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拈花一周微]
拈花时评
·阴阳陌路-严正学(终)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1)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2)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3)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4)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5)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6)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7)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终)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2)
·拈花一周微
·49年至76年间自杀现象之剖析-终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2)
·红朝末政-隐山(3)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终)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1)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3)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4)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5)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
·能发文吗?试试。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拈花一周微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木原:《联合早报》发表于泽荣采访原中经委副书记刘锡荣的文章,刘说现行体制是“四不分”即政企不分、政资不分、政事不分、政介(市场中介)不分,让官员“想不腐败也难”!我们体制弊端是蕴育腐败的温床,民主集中制事实上往往被个人崇拜、个人专断、个人意志、个人好恶替代,这样不腐败横行才怪!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黑暗的大渡口:八旬老父、老母抗强拆,儿子、儿媳被拘留,11年上半年,重庆大渡口区八桥镇八桥村9组的村民一家,两代人努力挣来的4千元/平方的房子换来300元/平方米的赔偿。家人不服,结果年近五十的父母双双抓进了拘留所,爷爷婆婆也都八十多岁了,守在没电没水的房子里,只有寒冷的十五度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播去职,皇旗幡极其恐慌,其亲属也非常恐惧。其弟为其开脱,称皇是一个经济专家,多次向他诉苦:播根本不懂经济,而且娼洪代价极其巨大,搞乱了虫情经济。虫情证腐发布的数据,都是经播造假,实际上虫情民众的平均生活水平并没有因播唱红而增长,相反由于娼洪代价巨大,市民生活水平还下降了8.72%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皇旗幡揭发的内容之一便是有关虫情“娼洪达黑”后的经济成绩,都是在播指示下弄虚作假。据皇旗幡称,自播入主重庆后,虫情经济情况远不如前任。但他所呈交给播的文件,均被播驳斥为右倾,让他弄虚作假,欺骗肿殃和虫情人民。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在播被免职后,皇旗幡迅速倒戈,其在虫情灵道感补会议上称,煎厥用户肿殃,支持新上任的虫情枢机章的姜的工作。媒体报导未经证实的消息称,播丢官后,皇旗幡为求自保,迅速向肿殃揭发播。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不过,随着播成为整治据猥猿,有望更上层楼进军权力顶峯后,又担心前妻重爆丑闻,令他仕途受阻。李望知好友唐柏桥透露,传闻播授意望里均,让手下以涉经济犯罪为名,将李望知关押在锦州,以胁迫前妻在十八大前收声。海外舆论譁然:「虎毒不食子,播连亲生子都下狠手!」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李丹宇领着儿子走出播家,又将儿子改随自己姓李。李望知很争气,北大毕业后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读研,前几年回国当律师。记者将危平透露,李望知自小被父亲抛弃,饱尝人生冷暖,回国后曾上门找播,播也似有疚愧,对儿子加以照顾,介绍他到辽宁发展。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未几,播父文革后复出,官居复肿礼,播子凭父贵,入读北大,又入读中国社科院研究生,后到辽宁大连金县挂职做官。李丹宇在京抚养儿子。播来地位变后,即对相貌平庸的妻子心生厌倦,竟与妻子的阿嫂的胞妹古凯赖搞到一起。古比播小11岁,当时在北大读研究生,才气了得,且美貌动人,两人在金县搞出绯闻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知情者指,76年在北京二轻局五金机修厂当工人的播年近30未娶,家人担心,后他结识在解放军总医院任军医的李丹宇。李父李雪峰曾任北京市委书记,与播薄父是战友;播、李结婚,婚事也算门当户对,但李毕竟是医生,两人地位不平衡。但李不嫌差距嫁给播。次年,李丹宇生下一个儿子,取名播望知。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化笔为剑: 【不可告人的秘密:两会开支!】有美国记者提问”中国两会开支多少?“官方发言人赵启正闪烁其词!非常尴尬!赵称“可用电子邮件、短信私下告知!” 公务员、军、警是纳税人养活!政府是纳税人养活!用老百姓的钱开你们的会!还把费用当作国家机密,全世界仅此一国!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知情者近日放料,为播的前妻李丹宇鸣不平,指早年李不计较播落魄嫁给他,岂料播父文革后复出,播喜新厌旧,搭上台子裆美女古凯赖;即使被前妻斥为「当代陈世美」,播不为所动,终抛妻弃子。更惨的是,播为阻前妻在石坝大阻其仕途,竟指令将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送入监房。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江勇天律师:有位叫吴鹏高的市长,他在任上实行“三光政策”:即“官位卖光、财政的钱花光、看中的女人搞光。”他说到做到。前后把86亿元转移到海外,与75名情人举办群芳宴,选出一位芳中之最,颁发佳丽奖,奖金是170万元。后来东窗事发,纪委拿他没办法,因为他叔叔是吴大人。有天理吗?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公民西西弗斯:davidnice:最新消息,据悉司马南与他的老婆今天突然签订了离婚协议,其中一个条款是夫妻在美国和在中国的共同财产归其老婆所有。司马南净身出户,划清界限,看来有什么动作了。 左派人士司马南在薄下台后是否感到了脖颈子后有阴风???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苏联垮台,连党员们都没有捍卫一下,更不说老百姓了。这样丧失人心的政权,从长远来看,所谓“稳定”必然是短暂的。尽管他曾经是世界第二强国,曾经是两个超级大国之一,曾经是唯一可以与西方世界抗衡的国家。拥有90多年党史、70多年国史、2.8亿人口的大国政体,既无外敌也无起义却轰然倒塌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律师江勇天:前几天我得到消息司马南已转卖房产准备前往美国,当时,有人说我造谣。现再报:忽悠大叔和央视方姓女主持人这俩人也已被限制出境和接受调查。喉咙太大,喝了人民的血,看!天都不容你们了!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秋日往事 【赵本山卷入勃起来案 获利数亿】大陆恶俗小品演员赵本山和薄、王关系密切,在矿业获取利益。赵本山在矿业捞取的资金,使之可以购买价值2亿的私人客机。沈阳中心7个亿的地被他用8千万买了,骗东北人养蚂蚁又赚了2个亿,开刘老根大舞台炮房2人转连锁店又赚了几个亿…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严少雄:【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王秀红语出惊人】领导过问案件,这很正常,没有不合适。还是要相信法院、相信法官,绝大多数法官还是会依法裁判的....,地方领导过问案件,跟依法裁判并不矛盾。——有这样的法官,你就不要指望他们“依法”了!拈花:老虔婆,快去死吧,拜托!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第一财经日报:距离“5·12”特大地震快5年了,但记者今天在四川某地采访时发现,地震后外界捐助的救灾物资至今尚未开包,被积压在一个仓库中。拈花:狗官,扣押那么多救灾物资,想转卖赚钱?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荣逸不易:毛时代对外无偿援助折合白银50多亿两 ,是清末赔款额7倍多(辛丑加甲午共6.8亿两),清朝赔款是被逼的,我们捐助是毛愿的。 拈花:这条老狗,除了人事不干,什么都干得出来!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RT @heshiabc: RT @ptoq: 凤凰卫视的胡玲(http://weibo.com/u/1420489305)、邓纯(http://weibo.com/dunchun)传出消息,某高层被双规了,前天中午下的文,疑似为薄熙来。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自由灵魂归来 : 宣称要对贺卫方、张鸣、袁伟时、江平、丛日云、秦晖、茅于轼、于建嵘、刘军宁、萧翰、张千帆等“西奴”...进行肉身消灭的极左网站【西奴揭密】的主办单位 竟然 为河南省政府办公厅? 那【乌有之乡】的主办单位是哪个政府部门在经营呢?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王雪臻:“克斯关爱之行”活动发起者,支付宝捐款帐号:[email protected] 她盲眼的父亲尚在不屈的追逐光明,我们没有理由让克斯脸上见不到笑容!每月一元钱,关爱陈克斯! 拈花:要有光,要有诚!!!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吴英案# 律师马光远:我支持判吴英死刑,她死的好处太多了:她死,一帮官员才可不死,才能有个祥和的春节;她死,官办金融才可继续巩固垄断地位;她死,民间借贷才能继续老老实实做地下工作者;她死,中小企业才能真正摆正自己的可怜位置,不敢和国企争贷款。那就快让她死,最好选择除夕晚上执行。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吴英案# 吴英的父亲吴永正通过微博表示:“对最终结果我并不是很乐观,因为浙江司法黑得一塌糊涂,黑官勾结已经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了。”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吴英案# 17日凌晨,名为项茂奇的用户在《新浪网》发出一条微博,原文是,求证刚刚得到的消息:最高法院已经否决浙江高级法院对吴英的死刑判决。新浪微博认证发帖人项茂奇为宁波经济杂志社副总编辑。吴英辩护律师杨照东随后通过微博称:目前尚未获官方消息。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吴英案# 17日凌晨,网传消息:最高法院已经否决浙江高级法院对吴英的死刑判决。 “吴英案”一直广受关注,吴英辩护律师杨照东通过微博称:目前尚未获官方消息。评论人士表示:民众反对判吴英死刑,反映了对整腐的不满。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警察也跪求# 河南新乡千余名警察在雨中打起横幅维权,让人大跌眼镜!身为国家执法人员的警察,竟然也要通过非正常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益,由此可见我们的权力社会乱到了何等程度!官员不按章办事、违法办事,已经加剧了社会矛盾的激化。改!如何改?你们是该认真思考了!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警察也跪求# 何姓警察表示,停工有三年了,房屋盖了一个框架在那,钢筋长时间暴露已生锈,感觉像是报废的工程。这楼什么时候才能继续完工,到目前为止遥遥无期。有警察家属无奈表示:“警察有难该找谁呢?”有民众调侃道,看来维权的不单是普通民众,连警察都要上街抗议,看来只有派武警去镇压了。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警察也跪求# 当天新乡公安副局长王茂营到场劝警察回去,由于没有实质性地承诺,维权警察和家属都不愿离开。下午3点下大雨才陆续散去。07年,新乡市公安局与河南福成公司合作开发了“新盾嘉苑”, 有1200多名警察购买了房屋。合约规定09年1月份交房,现开发商称没钱继续建设,成了烂尾楼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警察也跪求# 15日,设在新乡市平原商场附近的3•15活动主会场,这些警察及家属在马路上横挂着两条抗议横幅请愿,希望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早日解决他们的房子问题。何姓警察:市政府和公安局也不管,外界认为警察很强势,但也变成弱势群体。3.15那天,到街上去抗议示威,在街上把马路堵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