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拈花一周微]
拈花时评
·墓碑(十六之1)
·墓碑(十六之2)
·墓碑(十七之1)
·我推本周
·墓碑(十八之1)
·墓碑(十八之2)
·我推近两天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拈花一周微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木原:《联合早报》发表于泽荣采访原中经委副书记刘锡荣的文章,刘说现行体制是“四不分”即政企不分、政资不分、政事不分、政介(市场中介)不分,让官员“想不腐败也难”!我们体制弊端是蕴育腐败的温床,民主集中制事实上往往被个人崇拜、个人专断、个人意志、个人好恶替代,这样不腐败横行才怪!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黑暗的大渡口:八旬老父、老母抗强拆,儿子、儿媳被拘留,11年上半年,重庆大渡口区八桥镇八桥村9组的村民一家,两代人努力挣来的4千元/平方的房子换来300元/平方米的赔偿。家人不服,结果年近五十的父母双双抓进了拘留所,爷爷婆婆也都八十多岁了,守在没电没水的房子里,只有寒冷的十五度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播去职,皇旗幡极其恐慌,其亲属也非常恐惧。其弟为其开脱,称皇是一个经济专家,多次向他诉苦:播根本不懂经济,而且娼洪代价极其巨大,搞乱了虫情经济。虫情证腐发布的数据,都是经播造假,实际上虫情民众的平均生活水平并没有因播唱红而增长,相反由于娼洪代价巨大,市民生活水平还下降了8.72%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皇旗幡揭发的内容之一便是有关虫情“娼洪达黑”后的经济成绩,都是在播指示下弄虚作假。据皇旗幡称,自播入主重庆后,虫情经济情况远不如前任。但他所呈交给播的文件,均被播驳斥为右倾,让他弄虚作假,欺骗肿殃和虫情人民。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在播被免职后,皇旗幡迅速倒戈,其在虫情灵道感补会议上称,煎厥用户肿殃,支持新上任的虫情枢机章的姜的工作。媒体报导未经证实的消息称,播丢官后,皇旗幡为求自保,迅速向肿殃揭发播。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不过,随着播成为整治据猥猿,有望更上层楼进军权力顶峯后,又担心前妻重爆丑闻,令他仕途受阻。李望知好友唐柏桥透露,传闻播授意望里均,让手下以涉经济犯罪为名,将李望知关押在锦州,以胁迫前妻在十八大前收声。海外舆论譁然:「虎毒不食子,播连亲生子都下狠手!」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李丹宇领着儿子走出播家,又将儿子改随自己姓李。李望知很争气,北大毕业后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读研,前几年回国当律师。记者将危平透露,李望知自小被父亲抛弃,饱尝人生冷暖,回国后曾上门找播,播也似有疚愧,对儿子加以照顾,介绍他到辽宁发展。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未几,播父文革后复出,官居复肿礼,播子凭父贵,入读北大,又入读中国社科院研究生,后到辽宁大连金县挂职做官。李丹宇在京抚养儿子。播来地位变后,即对相貌平庸的妻子心生厌倦,竟与妻子的阿嫂的胞妹古凯赖搞到一起。古比播小11岁,当时在北大读研究生,才气了得,且美貌动人,两人在金县搞出绯闻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知情者指,76年在北京二轻局五金机修厂当工人的播年近30未娶,家人担心,后他结识在解放军总医院任军医的李丹宇。李父李雪峰曾任北京市委书记,与播薄父是战友;播、李结婚,婚事也算门当户对,但李毕竟是医生,两人地位不平衡。但李不嫌差距嫁给播。次年,李丹宇生下一个儿子,取名播望知。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化笔为剑: 【不可告人的秘密:两会开支!】有美国记者提问”中国两会开支多少?“官方发言人赵启正闪烁其词!非常尴尬!赵称“可用电子邮件、短信私下告知!” 公务员、军、警是纳税人养活!政府是纳税人养活!用老百姓的钱开你们的会!还把费用当作国家机密,全世界仅此一国!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知情者近日放料,为播的前妻李丹宇鸣不平,指早年李不计较播落魄嫁给他,岂料播父文革后复出,播喜新厌旧,搭上台子裆美女古凯赖;即使被前妻斥为「当代陈世美」,播不为所动,终抛妻弃子。更惨的是,播为阻前妻在石坝大阻其仕途,竟指令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入监房。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江勇天律师:有位叫吴鹏高的市长,他在任上实行“三光政策”:即“官位卖光、财政的钱花光、看中的女人搞光。”他说到做到。前后把86亿元转移到海外,与75名情人举办群芳宴,选出一位芳中之最,颁发佳丽奖,奖金是170万元。后来东窗事发,纪委拿他没办法,因为他叔叔是吴大人。有天理吗?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公民西西弗斯:davidnice:最新消息,据悉司马南与他的老婆今天突然签订了离婚协议,其中一个条款是夫妻在美国和在中国的共同财产归其老婆所有。司马南净身出户,划清界限,看来有什么动作了。 左派人士司马南在薄下台后是否感到了脖颈子后有阴风???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苏联垮台,连党员们都没有捍卫一下,更不说老百姓了。这样丧失人心的政权,从长远来看,所谓“稳定”必然是短暂的。尽管他曾经是世界第二强国,曾经是两个超级大国之一,曾经是唯一可以与西方世界抗衡的国家。拥有90多年党史、70多年国史、2.8亿人口的大国政体,既无外敌也无起义却轰然倒塌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律师江勇天:前几天我得到消息司马南已转卖房产准备前往美国,当时,有人说我造谣。现再报:忽悠大叔和央视方姓女主持人这俩人也已被限制出境和接受调查。喉咙太大,喝了人民的血,看!天都不容你们了!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秋日往事 【赵本山卷入勃起来案 获利数亿】大陆恶俗小品演员赵本山和薄、王关系密切,在矿业获取利益。赵本山在矿业捞取的资金,使之可以购买价值2亿的私人客机。沈阳中心7个亿的地被他用8千万买了,骗东北人养蚂蚁又赚了2个亿,开刘老根大舞台炮房2人转连锁店又赚了几个亿…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严少雄:【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王秀红语出惊人】领导过问案件,这很正常,没有不合适。还是要相信法院、相信法官,绝大多数法官还是会依法裁判的....,地方领导过问案件,跟依法裁判并不矛盾。——有这样的法官,你就不要指望他们“依法”了!拈花:老虔婆,快去死吧,拜托!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第一财经日报:距离“5·12”特大地震快5年了,但记者今天在四川某地采访时发现,地震后外界捐助的救灾物资至今尚未开包,被积压在一个仓库中。拈花:狗官,扣押那么多救灾物资,想转卖赚钱?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荣逸不易:毛时代对外无偿援助折合白银50多亿两 ,是清末赔款额7倍多(辛丑加甲午共6.8亿两),清朝赔款是被逼的,我们捐助是毛愿的。 拈花:这条老狗,除了人事不干,什么都干得出来!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RT @heshiabc: RT @ptoq: 凤凰卫视的胡玲(http://weibo.com/u/1420489305)、邓纯(http://weibo.com/dunchun)传出消息,某高层被双规了,前天中午下的文,疑似为薄熙来。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自由灵魂归来 : 宣称要对贺卫方、张鸣、袁伟时、江平、丛日云、秦晖、茅于轼、于建嵘、刘军宁、萧翰、张千帆等“西奴”...进行肉身消灭的极左网站【西奴揭密】的主办单位 竟然 为河南省政府办公厅? 那【乌有之乡】的主办单位是哪个政府部门在经营呢?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王雪臻:“克斯关爱之行”活动发起者,支付宝捐款帐号:[email protected] 她盲眼的父亲尚在不屈的追逐光明,我们没有理由让克斯脸上见不到笑容!每月一元钱,关爱陈克斯! 拈花:要有光,要有诚!!!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吴英案# 律师马光远:我支持判吴英死刑,她死的好处太多了:她死,一帮官员才可不死,才能有个祥和的春节;她死,官办金融才可继续巩固垄断地位;她死,民间借贷才能继续老老实实做地下工作者;她死,中小企业才能真正摆正自己的可怜位置,不敢和国企争贷款。那就快让她死,最好选择除夕晚上执行。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吴英案# 吴英的父亲吴永正通过微博表示:“对最终结果我并不是很乐观,因为浙江司法黑得一塌糊涂,黑官勾结已经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了。”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吴英案# 17日凌晨,名为项茂奇的用户在《新浪网》发出一条微博,原文是,求证刚刚得到的消息:最高法院已经否决浙江高级法院对吴英的死刑判决。新浪微博认证发帖人项茂奇为宁波经济杂志社副总编辑。吴英辩护律师杨照东随后通过微博称:目前尚未获官方消息。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吴英案# 17日凌晨,网传消息:最高法院已经否决浙江高级法院对吴英的死刑判决。 “吴英案”一直广受关注,吴英辩护律师杨照东通过微博称:目前尚未获官方消息。评论人士表示:民众反对判吴英死刑,反映了对整腐的不满。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警察也跪求# 河南新乡千余名警察在雨中打起横幅维权,让人大跌眼镜!身为国家执法人员的警察,竟然也要通过非正常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益,由此可见我们的权力社会乱到了何等程度!官员不按章办事、违法办事,已经加剧了社会矛盾的激化。改!如何改?你们是该认真思考了!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警察也跪求# 何姓警察表示,停工有三年了,房屋盖了一个框架在那,钢筋长时间暴露已生锈,感觉像是报废的工程。这楼什么时候才能继续完工,到目前为止遥遥无期。有警察家属无奈表示:“警察有难该找谁呢?”有民众调侃道,看来维权的不单是普通民众,连警察都要上街抗议,看来只有派武警去镇压了。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警察也跪求# 当天新乡公安副局长王茂营到场劝警察回去,由于没有实质性地承诺,维权警察和家属都不愿离开。下午3点下大雨才陆续散去。07年,新乡市公安局与河南福成公司合作开发了“新盾嘉苑”, 有1200多名警察购买了房屋。合约规定09年1月份交房,现开发商称没钱继续建设,成了烂尾楼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警察也跪求# 15日,设在新乡市平原商场附近的3•15活动主会场,这些警察及家属在马路上横挂着两条抗议横幅请愿,希望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早日解决他们的房子问题。何姓警察:市政府和公安局也不管,外界认为警察很强势,但也变成弱势群体。3.15那天,到街上去抗议示威,在街上把马路堵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