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梁慕娴:地下党已经杀到身边 ]
雷声
·蒋最大误判:未在重庆干掉毛
·“1964年苏联同意归还两万平方公里领土,结果?
·祸国殃民毛贼东
·习马会获江胡首肯 曾在五中通报数百人
·去美国化 中国处处都和美国对着干
·巴黎恐袭事件将引爆第五波民主浪潮/手气
·新“筹安会”羞羞答答登台
·潘晴:南海局势升温 环球网:大国权力转移在即 中国要准备战争
·周带鱼花司马式五毛杨三材被打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高瑜一夜被折磨成了“二永康”
·中华民国总统将巡视南沙太平岛
·荣毅仁入党,习仲勋是介绍人
·中美制造业的真实成本
·民国的国会议员如何监督政府?
·乌克兰取缔共产党
·翦伯赞死亡真相:落井下石
·张玉凤孟锦云评毛贼:怪兽
·周恩来,李福景,李金藻
·被中共绑架的李波卖什么书?
·反美却奔美?“反美斗士”移民美国!
·八宝山:领导用日本炉
·苏共:中共可运走斯大林遗体
·毛贼东:与日军共谋的男人
·蒋公曾孙蒋万安当选立委
·"林彪周恩来反党集团"的由来
·中共与日军共谋对抗国军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陈独秀:苏俄是法西斯制国家
·毛贼东的汉奸卖国语录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韩战中共几万人被俘,王成80卖鞋垫
·阿尔巴尼亚8千刀甩卖中援飞机
·美前司法副部長:中國司法制度既不獨立又腐敗 如何期待反腐成功
·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共和国脊梁”出走加拿大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文化大革命的最大谎言——“四大自由”
·蒙古国真相,让亿万中国人瞠目结舌
·大饥荒时高干子女的奢侈海滩生活
·钱学森被迫回国真相
·产能过剩领衔:中国经济的“五座大山”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网帖揭毛贼东真面目
·陶方宣:你说他们是什么组织?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自述
·宁作祥家四名男性文革惨死
·中国特色的精神分裂
·看看这篇体制内来稿,就可以看出中美谁会吃掉谁/安居华
·宋任穷揭周恩来在大饥荒中的所作所为
·向我开炮!俄兵与IS同归于尽
·谷歌推全球免费网,封网将被推倒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王珉忘记祖父“后代不得从政”遗训
·中共特别党员揭秘:张学良也是?
·毛贼东感叹断子绝孙,称遭报应
·中共或挑战现有世界五大秩序/邱震海
·林达谈对”四类分子“的迫害
·国父孙中山高度赞扬原仇敌载沣
·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看看,拿了无数中援的金三胖竟如此说
·老照片
·著名人权活动家吴宏达去世
·著名的人权卫士吴宏达
·人权活动家吴弘达不幸去世
·伊拉克为什么也歧视中国人?
·公安厅长忆公安三光:刘少奇自食其果
·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反思文革准备好了么?
·戴旭万言书“做好南海打仗准备”
·毛泽东掌权后最狼狈一刻 人生最后一次乘机
·纪念文革中的英烈们
·大跃进饿死四千多万人
·红卫兵比赛杀人,红二代宋彬彬落泪道歉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美阴茎移植者有望重获性功能
·北京领导首与香港民主派议员交流
·台湾新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全文
·新总统蔡英文对南向政策调整
·人口普查得出三年饿死人数字
·马英九已坐失良机,洪秀柱莫重蹈覆辙
·戚本禹忆毛贼东时代高层腐败
·中共早已澄清金陵春梦在说谎
·他就是爱穿青天白日旗装
·蔡英文总统洪秀柱主席64感言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新闻系学生64中弹被解放军补刺刀
·世纪大审判:服从命令即谋杀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在美国上六四课,中国学生心态各异
·一个民族的悲哀6
·周恩来“同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梁慕娴:地下党已经杀到身边

   开放杂志 编者按:香港二○一二特首选举临近,焦点人物唐英年梁振英及背后势力频频出招,传媒热炒一场混战。本文对几个相关问题作出独到分析,指出地下党夺权危机才是这次选举最值得关注的问题.
   
   
   梁慕娴认为,特首候选人唐英年的丑闻没有地下党梁振英隐瞒政党身份的问题严重,唐也不是合格的特首人选.
   


   自从香港特首选举提名开始后,选举形势随着梁振英的西九风波及唐英年僭建丑闻而突变,情节起伏跌宕,天天出招,俨然《三国演义》中的大混战,比无线电视的连续剧更觉奇趣。这个选举还能继续下去吗?大堆谜团需要解开:
   
   大混战是不是建制派内讧?
   
   不是的。香港评论一向以来提出的所谓建制派,其实早已分由两支管治队伍组成。第一支是香港政府退役或现任官员和社会上的商界财团等,被合称为“建制队伍”。正在领导地下党去管治香港某些领域的中共中央和中联办连同地下党,被称为“干部队伍”,是第二支。这两支队伍一直以来都在又团结又斗争中存在,因较量过程透明度不足,以至香港评论界没法看透。
   
   直至这次特首选举,“干部队伍”推出梁振英参选特首,暴露出他们抢夺香港管治权的野心,才引起“建制队伍”内的警觉.无论是因为看不过梁振英的所作所为或因为自身的利益,也可能是秘而不宣地察觉到地下党人的入侵,总之,“建制队伍”一致地要防堵梁振英当选.这不是内讧,而是两支队伍竞争廝杀正面交锋,“建制队伍”正展开一场实实在在的特首保卫战。我最高兴看到的就是这一点.
   
   “两支队伍”这一说法,是中联办研究部长曹二宝首创的,我并不介意借用来说明现今香港的现实问题.但是曹二宝的“干部队伍”避提地下党的存在,我在回应曹二宝的《发展资本主义制度是港人的权利》一文中已经批判了。因此,包括曾钰成,曾德成,梁振英,林瑞麟等人在内,不属於“建制队伍”而属於“干部队伍”,不作如此分类,无法说明香港的现况.
   
   梁振英的角色是陪跑吗?
   
   不是的。梁振英是得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得力人士(可能是习近平)的钦点而出来参选的。否则的话,给他一个豹子胆,他也不可能有此胆量出来竞选,中共中央同意选一个地下党员来当特首是昭然若揭的。中央至今未有表态,因为梁振英就是他们的人选,而且要小心不要暴露他。民建联,工联会也不表态,至为势所迫之下,便宁愿放松捆绑,让选委自由选择提名人选,也不表态支持梁振英。这样与他撇清关系,以示中立,实质是向港人隐瞒梁与中共的关系,不要把他染红.
   
   但是,现在看来,对於选择梁振英这个人选,在中共高层及地下党内都有不同的意见,是出於对他经验能力的质疑,是对他行事作风的不满,还是出於妒忌?就无从知晓。眼见梁振英有他的侷限,未能得到足够的“建制队伍”支持,又有西九漏报利益一案在身,据政府最新公佈资料来判断,他实难脱身过关,曾德成更因曾钰成的参选,表明不参与“西九龙填海区概念规划比赛”有关的跟进工作,与他划清界限,梁振英失去了这把保护伞,翻身的机会就微乎其微了。为防有失,曾钰成便临危上阵。
   
   曾钰成参选特首,意欲何来?
   
   要知道,在“推出地下党员当特首”一事之中,地下党比中共中央更渴望,更志在必得,因为他们身在前线,有切身利益。我相信曾钰成参选一事,不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们的原意,是唯恐梁振英受到“建制队伍”的抵制,不会得到的六百零一票当选,地下党希望阵前易将,以求挽回战局。於是地下党组织在万分紧急之中,临危之下作出向中央呈请批准换人的要求。
   
   这极可能是曾钰成所属的地下党组织的意思,不会是全体地下党组织的共同决定,也可以说是地下党的内讧。曾钰成并不是替补唐英年而是替补梁振英。他说他未和中央接触,是在欺负港人对地下党运作程序不瞭解,他哪里用得着直接去问中央,他所属的地下党组织领导人自会通过组织内部一层层地跟进上去。曾钰成说考虑,是为了等待中央的回覆。
   
   曾钰成是“推算地下党员”,经过推算的,便是无可置疑的了。改用一个更暴露的曾钰成替换梁振英,可见地下党已经饥不择食,不再避讳,把抢夺香港特首职位一事,放在首要位置,不会轻易言退,我以前的估计完全没有错,我正等待着曾钰成的宣佈正式参选.这也证明我一向的预警:中共用十多年时间,破坏“一国两制”夺取政权的狼子野心,的确是事实。现在已经走到最后一步。
   
   隐瞒地下党身份是最大欺骗案件
   
   梁振英、曾钰成是最没诚信的人。除了西九一案,移民一案之外,最重要的失信是他们隐瞒自己的地下身份,把自己狼的形象装扮成人,盘据在港府高位上指指点点,还觊觎特首大位。这是最大的欺骗案件,是最大的诚信破产.这是关系到整个香港社会未来发展的头等大事,香港前途系此一役。香港某些传媒夸张煽情,娱乐化,低俗化,只想刺激销量,香港评论界知识界避重就轻,无视地下党问题的严重性,不知共产党已经杀到埋身,剑已出鞘,令香港市民被蒙在鼓里,不能分辨问题之孰轻孰重,找错了打击的对象,轻轻放过这些最没诚信,最应该穷追猛打的地下党人,竟让他们一步步安然登上香港统治阶层,实属非常遗憾的事。
   
   其实,唐英年的过失是完全可以原谅的。比起地下党人罪大恶极的身份隐暪来说,只是小菜一碟。我可以理解唐英年由於感情缺失做成的进退失据,唐太在情伤之下的非理性行事,做成了夫妇之间的沟通障碍,以至未能好好地处理事件,是非常可惜的。这是从伦理情感层面去看。如果从政治层面看的话,唐英年的确不适合当香港特首,他在危机处理时未能超脱个人、家庭、婚姻的感情困扰,纠缠之下没有清晰的思考,实是从政人的大忌,也是唐英年最大的弱点.
   
   然而,如果从“抵制地下党人当特首”这一角度来看,在大是大非大局的角度来看,唐英年的缺失实为微不足道,应该给予机会加以纠正。他现在担着几个大包袱,面对半数民众要求他退选的骂声中,仍然上阵参选,真是悲壮之举.他说:“这不是一场单纯的行政长官选举,也不单是在於个人的荣辱,这是一场『香港核心价值之战』。”他的话说到了点子上。
   
   如果在“建制队伍”中再没有更像样一点的参选人出现的话,我仍然是要感谢他的。香港的“民主队伍”应该知道,在“防止地下党员当特首”一事上,他们是无能为力的,只能做点敲边鼓的行动,故此,也应感谢这支“建制队伍”。
   
   民调不足信。地下党问题未被重视
   
   香港最近的民意调查,很大程度上是经过传媒的搧动被扭曲变质了的民粹主义.我一向不把五百人调查的结果当真,至少要一千人以上才可作真,而且民意是要经过分析和提升的。对这次小圈子选举所作的民意调查其实并不能对选举结果起关键作用,关键的是那一千二百名选委。现在的民调把民意搞成人人有份似的,本来是好事,但民调结果却出现梁振英民意支持度最高却未得多数“建制队伍”选委支持,而唐英年民意低却得到四大地产商等三百七十八提名票的怪现象。可见梁振英的高民望对选举结果毫无帮助,何况他的民望是在隐瞒身份之下取得的。
   
   这个怪现象是因为“防止地下党人当特首”的重要性未能深入人心。市民只看表面现象眼前利益,满足於追逐新闻刺激,甚至任性地放弃面对地下党问题,这是需要高瞻远瞩的知识人广泛深入传播分析的。现在的情势是,“建制队伍”中人不会听取这些失去方向的民意,将会继续他们的“防止地下党人当特首”行动。而“干部队伍”也志在必得,把“地下党员要当特首”计划推进下去。谁是赢家?拭目以待。
   
   有人说:如果唐英年当上特首就会上街抗议,却没有人说:如果地下党人梁振英,曾钰成当上特首就会上街,可悲之至。
   
   为了抗议“地下党人当特首”,笔者庄严宣佈:如果梁振英或曾钰成当上特首,笔者将会“罢写地下党评论”,以示我的愤怒和反抗。
   
   行文至今,我估计,来届特首不会顺利产生。选举或是流选,或是延期,或是因无人取得超过六百零一票而重选.重选的可能性最大,可以让三方势力重头来过.
   
(2012/03/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