。
   王明在报告中表示,他不同意毛泽东在1937 年11 月12 日所作的〈上海太原失陷
   以后抗日战争的形势和任务〉中提出的某些论断。王明认为,所谓卢沟桥事变前党的主
   要危险是「左倾」、之后是「右倾」的分析,夸大了右倾的危险,是一种机械论。王明
   认为:在报告大纲第十九条中的提法——即「是共产党领导资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领
   导无产阶级?是国民党吸引共产党,还是共产党吸引国民党」,也是不对的。因为历史
   上没有无产阶级领导资产阶级的事情,应提「共同领导」。王明表示不应空喊领导权,
   空喊只会吓走同盟者。王明还反对在国民党和其它政治派别中划分左、中、右,认为只
   可划分抗日或降日派。王明也不同意中共对章乃器的批评,他指出章氏提出的「少号召、
   多建议」口号不无可取之处,中共应与国民党采取商量建议的方式,而不宜在政治上号
   召要这样办,那样办。
   如果说王明对毛泽东还多少有所顾忌,未敢直接点名,只是就毛撰写的1937 年11
   月12 日大纲进行了批评,那么,他对刘少奇就没有这么客气了。王明点名批评刘少奇
   在〈抗日游击战争中的各种基本政策〉一文中对国民党提出的各项要求「过高」、「过
   多」,而没有反映「抗日高于一切」的中心问题。王明认为,中共目前应与国民党「求
   同而非立异」。①
   王明在「十二月政治局会议」上充当了斯大林代言人的角色,他的报告基本上是「宣
   达圣旨」,完全反映的是斯大林、季米特洛夫对中共当前任务的观点。1937 年11 月初,
   在王明返国前夕,斯大林、季米特洛夫在莫斯科召见了王明、康生、王稼祥、邓发。斯
   大林出于对苏联安全的考虑,指望中国拖住日本,使日本身陷中国战场的泥沼而无力进
   攻苏联。②11 月14 日,季米特洛夫在共产国际执委会书记处会议上谈道,中共应遵循
   ①王明在1937 年12 月政治局会议上的讲话至今仍没有完全公开。《六大以来》收有他在12 月9 日会议上所作报告提纲〈如何进行全
   国抗战和争取抗战胜利呢?〉,但是王明在会上另有口头报告。这个口头报告即〈王明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发言记录〉(1937 年12 月
   9 日),近年来在少数权威性著作中披露了若干内容,详见《周恩来年谱》,页393;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周恩来传(1898—1949)》,
   页392;另参见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传(1893 一1949)》,页506-507。
   ②参见王稼祥:〈我的履历〉(1968 年5 月),转引自徐则浩:〈王稼祥对六届六中全会的贡献〉,载《文献和研究》(1986 年汇编本),
   页435。
   @@@
   
   90
   「一切服从统一战线」、「一切通过统一战线」,不要过份强调独立自主。①斯大林认
   为,中共力量薄弱,无法充当统一战线的核心,蒋介石则可充当这个角色,中共不要刺
   激、惹恼蒋介石,而要全力加强与国民党的合作。对于毛泽东,斯大林既不熟悉,也不
   放心,②且十分怀疑毛泽东是否能够忠实贯彻莫斯科的战略意图,因而派其门徒王明返
   回中国,监督中共执行这个联合国民党的新方针。对于王明所肩负的使命,共产国际总
   书记季米特洛夫曾给予清楚的阐释。1937 年8月10 日,季氏在共产国际执委会书记处
   讨论中国形势的会议上,对中共能否转变政策信心不足。他认为。由于中共过去领导红
   军为建立苏维埃而斗争,现在同时还是这些人却要执行另一种政策,对于中共这将是十
   分困难的。因此「需要能在国际形势中辩明方向、有朝气的新人去帮助中共中央」。 ③
   在斯大林和季米特洛夫的眼里,王明正是这样一个合适的人选。
   王明自恃有斯大林作靠山,在十二月政治局会议上踌躇满志,毛泽东为欢迎他回国
   而刻意作出的友好姿态麻痹了王明,④无形中膨胀了他的自我中心意识,使王明陷入了
   错误的判断。王明在报告中无视毛的权威,将他个人自1934 年以来与毛修好的努力毁
   于一旦。王明以为刘少奇没有实力,以批刘来影射毛,也造成严重的后果,促使毛泽东
   与刘少奇在反对王明的基础上进一步加紧联合。
   所幸,这一切对于王明还是未来的事,现在则形势大好,前途一片光明,几乎所有
   的政治局委员都一致拥护王明的报告,连毛泽东也被迫予以附和。
   王明的报告得到周恩来的支持。周在12 月11日的发言中,对毛泽东抗战以来的言
   论进行了不点名的批评,周恩来说:四个月来未能推动抗日统一战线更大的发展,主要
   原因是由于以前「片面抗战必然失败论」。不应把片面抗战、全面抗战对立起来,硬要
   请片面抗战必然失败,以后全面抗战必然胜利,这不符合辩证法。⑤
   周恩来认为,以山西情况为例,由于没有实行「抗日高于一切」的原则,而把独立
   自主提得太高,所以党内、军内和各地都有不利于抗战、不利于统一战线的思想、言论
   及行动。63 ⑥周提出,把独立自主发展到各方面会妨害统一战线,应公开指出并纠正统
   一战线中的错误,使友党更加信任和佩服我们。 ⑦
   周恩来的发言反映了与会大多数政治局委员的观点,形势明显对毛泽东不利。他强
   忍心中的不快,为了避免自己陷入孤立,被迫对王明、周恩来作出妥协姿态。毛在会议
   的发言中承认存在着王明所批评的「抗战发动后对国民党的转变估计不足」的情况。⑧
   毛表示同意王明提出的「国共两党共同负责、共同领导」的主张,但是,毛并没有完全
   ①《毛泽东传(1893—1949)》,页505。
   ②瓦?崔可夫(1940 年任苏联驻华使馆武官和蒋介石的苏联总军事顾问):《在华使命——一个军事顾问的笔记》(北京:新华出版社,
   1980 年),页34-36。
   ③〈季米特洛夫在共产国际执委会书记处讨论中国问题会议上的发言〉(1937 年8 月10 日),载《中共党史研究》,1988 年第3 期。
   ④据1937 年11 月29 日随王明飞抵延安的王明的警卫员李光灿回忆(陈光灿原为西路军战士,1937 年11 月中旬由八路军驻迪化办事
   指派为王明的警卫员,在迪化登机护送王明等抵延安),王明回延安后,毛泽东等在陕北公学主持召开欢迎大会,毛在讲话时「很热烈,很
   兴奋……好象喝了点酒」。参见曹仲彬、戴茂林:《王明传》(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91 年),页287。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